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斗市民's 的頭像

香港是我家 We, the people

殘害中文的「元凶」是英語?

(聲明:本文內容純屬個人意見和評論。)

近日「信壇」一篇文章,該作者在末段總結所言:「殘害粵語或中文的元凶也可能是英語呢。」此「名言」似乎已暴露該作者對各種語文之短視和無知。該作者自稱是歷史和經濟學術上的研究員,是否已言過其實,虛有其表,抑或草率「蓋棺定論」,以其狂妄之言,石破天驚,但求「出位」?觀乎整篇大作,其主題似乎只是說及【普通話教學】的範疇,恕筆者不能理解該作者『何以在結尾一段將英語「拖落水」大肆評擊?』,可是讀者眼睛是雪亮的,由始至終(除末段外)都難以找出「英語」的身影,極其量只有「粵語」的現身。

筆者自問並非甚麼研究員,但卻喜愛評論和辯論,無論是站在正方或反方也好,總要尋求實質理據來支持論點,亦拒絕以「憑空想像」模式、脫離現實來加以評論。

每種語文都有其不同的歷史和發展。中國人所說的「漢語」,其歷史發展大概可分為三個階段:(1)根據文獻所推測,漢語始於商夏,然後歷經各個朝代有不同改變,至清朝宣統元年(即1909年)為止,其「書面漢語」則稱為「文言文」。(2)從清朝宣統元年開始,清朝官方語言遂將漢語統一訂為「國語」,主要是確立其標準語音制定和國音符號,其語音則以「京音」(即「北方官話」)為基礎,而其「書面漢語」則稱為「白話文」。及至中華民國建立始推行和融合各地方言統一使用「國音」,稱為「老國音」,又至1924年期間,有關部門將「老國音」修訂成為以北京的普通讀法作為標準而成為「新國音」。(3)直至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為了尊重各少數民族的語言,於是決定將「國語」改稱為「普通話」。至於中華民國(即台灣),其所說的國語,常帶有閩南口音,因此被稱為「台灣國語」。

漢字始於「甲骨文」,一路經過「繁化」和「簡化」歷程,所經歷的發展和演變,又從大篆、小篆、隸書、楷書、草書、行書等各種字體。由於漢字之複雜難寫,比對于清末民初時,西方文化續漸引進,其文字之簡易,遂引起漢字改革念頭。中國共產黨早期的領導人之一的宋平,他提出漢字的缺點是「三多五難」:「三多」是字數多、筆劃多、讀音多;「五難」是難認、難讀、難記、難寫、難用。甚至有激烈的觀點認為漢字導致了中國走向衰亡,必須改造漢字。近代著名作家魯迅曾作出【廢除漢字】評論,他說:「漢字不滅,中國必亡。」其實,中華民國早在1935年,其教育部已首先推出第一批簡體字,而中國共產黨則在1949年成立後,翌年已開始着手廢除漢字,其中央教育部續漸改革及推出簡體字,至此全國實施採用簡體字;但另一方面,其他華人聚居地方如台灣、香港、澳門等地則不變,仍沿用繁體字。

中國方言基本上是分南北兩大地區,即所謂「南腔北調」是也,但仔細則再有「七大方言」或「八大方言」甚至「十大方言」之分,但總之其方言之多,令不同方言的人民處於言語上的分歧,進而產生溝通問題。當然全國以「普通話」作為統一和官方語言,但是在現實生活上,各方人民都會以自家方言為主要溝通橋樑,因此聽者可能經常聽到「普通話」被「其他方言」所夾雜著和代替。每一個說者都會因為經常採用其所說的語言會較有親切感,以致說其他語言時,而當遇到有些內容不能貼切表達或忘記如何表達時,則會自然地套用自己熟識的方言取而代之。基于此,筆者想請問:「殘害粵語的元凶是否可能是普通話呢?」又或者:「殘害普通話的元凶是否可能是粵語或其他方言呢?」又或者是否「官話」與各方言自相殘殺呢?

英語原屬西日耳曼語言(West Germanic language),其早於中世紀時在英格蘭誕生。英語是約六十個國家唯一的官方語言或官方語言之一,也是全世界最多國家所採用的官方語言。它是英國、美國、加拿大、澳洲、愛爾蘭和新西蘭最常用的語言,也在加勒比、非洲及南亞的部分地區被廣泛使用。它是世界上母語人口第三多的語言,僅次於漢語和西班牙語。英語是學習者最多的外語,亦是聯合國、歐盟和許多其他國際組織的官方語言。它是使用最廣泛的日耳曼族語言,至少七十巴仙的日耳曼語族使用者說英語。

英語是一種「多中心」(multi-center)語言。由於英語的使用範圍極為廣泛,實難以避免出現各種地區性的變體。語言學家已經不再把倫敦或英國上層人士的英語作為唯一的標準英語。除英國英語外,最重大發展的是美國英語和紐澳英語。自從十七、十八世紀,美國英語、加拿大英語、澳洲英語、紐西蘭英語開始成為獨特的方言。它們也各有自己的地區性的語詞、語法和語音。其他像印度英語、東南亞英語、加勒比地區英語和非洲某些新興國家的英語,都各自受到了當地語言影響、具有語音和詞彙上的特點。

至於詞源方面,英語的單詞主要來自三個重要源頭:(1)法語(含古法語)(2)拉丁語(3)古英語和中古英語和古挪威語和荷蘭語,其中(1)和(2)分別各佔逾廿八巴仙,而(3)亦佔廿五巴仙,三大源頭已佔逾八成了。來自其他語言只佔約十八巴仙,而來自中國語言(主要來自粵語)只佔少於一巴仙,例如:Confucianism(儒教)、Confucius(孔子)、Hoisin(海鮮)、Suan-pan(算盤)、Kung fu(功夫)、Feng shui(風水)、Tai chi(太極)、Kylin(麒麟)、Typhoon(颶風)、Taipan(大班)、Fat choy(髮菜)、Lychee(荔枝)、Yum cha(飲茶)、Dim sum(點心)、Mahjong(麻將)、Chow mein(炒麵)等等近百個單詞。當然此等「中文英語」單詞全部都因發音而造成,可是你不能說它們不是英語,因為它們是純由廿六個字母所組成。況且這些字詞已經記載在英語字典裏。

從語言發音出發,所有名稱都可以在兩種語言間表現出來,例如劉口水先生,其英文名稱是Mr. Lau Hau Shui。又如 Mr. Scott 中文名稱是史葛先生等。由於發音能轉折表達到另一語言上,因而令一些人運用此模式在於溝通上。舉例說:英文 file 中文說成或寫成「快勞」(正確應該是「檔案」),英文 Stamp  中文說成或寫成「士担」(正確應該是「郵票」),英文 Insurance  中文說成或寫成「燕梳」(正確應該是「保險」),英文 order  中文說成或寫成「柯打」(正確應該是「定單」),英文 taxi  中文說成或寫成「的士」(正確應該是「計程車」),英文 bus 中文說成或寫成「巴士」(正確應該是「公共汽車」),英文 banker 中文說成或寫成「賓架」(正確應該是「銀行家」),英文 party 中文說成或寫成「派對」(正確應該是「舞會」),英文 percent 中文說成或寫成「巴仙」(正確應該是「百分比」)等。

伸展出來,如果有人說:「南茜,請給我史葛先生的快勞,讓我跟進他的柯打」。那麼若說成:「Nancy,請給我 Mr Scott 的 file,讓我跟進他的 order」。除有英文字夾雜在內表達外,意思一式一樣,那麼又有何分別呢?

在日常生活中,筆者又試舉一個例:晚輩對長輩說:「我應該如何稱呼你,叔叔抑或伯伯?」長輩說:「叫我 uncle 便可以啦」。這又是否英文的錯?當然不是,中國在倫理關係上既複雜又仔細,根本可能令眾人弄不清其關係,可是英文在此倫理關係上簡單明確,因此以 uncle 代入。

再者,香港人由於身處華洋交雜地區,中英文混雜使用純是社會和社交問題,無論求學和工作都會接觸到中英兩種語言,因此很容易受到渲染和接受。

溝通是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而溝通的目的在於雙方之理解和吸收,亦須要簡潔易明,因此最有效的莫過於用自家母語,可是有時說者會遇到一些困難去表達或突然想不到如何合適運用母語,但卻發現以其他語言或用詞較易出口或表達,就如說普通話時,加插自家方言一樣,所以構成有香港人中英混爲一說了。這正與上文宋平所述的「三多」內其中「讀音多」相吻合,因此而「取易捨難」。

同時,香港人更理解到普通英文更易於運用和直接,比較上中文有如宋平所指的「五難」(即難認、難讀、難記、難寫、難用),如是者英文因較易於溝通而較優勝。例如:英文的 project 而中文是指「這項目」、「那工程」、「那任務」、甚至「這計劃」都可以,同時,工程更有分別,例如:機械工程(Mechanical engineering)、電機工程(Electrical engineering)、建築工程(Construction engineering)、電子工程(Electronical engineering)等等。又例如:英文的 portfolio 而中文是一般簡單的指「投資組合」(註:當然嚴格上 portfolio 應分為 「投資組合」(investment portfolio)和「貸款組合」(loan portfolio)兩種。)但無論如何,說者必會發覺英文較易和較順暢,而中文則要選擇合適的詞、字多、發音有時較「翹口」(「繞嘴」)。

綜合以上所述的語文歷史和發展,與及各例子和理據。歸根究底,「殘害殺手」主要是由於:(1) 自家語言加方言所形成的複雜性,正中宋平所指的「三多」和「五難」的存在因素,雖然其簡體字已在「多筆劃」上有所改良,但其他所述,相信難以改進,此是語文之死穴。(2)香港是華洋交雜的地區,中英文混雜使用已常態化,此為社會和社交問題所在。(3)無可否認,簡單的英文字詞相對中文用語,其簡潔明確度已具優勢,溝通在於雙方能理解明白和快捷便能達標,取易捨難,最現實不過。筆者認為:「殘害粵語或中文的元凶也可能是英語呢。」的評論是不切實際,脫離現實,缺乏理據,難以成立。為何該作者將自家的問題強加於別人身上?此有如「雞仔不管管麻鷹」。既然該作者說的「殘害元凶」必然是「罪行」,那麼「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道理,你懂的。

所有評論

星斗市民 - 2018年09月27日 00:55

(此留言己被博主刪除。)

星斗市民 - 2018年09月27日 03:39

(此留言己被博主刪除。)

星斗市民 - 2018年09月27日 22:48

(此留言己被博主刪除。)

星斗市民 - 2018年09月28日 22:22

(此留言己被博主刪除。)

星斗市民 - 2018年09月28日 22:31

文中所說的中文英語字詞 Hoisin(海鮮),英文本身已有 seafood 的存在,難明為何加入此字詞在英文字典內。無論如何,在超級巿場你會發覺有「Hoisin Sauce」海鮮醬的名稱。所以中國人的「讀音英語」都能擠身世界語言舞台。

星斗市民 - 2018年09月28日 22:56

(此留言己被博主刪除。)

星斗市民 - 2018年10月01日 23:16

香港獨有的溝通文化,根本存在已久,亦處處開花,每一個行業或社群大多數都有自己圍內的溝通文化和「術語」,例如:光顧茶餐廳,你會聽到如「飛沙走奶」、「加色」、「走青」,甚至打手勢以示圍內溝通。如果是當「三行」的工人,相信知道更多的「行內術語」。而在普遍的社交圈子裏,你會聽到很多「術語」和「俗語」或「代詞」,甚至中西合璧都有,總之達致平民化,大家都明白。例如:「打的」、「叫白車」、「去蒲」、「急 call 」、「call 我」、「text 你」、「email 我」、「截的」、「入廠修理」、「劏肚」、「醫肚」、「炒魷」、「醒你」、「大龍鳳」、「瀨嘢」、「神沙」、「食晏」、「食硬你」、「灑太極」、「放飛機」、「放飛劍」、「大叔大媽」、「隻抽」、「唱K」、「ball 場」、「食水深」、「食死貓」、「蛇王」、「蛇竇」、「演嘢」、「無quali」、「book 咗」、「short short 地」、「索女」、「食住條水」、「放水」、「通水」、「過水」、「擺款」、「照肺」、「大信封」、「散水」、「散band」等等比比皆是。

星斗市民 - 2018年10月01日 23:17

其實,「中文英語」代表著中國既有文化,藉此讓西方民族得以了解和認識,例如:Shaolin kung fu (少林功夫)、Feng shui master (風水師)、Guangdong dim sum (廣東點心)、Tai chi (太極)、Oyster sauce lo mein  (蠔油撈麵)等等,再加上針灸(Acupuncture)已在西方有所發展。

文見亂 - 2018年10月03日 06:29

哈哈!
當然殘害中文的「元凶」是英語那麼就需要看什麼人了。
就如村上春樹說:「不是所有的魚,都生活在同一片海洋。」
至於那個定條菜和巨屁等,經常寫錯英語文化等,就是最好的例子。
k

kentchan19546126 - 2018年10月03日 06:33

要找元凶嘛?首推用方塊字寫英文的摩登漢語吧!( 古德明稱作下流中文 )
遊戲七言,有詩為證 :
不肖兒孫自賤中,茹膠飲墨吐西東。
英文為骨書方塊,億萬仁翁類葉公。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10月03日 06:54

星斗市民 兄好文章, 我來貼個

 

買本通勝學英文,包你成功移民火星!

通勝英文被稱「白鴿英文(Pigeon English)」,是指昔日通勝教授日常英語的章節。但其方法很市井,用粵語諧音字來標示英文發音,不僅不求文法,標音更往往與實際發音有極大出入。

至於為何叫做「白鴿英文」?據說因為當年廣東人用這種方式學英語時,「business(生意)」的發音被「音譯」到好似「pigeon(白鴿)」,故得到這個帶點譏諷的名字。

也因如此,這種不中不英的「英文」,又有Pidgin的名字。

 text

 

黎自立 - 2018年10月03日 08:32

距今已有1300年歷史的唐詩宋詞;其實大多數是用現今的所謂粵語寫成,用粵語才能讀得通順。
 
唐代根本就還未出現現在所謂的普通話,普通話是大概500年前北方蒙滿胡語雜交變種流傳至今的語言,不管詞彙、用詞、都比歷史久遠的廣東話單薄粗疏多了。
 
蘇軾:「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醫」的【食】字和【肥】字,正是廣東話。日常例子如~食餸、食嘢、好好食、肥仔、肥佬、肥騰騰。普通話唔係用「食」,係用「吃」,唔係用「肥」,係用「胖」。
 
李白:「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的【樽】字,正是廣東話。日常例子如~買一樽豉油返屋企、飮番樽啤酒先、呢個玻璃樽入面係乜嘢來咖?普通話唔係用「樽」,係用「瓶」,一瓶、瓶子。
 
漢代五言詩:「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的【行】字,正是廣東話。行行重行行的意思是;行下,停下,再行下,又再停下,非常之依依不舍……廣東話日常例子如~行路、行街睇戲、行出去、行花市、行咗幾遠呀?普通話係用「走」或「逛」,走路、逛街。
 
杜甫:「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凍死】,正是廣東話。廣東話日常例子如~好凍、凍冰冰。普通話唔係用「凍」係用「冷」。
 
李白:「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的【望】字,正是廣東話。廣東話日常例子如~望住前面、唔好四圍望、望乜嘢?普通話唔係用「望」係用「看」。
 
杜甫:「肯與鄰翁相對飲,隔籬呼取盡餘杯」的【隔籬】,正是廣東話。廣東話日常例子如~我就住喺你隔籬、隔籬鄰舍、搬過隔籬屋。普通話唔係用「隔籬」係用「隔壁」或「鄰居」。
 
李煜的「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的【幾多】,正是廣東話。廣東話日常例子如~幾多錢?幾多個?普通話唔係用「幾多」係用「多少」。
 
還有太多太例子,不多說了,有興趣自己去查找答案吧!
 
粵語,有著千幾年深厚歷史文化基礎,係傳承中華古代文明的載體,推普冇問題,但倡議廢粵、貶粵、打壓粵語;絕對是破壞中華文化傳承的文盲行為。還有,敬告各位,唐詩真係要用粵語來讀先至啱,如果自己不懂粵語;冇文化就算了,千萬別隨便亂說別人講粵語是冇文化,真係會失禮死人。
 
以上是有力證據去保衞廣東話!
 
「聯合國正式定義粵語為一種語言, 此乃全球近1億2千萬粵人的大囍事!
 
在所有華語中只有(粵語和普語)被聯合國承認定義為語言!!!
 
聯合國正式定義粵語為一種語言(Language),而不再被稱為方言(Dialect),並且認定為日常生活中主要運用的六種語言(Leading Languages in daily use)之一。 English(英語),Chinese(中國普通話),Cantonese(粵語),Russian(俄語),French(法語),Spanish(西班牙語),Arabic(阿拉伯語)。
 
請每位識講廣東話的人, 睇完都一forward 分享出去, 希望把這訊息傳到一億人的手中. 保衛廣東話, 人人有責。
T

Trump Card - 2018年10月03日 09:23

中文水平高者, 不會因外語影響, 而使其水平降低。

然而日下青年, 大多中英皆劣, 寫中文句子往往雜以英文單字, 不倫不類, 習以為常, 在網絡中, 屢見不鮮。例如: 我和他好 friend。 為何不直接説 "我和他是好朋友" 或 "We are good friends"。又例如某人吸食大麻, 他會感覺 high。為何不説"他會感覺興奮", 或 "he will feel high"。

無知者以英語為殘害中文之元凶, 實則其人本身之中文表達能力低, 以英文為代罪羔羊之故也。

 

金弓 - 2018年10月03日 09:24

那句{殘害粵語或中文的元凶也可能是英語呢},只是指出一種可能性,算不了什麼。

 

竊認為,要害反而是上句:{事實上,香港人的中文水平下降,都不是近年的事,以前也沒有什麼「普教中」}

中國實行多年的「普教中」,中國人的中文水平也大大下降,就是中共大員講話,也贅辭病句多多。

而那研究員似乎視若無睹。

金弓 - 2018年10月03日 09:25

譬如,李克強宣布:「我願意在中日關係持續改善勢頭的氛圍中,積極考慮今年上半年結合出席中日韓領導人會議正式訪問日本。」

一個小意思,竟用45個字去描述!既「今年」又「上半年」,多累贅!

T

Trump Card - 2018年10月03日 11:20

我乃香港人, 母語是粤語, 當然要維護廣東話。但黎生所舉之理由, 一部份牽强附會, 相信黎生並非詩人之故。試討論以下數項:

1.  距今已有1300年歷史的唐詩宋詞

宋代成立於公元 960年, 亡於 1279年。公元960至現今祇不過 1058年, 何來1300年歷史?

2.  李白:「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的【樽】字,正是廣東話。日常例子如~買一樽豉油返屋企、飮番樽啤酒先、呢個玻璃樽入面係乜嘢來咖?普通話唔係用「樽」,係用「瓶」,一瓶、瓶子。

古代之詩詞句用瓶字代替樽字也不少, 例如:

白居易琵琶行 " 銀乍破水漿進",

蘇軾芙蓉城 " 一朝覆水不進",

唐代楊巨源 " 勝得瑶池水一"。

3.  李煜的「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的【幾多】,正是廣東話。廣東話日常例子如~幾多錢?幾多個?普通話唔係用「幾多」係用「多少」

古代詩詞除了用" 幾多" , 也用" 多少" 來表達數量, 視乎平仄上之需要。" 幾多"是仄平, 而" 多少"是平仄。李煜之虞美人詞 "問君能有幾多愁" 詞句, 本身是七言絕律詩句, 句中第六字一定要用平聲, 否則出律, 是故不能用"多少" 二字, 而用 "幾多"來代替。詩詞句中用 "多少"二字, 不勝枚舉, 例如:

李璟 (李煜之父) 攤破浣溪沙" 多少淚珠何限恨"

李煜 憶江南 " 多少恨, 昨夜夢魂中。"

宋代 張昇 離亭燕 " 多少六朝興廢亊"。

 

 

羨魚 - 2018年10月03日 21:37

tyvm, cosmic citizen.

v enlightening n educational.

logical arguments r on ur side!

星斗市民 - 2018年10月04日 00:29

文兄,同意說法,一般五毛心態是愛國,當然對說外語視為「不愛國」表現。

星斗市民 - 2018年10月04日 00:29

kentchan 兄,名乎其實「方塊字」是四四方方,毫無生氣,英文方`塊字是由二十六個字母中,將某些字母堆砌在方格內便成「中文字」,可想而知,不倫不類。
 

星斗市民 - 2018年10月04日 00:30

timcheung 兄,多謝欣賞。在下同意,事實確實如此,因香港人母語是粵語,所以相信大部份港人在學生時代(包括在下)初學英文時都會在書本上加上中文拼音,因為初學英文拼音時並不容易「跟得上」。
 

星斗市民 - 2018年10月04日 00:30

黎兄,當然粵語的歷史不淺。其實在下覺得中國本身一向主要分南北兩大地區,而是以淮河、長江作為分界線,所以素來都有「南腔北調」之分,當然據此分佈則形成南方區域較大,而人口分布亦多於北方,相信人類多考慮天氣問題。當然在下並不是「語言」研究者或是「考古學家」,但相信文獻所示,當時的唐宋朝(尤其是宋朝更分南北宋),詩詞人所用「粵語」說法是不能排除的。
 

星斗市民 - 2018年10月04日 00:30

trump card 兄,在下同意說法是主要原因所在,根本上說者本身中文表達能力差。可是正如在下文內曾提到(1)此乃社會和社圈問題所在。(2)人類的溝通形式在於快速易明,「捨難取易」心態,一般來說,英文單字單詞簡單直接順暢,而中文可能要用數字才能表達出來,有時更覺「翹口」,於是形成中西合璧,例如你所說的high便是。在下並不是贊同此種「中西合璧」表達方法,而只是指出現今社會溝通問題所在。

星斗市民 - 2018年10月04日 00:31

金弓兄,同意所說「普教中」確實不成功,中文水準日益下降,在下覺得(1)一個最多不同方言的國家,實難以將全國方言排除於外,就以說粵語,相信全國有超過一億人民,如要取締,談何容易?
 

星斗市民 - 2018年10月04日 00:31

trump card 兄, 閣下對詩詞有所研究,佩服。但在下覺得正如在回應黎兄貼文中,當代詩人詞人所寫的詩詞必定與當代所說語言有莫大關係,而當代的「南腔北調」分佈,用粵語來表達部分字詞的機會是不能排除的,此取決於作者是何方人士(南方或北方)所說的是何種方言而至所寫的中文表達如何。
 
 

星斗市民 - 2018年10月04日 00:42

Sin Yu Hing, your kind appraisal is very much appreciated.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