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介明's 的頭像

前港大副校長,《信報》「教育評論」作者

大學收生與社會公平

《信報》教育評論:上周提到美國James Coleman在1966年的研究報告,當時最引起震動的是:在美國,學生的學業表現,家庭影響顯著地超過學校影響。上周筆者把話說顛倒了,也許讓讀者看得一頭霧水。在此向讀者致歉。
 

文章當時是想說明,在美國,純粹看考試成績,對於弱勢家庭的子女不利。因為父母不重視教育,學生因而也往往在比較忽視教育的環境下長大。香港或者華人社會則不一樣,自古以來,由於科舉純粹看考試的傳統,教育往往是貧困家庭對子女的翻身指望,因此不惜「十年寒窗」;因此會有朋友擔心,要是大學收生需要看其他經歷,都會是貧窮家庭負擔不起的經歷,反而讓貧困家庭失去了簡單可期的目標,因此會對弱勢學生不公平。

照顧弱勢 事與願違

當然,以上的所謂「文化差異」,只有統計學上的意義。香港的教師會告訴你,香港也往往會遇到家境比較困難的學生,家長對孩子的學業不聞不問,完全不管。美國也不是沒有貧困或者少數族裔的子女,通過在學校的努力,達致社會上升。而且,隨着時間的轉移,家長的態度會有變化。學生的族裔文化背景,也是一個變數。以上只是一般的情形而已。

但無論如何,這裏牽涉到家庭與學校對學生影響的相對強弱,也牽涉到學校與社會不公的關係。

恰好,上周五同一天(11月2日),同文盧安迪也為文討論大學收生。提到美國的「積極平權」(affirmative action),為了達到國家憲法要求而制定的種種政策,初看照顧了弱勢社群,但是往往實際施行之後,事與願違,弄巧反拙。這是殘酷的現實。而實際上,任何收生的措施,從不同的角度看,都會看出不同的利弊。

像目前仍是懸案的哈佛對亞裔學生的「歧視」,即盧文所說,亞裔學生入學的標準,要比其他族裔高許多。因此亞裔學生覺得不公平——「同樣的分數,為什麼拉丁裔可以入學,我就被拒?」但是,假若只看分數,哈佛的校園,就不難被大數目的亞裔學生「佔領」了。拉丁裔的學生又會覺得,為什麼他們憑分數就能入大學,而我們只不過分數低就不能接受哈佛的教育?

筆者近年悟出一個道理:教育政策與措施,包括大學收生,有普遍地為下一代作迎接未來的準備,這是基本的。教育也可以增加或者減弱它對社會不公的影響,但是教育不可能基本地改變社會的不公。至今,人類社會不是公平的社會,雖然「公平」是人類沒有間斷過的期望。但是社會的不公,是社會資源分配的結果,有其深刻的社會制度與經濟形態的根源,但卻不是教育造成的。

當年念博士之初,沉迷於教育經濟學。簡單來說,受教育愈多,未來收入就愈高。Learning會帶來Earning。這也是人力資本理論、教育投資概念的基本立足點。國家在教育投資,讓國民有更強的生產力,從而增加GDP。個人向教育投資,高中畢業不就業;短期內犧牲了收入,但是念了大學,換取終生更高的收入。所以可以計算教育投資的回報率(rate-of-return)。...(節錄)

全文

所有評論

O

Old Cake - 2018年11月09日 11:54

包子帝亦只係小學程度啫

PBrega - 2018年11月09日 13:15

支那狗屎學子,祖國大學不讀,拿著人民的血汗,千里遙遙,去美國爭洋羶?
支那35萬的老臉皮厚,真是辱國喪志,自反不縮!

周天逸 - 2018年11月09日 15:32

102歲, 曾任老毛秘書之李悅對習土包子之評價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KWe9hZnge0&list=PLPPbYZkspeQl5UFtP1XkLz...

 

養珠樓主 - 2018年11月09日 16:18

『自古以來,由於科舉純粹看考試的傳統,教育往往是貧困家庭對子女的翻身指望,因此不惜「十年寒窗」』

 

這一方面沒有用過心,所以說不得準,要有識壇友不吝賜教了。中國古代隋唐以來,貧苦人家怎樣能夠支持子女教育所需?學費,書籍,文具都不便宜吧?窮鄉僻壤要找到人請教春秋左傳,程朱理學不容易吧?到要鄉試,會試,殿試的路費也不少吧?很難想像科舉是貧困家庭的『翻身指望』。

 

不是生於豪門,十年沒有生產,當然不易。不過,我相信所謂『十年寒窗』,不是中產以上,也很難支撐。

養珠樓主 - 2018年11月09日 16:53

『同文盧安迪也為文討論大學收生。提到美國的「積極平權」(affirmative action),為了達到國家憲法要求而制定的種種政策,初看照顧了弱勢社群,但是往往實際施行之後,事與願違,弄巧反拙。這是殘酷的現實。』

 

這個結論我有很大的疑問。美國前幾天大選,在 CNN 幾節簡短訪問所見,前總統奧巴馬,不論學養,口才,風度固然把特朗普比下去了,還有幾位競選州長,參議員,眾議員的男女黑人,印第安籍參選人(Andrew Gillum, Stacey Abrams, Sharice Davids) 都比白人對手明顯的出眾服人。他們都是上世紀七,八.九十年代受大學教育的人,好奇的翻查一下,發現他們雖然不全是常春藤名校出身,但所出身大學都是六十年代後推廣 affirmative action 後才有顯著的少數民族學生。所以,雖然是基於絕不可科學的anetdotal 證據,我還是不同意盧安迪的想當然『事與願違,弄巧反拙。這是殘酷的現實』。

L

Liberphile - 2018年11月09日 17:05

盧生對美國嘅社會實況同政治文化,成日識少少扮代表,佢係一個空有數學才能但係毫無常識嘅象牙塔書生同極右派意識形態份子,立論偏頗,可以不理!

d

dingshi123456788211 - 2018年11月09日 18:41

纯粹的资本主义早已经灭亡!
 
当很多人都还在为资本主义沾沾自喜的时候,这一结论足以使他们六神无主,魂飞魄散!
纯粹的资本主义不但早已灭亡,而且,早在73年前就已经灭亡了!
上一个世纪的前半叶,接连发生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使“今代人类两度身历惨不堪言之战祸”(见联合国宪章序言)。第一次世界大战伤亡了三千万人,第二次世界大战伤亡了两亿人。造成了五万亿美元的财产损失,给世界造成极大的破坏,使人类受到空前未有的浩劫。
更在这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发生了美国的经济大萧条。重创了美国和全世界。
这些大灾难接踵而至,集中发生,原因是什么?
这是因为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已经到了死亡的末期,接连发生惊人的大灾难,就是其末世症状的体现。
列宁曾经说过: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顶峰,也是其腐朽没落的顶峰。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纯粹的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确实已经灭亡了!
资本主义社会财产私有,市场经济,人们具有强烈的创造财富的积极性,物质财富能够源源不断的生产出来,生产力高度发达,科学技术日新月异。但它有两个致命弱点。一是具有极端的侵略掠夺性。资本主义列强为了满足自已对财富的贪婪,曾向世界发动大规模侵略掠夺的殖民战争,造成全球战祸连连,腥风血雨。接连发生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是资本主义(帝国主义)临近末期,侵略掠夺特性达到最极端程度的表现。已经达到疯狂的状态,既害人又害已,危害整个人类。清楚的表明资本主义的极端侵略和掠夺再也难以存在下去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国、美国、苏联、英国等同盟国打垮了德意日法西斯,使资本主义最凶恶、最疯狂、最野蛮、最腐朽的侵略掠夺成份灭亡了!
二是资本主义具有极端的剥削压榨特性。使工人和劳动者收入很低,购买力低下,同资本主义旺盛的生产力产生矛盾,造成产品过剩和积压,隔几年就发生一次周期性的经济危机。1929年——1933年的美国经济大萧条,就是这种周期性的经济危机达到最极端程度的表现。充分的证明了资本主义极端的剥削压榨制度难以继续下去了!
在大萧条中,美国的罗斯福实行新政,用很多社会主义的方法,搀救了当时垂危的美国,就使美国破天荒的进入了社会主义的优点与资本主义的优点低度融合的时代。
纯粹的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也灭亡了!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美国的经济大萧条以后,纯粹的资本主义(帝国主义)早已经灭亡了!它们如果不灭亡,全人类恐怕就要灭亡了!
二战以后,除了苏联,又在东欧和亚洲建立了十几个社会主义国家(包括中国)。
在美国的带动下,英法德日等西方国家,也进入了社会主义的优点与资本主义的优点低度融合的时代。
冷战,就是在这两个国家集团间展开。
今天的美国和西方其它国家,早就不是纯粹的资本主义国家了!
如果谁还迷恋纯粹的资本主义(帝国主义)时代,不妨试着回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和美国的经济大萧条那样可怕的年代,你是否有尝试一下的胆量呢?
L

Liberphile - 2018年11月09日 18:50

寫埋啲殘體醜字嘅五毛狗又出嚟洗版,講乜撚純粹?  你條五毛狗飲嘅水係咪純粹屎水?

d

dingshi123456788211 - 2018年11月09日 19:02

此美奴没有脑子,可能理解不了,因此胡喷!

L

Liberphile - 2018年11月09日 19:41

你條掟屎123456788211柒頭五毛狗,以前偽裝臺灣淫媒,成日走嚟信壇嫁禍抹黑臺灣,而家又嚟呢度掟屎洗版,真係無恥之尤,快撚啲躝返支那食屎啦!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