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介明's 的頭像

前港大副校長,《信報》「教育評論」作者

學習科學與我何干?

《信報》教育評論:上周本欄嘗試介紹筆者對學習科學的認識,即在「人的活動塑造人腦發展」的基本認識上,歸納出六條原理:學習是人對外部世界賦予意義的過程;學習是人對客觀世界構建知識的過程;經歷是學習的關鍵;學習與實踐是同步而互相滲透的;學習是總體性的;學習是群體性的。這只是筆者的嘗試,讀者完全可以有不一樣的歸納。
 

上周在美國洛杉磯開了一個小會,只有30多人,除了幾位學習科學的主要科學家,參加的還有美國關注教育的大小基金的聯盟,也有歐洲的基金;再加上一些專注教育的NGO。會議由蓋茨基金贊助,代表也在場。美國國家科學基金(NSF)專門負責學習科學項目的林姒祥(Soo-Siang Lim)說,學習科學有別於其他研究之處,是運用一切最先進的科學,聚焦人類的「學習」,而形成各類學科的綜合;因此不是一般的跨學科,而可以稱為一門超學科(transdisciplinary)。會議的目的,說研究建立一個全球學習科學聯盟,一個鬆散的網絡。

前沿科學 聚焦學習

筆者的理解,傳統的教育學科,也會研究學生的學習,但是只是從許多獨立的側面看學習:教育哲學講的是哲學,教育社會學講的是社會學……等等,而不是各類有關學科合作起來對人類學習的「會診」。

這解決了許多人的疑問:負責任的教師,天天關心的都是學生的學習,為什麼需要學習科學?尤其在中國內地,由於有非常完整而又認真的「教研」(教學研究)傳統、機制和文化,教師每一刻都在研究學生的學習,累積了豐富的教學經驗。為什麼還需要有學習科學?

在香港,甚至專門研究教學法的學者,也會有類似的(善意的)疑問。筆者也聽過美國一位資深的學者,表達了一點不舒服:「學習科學的研究發現,對我們教師來說,都是老生常談;以往是心理學家以為他們懂得比我們多;現在又似乎腦科學家以為他們懂得比我們多。」也有幾乎相反的意見:「教研是經驗的總結。經驗不是科學!經驗也可以是不科學的。」

筆者認為,這些問題和意見,都是非常有益的啟示。作為研究者,我們不會無緣無故地維護某種科學或者理論,也不會無緣無故地排斥某種科學或者理論。對於這些問題和意見,筆者請教了其他的一些朋友,又對學習科學有了進一步的思考。

第一,我們過去研究教學,大概是兩種思路。一種是經驗的累積,通過對無數學生的觀察,我們摸索出學生學習的規律,也就是在某些教學的設計下,學生會學得更有效果。另一種是心理學的研究法,看看學生在一種教學法實施的前後,產生什麼變化;又或者拿一個實驗組與一個控制組比較,看看某種教學實驗的效果。在這兩種情況下,都是看學生在事前A與事後B的兩種狀態,並加以比較。但是從A到B的過程,到底是如何發生的,不得而知,是一個黑箱。學習科學,是在教學法研究與心理學研究的基礎上,加入腦科學的貢獻,開始研究A到B這個黑箱,不只是看效果,還要看這個過程;有轉化的話,要看這轉化是如何發生的。...(節錄)

全文

所有評論

侈哆 - 2018年10月05日 06:29

*...學習是人對外部世界賦予意義的過程;學習是人對客觀世界構建知識的過程...*

 

這是佛偈?火星文?

巨浪 - 2018年10月05日 06:48

學習科學,是為了精忠報國。

 

文見亂 - 2018年10月05日 06:52

哈哈!

學習科學就是proud to be a fucking giant asshole, period.

Spa - 2018年10月07日 00:47

 香港本來就是重理輕文,「學會數理化,走遍天下都唔怕」。

一聲教改,強調要「文中有理,理中有文」。

現在搞STEM。文嗎?提也不提了,比當年更甚。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