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旭暉's 的頭像

國際關係學者,《信報》主筆(國際)

中美貿易戰前傳:美日貿易戰的教訓

《信報》國際學海迷津:中美貿易戰加劇,而對美國來說,「貿易戰」絕非特朗普原創,亦很難不令人想起30年前的美日貿易戰,內地報章更多番強調,要從美日貿易戰汲取教訓。究竟這「教訓」是什麼?又有多少實用價值?
 
美對「日本第一」的恐懼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美日貿易戰發生時,日本和現今的中國一樣,都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藉着二戰後迅速發展的製造業,在國際市場取得主導地位,龐大的出口額,亦成為經濟發展支柱。出口帶動的經濟和投資,讓當時的日本一如現在的中國,長期對美國維持巨大貿易順差,並在美國投資和收購重要建築和房產,華爾街核心地段的標誌性建築物,一座一座的成為日資旗艦。特別在1980年代,日本開始在鋼鐵、汽車、機床、半導體等高科技產業上長足發展,直接挑戰美國一直領先的範疇,讓不少美國人深感威脅。
 
日本經濟急速成長,早期多少和冷戰的美國戰略有關。但美國想不到一個戰敗國的經濟發展起來,可以如此凌厲,百廢待興的日本迅速重拾信心,以邁向「經濟大國」為目標,療癒了戰敗而受損的民族自尊。這種以經濟成就作為民族復興標誌的心態,也與改革開放至今的中國頗有相似之處。1979年,美國著名亞洲研究學者傅高義出版《日本第一:對美國的教訓》一書,既是對當時日本經濟成就的讚嘆,也側面反映了盛行一時的「日本威脅論」。
 
筆者曾介紹特朗普「二號國師」經濟學者納瓦羅(Peter Navarro)的「中國威脅論」;而當年的「日本威脅論」,正是如出一徹。對「日本第一」的恐懼,加上1980年代初期美國對日本持續飆升的貿易赤字(最高達500億美元),美國中西部、東北部等工業中心失業率上升,強美元政策加劇貿易失衡,日本在半導體等關乎國家安全的高科技產業急速發展,最終引起美國對日本「威脅國家安全」的疑慮,進一步加劇原本已嚴重的美日貿易摩擦。1985年,美國國會通過了充滿貿易保護主義色彩的《丹佛決議案》,並於1988年啟動《1974年貿易法案》的「301條款」,指摘日本違反與美國的貿易協定,損害美國利益,作出徵收關稅等懲罰性措施,美日貿易戰全面展開。這一切,是否似曾相識?
(節錄)

所有評論

i

invu - 2018年07月30日 11:35

當年日本並沒有強迫外资技術轉移。只係努力仿製及發揚光大 也没有毁滅性超低價推出市場消滅競爭對手。目標走向價廉物美。強國有咩?

关山飞度 - 2018年07月30日 20:39

西江月

貿易平衡要緊, 維持國力超強。嘗聞辣手制東洋, 盟友亦難相讓。

擁抱熊貓下課, 屠龍壯士登場。卅年往事細參詳, 又是連番惡仗。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