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勳's 的頭像

工作半生,歸園田居。

養雞取卵

 

 

今夏決定再養母雞,為了吃新鮮有營養的雞蛋,讓家園有多些生氣, 又可為果樹施肥等等好原因。雖然在所有超市及有機店內,都可買到有機雞蛋,亦不貴,但吃過自家雞生下的蛋後,覺得買回來的永遠不夠新鮮。

 

回香港時朋友知道我有養雞,總愛問味道是怎樣的不同?不容易答,因為一向都在吃有機雞蛋,味道和自家雞蛋,除了良好心理作用外,坦白說分辨不易。但質感上分別好大,買回來的蛋覺得不夠新鮮,因為好新鮮的自家雞蛋,作煎蛋時,疍黃是昂然挺起脹卜卜的半圓球,蛋白明顯分兩部分,中央包裹蛋黃的極稠,厚度近一厘米,外圍的稀薄些會攤開,這是外買雞蛋少能達到的新鮮度。

 

 

去年亦有養雞,季尾離開時,認識的養羊農婦的鷄群剛給狐狸咬死了不少,開開心心地接收我的四隻雞,她有公雞,是養雞吃蛋及吃肉的家庭,見雞隻適應了新地方,今年就不打算取回。

 

 

於是到附近雞場,挑選四隻雞女,指明要有足夠年紀可即時生蛋的,那是約四個月左右。雞場飼養四個品種,羽毛顏色分白丶灰丶啡和黑,在網上細看一輪,各有美態不同品性,心中貪玩最想每樣買一隻觀賞,但人夾人緣,雞亦如此,也希望她們合得來,在我家有一段快樂日子。

 

狠下心只挑了灰和啡的各兩隻,買三隻的話怕她們小氣會有落單,四隻她們若要分為兩組也有伴。年輕的雞女可接近日日生蛋,供應每天四隻鮮蛋,早晨一定吃煎蛋,去掉三隻,餘下的儲起做蛋糕等甜點。

 

 

 

城市朋友聽到每天下蛋,有點好奇的會追問,是否要有公雞才有蛋丶或產量這麼大,和野鳥每年生那一次或兩次各數隻相差好大啊?

 

首個問題會回答人類女性不也是夠年齡便產卵,雞女也如此,受不受精也下蛋,蛋場才不會花糧食養公雞,一般買來的都是沒有受精的雞蛋。

 

產量之多是鳥類之冠,那自然是人類數千年來細心挑選,交配出來的現象,估計亦得糧食營養充足才可以如此,母雞在歲半至兩歲後,產蛋量會逐漸下降,所以蛋場一般會放棄,低價作肉雞出售。

 

黃昏把剛成年雞女帶回家,關進雞屋早早休息,早上七時屋門自動打開,她們便可沿小梯子走下來,享受陽光青草地,如此她們可認得新的居所,晚上回去睡覺。。。這是理論。現實是早上九時多日光已猛,她們仍躱在雞屋內,間中往門洞外張看,就是不敢走出來。

 

只好把後門也打開,令陽光湧入,亦未能吸引她們出走,最後慢慢抽走地板,迫令跳下離開,幸好水瓶飼料盆她們即時懂得,好快便吃喝自如。久不久觀察,怎麼膽子這麼小?一整天只沿雞屋走動,不敢走開,幸好晚上能自動爬梯回屋,也就好了。

 

足足一個星期,才終於把行程擴散到屋旁的果樹,圓圈地圍著走,或坐下休息,怎麼沒有掘地捉蟲,咬吃青草,作沙土浴的?光懂大口吃飼料,有點失望,會否是完全喪失天性的品種?

 

還好如農夫所言,生育成熟,在一星期內定然生蛋,他的估計完全正確,有鮮蛋吃了。

 

仍然深心不忿,她們不吃野蟲青草的話,營養不是最好,和原意不乎。然後終於明白,只是她們年紀尚小,又沒有成年雞隻作學習榜樣,靠自學,慢些難免。首先是啡羽毛的 Rhode 品種雞女開始懂得使用腳爪,掘鬆泥土尋野味,那灰色的 Limousine 品種似是遲鈍些,亦跟著學習這行為,但不起勁,不一會便回去吃飼料,因而肥大得快,不一會便很重手。那啡羽毛的 ,倒有 hunter and gatherer 品性,愛走動找吃,身段由始至終都輕盈。

 

四隻都乖乖地日日生蛋,容易看到啡雞的蛋,蛋黃色澤較深,是多吃雜糧的結果。

 

半個月後覺得蛋殻單簿,買來打得細碎的蠔殻增加鈣質,放下一小堆在草地上,她們一看、嗅便知是好東西,大吃一輪,留意到吃後不停的咬青草吃,像得平衡飲食似的。效果真快,翌日蛋殻厚硬,好一會才能打破。

 

在同一位置住了兩星期便搬遷,移到隔鄰草地,得把圍網拉走重建。 本以為拿著飼料盆子,雞女便會醒目地跟著走到新地方,高估了她們的智慧,和自己的捉拿本領。以前的雞都是如此這般地搬家,但是這群真的年幼吧,膽子又小,一有變動便慌張,盲目地四方逃避,且跑得真快,躱進一堆小樹叢內,和我倆捉迷藏似地在樹叢底奔走,大熱天吃不消,人雞齊喘氣,終於捉了一隻回新屋土地,再由她呼喚其餘的回來陪伴,勞動了一個早上終於可回到室內休息。

 

去年買的是退役老雞,完全沒有這煩惱,以前曾養公雞,較懂事和理性,會得領導一眾女伴的生活大小事,這回買來年輕雞女,才明白當中的分別。

 

秋日到來,菜地收成大減蔬菜枯黃,完成釀造葡萄酒後,又是四出遊走好時光,就在合適時間,認識一位到來處理老死橡樹樹根的人兄,交談下知道他養了六年的母雞剛仙遊,樂於接收這四隻母雞,好高興能為陪伴了數月的朋友找到新家園。

所有評論

周容 - 2018年10月18日 00:48

鄭Sir 好,

 

很有趣的經驗!

小時候經常追雞玩,大人話不是嚇母雞,不然不會生蛋,看來年齡才是關鍵。嘻嘻。

星斗市民 - 2018年10月18日 00:53

鄭兄,當然「養雞取卵」比「殺雞取卵」好得多,能自給自足,其養雞樂趣和滿足感用錢都買不到的。在美國每年的牛仔城都會舉辦大型的牛仔節,會內亦設有活生生孵小雞的過程展覽,相當吸引。兄台有否興趣培植下一代小雞?

鄭立勳 - 2018年10月18日 02:32

周容 好,

的確不要嚇母雞, 尤其沒有公雞在旁, 好細膽的, 生蛋事大.

鄭立勳 - 2018年10月18日 02:36

星斗 兄,

我愛四處去停不下來, 孵小雞養大雞仔得日日留守家園, 仍然未能做到, 玩下試下然後送人,自己可自由走動最輕鬆.

巨浪 - 2018年10月18日 05:44

何必送人?劏了吃不好嗎?

 

七月星 - 2018年10月18日 08:12

壇主天天有新鮮雞蛋吃真羡慕!

 

上星期到近郊地區取二手白板, 寛大前園養了二隻母雞四處遊走. 也不怕人. 輕鬆尋寶. 屋主說每天二只鮮雞蛋是給兒女的. 穩定生產, 風雨不改. 上佳投資. 

七月星 - 2018年10月18日 08:20

養雞要準備充份. 而且要有支援, 不能離境. 而且我貪心, 除了鮮蛋也想吃鮮雞肉. 但找不到屠雞匠, 所以養雞仍然是一個夢想.

七月星 - 2018年10月18日 08:30

女兒回家總帶寵物狗, 而且是二隻. 雖然不准入屋, 只在花園遊玩. 也有圍牆鐡閘, 可我仍然擔心牠們安危, 不時張望巡看. 拍檔說我這種人不宜養家禽動物. 玩毛公仔倒適合. 氣結!

Barwon - 2018年10月18日 09:54

跟七姐帶狗相反,小狗留在屋內,不准偷入花園遊玩,摷荷蘭豆、青椒、士多啤梨吃。家庭醫生取笑,他把狗當狗咁養,我把狗當人咁養。

Barwon - 2018年10月18日 10:00

《何必送人?劏了吃不好嗎?》,難得不知那中國人心態?不再養狗如是,劏了吃也不益人。

Barwon - 2018年10月18日 10:08

打/磨碎(pulverise)蠔殻是另一DIY項目,要增加泥土鈣份,現在用蛋殼。

老范 - 2018年10月18日 11:20

[[[...劏了吃也不益人...]]]

 

那還不太壞,更不堪者是劏了不吃也不益人.

 

老范 - 2018年10月18日 11:26

[[[...找不到屠雞匠...]]]

 

擸高衫袖便是「屠雞匠」.

老范 - 2018年10月18日 11:39

[[[...年紀尚小,又沒有成年雞隻作學習榜樣,靠自學,慢些難免...]]]

 

手作工藝,師徒制是入行捷徑.

 

當然,如果師傅不稱職,徒弟自然學壞手勢學壞師,浪費光陰,好學唔學.

Barwon - 2018年10月18日 11:50

下文可能引起不安,慎閱。

 

兒時見母劏雞,把雞腳紮起倒吊掛在水龍頭,擸起雞頸拔去下刀位小撮雞毛一割,此時騰雞者可拋刀而閃,待雞無撐腳之力才收屍,勇者無懼可擸着雞頭放血到小碗留雞紅。

Barwon - 2018年10月18日 11:56

現代自動化屠雞場也是把雞倒吊,雙腳(頸?)扣到輸送帶上行刑。

老范 - 2018年10月18日 12:26

[[[...覺得買回來的永遠不夠新鮮...]]]

 

剛下的雞蛋可以生吃,吃罷不會反肚.(喜不喜歡另議.)今天,市中街外的所謂「新鮮」雞蛋,生下來相隔多久才到食家手中?這樣「新鮮」的雞蛋,生吃不拉肚子便得還神.

 

不少人打邊爐,習慣食物入口前蘸生蛋槳,至今如是.我早戒了, 去茶餐廳吃餐蛋麵腿蛋飯,一定加句「熟蛋」「熟啲」.不是怕死, 最怕死不了,只剩半條人命.用另外半條人命換雞蛋?犯不着吧.

 

那些「飲食家」「衛生家」時時說「不要吃不煮熟的蛋」,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應該說「不要吃不新鮮的蛋」.

老范 - 2018年10月18日 12:59

[[[...把雞腳紮起倒吊掛在水龍頭...騰雞者可拋刀而閃...]]]

 

除非刑場在山頭郊野,否則萬萬不可!

 

若家居大宅,當回頭收屍之時,抬頭望天花,俯首看庭階,只見梅花點點腥紅處處.肥雞倒吊早已振翅悲無力,騰雞拋刀今始欲哭痛無聲...

 

被劏者慘!操刀者更慘!要清理凶案現場者更慘上加慘!...嗚呼哀哉慘慘慘!

WFP - 2018年10月18日 13:03

不知鄭 sir 有冇養法國家兔?
中國家兔係就係快大,不過味薄,遠不如雞。

WFP - 2018年10月18日 13:10

細個劏魚,手騰腳震,條飛咗落天井,益咗隻野貓。雞重大鑊,原來冇頭嘅雞係會飛嘅,上出血下噴屎,一屋都係。

WFP - 2018年10月18日 13:12

條魚飛落天井……
呢啲同做炸子雞一樣,真係唔可以喺屋企做嘅。

老范 - 2018年10月18日 13:18

[[[...把雞腳紮起倒吊掛在水龍頭...擸着雞頭放血到小碗留雞紅...]]]

 

「一割」便是不歸路,人亦是雞亦是.劊子手一騎上虎背,閉上眼睛也要死命鍊住雞頭,直至它血盡氣絕魂歸天國.

Barwon - 2018年10月18日 13:26

隔離房字畫嬸嬸是劏雞能手,單手用虎口把左右雞翼骹扣實,拇指食指擸起雞頭,雞頸自然曲起可引刀,不留雞紅時就把雞 drop dead 到空水缸內,免得要清理梅花血雨。

老范 - 2018年10月18日 13:34

吊掛在水龍頭比 WFP 先生說「飛天冇頭雞」好多了.但切切不可「拋刀而閃」,否則手尾長長長.

老范 - 2018年10月18日 13:51

劏雞要講「雞道」(雞才懶理人講甚麼人道不人道),刀一定要鋒利.
 
舊日劏雞,臨「一割」之前瞬間,先在砂盆底「喝」刀五七下,務求吹毛斷髮,兼且更壯聲勢.
 
那時候,每逢節日,一聞「喝」刀聲,便知「無走雞」!

QQKK - 2018年10月18日 13:53

立勳兄好:

香港, 雞蛋半數含類雌激素兒童日吃2隻已超標 8款安全雞蛋清單 !!
雞蛋含雌激素可誘發癌症或致不育,21款雞蛋中,僅8款不含雌激素。

睇完心慌慌 !!!

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059150/%E9%9B%9E%E8%9B%8B%E5%8D%8A%E6%9...

Barwon - 2018年10月18日 13:54

有日父在嵌機調「中週」455千赫,母着他劏雞拜神,父嫌母煩一刀把雞頭斬去,氣得母親要買過隻雞拜神。

QQKK - 2018年10月18日 14:02

在2015年至2018年3月,中心共抽取超過1600個蛋類及其製品樣本作化學及微生物測試,除5個雞蛋及3個蛋液樣本被檢出除害劑氟蟲腈含量超出法例標準外,其餘樣本全部通過檢測。中心已公布有關不合格樣本的檢測結果及作出跟進。另外,中心亦抽取超過1300個食物樣本作激素測試,全部樣本通過檢測。

根據《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第132章)第54條的規定,任何在香港出售擬供人食用的食物,不論進口或本地生產,必須適宜人食用。

鄭立勳 - 2018年10月18日 17:02

巨浪 好,

前人說母雞剛下蛋時肉質最美,生多了蛋老了味道走下坡。

送人繼續生疍大家開心。,

鄭立勳 - 2018年10月18日 17:07

七月星 好,

鮮雞肉易得鮮蛋難求,先養雞取卵吧。若走開一會,附近有沒有鄰居可每天走來查看?和取靚蛋吃?

 

一切新經驗,如照顧狗仔,開始時都好奇丶緊張丶擔心,慢慢便習慣。

鄭立勳 - 2018年10月18日 17:12

Barwon 兄,

朋友養狗的,知我心意,狗不准入屋,亦不能隨處走偷吃果子或嚇雞,一般到不會帶來。

 

我沒有潔癖,仍然不喜歡朋友家中貓狗屋內外隨處走,閒來爬上梳化攤趟。一一

Barwon - 2018年10月18日 17:27

澳洲養雞業在60年代已禁用激素,今天 ' no added hormone ' 純屬噱頭吹噓私貨,沒有不實誤導,因全澳所售雞隻都不用激素。激素要經注射,不能從飼料攝取,所以立「打針雞」名。澳洲每年養雞六億五千萬隻,要逐隻打針真的打針都打到手軟,根本不可能,但抗生素可從飼料攝取。

QQKK - 2018年10月18日 17:40

狗不准入屋...........太不狗道了!!!!

鄭立勳 - 2018年10月18日 17:44

"...回頭收屍之時,抬頭望天花,俯首看庭階,只見梅花點點腥紅處處..."

 

想起朋友說有回用高壓鍋煮紅豆, 處理不好, 豆沙從氣孔高壓下飛噴而出, 也有形容的效果, 和面色黑了一整天的老公.

鄭立勳 - 2018年10月18日 17:47

WFP 兄,

未曾養兔子, 但伴侶曾獵殺偷進籬笆吃菜的野兔, 覺得兔仔肉似雞肉, 未得我心.

鄭立勳 - 2018年10月18日 17:50

咁細個便負責劏魚殺雞, 父母信任, 現代人不能想像.

鄭立勳 - 2018年10月18日 17:56

QK 兄,

 

現在挑選食物得小心, 隱藏危機, 慢慢不知不覺地破壞身體, 終於出現問題時完全不知那裡出錯.

 

只能自己買餸買好品質, 久不久才出外吃, 可以的話亦以吃口福為重.

鄭立勳 - 2018年10月18日 17:58

"...父嫌母煩一刀把雞頭斬去...氣得母親要買過隻雞拜神"

 

好聰明, 有多隻雞食.

鄭立勳 - 2018年10月18日 18:00

"...太不狗道了..."

 

好彩狗仔不懂投訴丶抗議...

狗有狗屋人有人屋, 互不侵犯.

鄭立勳 - 2018年10月18日 18:04

"...抗生素可從飼料攝取..."

 

這極普遍, 有快高長大的用途, 問題嚴重影響深遠.

 

好彩是有機飼養禁用的.

WFP - 2018年10月18日 18:38

未曾養兔子, 但伴侶曾獵殺偷進籬笆吃菜的野兔, 覺得兔仔肉似雞肉, 未得我心 .....

法國菜好似有隻砂鍋兔肉叫 lapin ??? cocotte (? =懶上網揾),不過唔知好唔好食

Choys - 2018年10月18日 20:19

鄭兄好,

從往日養雞經驗得知(走地雞),雞隻亦有羊群(心理)性格,牠們胆小,尤以是未成年的小雞,不論生雞或雞女,在初到貴景或不熟識的地方時,牠們會團作一團不敢走散,等到有勇敢的帶頭打先鋒,尾隨的便不會懷疑且不顧方向地跟上。

 

小雞若是從小在一處牠們熟認的地方長大,早晚自會懂得歸隊,雞農無需出動棍棒!

鄭立勳 - 2018年10月18日 20:31

WFP 兄,

lapin cocotte 是小鍋燜兔肉, 未曾吃. 可能現在愛兔子人多, 已很少在餐牌看到兔肉.

Choys - 2018年10月18日 20:32

[ ... 母雞剛下蛋時肉質最美 . ]

 

所以(懂吃雞)的咀刁客買雞時,會以其口噴出(強風),吹開雞尾毛來驗証雞屁股!

鄭立勳 - 2018年10月18日 20:37

Choys 兄,

其實是有一隻公雞較好, 有人帶頭, 雞女們安心些.

 

她們已成年, 有時有人出現時會蹲下來.....思春吧.

Choys - 2018年10月18日 20:40

在殺雞放血前,我們習慣先把雞一手捉腳,一手焗(煉)往雞咀雞鼻,,直至其斷氣才割頸!

Choys - 2018年10月18日 20:56

昔日雞農養的出售雞,不論籠裏雞或是走地雞,在飼料中,一律多加一種名為〈三七料〉的飼料,這種〈三七料〉當中含有激素。

Choys - 2018年10月18日 21:10

細路時常吃到自家所養的(私家雞)雞蛋,那些沒有激素的鮮蛋,生吃時其味道美味,香濃而絕不帶半點腥氣,今時在超市買到的所謂鮮蛋,休想沒有腥味,所以很多年已沒有(不敢)再吃生雞蛋。

 

在外吃餐,我從不敢吃那些半生熟的(太陽蛋)!

Barwon - 2018年10月18日 21:40

抗生素與激素有別,據聞 Coles 已有 antibiotic-free chicken 賣,固然也是  no added hormones。

Barwon - 2018年10月18日 22:14

看過電視節目介紹馬來西亞雞場養雞實況,幾天大小雞看毛色可分公乸,再銳兩針抗生素。

老范 - 2018年10月19日 21:02

[[[...(私家雞鮮蛋生吃)香濃而絕不帶半點腥氣...]]]

 

執到剛下的蛋,捧在手,暖暖.在尖頂開個窿,指頭大小,放些砂糖,仰首一啜而盡!...味在心田成絕響,相會夢魂間!哈哈哈!

鄭立勳 - 2018年10月19日 22:55

生的蛋黃混在生牛肉內,做mayonnaise, 小時候打邊爐沾一沾, 半生熟的蛋黃質感美妙..... 但未有慾望大口生吃雞蛋! 或從沒有想到為何要生吃... 自小習慣熟吃吧.

鄭立勳 - 2018年10月19日 23:04

"...銳兩針抗生素..."

 

壞習慣也.

這裡牛仔羊仔出生時, 一般農場都即時打針抗生素, 安全保險至上, 不用擔心不用小心照顧...., 這是有機羊農婦說的, 她加入時不打針, 起初給人笑, 等睇下場. 羊仔作病她以草藥照料, 他們笑彎腰.....多年後他們終於向她討方子, 減輕買成藥費用.

Barwon - 2018年10月20日 09:44

着賢內往查檢 antibiotic-free chicken 不獲,她拿起又放下 organic chicken 幾回,太貴了,要 A$11.90/kg,無噱頭雞只賣 A$7.20/kg。始終買來一試,覺雞味差不多,肉質實一點,還是要弄清楚「貴」的價值,一文看清。

http://www.inglewoodfarms.com/about-us/organic-vs-free-range/

Barwon - 2018年10月20日 09:52

不常遇到的 organic chicken 昨天在那家 Coles 得五隻。

Barwon - 2018年10月20日 10:01

《作病以草藥照料 .... 減輕買成藥費用》,嘻嘻!這裡「兩腳」作病以草藥照料,比用西成藥費用貴得多。

鄭立勳 - 2018年10月20日 14:24

那 inglewoodfarm 的資料簡單清楚, 貴些買有機食物不為味道(不一定分得出不同), 是為長遠健康買保險, 正如老范兄所言, 最怕剩下半條人命捱日子.

鄭立勳 - 2018年10月20日 14:26

不光是西成藥費用, 亦可能得請 vet 開藥, 這更貴.

Barwon - 2018年10月20日 15:44

我這「兩腳」早前作病,鼻子刺痛,順延至喉,鼻喉分泌無色,當 virus 處之。過了幾天鼻喉分泌變色,細菌感染不妙,家庭醫生放假釣魚去,想起可去看中醫,老友收費把脉也要十蚊,再加草藥三幾十,老友都係咁先。家裡還有私貨 amoxicillin,吊住命等釣魚翁歸,診金政府代付,處方clarithromycin 治療受感染鼻竇較佳,low(no) income health care 持卡人藥費上限A$9.89,一劑病除。

Barwon - 2018年10月28日 09:25

立勳兄,

昨天嚐了French sorrel,葉質粗嚡酸澀如洛神花葉,源來有據 ' Its name derives from the French for 'sour', in reference to the plant’s characteristic acidity.'。

鄭立勳 - 2018年10月29日 03:58

 嘻嘻,所以說若是美味的一定成為流行蔬菜。

鄭立勳 - 2018年10月29日 04:05

今夏種了兩粒Jerusalem artichoke, 長得高大九月中終於開花,前天殺樹掘土,每株得到一籃子artichoke, 回報一流近三十倍,可惜味道平平。因收成好是大戰時的主要糧食,戰後消失大家食到怕,近年翻生,說是pre-biotic 食物。

老范 - 2018年10月29日 06:34

[[[...是大戰時的主要糧食,戰後消失大家食到怕...]]]

 

今日時髦侃侃而談吃糙米、煮飯特意摻雜番薯芋頭.那些吃雜糧捱挨過「三年」的人聽得刺耳、看得火滾.潮人平日不狂飲濫吃便了,何必言行舉止那麼嘩眾誇張不嗅米氣.

Barwon - 2018年10月29日 14:06

慘慘慘!賢內買貴餸 A$448(兼扣3分),資訊真了得,又快又清晰。還可以苦笑,若然是我開車,捱罵笑不得。

Barwon - 2018年10月29日 15:47

早年友贈火龍果枝幹,枝節長得散收收難打理,被風吹折後剷除了事。不知怎裡外母又拿回一節似火龍果枝幹,只好用盆供奉。外母灑水也嫌費事,我更不覺有那盆枝幹,直至夜尋蟻路見有枝節長花,有點奇怪是甚麼植物。

 

本來枝幹形狀如三角銼,與火龍果無異,但長花的枝節似銅錢劍,扁平如曇花,要待觀其開花結果,估計會在晚上開花,也屬火龍果。

Choys - 2018年10月29日 18:30

嘻嘻!客家人都扣咗3分,皆因年前不聽從阿蛇交通意外改路指示,兼且寸咀!

 

趁客家人同細仔一家去遊台未返,這兩車少有泊在一起,(欄路狗)屬細仔所有,側邊那部(小惡霸)是客家人座駕,原本(欄路狗)那泊位是我那甩肺小本田專用,欄路狗一來,小本田得讓位泊到山邊老遠!

 

那小惡霸是客家人專用,少有我份,有人兼我粗手粗腳,駕小本田時習慣起步愛响呔云云!

Choys - 2018年10月29日 18:51

今日路經科學園,見已故 jacaranda 根腳仍未拔走,(園丁)可能認為它還有生機,留它根腳一段時間作觀察也說不定。

Choys - 2018年10月29日 18:55

科學園有些地方我仍未探察過,一些僻靜處極少遊人。

Choys - 2018年10月29日 18:58

城門河划艇賽

 

Choys - 2018年10月29日 19:03

莫小看這些妹子,發力時划得飛快,可能是艇身極輕,不少部位用上炭纖維。

Choys - 2018年10月29日 19:08

是次賽程我估有 1.5公里遠,她們起步不久已划到老遠,後生可畏!

Choys - 2018年10月29日 19:11

城門河(另類)

Barwon - 2018年10月29日 19:45

記起看過 Gardening Australia 介紹,Jerusalem artichoke 美食在皮,油炸脆卜卜。

 

鹽脆蠶豆試作失敗多回,想起鹽脆花生,要用曬乾花生,就用收藏的乾蠶豆泡水使回復飽滿,把豆衣鎅開,乾水後用油炸,初步成功,有改進餘地。自己曬乾的蠶豆樣子不美,買回來的乾蠶豆種子青靚白淨又飽滿,如新鮮蠶豆,待豆莢乾枯後才取乾豆,看看會否如此得來。

鄭立勳 - 2018年10月29日 23:32

Choys 兄輕鬆自在, 喝了多少藍妹? 明白為何不跟去台灣旅遊了.

鄭立勳 - 2018年10月29日 23:34

Jerusalem artichoke 美食在皮,焗後的確脆卜卜, 可是外形有不少凹凸, 用刷洗走泥濘刷到手軟 !

老范 - 2018年10月30日 06:35

[[[...自己曬乾的蠶豆樣子不美,買回來的乾蠶豆種子青靚白淨又飽滿...]]]

 

記得以前街頭巷尾小士多賣零食,鹽脆蠶豆也是十分「巢皮」,比照片者更甚.不過,油光得多,椒鹽也顯眼多... 呵呵呵!

老范 - 2018年10月30日 06:40

[[[...用刷洗走泥濘刷到手軟!...]]]
 
以前中秋節,洗刷大量芋頭,用竹絲刷,比摩登的尼龍刷爽快利落得多.

Choys - 2018年10月30日 20:04

[ ... 喝了多少藍妹?..... ]

 

鄭兄,難得有如此機會,當然不容有失了,盡情飲個痛快,哪還用說?但好景不長,她們明天回來,得收拾打掃好滿地垃圾那廚房,明午還要駕車去機場接她們,而雪櫃還有一技大藍妹正在引誘,現正心大心細,又唔想益隔籬醉貓!

Choys - 2018年10月30日 20:44

[ ... 用竹絲刷,比摩登尼龍刷爽快利落得多. ]

 

竹絲刷好用,舊日農夫在某類產品收成時,還用上了痰罐刷!

Choys - 2018年10月30日 21:00

昔日種大片田肉薑的鄉農,(起薑)時痰罐刷必備,農人(起薑)時習慣一手從泥中拔出肉薑,一手拿着痰罐刷,隨即把那大排肉薑放進身旁水壢坑中刷洗,痰罐刷三幾下可把薑泥刷洗清淨,之後順勢修剪肉薑枝葉,随即放進蘿中便是,交賣前可免去不必要的翻手功夫。

 

痰罐刷刷絲的軟硬,徐當年用作刷痰罐外,也恰好用作刷薑,刷絲太硬不宜,會把薑皮刷破。

老范 - 2018年10月30日 21:07

有柄是痰罐刷,無柄是鮑魚刷.舊日家居,不可或缺.

老范 - 2018年10月30日 21:10

[[[...用作刷痰罐外,也恰好用作刷薑...]]]

 

一物兩用!

Choys - 2018年10月30日 21:26

記起舊時種大肉蔥,(起蔥)時真是苦過dd!

 

肉蔥在交賣前不能去根,但從泥中拔出的大蒽,其根部定必舔着泥土,得續棵續棵在水抗用人手清洗,洗淨後還得一棵棵須方向(頭尾)排列整齊,再約重十斤一紮紮好,這才完成工序,還要在天未光之前拿到市墟交賣!

 

種大蔥種到怕怕,(起蒽)得在半夜,夜半全程戴着頭燈工作,起蒽、洗蔥、排蔥的工作全在夜間,因蒽不能隔晚預先(採拔),盡求新鮮,所以工序時間緊逼,得要在天光前運到市墟,皆因大多數菜販(買手)每朝五時已浦頭,俞時不候!

鄭立勳 - 2018年10月30日 22:56

竹絲刷是否這個樣子? 回港一定買幾隻.

鄭立勳 - 2018年10月30日 22:58

竹絲刷是否這個樣子?

老范 - 2018年10月31日 20:50

上圖是幼細/精巧/閨秀/骨子型號.廚房佬用者有如下圖.

(網上圖片)

老范 - 2018年10月31日 21:00

之前談到痰罐刷,就是這個模樣.椰衣較軟,竹絲較硬.柄有長有短.

(網上圖片)

老范 - 2018年10月31日 21:04

鮑魚刷無柄.

(網上圖片)

Choys - 2018年10月31日 21:23

來遲了!給老范兄的竹刷(捷足先登),嘻!

 

鄭兄貼上的那竹絲刷較為適合家居用途,但厨房爐頭(中式厨)、水檯、粘板等,真正埋架打真軍時便得用上老范兄所貼的那類竹絲刷了,竹絲太軟的不行。

 

中厨(大鑊)埋架時炒小菜一鑊接一鑊,從不洗鑊,小炒完成起鑊落碟後,隨即趁着鐵鑊仍在高温下,落少少水再用竹刷刷鑊幾嘢,鐵鑊即時乾淨企理,隨即到下一菜式落鑊兜炒。

老范 - 2018年10月31日 21:25

舊日常用刷子,還有這款萬能泰斗,大小不一,有豬鬃、椰衣、竹絲不等,用以擦鞋、洗手(指甲)、洗衫領/袖口/褲腳/白飯魚...一流!

(網上圖片)

Choys - 2018年10月31日 21:38

竹的用途奇多,編識工藝的不說,就是現時的清道夫,用的那把大掃亦必定是竹做,塑膠尼龍或揶衣的太軟不行。

Choys - 2018年10月31日 21:48

往日有豬鬃毛牙刷,好用耐用,不似現時乜乜醫生推介得幾條纎毛的噱頭Ob,那些揾笨實牙刷,刷幾嘢即甩毛又反肚,肖牙者若用上這類噱頭刷更見其弊!

老范 - 2018年10月31日 21:51

Choys 先生重現壇前,看來夫人出巡其間,先生做過甚麼壞事(例如跟藍妹難捨難離多少次),早已洗底一一成功,洗得乾乾淨淨.不知是拜託了重型竹絲刷、痰罐刷、鮑魚刷?定係用豬鬃毛鞋擦落足了鞋油?...哈哈哈!

Choys - 2018年10月31日 22:08

客家人在接她回來時,她一上車已睡着,看來旅途(揍)細路湊得她甚辛苦!傍晚與她們一眾在外吃過晚飯後,客家人回家即睡了,她哪有精神去視察厨房,嘻嘻!

 

很後悔今早將那支大藍妹送了給隔離屋醉貓!

Choys - 2018年10月31日 22:17

改正!

肖牙  >>  哨牙

老范 - 2018年11月01日 03:15

[[[...她哪有精神去視察厨房...]]]

 

寄語 Choys 先生:好夢由來最易醒...哈哈哈!

Barwon - 2018年11月01日 17:15

那竹鑊刷不合住家廚房,無水檯已無用武地,就算有無縫 splashback 也抹餐死。

Barwon - 2018年11月01日 17:37

作晚做飯時突然接 order 煮少嘜米,就把青口扣起放雪櫃保鮮。剛才青口落鑊覺有異樣,已微開口,但沒有發臭。青口肉死死實實沒鮮味,醬油也不入味。記起蠔場人說不要把生蠔放雪櫃保鮮,會被凍死而打開蠔殼,是次證實青口亦然。

Choys - 2018年11月01日 19:54

[ ... 好夢由來最易醒 . ]

 

老范兄,人生苦短,有機會該及時行樂,知而足者,放肆一下也盡非壞事,若然不識死算準風頭火勢來去(執拾洗刷好被滿是垃圾的廳厨),哪下場定必落得「此恨綿綿無絕期」了 ... 哈哈!

Choys - 2018年11月01日 20:25

日前和隔籬屋醉貓齊到大埔(*三角地)一小舖買啤酒,皆因小舖(箱計)買較便宜,兩醉走在那三角地橫街小巷時,樓梯口突然傳來嬌嗲女聲,以不純正的本地話喊叫「靚仔」,靚仔之聲亮麗,那刻兩醉聞聲後你眼望我眼,始發覺小巷裡只得我與醉貓兩人,方知誤進了雷區,得走為上着,若然好奇隨靚仔之聲步上樓梯,下來之時,恐怕連啤酒都無一枝剩!

 

* (三角地)一帶舊樓,近年那小區變得片地紅,一到黃昏,各樓梯口滿是(北方佳麗)!

Choys - 2018年11月01日 21:13

說回正題「養雞取卵」。

 

細路時在鄉間,曾聽長輩說一民間故事。故事説很久前農村有一窮户,一天窮户所養的母雞一連下了三蛋,但這三蛋與平日母雞所下的有很大不同,三蛋蛋形細長而尖,窮農不敢吃用,而消息一傳十傳百,不久有一老者到來窮農家中求見,望能一睹三蛋,及後經老者一看之後,老者驚乎說,不得了,是天意!續問窮農是否家有三子?(待續)

老范 - 2018年11月01日 22:43

[[[...執拾洗刷好被滿是垃圾的廳厨...]]]

 

哈哈哈!先生要洗擦得不留一跡者,是紅樓買醉風流紀事,不是廳厨垃圾.以為嫂夫人單單「視察厨房」只不過是先生的「美夢」.好夢醒來易,先生甩身難...好自為之!好自為之!

Choys - 2018年11月02日 07:07

( 續上 )  ~  21:13

 

窮農正是育有三幼子,老者續求窮農把其三子之出生時辰八字拿來一算,得知天成象、地成形、人成運的(天地人)和乾坤相冲配合,而當中大小兩子之生肖屬龍與屬雞,老者解謂,人的生辰八字是天干地支人和所綜合而成,是次窮農那母雞所下之三蛋,是得到天地人天機之配合所出,三蛋亦是鳳凰轉托母雞所下。

 

窮農聽得一頭霧水,問老者這三蛋有何用?老者說,這三蛋之出現乃屬天意,是鳳之所托,每蛋內有三黄,可保存這久,來日村中將有婦人誕下一子,該子是天選要賢,他日可造福濟世群村,但此子出生後不久將會患生奇疾,這三蛋可治活其病,到時把這三蛋贈與婦人之子吃用,奇疾便可不藥而癒,老者說罷因由即離去。

 

不久村裡果然有婦人誕下一子,小子出生不久便患上怪疾而幾乎腰折,藥石無靈之下得到窮農贈來三蛋,三蛋打開後果然見每蛋之內有三黃,隨即給患上奇疾小子吃之。

 

村中傳奇與老者之說無誤,一一靈驗,自那婦人之子日漸長大,村裡作物年年大造豐收,且風調雨順年年,更惠及群村。

 

 

 

 

Choys - 2018年11月02日 08:00

[ 洗擦 .... 買醉風流紀事 . ]

 

買醉(啤酒)作樂可以是經常,但財叔着重家庭諧和要訣,哪會走到花街裡去尋歡?是次錯信隔籬屋醉貓說該處酒價平,因而誤墮進了柳巷而已,嘻嘻!

老范 - 2018年11月02日 08:49

[[[...鳳之所托,每蛋內有三黄...]]]

 

三黃雞蛋已經這麼厲害,難怪四黃月餅賣得那麼貴!

Choys - 2018年11月02日 19:35

今年八月十五有七盒月餅,已全被我吃光!

 

我從未吃過四黃月餅,吃得最多的算是雙黃,我看多黄月餅只得個貴字,送禮多點體面派頭而已,多黃月餅相應少了蓮蓉,於我來說反而不盡討好。

Choys - 2018年11月02日 19:59

回看上星期梧桐河所拍的照片,始知當日我忽畧了一件該要做的事,奈何當時沒有察覺得到,內心很是不舒服!

 

當日回程經梧桐河,停下在拍風景時,有一黃牛慢步走過來我身邊,在那處不時過上牛隻,所以不以為意,遇到黃牛,我習慣用手拍拍牠屁股當作是打個招呼,之後,記得當時那頭黄牛在我面前停下,像是不大願離去,我再拍牠兩下示意牠該回大隊(牛群大隊在老遠),我繼續拍照,還替牠照了幾張,拍過照片後我開始起步離去,但見黃牛似是想跟我同行,其時已有點感到奇怪。

Choys - 2018年11月02日 20:35

今天無意中看回當日照片,才發覺到黃牛的鼻環甚緊,那鼻環更而變了形,鼻環更把牛鼻扯裂了!

 

這黃牛的頸帶繩環,該是在這牛還未成年時套上,但野牛群活動多在荒野而又無專人料理,小牛給套上頸帶繩環後會日漸長大,在無人替牠們的繩環按時鬆解調整,那牛鼻環便時刻都在加緊,牛鼻也被扯硼,真冇陰功!

Choys - 2018年11月02日 20:43

回想當時那牛女似是有些(要求),遣憾我卻沒有留意得到,我真該死!

 

Choys - 2018年11月02日 20:46

牠想跟着我走的那刻,我卻不顧而去!

Barwon - 2018年11月09日 22:53

估計沒錯,銅錢劍今晚開花,亦是曇花(epiphyllum hybrid),不及純種曇花香。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