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美術中日韓

仍然享受著休業蜜月期. 如此無牽無掛, 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趁著貨櫃仍未送來, 放縱一下, 看戲追劇. 

 

除了十幾年前追看韓劇"大長金"之外, 一直沒有再發生過. 在Netflex戲倉裏, 發現李英愛的新劇, "申師任堂".  沒看口碑, 一口氣就看了28集. 

 
 
純以劇情來批評, 並非佳作. 劇情鬆散犯駁多. 沈悶欠緊湊. 選角一般, 演技平平. 戲肉跳不出善惡忠良的對決. 陰險狡猾壞心計 vs 純潔善良好心腸. 韓劇的男女主角, 包括四十多歳的李英愛, 臉頰也真是太白滑了點. 戲中他們經年在苦寒之地日以繼夜地捱苦抗敵, 可仍能保持一張吹彈不破的玻璃皮膚 (Glass Skin) 面孔, 實在有欠説服力.
 
 
 
可我仍然看得津津有味. 因為劇中講述的主角是十六世紀韓國的一名詩書畫大家, "申師仼堂", 而且是一位女性. 我立刻上網找尋到這位高麗古代出名大畫家的背景.  確有其人, 而且是才德兼備.  
 
 
 
劇中時代, 高麗正值是明朝的附屬國, 官商往還頻繁. 高麗崇拜明國輝煌的漢文化和藝術, 努力學習並積極傳給子孫. 當時讀的是四書五經, 寫的是正體漢字. 念的是絕律詩詞. 畫的是漢唐工筆或宋明寫意山水畫.  因為如此, 正是吸引我看下去的推動力. 
 
 
 
接觸日韓的歷史文化, 離不開漢唐文化的再現. 這方面, 中日韓曾經是同源而分道. 但日韓兩國對文物的保存也是最珍惜和積極. 他們寫書法, 必定是恭恭敬敬, 戰戰競競. 寫出方方正正, 端莊與優美結合的正體字.
 
 
 
每次見到日韓書畫家寫出美麗的漢字和山水畫時便很受感動. 像看見古文化大儒的靈魂, 附在他們身上認真地寫作. 惟其最懂得和了解藝術的精髓. 千百年來, 日韓牢牢地珍藏著一紙一竹. 不讓古儒作品及精神受到破壞和失傳. 
 
 
 
作為書畫愛好者, 這種堅持是多麼令人尊敬. 特別是日韓已成亞洲泱泱大國之一. 其經濟科技文化產業已經走在世界前端. 國力日強. 但仍然投資在文化軟實力之上, 追源溯本去發掘和硏究古代文藝的發展史, 繼而再開創未來更高端文化發展的可能性. 
 
 
 
對於我, "申師任堂"這套劇集並非娛樂性而是知識性. 由守在畫室練功到推門走出去, 有更浩瀚無窮的藝術寶藏等待後學去窺視探求. 感激古儒之辛勞耕耘和後人的守䕶. 讓我們的靈性生活可以如此璀璨多姿.
 
 
 
今年七月和八月參加了由老師和畫會在香港文化中心及大會堂主辦的花鳥水墨畫展. 作為推動學習的積極性. 離開香港, 以後就要靠自己苦修獨行了!
 
 
<殘紅>
吐艷瓊枝美若仙 
殘紅片片可堪憐
人生有若花時短 
富貴浮雲去似煙 
 
     
 
<優山美地國家公園>
優泉怪石古木稠
山谷河川水奔流
美艷藍鸚花彩蝶
地延萬里綠湖洲
 
 
 
<絕石飛泉>
高峯峻嶺一重重
白霧雲煙絕石逢
萬仗飛泉聲聳動
風吹樂奏伴青松 
 
 
 
<苦盡甘來.>
苦路崎嶇自少年
盡心努力夜無眠
甘鮮果實酬勤士
來日遊山賞大川
 
 
   

 

 

Kitaro 喜多郎 - Silk Road

 

 

 
 

所有評論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1日 12:26

貼相有問題. 補貼如下:

<優山美地國家公園>
優泉怪石古木稠
山谷河川水奔流
美艷藍鸚花彩蝶
地延萬里綠湖洲
 
 
<絕石飛泉>
高峯峻嶺一重重
白霧雲煙絕石逢
萬仗飛泉聲聳動
風吹樂奏伴青松 
 
<苦盡甘來.>
苦路崎嶇自少年
盡心努力夜無眠
甘鮮果實酬勤士
來日遊山賞大川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9月13日 00:20

 「氧氣美女」  李英愛 (1971年1月-)2003年,得到MBC電視臺的邀請主演重頭電視劇《大長今》, 時三十二歲.

老范 - 2018年09月13日 07:51

[[[...(日韓兩國)寫書法,必定是恭恭敬敬,戰戰競競.寫出方方正正,端莊與優美...]]]

 

日韓影片道具佈景每見書畫漢字.帝王殿堂大戶人家,中堂屏幅有板有眼.即使質疑道具佈景是法帖複製,那總算監製編導劇務道具一眾肯花心思,擇其善者而從之.

 

甚至野店幡帘市井便條,亦一絲不苟.我不懂日文韓語,但點畫橫豎也見筆墨功夫.台上台下也美其美惡其惡.國民教育重在潛移默化不是硬塞強灌.

老范 - 2018年09月13日 07:59

反觀自家影劇,奢而不華富而不貴.高級食府不是大龍鳳紅燈籠便是落地玻璃曬通頂.大戶人家金玉滿堂卻無墨香書影.書房高懸「寧靜致遠」*,繞室卻只見尺高翠綠雕塑,觸目盡是盈斤澄澄金盃...

 

(*按:似見一眾書家非「寧」不寧,未敢笑問是否只識那四斗大字...哈哈哈!)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3日 08:24

Tim hing,

李英愛有古典味, 除了五官精㮹, 有秀氣和溫柔嫻雅. 兼備真善而為美.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3日 08:36

==>精緻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3日 08:43

因公作關係認識很多韓國人. 整容愛美只是近十多二十年的現象. 以前的男女子都粗缐條. 勤奮, 好勇鬥狠不認輸. 但當年跟我們同年紀的人都懂漢字. 

 

記得曾跟日韓同事説起漢字, 他們即拿起紙筆草書各一首唐詩. 筆力圓潤有緻, 比很多華人寫得更好看. 那時自己沒有習書法, 那敢跟他們一比高下. 很感羞愧!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3日 08:58

記得曽跟韓國一擁有博士學位的CEO在公司業務上爭議不斷. 在韓國舉行了一個會議之後的晚餐上, 他為難我要喝酒, 否則要唱歌. 我當然樂於唱歌. 唱了這首阿里郎. 當時他跟韓國的團隊大吃一驚! 以後對我極之友善. 

你欣賞他們的文化, 他們會樂意接近你. 日韓皆是. 

 

 

阿里郎 ~ 潘秀瓊

https://youtu.be/00j0JMZztek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3日 09:16

老范兄,

你的觀察對極了. 別人對古典文藝抱持謙卑謹慎的學習態度. 從一般國民的態度可以見到. 一拿起筆寫漢字, 便恭敬有加. 從文從劇, 不會敷衍了事, 或隨意塗鴉. 從右至左成行成氣. 華人戲劇裏的書畫, 由左至右有之, 隨意抄襲有之, 上文下理不連戲有之. 對自身文化的不珍惜, 除了巴西人是第一之外, 中國人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 

老范 - 2018年09月13日 09:35

可能是監製編導劇務道具不識寶,也可能是監製編導劇務道具洞悉觀眾不識寶,但願不是監製編導劇務道具觀眾無人識寶.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3日 10:10

事實上, 現在識寫中文字的人越來越少, 更不用說懂詩書畫. 以前住的屋苑, 中秋過年貼在大堂兩邊的對聯常常左右不分. 我也懶得去叫管理處更正. 免嘮叨.

老范 - 2018年09月13日 11:46

[[[...對自身文化的不珍惜...識寫中文字的人越來越少...]]]

 

中外語文我自顧不暇,未敢武斷說懂中文詩書畫字人多人少.嚇人者是久不久便看到一些高論,崇洋(文)抑漢(語).這等賤視自家文化的「文化」,更可憐可哀.

 

剛巧這幾天在別壇嘮叨說:

 

「...若語文未及水準也非最壞,因為可以補救追回;但今人若崇洋(文)抑漢(語),句讀以夾雜兩語三文為歡為尚,則病入膏肓,無藥可治.」

 

「...也有(眼鏡)有色之士,妄自菲薄,認為中文只可言風月,「正經」則非洋文不可.邯鄲學步,落筆句讀成三文,出口聲聲成兩語...洋文中寫,雜碎英文,非驢非馬四不像.」

k

kentchan19546126 - 2018年09月13日 14:28

大陸製作古裝劇嘗見楹聯左右調轉,原來自古早已流行,並非新华共国開始,真的長了見識啊!

k

kentchan19546126 - 2018年09月13日 14:37

有人傳說 中華文化 存留海外,看官睇了以下連結,會否深信不疑!

http://forum.hkej.com/node/153593-%E8%A9%BC%E8%AB%A7%E9%80%97%E7%AC%91%E...

k

kentchan19546126 - 2018年09月13日 14:45

Kentchan 並非新人,純粹舊帳無法登入。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3日 15:40

Kent hing,

中共一直打壓有識之士, 文字獄行之日久. 愚民政策達七十年, 踐踏文化. 破壞文物. 高低端人民清一色用殘體字. 把中華文化的文字美學破壞淨盡. 近年經濟起飛, 禮崩樂壞. 把中國人自古以來是禮義之邦那牌金牌打得稀巴爛. 而且沒有改善, 只有更惡劣.

中華文化確實存於海外. 台灣是也. 其他則分佈全世界. 主要是沒有政治審查, 有言論自由, 寫詩作詞舒發政見不會入獄下牢. 就連醫生會計師也有興致作作打油詩. 這在國內或香港職場是找不到的.  

做一個中國文化人, 很苦! 現在的中國土壤, 只適宜生產奴才和奴隸.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3日 15:47

國內是有很多文化人, 但都在秦城監獄裏. 又或只能躲起來. 像辛棄疾所說: 廉頗老矣! 尚能飯否?

Choys - 2018年09月13日 21:11

七姐好 .

《 大長今》,唉!這套韓劇,當年佔去公仔箱和家庭煮婦下厨不少的黄金時段,我估舊日眾多的煮婦,因追看這套長氣劇而在飯餸制作上馬虎,導至在等着吃飯的大大小小不滿!

 

這韓劇又長又譖,的確冇改錯劇名又長又(甘),(大長今)如同昔日公的箱的那套(保鏢),(保鏢)劇情講多過做,比武中,雙方在拔了劍之後,口水噴足大半個小時,彼此的劍也生了銹仍未出手!

老范 - 2018年09月13日 21:22

(靜靜通知 Choys 先生:莢子開始有得執...見<婚姻危機話中年>)

Choys - 2018年09月13日 21:28

昔日《大長今》倒也好過今時今日的韓劇,真不明白時下的後生因何愛追這類無聊頂透韓劇。

 

韓戲我從不愛看,莫說要追了,但在沒得選之下,日劇有些反而較為好看,例如《阿信的故事》,日劇劇情比較有情理,(阿信)故事由七歲講到八十多歲,還好仍未(講)到觀眾恰眼瞓,但我只看過(阿信)的早期,且還是斷斷續續的,至今仍未看完(她的)一整套!

Choys - 2018年09月13日 21:48

老范兄,好意收到了。

 

因這兩天忙於準備(山竹)超颱來犯,田間的準備工夫不少,未有時間進來信壇。

 

我怕(山竹)路徑若較近,其環流巨大無比,有說比起當年的(温黛)更強更可怕,擔心科學園那 jacaranda 奀瘦,可能捱不住!

 

澳洲真好,那些莢子在地上俯拾皆是,老范兄可在庭園裡多種幾棵了,嘻嘻!

 

老范 - 2018年09月14日 04:14

[[[...可在庭園裡多種幾棵...]]]

 

人愛自由,草木猶是.只要它不阻路擋馬有損別人自由,讓它自尋安居立命的地方好了... 嘻嘻嘻!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4日 06:32

才子兄,

因為我喜歡李英愛所以追看大長金. 而且是古裝片. 因為她是韓國古典美人.看她演古裝像返回唐宋明的年代, 有很多漢字和詩詞歌賦欣賞. 她演時裝片沒這麼大吸引力.

平日只看日劇. 近年看了三部韓國維權電影. 現在Netflix可以提供更多選擇.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4日 06:33

老范兄真愛講笑啊!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4日 06:34

山竹的到來, 讓港人嚴陣以待!

老范 - 2018年09月14日 21:29

莢子撬開,有種子約三十.種子裙邊薄似蟬翼,推測 jacaranda 以風為媒.難怪落地莢子,如已爆開,莢子每多空無一物,因為種子早已乘風星散.

老范 - 2018年09月14日 21:33

路旁枇杷果熟...

老范 - 2018年09月14日 21:44

[[[...真愛講笑啊...]]]

 

閒來一笑少戾氣... Choys 先生教導有方.

老范 - 2018年09月14日 21:51

[[[...那 jacaranda 奀瘦,可能捱不住!...]]]

 

人話「樹大招風」,哪用擔心「樹奀招風」.

Choys - 2018年09月14日 22:32

Jacaranda 種子很是特別,竟然長(有翼),真是大開眼界,我幾十歲人今天才一睹其形態!

 

再謝老范兄,種子的照片拍得很好,,一目了然鉅細無遣,老兄辛苦了!

 

待(山竹)怪獸級颱風過後,得盡快去看看 jacaranda 的情况如何,祈望它母子平安!

Choys - 2018年09月14日 22:45

[ .... 哪用擔心「樹奀招風」 .... ]

 

這怪物(山竹),比起花旗國現那(佛羅倫斯)四級颶風更大更可怕!孩童時經歷過(温黛)之威力,當年堅如龍眼樹也被連根拔起吹走,這邊這棵 jacaranda 這麼奀廋,我看它捱不過時速達 200 km 的風力! 

Choys - 2018年09月14日 23:13

正確要倒轉來說,老范兄「教導有方」才是。

 

老范兄用字和語法之妙,不時令我等小辈笑得倒地半天不起,因而學會了一笑少戾氣,嘻嘻!老兄這等寫作風格難以偷師學習。

 

 

Choys - 2018年09月14日 23:31

趁怪物(山竹)來襲前,貼些日前隨拍,皆因明天午後,村裡所有的室外燈柱電線(網絡線、電源線)可能不保,回復到石器時代!到時或得要過幾天才能修好!

 

有些人總是欠缺危機警覺性,不少人愛坐在淡水湖大霸的邊淵,大霸無欄的一邊起碼有三米深,底部更滿是亂石,若一不小心便一失足成千古恨!

 

Choys - 2018年09月14日 23:37

科學園離 jacaranda 不遠之處某餐廳一景,在這打工的確夠清靜安靈!

 

Choys - 2018年09月14日 23:45

來幾張壓縮遠景的灰照,由 400mm 鏡頭所出,從大尾督看向科學園,照片中看似很近,但其實很遠,跨越了整個吐露港,中間是三門仔和羊洲。

Choys - 2018年09月14日 23:52

再來從大尾督看馬鞍山,和一張拍小孩的失敗照,因小妹子走得飛快,加上財叔手震之故!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5日 06:52

老范兄的莢子圖很吸引. 正如才子兄說的, 種子原來像有翼的蜜蜂.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5日 07:11

我在被馬鞍山擁抱著的聽濤住了七年, 朝朝暮暮伴著吐露港. 現在才子兄常常把那些回憶帶回來!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5日 07:29

鳳凰木和藍花楹都是我最喜歡的花木之一. 花季時節, 紅影樹花開燦爛, 藍影樹令人讃嘆!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5日 07:30

想深一層, 我好像沒有不喜歡的花朵!

老范 - 2018年09月15日 12:56

小心為要!祈家宅平安!

 

(山竹已經那麼厲害,要是來了個榴槤,無噍類矣!)

老范 - 2018年09月15日 13:00

Choys 先生送上高帽,老范頭殼再加塞幾綑草包依然太大了.雖則如此,老范還是骨頭輕了半両一陣.幸好山竹還遠,否則早被吹到九霄雲外魂飛魄散.萬望先生今後手下留情惠我一條活路.拜託拜託!

老范 - 2018年09月15日 13:03

種子一面有心(形)兩個疊起.傻瓜手震,傻瓜機眼矇,總影得不清不楚.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5日 15:50

香港幾個WHATSAPP群組不停互送颱風消息. 山竹牛肉很熱賣:-)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5日 15:51

近照更傢蜜蜂.

Barwon - 2018年09月15日 17:25

昨天到 Auckland 住民宿,前幾天才通知到何處拿鎖匙,不設車位,迫得取消約車。民宿是舊碼頭 Princess Wharf 改建而成,地點方便,只是公共交通費過租車。正因地點靚絕,多遊客,多食肆,民宿在一樓,地下是餐館廚房油煙排氣口,不打開露台門也送上BBQ味。要住三晚已覺難頂,若自住想怕命都短幾年,肺癌走唔甩。回澳後要寫負評、蓋些嬲嬲豬。

老范 - 2018年09月16日 07:29

趁 Choys 先生今天頂風冒雨霸位去,容我廖化攝位把土產蝦毛拿出來...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6日 07:37

Barwon hing,

紐西蘭物價貴, 交通費想當然. 一家幾口坐公共交通工具, 既不方便更貴.  

民宿有個問題是質素參差, 像七月在夏天的倫敦市區中心, 無廁浴冷氣位處頂層面西的劏房簡直像地獄. 成晚泡在汗水中. 二月在雪梨市區中心也是糟透了. 睡房上是一條水渠, 整晚流水潺潺. 另外車位處在斜坡角邊上極窄空間, 每次要先下一層, 回呔五六次轉正呔盆再一口氣倒車上斜. 好彩一次入, 否則....本不想泊入去, 但街外找車位如想中六合彩般難.

 

老范 - 2018年09月16日 07:39

大宅院子有蕉樹一叢,又見嶺南果王高高掛地稱 Forty Baskets. 但願名副其實採得盈籃幾十.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6日 07:40

我們現在學精了. 訂民宿, 看請楚設備, 不能走眼. 其次是千萬不要訂市區. 要在邊皮或市郊, 有車無問題. 

老范 - 2018年09月16日 07:44

更願果后一別,港九海晏河清...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6日 07:47

老范兄今天要放過才子兄呢!

今天想才兄只能夠在家蒸碟冷凍山竹牛肉, 開壺普洱茶夫婦二人對桌飲茶聽風聲好了.

老范 - 2018年09月16日 07:57

[[[...我們現在學精了. 訂民宿, 看請楚設備, 不能走眼...]]]

 

光棍佬教仔,哪有肥大田雞滿街跳?如果民居樣樣美,那些酒店鉅子早已淪落街頭,胛底出月了.

老范 - 2018年09月16日 08:03

[[[...二人對桌飲茶聽風聲...]]]

 

檯腳撐斷了,有勞 Choys 先生出手,外快落袋,真真雙喜臨門.

老范 - 2018年09月16日 08:09

07:39 執漏(.)

嶺南果王高高掛地稱 Forty Baskets. >>> 嶺南果王高高掛.地稱 Forty Baskets.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6日 08:22

"更願果后一別,港九海晏河清.." 這那裏是香港?

老范 - 2018年09月16日 08:45

行山偶拾...之前談及那些「臭花」,我們常見,視作等閒.這兒當它是洪水「怪獸」!

老范 - 2018年09月16日 08:56

[[[...海晏河清...這那裏是香港?...]]]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看信壇這幾天,一地鞋油,上有上擦下有下擦,人謀不臧,夫復何言.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6日 10:24

有這麼毒嗎?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6日 10:33

老范兄,

信報已經成了文匯大公。我們正在見證它的歷史轉變。

老范 - 2018年09月16日 12:32

那些「野花野草」不是其「毒」,反而是其「霸」,其他植物紛紛撤走,只剩下那些野花野草獨大,破壞原來生態.

老范 - 2018年09月17日 04:29

[[[...信報已經成了文匯大公.我們正在見證它的歷史轉變...]]]

 

<大公><文匯>曾幾何時,亦為報壇翹楚.<大公>者,「忘己之為大,無私之為公」,以「不黨、不私、不賣、不盲」為社訓,擲地有聲,身體力行,抗戰內戰期間,振奮民心,發揮其影響力.<文匯>亦然,分別在比<大公>較為偏重文化、人文.<大公>受制於中共港澳工委、<文匯>發表<海瑞罷官>等等是後來事.

 

一報一刊之盛衰不在其名其號,是視乎辦報方針,選擇為民訴說不平還是選擇做權勢傳聲筒.漠視讀者信與不信,明與不明,那就無可救藥.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7日 07:18

"一報一刊之盛衰不在其名其號,是視乎辦報方針,選擇為民訴說不平還是選擇做權勢傳聲筒.漠視讀者信與不信,明與不明,那就無可救藥".  至理名言!

 
像在港職場,已淪為拍馬屁,黃帝的新衣,大陸新權力慢慢取代香港精英。劣幣驅逐良幣,人治取代法治。廉潔制度瓦解等等在惡化著...港人仍然有選擇可為可不為, 做人才或奴才。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7日 07:22

所以, 選擇做奴才的官商名利人被罵是活該的。

老范 - 2018年09月17日 08:06

不敢奢求今天辦報商人學學張先生堅持「四不」,但總也不能背道而馳,越走越遠.

Choys - 2018年09月17日 19:29

大家好!

總算捱過了天竹,家居冇穿冇爛,不過今日無故慢速下不知是否曾炒車,事故之來由至現在仍記不起,只記得(醒來時)週身痛,模糊似有一男曾替我在貼藥水膠布,膠布前額和手各一,感覺像她們曾跟我說話然後便離去,印像極模糊,連一些大節大蓋也無法記得起,也不知自己當時是否曾炒車或遇到甚麼的意外!這次是我有生以來最大的問號!

Choys - 2018年09月17日 19:36

先不說這次無法記起的事胡!今天意外之前曾拍了些山竹災害,災情之嚴重說話是難以形容,拍攝只在大埔區的災情,有圖便有真相。

太和林村河

 

Choys - 2018年09月17日 19:38

還有太和林村河

Choys - 2018年09月17日 19:41

拍過了這些倒下的河堤後,記不起的事故便發生!

 

Choys - 2018年09月17日 19:43

我村裡的災情

 

Choys - 2018年09月17日 19:52

村裡一處昔日小學廢墟傍一棵大白蘭樹,我小一至小三就讀該處,這巨大白蘭樹在那經歷了無數個寒暑,這老樹年紀比我還大得多,昨天卻捱不過這該死的天竹,終被連根拔起,看見它的倒下,心內有着無數的失落!

 

Choys - 2018年09月17日 19:59

客家人該有一段長時間沒蕉吃了,平時在廢地經常取拍的蕉蕉,山竹一到,蕉蕉便全數吃蕉了!最後那張是三十多歲的無用芒果樹,也捱不過昨天山竹,主桿爆開了!

老范 - 2018年09月17日 20:51

[[[...捱過了天竹,家居冇穿冇爛...]]]

 

家宅安寧人平安,也該藍妹三盅以賀!

老范 - 2018年09月17日 20:53

[[[...事故之來由至現在仍記不起...]]]

 

短暫失憶,也似曾遇上.經從大圍跟友午飯在轉車去西貢,事後全程細節歷歷在目.唯獨大圍巴士總站轉車那十多分鐘,全無記憶,一切絕對空白...可謂咄咄出奇.

老范 - 2018年09月17日 21:01

[[[...學學張先生堅持「四不」...]]]

 

一九二六年,<大公報>總編輯張季鸞先生道:

曰不黨:純以公民之地位發表意見,此外無成見無背景.凡其行為利於國者,擁護之;其害國者,糾彈之.

曰不賣:聲明不以言論作交易,不受一切帶有政治性質之金錢補助,且不接受政治方面入股投資.是以吾人之言論,或不免於囿於智識與感情,而斷不以金錢所左右.

曰不私:本社同仁除願忠於報紙固有之職務外,並不它圖.易言之,對於報紙並不私用,願向全國開放,使為公眾喉舌.

曰不盲:夫隨聲附和,是謂盲動.評詆激烈,昧於事實,是謂盲爭.吾人誠不明,而不願陷於盲.

 

早近百年,中國報人有此高瞻見地.反思今天辦報商賈為追求名利而骨軟色改.老實話,為了爭名奪利依附權勢,又何必厚顏辦報那麼事倍功半吃力不討好?

k

kentchan19546126 - 2018年09月18日 09:05

[七絕▪識字]

識字黄皮擠滿街,龍潭老鼠擁和諧。

唯唯諾諾常言道,睜眼文盲領正牌。

Choys - 2018年09月18日 12:43

[ 老范 ~ 9月16日 ~ 07:29 ]

 

那些土產蝦毛樣子盞鬼得意,(奶樽刷)我這邊海濱也種有,不過蝦毛顔色全是淺紅,金黃色的看來美麗多了。

 

老范兄的另一貼圖(07:44),那長長的風景海照地點在何處?極之壯觀美麗。

Choys - 2018年09月18日 12:59

昨日記不起的事故後,至今仍週身骨痛,更且痛得行動不便,表面雖只屬皮毛(面、手、腳)擦捐,但似成身散晒,舉步移動艱難,莫說踩車了!以至今天不能去看那棵 jacaranda!

 

這次失憶事故的確莫明奇妙,怎也無法記起曾發生過甚麽的事,昨日的道路满是冧樹,是次大多的路程只靠推車,想不通如何弄成這般的週身痛!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8日 16:50

才子兄失憶? 是否受傷暈倒,醒來什麼也忘記?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8日 16:57

Good day Kent hing!

識字目的明事理。判別是非。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8日 17:00

才子兄切要小心. 假若睡得不好,別去騎車了。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8日 17:02

山竹牛肉破壞力真強。從未見過!

老范 - 2018年09月18日 17:20

但願只是為了防風而過勞,導致周身骨痛,身心疲乏.要是情況未見改善,還是延醫一瞄為佳,樂得心安.

老范 - 2018年09月18日 17:25

休息緊要,莢子不看也罷.

Choys - 2018年09月18日 20:06

七姐和老范兄兩位仁兄仁姐有心,這類痛楚我能應付得來,反而(最痛)的是內心深處,事故後,家中有人說抵死,她更說,明知風暴後市面滿目瘡痍還要死去躝街,該失憶成忘記了怎樣回家才是 .... 哈哈!

 

我懷疑當時是被一些突然而來的失魂魚快速撞倒,只記得拍完照後把相機袋好,之後醒來時有人替我手臉貼上了膠布!

 

無論事情是怎樣,在這我萬分的多謝當時替我貼膠布的仁兄仁姐,除貼膠布外不知還替我做了些甚麼!雖然我至今仍想不起事故經過,和您們的容貌!

老范 - 2018年09月18日 21:21

(07:44)貼圖地點 (附左圖 Google Map):

 

身在 Sydney Harbour National Park (雪梨橋東北6-7公里).腳底山咀名 Dobroyd Head. 汪洋是雪梨港 (Port Jackson) 入口,海天接連處是 Tasman Sea / 太平洋.對岸環山(左)是 North Head ,再走(圖外)乃遊客熟悉的 Manly.(右)遠景是 Watsons Bay / Lady Bay / Vaucluse, 燈塔(山咀白點)是為 Hornby Lighthouse.

 

右圖是 Hornby Lighthouse >>>

k

kentchan19546126 - 2018年09月18日 21:36

{{識字目的明事理。判別是非。}}
樓主所言甚是、理應如此,無奈目前現實看來背道而馳,如今有識之士似乎乜都通曉,除了醜字。

老范 - 2018年09月18日 21:42

Sydney Harbour National Park (07:44貼圖)有幾組 aboriginals 石刻:有回力標、袋鼠、海豚、鯨魚...

 

遠方過客看過大衣架貝殼屋,買過 UGG 買過 opal, 如有時間也無妨看看其他東西.

老范 - 2018年09月18日 22:03

[[[...如今有識之士似乎乜都通曉,除了醜字...]]]

 

樓主習書,也會知聞,當今有「醜書」一體一派,以醜為尚.
 

 

我倒懷疑「有識之士」比大家更「通曉」醜字,只不過忘了「恥」字怎寫、不識「死」字怎寫.

老范 - 2018年09月18日 22:17

[[[...被一些突然而來的失魂魚快速撞倒...]]]

 

所以這兒斗大字榜書地上,提醒各路英雄,路上無論是神行太保還是腳踏風火輪,不要目中無人,以為自己雄霸天下,只有.

老范 - 2018年09月18日 22:28

以為自己雄霸天下,只有 >>> 以為只有自己雄霸天下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9日 09:17

聽過醜書,更聽過評趙孟頫的字太美是俗。我一笑置之。做醜容易為之,成美則難難難。讓醜陋歸醜陋。我繼續追求真善美!

七月星 - 2018年09月19日 09:20

才子兄,香港民間也有好多好人。你遇到了好人,恭喜你!

老范 - 2018年09月19日 21:40

[[[...做醜容易為之...]]]

 
我倒不敢太過自信,要寫得醜書那麼醜,絕非易事.
 
 
以為老范誇張者,大可在網上以「醜書」或「醜書書法」歌而谷之,搜而尋之,一看究竟. (有言在先,要是看過醜書作品而至發噩夢者,我恕不負責.)
 

 

不過奉勸為人父執者,最好不要讓子侄看到,否則他日小輩鬼畫符也振振有辭詭辯說:「那些書法領導不也比我更加無譜?」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