鄭立勳's 的頭像

工作半生,歸園田居。

過日子

 

 

剛看完廚師作家兼美食節目主持人 Anthony Bourdain 的書 Medium Raw,寫在七年前,半自傳文字,一直有自毀傾向。看了有點感慨,想到“過日子”這三個字,覺得正正是他的恐懼。

 

他是個憤怒的人,憎恨看不過眼丶不正確丶不合理的事情,簡單如看煮食節目,廚師用罐頭醬汁而不以新鮮材料製作,可以令他生氣,想打爛電視機以敲打這懶人,已莫說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如此愛恨分明,敢言不妥協,道理清晰沒帶個人利益,是令人欣賞他的原因。

 

寫得清楚他在充滿愛的家庭長大,父母給予優秀成長環境,哥哥成材,而他,完全沒有任何可埋怨的理由,不知為何就是家中黑羊。前半生廿八年作廚師,不錯的廚師,但非頂尖人材,日復日地工作,得維持餐廳運作,因為有一班工作人員在那裡找生活費用,那是當時每天起床工作的原因,每晚得以毒品麻醉感覺,才不太痛苦。

 

因為他心性好奇,心裡渴望遠走世界各地,見識不同文化,而非天天在爐頭前苦幹,但現實是有創業借貸得還,而所賺不足實現夢想。終於時來運到,新書受追捧,得到遊走各國作美食節目的機會,戒除毒癮,全力以付,樂在其中,夢想成真。嘗到那美好經驗,到多年後好境不再時,平淡的生活,過日子地生存,吃不消吧?

 

有說快樂在於滿足於所擁有的。對於所擁有的感覺良好,並不困難。難的是,如何可安於沒有擁有的!而最傷身心的“擁有”,不是物質,是能力丶際遇丶理想等等。他不甘於“過日子”,又想不到妥協的空間。

 

想起有回和小朋友閒聊,他投訴小時候被父母迫使學習樂器,錯失了和朋友遊玩的時光。小朋友問若可改變前事,會希望改變那項?我懶得細想,隨口回答想重新投胎。年輕歲月太少見識的機會,父母沒有安排,自己不夠精明,沒有尋求,深覺浪費了大好學習時光。小朋友覺得意外,說現在不是生活得很好嗎,為何不滿。是的,活得滿意,但,若小時候有更好栽培,不排除可以更好的啊。

 

成年後我一直貪心,對自己的能力,都希望可以好些丶有進步。看別人流麗地彈奏,羨慕得很,看別人轉數快,對答幽默到點,欣賞佩服,恨自己沒有這些能力。

 

如何可安於現狀,才可以心安。然而一些不安,亦是推動持續學習丶嘗試改善進步的動力。

 

自己提早退休後,認識的以一樣有空的退休長者為多,新的交友經驗。然而感覺到大部分都愛談論以前種種,工作上成就,曾遊歷的地方,生活體驗等,都精彩,有得著。但離開時腦袋在思考,怎麼全是過去式,現在如何?真沒有值得可談的了?在過日子?在等?

 

見多了這些長者,心底也恐懼,深怕如此活在只有過去的時光中。那現在就得努力整頓思維,多想多看多學習多創作,在平凡中找新意,不想活在重複的軌跡中。

 

 

 

 

 

所有評論

周容 - 2018年07月24日 01:47

鄭Sir 好

 

喜歡看Bourdain的節目,常覺得有一雙高冷的眼睛,少訶諛奉承,很合口味。可惜了。

 

投胎也是向前看向前進,只是相對激進而已,像哥倫布尋找新大陸。嘻嘻。

鄭立勳 - 2018年07月24日 04:11

周容 好,

他的文字中稱讚或批評, 都理直氣壯, 坦白坦誠, 分析清楚. 書中看他數落名餐廳老闆 Alice Water 的種種好心建議, 大開眼界.

 

這樣思路敏捷,有見識,表達能力好的人, 困在火爐前廿八年, 也真可惜.

 

新田 - 2018年07月24日 07:53

鄭 sir, 你好,

“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認同鄭 sir 的看法,人不應活在過去,亦不應假設以前如何如何,這是上帝的専利。往前看,做自己喜歡而不損害他人的事,不負累家人,己是對社會負責。平實的做到 “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大家開心。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7月24日 09:27

鄭 sir, 你好,  他臨死前, 到香港一行, 相信他所見所聞所遇, 才是他决死原因。

 

Barwon - 2018年07月24日 10:30

八十年代有同事常怨不想搞移民,若投胎做美國人多好,我說投胎不由他選擇,投胎做了埃塞俄比亞人豈不更糟。

 

到八十年代末,不少同事開始移民,多為「掃把」級,mainframe 電腦亦開始 downsize,人才流失壓力不大,那人向經理自薦升職,理由是不移民。後來我轉了工,但仍然與舊上司保持聯絡,得知舊上司被移民(調職)新加坡,恨做美國人的接了他 support manager 之位。那個不是擺「老細」款的位,軟硬 support 為各有專長聯合國人,薪酬與經理級差不多。舊上司話無人願/敢坐的位只有他自薦,就給他好了,不出一年,他被調職管倉,最終不得已移民加拿大。

鄭立勳 - 2018年07月24日 13:14

新田 好,

花有重開日 - 投胎快也, 嘻嘻.

是啊, 要住前看, 找生趣, 對社會負責外, 也對自己的人生負責.

鄭立勳 - 2018年07月24日 13:16

timcheung 好,

多謝, 這才知他如此喜歡香港, 也難怪, 他喜歡有生氣有活力的地方.

鄭立勳 - 2018年07月24日 13:21

Barwon 兄,

以統計學看, 一切際遇有一半好一半壞, 然而我們對心儀的事情一般只集中看好的部分, 都真的到手時才領略其他部分, 如此時常會失望.

Barwon - 2018年07月24日 15:15

立勳兄,

不敢質疑統計學話開大開小一半一半,但好壞各半卻說不通。好壞無 ISO 製訂,人家怨 all but luck 際遇若發於自家,可能已是符碌(full of luck)了。

Choys - 2018年07月24日 19:39

鄭兄好,

 

[ 他是個憤怒的人,憎恨看不過眼 .... ]

 

嘻嘻!我倒是尊重這類憎恨看不過眼的(憤怒)人,皆因這類人多是以常理去看事,與這類人交道可靠,少有被揾笨,然而一些心藏不露之笑面虎,最最是陰險小人。

鄭立勳 - 2018年07月24日 19:56

Barwon 兄,

觀點角度各有不同, 有不同感受. 統計學以大圍數據研究, 我籠統看大數據好壞參半, 而各人感覺實得的有多有少. 是的, 乃個人感覺並不科學化.

鄭立勳 - 2018年07月24日 19:59

Choys 兄,

真情性又敢言是他受歡迎的原因.  好似好簡單, 為何好少人學習?

Choys - 2018年07月24日 20:11

俗語有說,上得床嚟牽被冚,得一望二,得寸進尺,以上這類自私自利的人,今天社會多的是。

 

有些人總比別人際遇好,卻得天獨厚而不知,縱使處身幸福天堂中亦不稱意,這類人的眼裏只能看到貪婪,常以物質填補心靈上空虛,永遠看不懂知足二字!

Choys - 2018年07月24日 20:17

有說,人生中的煩惱,不是擁有太少,而是貪婪太多!

老范 - 2018年07月24日 20:34

人只要一天死不去,也不能不「過日子」.「過日子」絕對磨人.包括無奈為了生活費而勞累、或者無奈無聊去過日子、或者不安於過著手上令別人羨慕的日子、或者為了心裏憧憬的「理想」而活在壓力下.

老范 - 2018年07月24日 20:36

每天爬起床去做一些自已不願做也要做的「工作」.苦!

 

若活在「現狀」卻又不安於現狀,那「不安」揮之不去如影隨形分秒隨身.苦!

 

「理想」每多不是唾手可得,求之不可得.苦!

老范 - 2018年07月24日 21:00

「視 full of luck 為 “all but luck” 」,  「上得床嚟牽被冚,得一望二,得寸進尺」... 把「過日子」變了「苦日子」.

 

其「苦」苦在不安份.沒有認清其本份、其「份」內的事,那又更談不上「安」了.「安份」不是望天打卦、不思進取、敷衍塞責;「安份」是要心不旁鶩樂於把份內事做得妥妥貼貼精益求精.

 

(當然,一旦决定「要破繭而出」,「衝出去」變了份內之事,那就得破釜沉舟了.)

鄭立勳 - 2018年07月24日 21:02

有點要求但際遇平平的, 苦!

鄭立勳 - 2018年07月24日 21:10

如何接受那就是 "其本份" ?

 

人望高處 ?!

老范 - 2018年07月24日 21:33

不論一年、十年、廿八年,只要一天身為廚師, "其本份"是費心盡力去當一位稱職的廚師、不錯的廚師、頂好的廚師;縱使自以為懷才不遇、覺得委屈非常,但那就另擇梧桐或自立門戶.總也不能引為「每晚得以毒品麻醉感覺」的好理由.那不是灑脫,是不負責任;不是豪邁奔放,只是自暴自棄.

Choys - 2018年07月24日 22:00

[ 真性情又敢言 .... 好似好簡單,為何好少人學習?]

 

真性情、敢言,簡不簡單哪得要看地點了!

 

在某些國度裡,真性情敢言者可能招至無妄之災,更或牢獄之苦,好彩者輕則重打五十了事,重者可禍及家人!活在反覆(無常)且世態炎涼的社會環境裡,人性委曲求全,真說話最為欠奉!

老范 - 2018年07月24日 22:05

[[[...(真情性又敢言)好似好簡單,為何好少人學習?...]]]

 

例子多着:林昭?張志新?彭大將軍?

 

這條路絕不簡單,反而非常崎嶇,異常難走.輕者處處碰釘,重者更可能賠上性命、家破人亡、牽連萬千無辜男女...

 

(我生來蠻牛硬頸,沒法子,但從不敢鼓勵/慫恿別人走這條吃力不討好的不歸路.)

Choys - 2018年07月24日 22:47

看過一則叫人哭笑不能的(笑話),人性!

 

甲某工作朝八晚九,收工返家倦極且飢餓,進家門見小兒在哭叫,其妻則拿着藤條,甲某護子心切下,對其妻勸說,兒子還小不懂事,大不了要打就打我好了,其妻正想說話,但甲某由於倦極又肚餓,話未完已戰步進廚房找吃,見矮枱上放有一煲雲吞,二話不說随即大口吃下,接近吃完一整煲,方感覺煲裏有些怪異味,疑問之下問其妻,其妻說,好端端的一煲美味雲吞,卻給那該打的小子撒進一泡尿 ... !甲某聽罷即對其妻說,快把那藤條給我 ...!

 

 

鄭立勳 - 2018年07月24日 22:54

...真性情又敢言...

 

說來容易, 現實是在朋友堆中也不能如此潚灑, 顧及對方感受和理解能力, 苦!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7月24日 22:56

鄭Sir, 更新藍莓價格, 在加友人說大小 超級市場加元1.8/磅  農場自己摘也是, 不過...

小 超級市場  $1.8是1磅 價
大 超級市場  5磅盒装
農場自己摘  +  $3 admission fee  ,  容器錢另計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7月24日 23:04

他說多謝中國人,  開放時間還要是烈日當頭, 問為何過去總是最好. 

鄭立勳 - 2018年07月24日 23:40

多謝藍莓資料. 農場自己摘沒有平些, 真奇怪.

 

"...問為何過去總是最好"

唔明!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7月25日 00:03

只知過去不收入場費, 盒是隨便用唔收錢.  農場價錢更平, $1/磅標明是有機種植的.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7月25日 00:05

中國人讓人怕怕!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7月25日 00:15

他說從前晚飯後一家大小可以到農場摘藍莓. 現在無衣支歌唱.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7月25日 07:05

轉-文兄留言或解疑問 )

 
 
文見亂 - 2018年07月23日 08:37
 
哈哈!
 
看來支那人如大話精定倏菜㓉得很辛苦。
 
2017年10月,溫哥華列治文的南瓜田的老闆投訴,有華人開著價值10萬加元以上的豪車如寶馬、奔馳來偷南瓜。老闆說:「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那些人就是看了看南瓜田,然後進來一把就把南瓜拽走了。」,

 

老范 - 2018年07月25日 08:46

[[[...(有些人]縱使處身幸福天堂中亦不稱意,永遠看不懂知足二字!...]]]

 

小學生寫畢業紀念冊,每愛送同學仔一句祝你「百尺竿頭更進一步」.雙方覺得那是衷心的鼓勵與祝福.

 

在社會打滾久了,年紀大了,方始恍然大悟,那是一點警告一點忠告...當身在幸福天堂,欣賞極目風光之餘,更要把持得住;否則竿頭再進一步,不粉身碎骨,也落得灰頭土臉,一身塵與霜,回頭已是百年身.除非確知自己會飛,便得三思,「過日子」是否要腳踏實地.

老范 - 2018年07月25日 09:13

勞力向上攀援到峰顛,很容易自欺無所不能,旁觀者推波助瀾起哄叫好,自己便會百尺竿頭凌空踏出一步...

 

儘管萬千旁觀者不絕欷歔惋惜,但不也夜歸兒女笑燈前?不要忘記,躺在地上粉身碎骨是自己孤身一人,一滴何曾到九泉.

Barwon - 2018年07月25日 11:17

《從前晚飯後一家大小可以到農場摘藍莓》,免入場費損人利己好,《現在無衣支歌唱》,all but luck 了。

Barwon - 2018年07月25日 11:41

師兄章戳「求其放下」,哪會是輕易弄來,放不下的終日在鼠籠內爬。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7月25日 11:49

聞說從前組團到鄰里摘果,現在也無衣支歌唱.

Barwon - 2018年07月25日 12:10

以前可穿著水靴到排屋後方中國菜農場買菜,自從農場接種 Woolies 柯打後不再歡迎街坊街里打擾。

老范 - 2018年07月25日 12:27

Barwon 先生認真精明,老范求求其其.

Barwon - 2018年07月25日 13:27

嘻嘻,若是精明早已回香江爬鼠籠了,怎會留下獵鼠吃鼠肉。求其放下不止於心境,架生亦然,亂中有序在心,架生手到拿來,求其不符碌。

老范 - 2018年07月25日 14:18

架生如是、名利如是,盡身外之物,足用便可,否則徒然佔了空間,更耗費心力去照料,喧賓奪主.

鄭立勳 - 2018年07月25日 15:35

「過日子」要腳踏實地, 亦得珍惜時光.

 

可能遇到的人少是 "..竿頭再進一步, 粉身碎骨...." 的人士, 多是退休後無所事事, 書也不看, 飯也不煮, 家中雜物一枱都是, 次次同樣物品...  ! 是我的不幸遇到這類人多, 而非有多點 "世藝" 的人.

 

鄭立勳 - 2018年07月25日 15:41

"求其放下" 有謙虛的意味. 覺得用 "求求其其" 才有不太精明,半符碌半享受的真意.

鄭立勳 - 2018年07月25日 15:46

看節目 Victorian garden 講述以前摘 raspberry 時的正確禮儀, 若附近有人,得一面摘一面談天, 不談天也得吹口哨, 總之嘴巴不能有空.

Barwon - 2018年07月25日 16:38

置架生乃精明考驗,看門口的破財也要買德國、日本貨,偶而專項所需,求求其其買件大陸貨好了,項目完工架生亦自動毀滅免煩後顧,不過三擊斷鎚子鐵柄害我精明斷送。

Choys - 2018年07月26日 19:37

感冒病了兩天,如同等死,在家無所事事,看到龍眼荔技(荔枝鄉里送來),有似白頭宮女憶當年,細路時的某些生活情節,不知何故恍惚歷歷在目!

 

話說現今的康樂園別墅豪宅,當年整個山頭全都是菓樹,種滿荔枝龍眼,大樹菠蘿楊挑香蕉,黃皮柿子碌柚等等,滿山都是,記憶中最清徹的是那年荔枝龍眼大造,卻遇上溫黛颱風,當年温黛幾乎把整個康樂園的果樹(移平)!很記得那時在温黛過後,村裡很多人帶備竹蘿或麻包袋,到康樂園(廢墟)中撿果,不少荔枝龍眼等被村人大蘿大蘿地檢走。

鄭立勳 - 2018年07月26日 19:48

以前的香港, 種米丶蔬菜丶果樹丶養牲畜, 人口少時可自給自足, 可惜是我不大認識的環境, 俱往已.

 

記憶中的美味黃皮, Choys 兄莫笑, 其只吃了一次, 是中學那時到同學在鴨利洲的家, 一起到附近山頭摘來吃的, 也是人生首次摘樹上果子吃, 在城市長大多可悲, 果子酸甜可口, 也許是那經驗 "酸甜可口" 吧.

Choys - 2018年07月26日 19:53

在那個年代,耕作不易,得望天打卦,記起當時有兩年大旱,農民苦無水源,當時為了一點點的坑溪水,鄉人爭吵終日不休,為了水源輕則口角,甚者動武,憶起那些苦旱日子恐怖難過!

 

苦旱日子耕作無望,當年我老爸棄下田裡一切,到對面的康樂園打工,還記得起初時的工資是每日一元,做的算是閒散,如除草施肥之類,做了不久即加工資至每天二元,後期加到三元一天!我老爸那段苦旱日子全在康樂園裡打工度過。

Choys - 2018年07月26日 20:01

以我從小吃果子習慣,黃皮於我毫無吸引,所以,鄭兄雖然只吃過黃皮一次,亦不是甚麼的遣憾,嘻嘻!

Barwon - 2018年07月26日 20:11

兒時也吃過黃皮,細細粒皮包核,一次(幾粒)就夠了。

Choys - 2018年07月26日 20:18

說日回昔日的康樂園,我老爸在康樂園打工時,不時帶我和妹妹進園裡吃菓,印象最深刻的是,當年康樂園,進園裡是只得一條可行車的車路,路的兩旁全是高大果樹,而園裏路中的一小段是一條高鐵橋,橋下就是火車路,記得那時我和妹妹總愛企在撟上,等候火車經過,當火車經過腳下之時,那種氣勢和聲响,至今仍未忘記,所以,到現時還在懷念那些柴油火車,是有我自己的一段快樂歷史!

Choys - 2018年07月26日 20:28

龍眼,黃皮,前天拍下的,快可(收割)了。

e

escwan - 2018年07月27日 09:20

Sam Hui sings to live for toda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Cbx5bJ5we0

鄭立勳 - 2018年07月27日 15:16

yes, to live for today, pack lots in !

Choys - 2018年08月01日 21:17

昨天路經村口垃圾站,嚇見一 lBM server 被棄置,其(前度)主人知道定會有人撿拾,棄下時把它放在垃圾站門前乾淨之處,好待遇上惜物者撿回家作收藏。

 

此部(中古) server 重 20 kg,好不容易才搬運到廢屋地,拆開後見 CPU 只得一隻( 2.4 GHz ),大 server 底板架搆可用 2 x Xeon,4 x DDR(ECC),1 x AGP (不是 PCl-E),可用上多達 8 x ( SCSl )硬碟,撿回來時內有3隻 64GB(SCSI),還有可用 lDE x 2 (不是SATA)!加隻久遣了的  Floppy !

Choys - 2018年08月01日 21:35

今天將這中古 Server 拆骨清理冲涼!那只 ASTEC  450 w 火牛重量驚人,拆開後原來真人不露相,全用上重磅好料,散熟片竟然用到銅料,而那三把三角嘜三葉風扇一看就知是高速嘈吵貨,但這類風扇甚是靠得住,少有打柴報癈。

 

待明天有空時把它裝回開機,三隻一萬轉SCSl硬碟,加上三隻高速風扇(未計火牛內那隻),一定嘈過趁墟,得要待客家婆不在才適宜試機!

Choys - 2018年08月01日 22:44

日前在海濱公園內,發現已很少能見得到的雀鳥,這鳥我們鄉下人稱叫牠為(渡walk),真正的學名不知道!此類鳥甚怕人,愛在夜間活動,其速度反應極快但不甚會飛,牠更是蛇類的克星,舊日鄉人在山澗間放下鐵籠陷阱捉菓子狸,但偶會誤中無辜的副車(渡walk)!

 

(渡walk)可吃,鮮味無比,比起乳鴿鮮味得多,但今時這類雀鳥已甚難甚難看到,日前有幸再見到雌鳥(渡walk)加上牠帶着走的黑炭頭小子,適逢當時手上有隻長鏡頭!

Choys - 2018年08月01日 23:09

遇見(渡walk)的同一日,又在海濱公園內那(魚池)無心拍魚,但見一錦鯉的魚鱗比較特別,其魚鱗排列不是一片叠一片的,好像是網狀織成一大片似的,有點與別不同,這尾魚的(網狀鱗)很是美麗。

Choys - 2018年08月01日 23:16

圖片太細看不到其(特別),放大後較為清楚。

Choys - 2018年08月01日 23:40

圖一這風車不知在那有售,想裝一隻在屋頂轉轉運!圖二這小島,我很想到這島上走走,可惜望得到而去不到,沒有街渡可剩搭,要去得起碼要有隻私家舢舨!圖三大尾督一景。

鄭立勳 - 2018年08月02日 01:25

Choys 兄,

那執到的寶有什麼用途?

 

看來香港天氣真好, 藍天白雲.

鄭立勳 - 2018年08月02日 01:31

今年只有李子收成可以, 這青綠的最得我心, 在未熟透, 仍爽口微酸甜時吃最好, 解渴, 熟透了甜但軟綿.

 

紫色的是做西梅的品種, 肥大熟透時甜如蜜.

老范 - 2018年08月02日 06:30

把玩那執到寶裡的金石散熱器,緬懷舊日真材實料的人生觀,已是快事一宗!

老范 - 2018年08月02日 06:34

魚媽媽追日劇太入神,織錯了小魚魚那鱗甲衫?

Barwon - 2018年08月02日 11:01

前天上瓦趕鴿清除鴿屎,破三巢撿兩蛋兩毛稀疏雛鴿,燉乳鴿?卻被女兒拿了雛鴿到獸醫處,只得兩隻鴿仔蛋可嚐。

 

瓦片濕水後跣腳,測試了救生索,但踩爛兩塊屋脊邊瓦,留了些少蚊飯。當年找人換屋脊邊瓦被騙A$300(安裝太陽能板公司付費),看來不難撬開水泥更換,又有新嘢學了。

Barwon - 2018年08月02日 11:26

在試驗新玩具微波移動檢測器,在塑膠瓶內也可檢測到有外物移動,用來偵測不速之鴿,加綠色雷射槍(看來)是最佳趕鴿武器。

Barwon - 2018年08月02日 11:33

在塔省鱒魚場見到蛻色鱒魚(金黃色)叫 albino trout,albino koi?

Barwon - 2018年08月02日 19:05

今年應該沒有桃子了,破記錄最暖的七月,不夠冷凍鐘數桃樹花蕾都不長,前年同樣失收。

Choys - 2018年08月02日 19:49

[ 那執到的寶有什麼用途? ]

 

鄭兄,那(寶)的用途多着呢,最實在的用途可以當凳坐,lBM 的機箱用料夠厚夠實淨,堅如夾萬。其次可仿效日本仔那邊,蘿蔔頭玩到冇野玩,他的有降頻鬥慢會,將一些中古經典電腦的(CPU)玩降頻(不是超頻),讓其(讀寫)速度超慢,越是慢者越是得分!哈哈!

 

 

Choys - 2018年08月02日 20:14

說回正話,正如老范兄所說,看着真材實料雖舊但本是美好東西,棄之可惜,將其整理後可再讓其繼續運行,實是快事一宗。

 

一些雖舊但還是美好的東西,是昔日經過了不少的工序,或工程人員的心血制作,正如一輛古董汽車,擁有它者只在乎其風格,駕着它可樂在其中,不會計較其走得援慢!

Choys - 2018年08月02日 20:35

今天沒有時間把玩那(執到之寶),因有果販大判早上到來,與老伴的龍眼講數,雙方一番口水之後,最終(全園)龍眼以五元一磅成交,成交約一小時後,果販集齊人馬工具到來摘果,我得全程幫開埋,客家婆只集中精神看着龍眼磅重,弄了半天,終於把全園龍眼摘個清光,全部龍眼加起來總重六百二十磅。

 

客家婆從果販收取了三仟多元,之後說,種龍眼冇乜肉食,種大冬瓜好過!

Choys - 2018年08月02日 20:48

鄭兄的李子該很好吃,這邊李子街市價大約十元港銀一磅,但不很新鮮,不知是來路貨定或土炮。

 

日前在街市見李子賣廿皮兩磅,龍眼二十五元三磅。而在某超市,見土耳其無花果超貴,一盒約有十八個,賣 $198 港元,散裝一包三個的更貴!

Choys - 2018年08月02日 20:53

街市藍莓賣廿皮兩盒,更可試吃後滿意才買,我試吃了數粒之後不買,感覺不是我想像中的好吃!

Choys - 2018年08月02日 21:25

改正!

 

他們有降頻鬥慢會

 

讓其(運算)速度超慢

老范 - 2018年08月02日 21:26

[[[...感覺(藍莓)不是我想像中的好吃...]]]

 

早前說「好消息是:(個人覺得)藍莓味平常(寡?),嘗新一兩回便不用再加碼」,幸未車大砲.

老范 - 2018年08月02日 22:04

另一好消息: 路旁那 jacaranda 莢子開始變成荷包蛋 - 中間黃色,邊緣有些焦褐.還未到採種時候.
 
科學園那邊近日如何?

Choys - 2018年08月03日 08:03

老范兄,科學園我近日也有路過,但 jacaranda 則已有十多天未有探訪它了,不知它近况如何,我估它還是哪副高高在上,皇帝女唔憂嫁的高傲樣子吧!

 

明天若有時間,該要去看看它了。

Barwon - 2018年08月03日 10:36

' veggiscape ' -- my word.

Choys - 2018年08月03日 17:12

嘻嘻!搞了半天,那撿回來的古董,終於可釘蓋重見天日,但不幸被客家人發現,她開口第一句即問,這嚿爛鐵是不是很吃電?所以得等她消失了後,始能安心開機!

Choys - 2018年08月03日 17:26

我廢屋地那邊還有很多嘢玩,那邊雖然只有一間儲物爛屋,但卻是我的私家架步,玩物天堂。客家人成日摧我搬出那部舊洗衣機,好讓她用鐵鎚來個痛快發洩,(當年)那部很有個性,時常打不開蓋的洗衣機,把她氣得半死!

Barwon - 2018年08月03日 18:05

兩個大眼雞洗衣機 universal 摩打,閒時打量如何可控速轉動,加沙轆布轆造部打磨機,或加個 lathe chuck 造部小車床,俄國人的簡單設計做到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bYJhljgWJ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aJv-uPAuxc

老范 - 2018年08月04日 13:05

[[[...爛鐵是不是很吃電...]]]

 

難怪遠望發電風車也心動了...哈哈!

鄭立勳 - 2018年08月04日 18:41

我的 vegscape, vertical bean wall, vertical melon wall.

Choys - 2018年08月04日 21:21

[ ... 吃電 ... ]

 

女人(客家人)看見爛鐵箱裹那些九哈搭八一扎扎的電線,自然想到了用電!我估大多數女性認為,見到的電線越亂越多,用電一定便是越多!你要是對她們解說甚麼是四五佰瓦的電量,有如對牛彈琴,反正她們聽不進耳!我很羨慕有些男人可聚得懂電機工程的妻子!

老范 - 2018年08月04日 21:32

[[[...兩個大眼雞洗衣機 universal 摩打,閒時打量如何可控速轉動...]]]

 

說實話,日子難過總也得過.櫃桶底一頁草圖,不覺留下超乎半世紀.

 

當時市面尚未有光暗掣,閒極無聊,找到 diac-triac, 焊焊接接,不但能調控鎢絲燈泡,用來減慢風扇轉速亦得心應手. (但從未接上洗衣機.)

 

那旋鈕有機會帶電,所以最好用塑膠柄.

Choys - 2018年08月04日 21:39

老范兄,今日下午近黃昏到科學園,見園內有體育賽事,人山人海,人群中驚見那棵 jacaranda 被五花大綁,像是出了事,走近看覺得樹的主幹斜了,得用(刑架拐仗)义住樹身作為支持,有似行將待斬的犯人,很是悽涼!

 

可能 jacaranda 曾被重形車輛撞上了,因那位置是個路口,不時有貨車在那上落貨!

 

莢子還在,還多了三片,但整體看似是營養不良!

Choys - 2018年08月04日 21:41

莢子

 

Choys - 2018年08月04日 21:46

這個分牌可自設時間,跑包尾的跑手可在此作假一番,安慰自娱一下,聊勝於無!

Choys - 2018年08月04日 21:53

日間的賽事是以細路小兒科先行,晚上才是長跑戲肉,看見大會已準備了大堆(牛牛),看來是以備今晚跑到扯蝦的跑手給飲用!

Choys - 2018年08月04日 22:00

今日下午陰晴不定,時雨時晴,圖片是遠望吐露港大埔那邊正在下雨。

老范 - 2018年08月04日 22:16

[[[...用(刑架拐仗)义住樹身作為支持,有似行將待斬的犯人...]]]

 

有更重型者!

Barwon - 2018年08月04日 22:48

diac-triac 配搭簡單不過了,因那洗衣機摩打有 tacho sensor,想用反饋調控轉數玩玩,其實不重要。

鄭立勳 - 2018年08月04日 23:44

"....我很羨慕有些男人可聚得懂電機工程的妻子..."

 

哈哈, 莫羨慕, 有朋友正正如此, 嘆氣不能逞威風啊 !

老范 - 2018年08月05日 06:53

[[[...(娶得懂電機工程的妻子)嘆氣不能逞威風...]]]

 

妻子懂「電機工程」(餘類推)卻不懂欣賞,可知其人真蠢不是假蠢,人蠢得交關還有甚麼強可逞?如果更因而嘆氣不能逞威風,那樣「過日子」,真真難過...呵呵呵!

老范 - 2018年08月05日 06:57

輯漏:  妻子懂「電機工程」(餘類推)卻不懂欣賞 >>> 妻子懂「電機工程」(餘類推)老夫子卻不懂欣賞...

老范 - 2018年08月05日 07:10

[[[...想用反饋調控(洗衣機摩打)轉數玩玩,其實不重要...]]]

 

真對!洗衣機怎轉不是重點,有得「玩玩」才最重要.

 

(可否 PWM 脈寬調控 tacho sensor 輸出?)

Barwon - 2018年08月05日 11:13

欲逞威風就選妻子不懂的(煮飯做菜?)好了。

Barwon - 2018年08月05日 11:29

Universal 摩打在無負荷下愈轉愈快生險象,最宜用限流控制轉數,還未得閒細研 TDA1085C application notes。

鄭立勳 - 2018年08月05日 16:13

對的, 婚後朋友負責煮飯做菜.

 

有回到我家小住, 在戶外吃飯時常有小飛蟲蜂蠅探訪, 發現太太勁怕, 朋友充滿愛心地幫忙驅趕小東西, 面上泛笑意.

Barwon - 2018年08月05日 16:17

逞威風是最蠢的行為,威風背後小則做餐死,大則搵命搏。

Barwon - 2018年08月05日 16:36

不用說要解釋四五佰瓦的電量,少少的五瓦、十瓦慳電膽仲攞膽,要問等於多少瓦烏膽。曾試解釋重點看流明,更點極唔明。

鄭立勳 - 2018年08月06日 00:10

夫妻互補不足就是.

閒時和老友喝啤吹水玩弄寶物最妙.

老范 - 2018年08月06日 07:40

屋簷下一家人要互相逞強,這樣過日子累也累死了. 要一決雌雄一較高下,兩個成年人各自找個仇人好了,那又何必結成夫妻,開門揖來一位三姑奶奶,易請難送手尾長?

 

那怕流明一千,亦點極唔明...哈哈!

Choys - 2018年08月06日 07:46

[ 夫妻互補不足就是 . ]

 

絶對是。

 

互補互信是倆口子維繫感情之道,要是夫妻間爾虞我詐互不信任,又怎能好好安心「過日子」!

 

農村家庭多以男主外女主內之風俗習慣,持家相夫敎子在舊日農家社會是女性的專利,所以昔日在農鄉,女性(母親)在家中的地位重視重要,但在家門以外,作為妻子的便事事以丈夫為先,在人前,作為人妻子的,每每會自發站於其丈夫身後之習惯,從不越位,這些都是農村風俗裡傳統女性之美德。

Choys - 2018年08月06日 08:05

真人真事,在我村不難見到一些傳統(怪像),在街上,每每見到人家一家大細在走路時,身份的排序先後有別,行先打頭陣的一定是丈夫,其次是其妻子,之後順序是子女,而子女的先後也有(大小)之序律,按年齡大細分先後,若是年齡相差不太大,做女的永遠得要走在最尾!我家至今,在出外時仍是按這個隊形,哈哈!

Choys - 2018年08月06日 08:39

補充!

「先後有別」隊形,主要是出現在一些較為重要的場合裡,例如闔府飲宴,到場簽到時,在宴會主人家面前得有序地排列待接見,以示為尊重。而住探訪鄉里或長輩家居時,在進門時,隊形也得有序!

 

當然,在閒常活動如飲茶嬉戲逛街,「隊形」在今時的社會,可免則免了!

老范 - 2018年08月06日 21:22

今時不少人的「隊形」是「無大無細無規無矩」...他們的言行舉止,令旁人誤以為貓狗是買來寵的、孩子是生來縱的、他們家中老人是無用的.

Barwon - 2018年08月07日 11:01

阿爸阿媽是要來使的,剛接柯打要造 dowel pegboard,又可逞威風了。

老范 - 2018年08月07日 12:27

待我奉上些少前清古玩,好讓你向兒孫吹水說:「這是你爺爺老子的寶貝!」
 
(圖片來自 IEEE Spectrum)

Choys - 2018年08月07日 19:27

呵呵!這些數字玻璃管確實迷人,其魅力歷久不逝,哪種醉人風格,今時今日的乜D物D是無法代替!

 

若果存有幾支在櫃桶底,就算是瓜了柴唔着,也可拿出來向小笨蛋她們吹牛一番。

 

剛記起我還有四支珍藏 KT88,得找定出來,好待向未見過真空管的小傢伙吹牛皮了!

Choys - 2018年08月07日 19:40

曾夢想擁有一支(兩支最好)西電的 WE300B,但這麼多年來在鴨記地攤檔重未遇上過,西電的 WE300B 三極管是藝術品,就是瓜了的找一兩支放在家中作為陳設也是妙極,可惜至今仍與 300B 無緣!

 

網上圖片,多迷人!

老范 - 2018年08月07日 20:12

Nixies 橙光隔一疏網,以身作則勸誡大家處世待人不宜鋒芒太露.管中數字舞前躍後,如假包換「極有深度」.字體精緻幼細,相形之下,後來那些七劃輝光二極管  (7-segment LED) 盡皆不文老粗!

Choys - 2018年08月07日 20:29

在職時有一發燒工友叫阿權,我們取笑稱他花名爆鑊權,皆因他在工作上,又或家裡的日常閒事都經常爆鑊,此君儍頭儍腦肥躉躉,手汗多,工作上時刻手腾脚震,以至爆鑊多,其花名得來實至名歸!

 

爆鑊權有次在二手舖撿到一部土炮燈胆,用兩支 300B,但因上手土炮燈胆年事已高,加上 300B 輸出得幾瓦,力度有限,卻用來推他那氣墊低效律大食喇叭AR3,其效果可以想像!爆鑊哥有日終在淘宝淘了兩隻國產300B,而貨到當日,集合了一眾損友,在其家替新胆開光,是日國貨新胆開聲果然不同凡嚮,權哥當日甚為稱心滿意,但好景不常,才用了兩天不夠,兩支淘記300B齊齊吃了啞藥!

 

網上圖片,早年的 Luxman 精品,

 

 

老范 - 2018年08月07日 20:34

膽機開機,燈絲由暗轉明,由紅轉橙,燈膽漸漸帶一縷紫霞...
 
好比寫字之前注水硯裡仔細研磨,正好趁那空間,靜下來,忘卻俗世得失煩惱,挑一好曲,耳聰心明,坐下來好好欣賞...

老范 - 2018年08月07日 20:44

網上消息:原廠 (West Electric) 2018年推出1938年古方 300B.

Choys - 2018年08月07日 20:59

老范兄,西電那些 300B ,復刻、古方,我看是專為一些有米人仕之玩意,我等窮人,在網上看看好了!

 

網上圖片

老范 - 2018年08月07日 20:59

更正: West Electric >> Western Electric

老范 - 2018年08月07日 21:16

也是網上消息...約在美元175-2,000 之間.(1952年版是5,000美元一對.)

 

那不是專為有米人仕而作,是專為有米而且自認不凡的人仕而作.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