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David's 的頭像

獨立財經觀察兼操刀人。

中美油金股是咁的

(一)

Fed終於「肴底」了。Powell在最近的訪問和演說中都放鴿:認為現時美國的利率已離「目標」不遠。市場的解讀,就是加息的壓力不大,那麼未來時間「應該」不會急著加息吧。

有論懷疑Fed是否刻意在10月放鷹去整蠱一向大口的川普,希望通過整散股市,讓民主黨重奪眾院,令川普這幾年成為跛腳鴨不說,分分鐘不求連任乃至中途下台。

此論說並非完全沒有理:我亦曾經提過,Fed貌似維護自己的獨立,以政治目光而非經濟考慮去放鷹,免給坊間一個「Trump講乜我做乜」的印象。但是,個人認為,僅此而已。延伸到刻意整垮股市去影響選舉,未免太過:一者未免倒果為因;二者,股市上落對美國人,特別是搖擺州份的人,恐怕遠比不上在升學和入職升遷上的平權(無論是以visible minority還是以white supremacy的角度)、福利多寡和是否容易領取、稅務輕重、槍械擁有、新職位多少、裁員多少、各種貸款(主要係學生貸和房貸)的負擔多少等議題的關心。Trump敢公開向Fed施壓,要求Fed不加息甚至減息,除了向商界,恐怕也面向為貸款壓力所苦的laymen。如此看來,勉強鬥氣加息,真的就能通過股市下跌打擊Trump?還是會幫忙叫減息的Trump增加好感?木宰羊。但肯定會增加「Fed唔接地氣唔識經濟」的印象,帶來市場的震盪,無論對Fed chair、governors,和整個Fed都全無好處,Smart Ass們所不取也。

FED沒有陰謀只求自主

更大可能是維持權威加上後知後覺,事關後耶倫時代,明顯Fed最主要看的是失業率,而理論根基自然是Philip’s curve:就業人數上升帶動工資上升,再帶動消費上升,最終帶動經濟和通脹上升。這觀點的問題,以前的一些舊文章有論及,不贄。最直觀就是環球化和技術突破都可以減少對某一地區的人力的依賴。是以光看失業率不能協助判斷是否通脹和繁榮,因此也不應用來當成最重要的因素來判斷是否應該加息。

偏偏早陣子Fed就是以此為據來加息,連房地產和國債息差引伸的預期通脹率兩者所揭示的弱勢也不管,直至最近3週新伸領失業救濟金人數一直上升才開始轉口風,明顯是如夢初醒的格局。另一如夢初醒的現象是,在剛剛一週的國債拍賣中,短債(一年期或以下)的discount rates通通上升,應了12月加息的行動;但係,長債(2年、5年、7年)的coupon rates,2年期和7年期均向下調0.125%,5年期保持不變。

這不很像當年的operation twist(還是Bernake年代)的加短減長麼?

慢人一步唯有twist yield curve

簡單說,現在是以不打亂市場情緒(如果突然說12月不加息,可能更嚇到市場:there must be something really bad happening that change the course)的方式下,稍為放鬆一下,讓整體利率低些,並且可能的話,希望錢能夠投資在較長遠的項目而非炒作上。也希望令有點實力在美國供樓者入場,而「呼吸盤」類退出(是的,美國也有「呼吸盤」)。這對企業的融資也會有幫助。

只是,按以往的情況,若然預期通脹率(10年國債和通脹指數國債息差)和孳息曲線(10年和2年國債息差)都下降的話,股市也會隨之下降,只是這更多是一個大調整而非「跌在街上」。這跟DJI、S&P500,和NASDAQ的月線圖配合:下跌旅程怕還有3-6個月。也跟現時週線和日線要反彈而非free-fall的情況吻合。不過,如果這一twist能夠讓多些資金進入地產市場,減少庫存的話,可能可以令美國唔會大爆煲—事關10月份的新屋銷售,價格沒跌,但庫存可支持7.2個月的需求(seasonally adjusted),一旦超過8個月,那麼18-24個月內超過八成機會要爆煲兼衰退。Fed有那麼多尊貴的高手,不會不知。另外債券市場也可以因此減少違約,也令企業債不爆鑊。

如此這般,風險暫緩而利率未真正轉弱,則就要平掉揸金沽油呢個spread trades,看看股市有沒有一些中短trade搏反彈可執下。純technical計,如Electronic Arts EA)之類可能有點機會。

(二)

中美貿易戰講到悶。長氣點再說一次:沒那麼易成事。而就算有任何協議,內容中應該會包括美國對中國各項往來的合規年審、日落條款和罰則。如此一來,中美貿易—至少一部份—會返回pre-WTO模式,即是有最惠國待遇年代的模式。考慮到中國現在的人工和租金成本已大幅上漲,對生產企業又沒有任何政策優惠,再加上新關稅,就算美國現在不再加碼,利潤已極薄。再說,Trump話變就變,點可以真係信那一紙協議而沒有Plan B甚至還有Plan C呢?或者,更正確點說,應該有Plan A之餘,同時進行hedging,亦即除用中國廠家外,也用其他國家的廠,就算技術差些,但是生產成本遠為低廉,部份更有優惠政策,令供應商舒服兼有數圍,那何樂而不為呢?

如此一來,實際上不論結果為何,中國製造業向外流都必然發生。低端固然會嚴重,但中端的一樣會發生—畢竟只要社會上了現世化和工業化的軌道,還有政治穩定的話,則自然會有人願意為改善生活而開始接製造業來做,並且在一定的培訓和獎勵下,也會逐步出現技術工人。與此同時,中國高端的製造業受制於知識產權和國內研發程度,未能站穩。對投資者而言,看看供應商的供應網絡是否已經「全球化」,能否不依賴中國亦能接單交貨;看看物流公司能否走通除中國外的東亞東南亞南亞(甚至中亞)各路,就知道值不值得投資。小生意而言,做香港—東南亞/台灣/中國之類的買賣貿易,未始沒有出路。

(三)

加息壓力減弱,對於正為供樓成本上升而發愁的香港樓奴計係small relief。不過,也只是一時的small relief。畢竟一旦美國經濟放緩甚至下行,就算供樓成本不再上升,但收入下降同樣會令供樓者百上加斤。更要命者,香港不少中小企老闆,其實係run緊一個組合:核心業務係用來維持cash flow或者維持一個可以跟銀行往來的賬戶,然後就通過物業、股票,和各式理財產品企圖增加收入,或必要時可以賣出/抵押給銀行套現。樓市和股市不佳,就會倒過來影響其營運核心業務能力,甚至拖累本業。如果為自保而凍薪裁員,出現銀主盤的話,咪話唔大鑊。

加息和收入跌兩害取一

這當然也會意味著香港政府的收入將會減少,外匯基金也將會有虧損。當此之時,還要搞一個20年後才開始有樓供應,但要先頂一大舊錢的填海大計劃,到底是否做到成本效益?1萬億港元,純粹作比較計,如果用來向原居民和地產商買回約1300公頃的棕地的話,每呎都約值7700。然後在重新規畫時,撇除預留給安置各種經營的地外,根據土地小組的說法,即時都有540公頃可用,斷估3-5年內都可投入市場。而且這些地方一樣要做五通一平,甚至還要天橋隧道,工程界一樣有錢搵,而且因為技術不算特別複雜,可以讓更多公司參與,派錢派到位位開心,有乜唔好?更何況,這裡面一樣可以按6:4或7:3比例再賣一小部份給地產商發展賺錢,但就2-4年內已經可以賣出套現。點解捨易取難?

倒錢落海都有章法

就算退一萬步講,這是上面要把重心西移的意思,而且要讓中國的工程公司賺,為何也不由近岸開始,分多期睇餸食飯咁做?做好一期一小塊套現和提供公屋,也以此作籌碼跟擁有棕地的地主談判發展,又得唔得?重心同樣可以西移,更可以讓中國和香港甚至鬼佬的工程公司都賺錢,新界原居民和發展商可以有錢賺,香港政府唔使頂咁重財政負擔,市民早日上樓,甚至對環境的破壞也可限制,為何非得大搞一場資金重回報極慢分利又不均的計劃不可?

【睇大睇細】- 陳大為

博客:http://forum.hkej.com/user/2971

作者電郵:[email protected]

Fb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macandmic/?skip_nax_wizard=true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