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玀毒咒」出現 小麗凶多吉小

豬玀添張1019842昨天發出毒咒 《齊撐小麗》,闢頭第一句 :

 

“懇請各位朋友出席美孚橋底嘅集氣大會,一齊支持小麗老師重返議會!”

 

香江立法會九龍西補選提名正式開鑼,「玀玀族」民意代表劉小麗(狗屁不通) 急不及待首先開跑,爭取提名。「玀玀族」受薪發言人豬玀添張1019842一如既往開壇力撐。此豬玀乃美帝五毛,每開一壇賺取五毛。

 

小麗老師為人如何?口碑可以嗎?靠譜嗎?誒,我找來了一位有見地的壇友的評論:

 

yumobor20188322 - 2018年08月20日 07:38

只要飯民出劉小麗, 我就會建議住西九的致愛親朋投棄票. 因為從未見過一個比劉小麗更cheap更無能更狗屁不通的垃圾. 

 

嘩!鄙人嚇了一跳,詞鋒太尖銳。竟然『從未見過一個比劉小麗更cheap更無能更狗屁不通的垃圾』,劉小麗在市民大眾眼中低賤得如此不堪。那末,劉小麗名字後面就加括弧(狗屁不通) 罷。既然如此垃圾,為何上次立法會選舉會當選呢?這就是所謂香江式選舉「假民主」之弊病,(狗屁不通) 的也會吸引一大堆更加狗屁不通的「玀玀族」選民,他們的數量不會少。

 

圖一   身材短小,豬排臉龐,無能,夠cheap,狗屁不通,代表香港

 

圖二   過氣狗雄 : 「我.......我墮落到要做(狗屁不通)cheap精的Plan B」

 

豬玀毒咒」的由來:

 

話說年多前豬玀添張1019842被派來信壇做五毛,一開始日日開壇死撐鬍鬚曾,天天如是,出盡九牛二虎之力,做埋假點擊率,替鬍鬚曾站台,天天吹捧鬍鬚曾,結果呢?鬍鬚曾落敗,死直。大快人心。可憐鬍鬚曾多得佢唔少,慨嘆所托非人,悔之晚矣。誰知豬玀添張1019842能人所不能,此豬玀撐果個死果個,不能怪誰,真系笑死人。

 

之後佔中死士錢志健參選中區區議員,聲勢浩大,星光熠熠,風頭一時無倆,豬玀添張101984例牌加入助選,用同一招式,大鑼大鼓,日日開壇死撐,唔講你唔信,都幾邪,此豬玀撐果個死果個,錢志健一敗塗地,輸得好慘。大快人心。

 

後來又有立法會九龍東補選,姚松炎以為贏定了。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豬玀添張1019842又出來天天撐佢,誰知此豬玀撐邊個死邊個,結果姚松炎敗選,返魂乏術。大快人心。佢老闆真系多得佢唔少。假如豬玀添張1019842沒有在信壇撐佢,姚反而有一線希望。好衰唔衰,豬玀添張1019842天天撐佢,死直,悔之晚矣。姚松炎成為回歸以來,首位立法會補選「隻揪」建制而敗陣的民主派,開創歷史,值得慶賀。鄙人極端討厭姚松炎其人,愈看愈不順眼。姚松炎蛇頭鼠眼,頭尖額窄,面無半兩肉,下顎牙齒向內生,相貌奇醜,正是一副奸細長相。此人氣焰囂張,目中無人,其不可一世丶唯我獨尊的嘴臉,實在叫人吃不消。今次敗選,真是天開眼也。姚松炎敗給民建聯的鄭泳舜,大快人心,過足戲癮。最要命的是鄭泳舜只糸嬴少少,姚松炎看在眼底下,幾乎給氣死了。謝謝豬玀添張1019842

 

圖三   他的敗落,「豬玀毒咒」要負全責。此人蛇頭鼠眼,頭尖額窄,面無半兩肉,下顎牙齒向內生,相貌奇醜。氣焰囂張丶目中無人丶不可一世丶唯我獨尊。此人落敗,要謝豬玀添張1019842

 

豬玀毒咒」再度出現,小麗(狗屁不通)今趟凶多吉小矣。

 

所有評論

巨浪 - 2018年09月30日 17:34

姚松炎說 : "我必須負上全責。"

 

狗屁!都完了,負啥個屁責?有啥屁責要負?狗屁不通,不知所謂。朱凱迪又話要負全責,爭着要負全責,阿雞説要負全責,阿狗又説要負全責,負了全責又如何?自己掌摑自己嗎?沒有。嘴巴說完,算了。

 

巨浪 - 2018年10月02日 06:42

(此留言己被博主刪除。)

巨浪 - 2018年10月02日 06:56

為何法官的判詞永遠難以理解?

 

因為法官是普通人,同時不是普通人。法官是世外高人,高人一等,可是法官又是普通人。法官無論如何要高人一等,就要扮世外高人,否則法官跟普通人有啥分別?阿雞阿狗來當法官罷。若然法官跟普通人的見解一樣,法官就失去權威性。因此,法官的見解必定跟普通人不一樣。法官的判詞永遠寫得荒謬絕倫難以理解,一般人不能理解,錯覺法官太高明了,小市民自愧不如,不懂法律,法律太高深了。

巨浪 - 2018年10月02日 07:34

為何上訴案一般會贏?

 

因為上訴庭的法官是高級法官嘛,原訟庭的法官是低級法官嘛,上級一般愛刁難下級的嘛,把下級的判詞批得天翻地覆,才顯得自己的身價。上訴庭的法官為了顯示出自己的權威,必定要推翻原訟庭法官的判決,人們才察覺上訴庭的法官更厲害,天外有天。而上訴庭的法官也自我感覺良好,找到下級錯誤。

 

上訴到達終審法院,終審法官必然推翻上訴庭法官的判決,原理一樣。

 

巨浪 - 2018年10月02日 07:38

大清律例也許嚴苛,但不荒謬。普通法的法官才荒謬。

 

養珠樓主 - 2018年10月02日 15:53

我同意巨浪兄所說一半,我認為大清律例和普通法都不荒謬。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