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勳's 的頭像

工作半生,歸園田居。

Namibia 天地人食住行 (下)


 

在北部野生動物區,廣闊的原野上各動物自由地走動,覓食喝水,體態優美,身體上有別致紋理,不同色澤和長短毛髮,各有特色,不用包裝打扮已然精彩。

 

有天近中午,正以望遠鏡觀看遠方水洞,有數頭斑馬在低頭飲水,突然斑馬彈起,拔足飛奔,拉開視線,原來有母獅從藏身處現身覓食,前的忙命逃生後的猛追,看到兩者之間的空檔在縮減,心內驚呼不妙啊,下一秒母獅飛躍,兩前爪抓到斑馬後臀,獵物倒下,沙泥飛揚,母獅即咬緊其頸項,逃生無望了。

 

lion kill zebra

 

旅館的導遊極靈活,即刻揮手著旅客和有空的員工,跳上吉甫車趕往現場觀看。在數十米距離下停車,全個獅子家族已在,母獅咬穏仍在掙扎的獵物,群獅則搶攻肚皮,至皮破腸臟流出,斑馬終於吐出最後一口氣,再沒有反應,母獅鬆開牙齒,喘息後伸出舌頭,把仍然張開的眼睛合攏,才加入食的行列。

 

 

又有一天早上,水洞前有大群鹿兒在喝水,鹿多勢眾,但感覺到總是小心翼翼地喝兩口便抬首張看,不時慌亂跳開,四方打量一會才回來再喝。不久突然全體彈起逃跑,原來洞旁有 jackal 現身,飛快地捕捉了一只年輕鹿兒,拉進水中溺殺,然後在洞旁開懷大吃。

 

nervous springboks

 

大勢已定,一眾鹿兒回歸原位,平靜地繼續飲水,眼前有同伴成為別人的糧食,有否「好彩不是我」丶「將會有一段安全時光」的念頭?

 

 
Okaukuejo jackal's kill, Etosha, Namibia

 

又再次想到,大自然的動植物,可全部歸納為一條食物鏈,大家全心盡力留下子嗣,努力找尋食糧滋養身體,自己活下去好重要,那有什麼和平共存或保育意識。溫和如大象,要吃樹頂綠葉,便提腳壓下整株樹,大象出沒的地方,樹木倒斃近半,若往後天氣欠佳,樹木增長放緩,糧食不足象群就會餓死,減少數量,這是自然平衡現象,不是動物自發調節的結果。若是大象遇到猛獸的初生兒女,會先發制人,一腳踩死小東西,以防其長大後可能危害自家小象,見證了你死我活的心態。

 

久不久看到評論,感嘆人類的行為「自私、貪婪、卑劣等,遠不如自然界動植物能和平共處」,估計好可能是只看到表象。人類行為的根源,和我眼前的動物一樣,其實人類已然進化不少,現在大部分人都可以安心地喝水,容易得到糧食,有瓦遮頭,不用秒秒擔心給上游食物鏈活生吃死,人類的其餘抱怨,是不知足、亦是希望更進一步的訴求,持續改善需要漫長時光。

 

來 Namibia 旅遊,對食物完全沒有幻想,加上大部分時間住在包食住旅館,吃簡單沙律丶湯丶青菜、薯仔和不同野鹿扒,分別不大,味道不過不失,沒有驚喜。只有在西岸大城 Swakopmund,近海得吃魚鮮,尢其是在附近海灣養殖的蠔,清鮮甜美,意料之外的美食。那海洋只有冷流,水溫全年十多度,在冷水中長大的魚貝,特別甜美。

 

 

旅遊首段,在西岸由南往北走,一路上大自然山景變化大,且奇異,亦秀麗,而離開首都後,人煙消失,多個小時後來到景點附近,才開始非常疏落地有些旅館,不愧是世上人口密度第二低的國家。

 

想起年中到冰島遊玩,人煙亦少,駕車時有目不暇給的感嘆,現在亦有同感。自然冰島的風光,色彩繽紛更勝一籌,有一點卻比不上 Namibia ,無論日間如在仙境中遊玩,在冰島晚上仍得回到凡塵 - 到鎮上、或聚集在景點附近的酒店停宿,回到人煙,以方便使用公共水電設施。就是駕駛車屋,亦不能在郊野隨處停下來,得到市鎮外圍的指定地方排排停泊,繳交泊車費用。

 

而在 Namibia,離開兩大城市,好像沒有鄉鎮似的,每數百公里有簡單油站雜貨店,就此而已。沒能享用公共設施,旅館得有地下水源,以柴油或太陽能發電,因此不會堆在一起,而是分散在景點各處,各自有大片土地,旅客留宿,仍有人在大自然的感覺,實在可喜。

 

 

不少旅館和當地土著部族合作,一方免費提供土地,另一方投資建設管理,聘用當地居民,每年付予土著部分收益。由於投資不少,設計多優雅簡約,以木石為主,用有網洞作窗的帆布為牆壁,房間獨立分散土地四周,融入環境。印象深刻是西北地區其中一家旅館,床下裝了滑輪,晚上可推出露台,舒適地躺在床上被窩內,在沒有人為光源污染下,在墨黑天際細看點點密集繁星,倦時閉上眼睛睡去。

 

一路上住進這樣的旅館,日夜都留在荒野中,是難忘經驗。

 

整個旅程,行路少運動量低,光是吃喝睡覺丶在北部安坐車上看動物、在東北河區乘船觀鳥看鱷魚河馬,最多的運動是轉動眼球和舉起望遠鏡或照相機!

 

 

只曾在西南 Sossusvlei 沙丘區上下四方走動,在西岸 Swakopmund 附近有海獅的灣中扒獨木舟,和在西北走上山看古老石刻。其餘地區,因有猛獸出沒,不能離開旅館或車輛行走。旅館安排早上、近黃昏和晚上活動,下午大太陽火猛滾燙四十度,亦非可運動的天氣,過了像是懶惰癈人的一個月。

整個國家,碎石路、沙路、爛路遠較瀝青路多,駕駛四驅車容易控制些,亦飛快知道為防爆車胎,行走碎石路面得把車軚放氣減壓,遇到厚沙路得再減壓以增加動力。

 

 

最精彩的駕駛體驗,是在西岸參加旅遊 Sandwich Bay 沙丘區,事前以為是觀賞荒蕪沙丘和海洋風光。乘坐導遊的四驅車來到目的地看風景後,原來壓軸好戲是慢駛到沙丘頂端,車子掛在沙脊上,靜看前下方平滑大斜坡,然後開動車子,車身逐漸傾斜,雙手自然地抓緊前面椅背,那感覺好像多年前最後一次乘過山車,在下滑前的慢動作。車子終於滑下沙丘,靜靜地、慢慢地溜下,大家屏息靜氣地感受那不正常的傾斜,視覺上不安穩感覺,終於來到谷底,大家歡呼再來一趟。

同樣驚險,是在沙丘大斜坡上橫走,這回得加速快駛,否則會翻車滾下山坡。

這些駕駛能力,自己一定不會試驗,但有緣開眼界,是出外旅遊增廣見聞的吸引處。

 

*******

 

旅遊時,看風景外,亦得到大量零碎經驗和感覺,歸納總結記下,往後回看,得到較照片更立體的角度。

 

 

所有評論

星斗市民 - 2018年12月06日 06:14

鄭兄好。
當然野生動物園,可以看到「弱肉强食」的活生生景象,但處身猛獸地區,風險頗大,導遊如何保護遊客安全最為關鍵,如何防止被襲?除非劃有安全觀賞區。又有些被列為瀕臨絕種的猛獸品種更受保護,不能隨便獵殺,那麼人類安全更打折扣?

老范 - 2018年12月06日 06:18

[[[...人類行為的根源,和我眼前的動物一樣...]]]

 

細看水坑旁一眾獅豹豺狼羚羊大鱷飛鷹翠鳥,「長毛短髮紋理別緻色澤不同」.走獸飛禽體態優美,不也似紈絝子弟名媛花枝招展 high tea 去、pool-side party 去? 說穿了,人獸活在當下,兩皆「覓食喝水」,只不過獵物各有不同.

 

人類把自己心中腦裡的獸性抑制一時不露人前,便自封萬物之靈、以為超凡入聖、懂得(2x3=6)便貶視天下萬物.那又何必?

七月星 - 2018年12月06日 06:29

壇主,

"久不久看到評論,感嘆人類的行為「自私、貪婪、卑劣等,遠不如自然界動植物能和平共處,估計好可能是只看到表象。]"

 

對於動物世界的弱肉強食, 我們應予以尊重. 大多數動物吃飽便停止殺戮. 這就是牠們的生態平衡法. 

可人類:

1) 有無盡的食慾. 找盡天下美食, 生劏獵吃, 殘酷食相神鬼憎. 吃飽仍不停大開殺介, 要把其他動植物吃個片甲不留.

2) 有無盡的性慾. 動物多數只在交配期性交配種. 可人類全天候都要性交雜交人獸交, 甚麼都交. 性變態幾乎是人類獨有.

3) 有無盡的貪慾. 人類不擇手段濫殺濫捕,採鑛無度, 荼毒生靈, 為的是掙相擁有更多資源做王及為自己子孫萬代積財富. 

 
相比人類, 動物的才是和平世界.

Barwon - 2018年12月06日 09:18

街坊家中成員有不懂(2x3=6)者,逢天將降雨數分鐘前響警報,超凡入聖。街坊怕降雨警報打擾鄰居,尤其在三更人靜之時,遂買了只在不人道國才生產的禁聲裝置,懷才不遇活得更慘。

鄭立勳 - 2018年12月06日 15:34

星斗市民 好,

 

身處有野生動物的地方, 遊人定得留在車內觀看, 因為人車一體時, 猛獸只看到巨大形態, 就不會攻擊.

 

亦會建有 hide , 在野外有小窗的房子, 走進便安全, 可以舒服些.

鄭立勳 - 2018年12月06日 15:39

老范 兄,

 

人類仍有劣根性, 可持續改善.

 

在野外看到動物喝口水也不安寧, 永遠小心謹慎, 秒秒是生死存亡關頭, 又死得可怕, 好淒涼.

鄭立勳 - 2018年12月06日 15:42

七月星 好,

所言有理, 重點是 " 大多數 " 吧 (大多數動物吃飽便停止殺戮) , 動物和人皆一樣, 我仍然覺得大多數人都優點多於缺點.

鄭立勳 - 2018年12月06日 15:44

Barwon 兄,

不要專注於少數人的壞品性, 而漠視眼前大多數好人好事.

Choys - 2018年12月06日 19:49

鄭兄好,

俗語說「眼唔睇見腦唔煩」。圖片中,那班馬真可憐!

 

雖說在大自然世界裡,弱肉強食是森林法則,但看着温馴動物被強者殺食,以強凌弱,以我來說總是看不過眼,在這情景之下,假若其時在場而有強力火槍在手,相信我定必轟掉牠媽的一兩隻!

Choys - 2018年12月06日 20:28

同一天空下,人類社會與大自然動物世界基本無異。貴為萬物之靈,人類亦存在着難移的(本性),惟個中有着善與惡之分。有謂惻隱之心人皆有之,而性善者,或許是啟發慈了悲心之進化!

Choys - 2018年12月06日 20:31

改正!

而性善者,或許是啟發了慈悲心之進化!

Choys - 2018年12月06日 20:45

圖片的大水氹中,發現了一隻鹿中(姚明),岸上似還有兩隻,這幾隻大傢伙比起水氹邊的小鹿巨大得多,可以說蚊比牛比,且頭上更長有一對尖長角,甚是威猛,看來吃草的不一定好欺負!

鄭立勳 - 2018年12月06日 20:48

Choys 兄,

 

"..相信我定必轟掉牠媽的一兩隻.."  嘻嘻, 加入了以強凌弱的行列.

 

鄭立勳 - 2018年12月06日 20:51

"頭上更長有一對尖長角....看來吃草的不一定好欺負.."

法國中部有些品種牛隻, 角亦尖長, 不少農夫趕牛時亦中照, 認識的一位試過怕怕, 改養沒角品種.

Choys - 2018年12月06日 21:06

[ 床下裝了滑輪,晚上可推出露台 .... ]

 

這的確是好主意,也虧他們(旅館)想得出。要是半夢半醒時份,床前來了隻禿鷹 .... 嘻嘻!

Barwon - 2018年12月06日 21:45

立勳兄,

四季豆非常難發芽,去年不利賴天賴地,今年如常把豆子散到泥裡,同樣是空。把豆子先浸泡(幾粒鐘、過夜)和把乾豆放入濕泥內三天後才灑水都失敗,霉爛如豆渣,似是過分水濕。蒙師兄啟發用濕抹手紙墊底覆蓋,三天已破豆衣發芽,再把它放入濕泥內不灑水,直至長出兩片葉才灑水,成功率才五五。

Barwon - 2018年12月06日 22:16

菜地來了株野草/樹,葉片形狀如無花果,但葉面光滑質厚,查看幾回,可能是火焰樹。今午開車經路旁遍種火焰樹大街,剛好遇着塞車可細觀葉片對照,形與質極相似,只是老嫩葉紋未能確實。此際正開花,落花遍地紅。

周容 - 2018年12月06日 23:24

鄭Sir 各位好

多謝照片。

震撼的體驗! 在野外體驗多了,發現人的感觀能力低下,聽視覺不靈,跑不快,真不如小鹿。

但地球多數生物絕種與人類有關,係咪大家玩緊不同遊戲?動物黎到人嘅世界會覺得恐怖,又或人令動物死得人道?唔知乜叫恐怖就絕種。嘻嘻 !

鄭立勳 - 2018年12月07日 16:05

..[ 床下裝了滑輪,晚上可推出露台 .... ]..

 

不怕禿鷹, 只怕六腳小東西, 其實那裡又乾又熱, 少些生物, 晚上久不久醒來, 因為月光大猛, 不習慣. 

鄭立勳 - 2018年12月07日 16:10

Barwon 兄,

我一向是春末時把豆角種子埋下, 一般都能發芽, 問題不大, 只有黃豆才會以小容器發芽長出小葉片才種下,  得防鳥兒偷吃嫰葉.

鄭立勳 - 2018年12月07日 16:14

周容 好,

"..地球多數生物絕種與人類有關.."

人和動物一樣, 有自私只顧自己的品性, 進化改善過程緩慢, 可能結果會如恐龍一樣.

Barwon - 2018年12月07日 18:07

立勳兄,

花豆、豆角都是埋在泥裡便了,只是黃莢、青莢四季豆(phaseolus vulgaris)都不行,是很多人的經驗,才出不同門法催芽。

Choys - 2018年12月14日 05:40

田邊長出幾棵從未有過的東西,大如金山橙,不知可否吃,看來美味!

Choys - 2018年12月14日 05:44

日前在海濱見到從未見過的怪(花)。

Choys - 2018年12月14日 05:47

這類又不知是甚麼東西,似M記的炸洋葱圈。

Choys - 2018年12月14日 05:58

(左圖)大埔海濱圖中的兩列老榕,山竹颱風後,很多現已不在,這圖已成為歷史!另圖是大埔林村河最尾一段(廣福村側)。

Choys - 2018年12月14日 06:01

來兩張今年大埔(年結)。

Choys - 2018年12月14日 06:07

漏了這(同志)同道人!

老范 - 2018年12月14日 13:54

[[[...不知可否吃,看來美味!...]]]

 

這邊草地也常見,雨後尤多.不是個個金山橙大小,網球大小則比比皆是.

 

除非絕對有把握、百分之二百知道可以一嚐,否則還是食少多覺瞓好了.

 

這裡新聞也有報導,曾有華人吃野菰而闖下彌天大禍;換肝者有之,瞓低者有之...(記憶中,有一苦主據稱是甚麼「中醫師」「草藥專家」云云.)

Barwon - 2018年12月14日 15:49

草地曾見雪白菰菌,大小如鵪鶉蛋,每天增長倍餘,幾天已如鴕鳥蛋大小。粉狀實心,帶石灰氣味,後來找出是可食用 puffball mushroo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l1QgMb1_jU

Choys - 2018年12月14日 20:27

[ ... 曾有華人吃野菰而闖下彌天大禍 ... ]

 

老范兄,這邊採吃野生菰出事的亦時有所聞,輕者洗胃洗到騰騰震剩下半條命出院,重者拉柴升仙!

 

我才不敢用手觸碰這類野菰(毒物),更莫說吃了,只是開開玩笑而已。

Choys - 2018年12月14日 20:37

看 Barwon 兄介紹的那條 line,順藤模瓜下,看到另一的妹子吃(蟲)法,這類蟲是一種大飛蛾的幼蟲,細路是在山邊也常見,我們稱叫牠為(東南西北),捉在手上,其尾的尖部,會團團轉不停週圍指,甚是好玩!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gOmKQs9n7E

老范 - 2018年12月14日 22:11

不禁回想兒時家鄉巷里小販高聲叫賣蠶蛹...

Choys - 2018年12月15日 08:31

兒時在鄉間,可靠山吃山靠水(山澗)吃水,所以客家人常對子孫說,你倒們生不逢時,這時代所能吃到的全是垃圾!

 

昔日鄉間物資雖然短缺,但美味在大自然中缺少,如山裡的蜂蜜,山坑水澗裡的淡水蝦、黑尖石螺、塘虱泥鰍黄鱔不愁找不到,而水田裡的田螺在夏天多的是,只要花點時間撿拾,鼓汁蒸田螺肥美好味,田中還有絕佳小吃和味龍與禾蝦蜢,等等,比比皆是上鮮,可惜這些鄉風美味,早己成為了絕嚮!

Choys - 2018年12月15日 08:33

改正!

你倒們  >>  你們生不逢時

Choys - 2018年12月15日 08:36

未瞓醒!

但美味在大自然中(並不)缺少

Choys - 2018年12月15日 09:04

昔日每逢盛夏,山棯滿山都是,可在山上吃個飽,弄得滿嘴滿手紫紅,當年的山棯粒粒肥大香甜,今天的卻不是,不知因何山棯少了很多,兼且細粒更不怎美味,可能是空氣廢氣多了的問題!

 

還有野山油柑子,這果子我最愛吃,好的油柑子雖酸味但會帶香甜,不似現時在街市能賣到的得個酸字,那份獨特香甜欠奉!油柑子葉曬乾還可作衿頭填料之用,衿頭冬暖夏涼。

 

網上圖片

 

Barwon - 2018年12月15日 10:00

財叔提到順藤摸瓜,那是不一樣的藤,你摸得冬瓜時我卻摸着南瓜,看你慣常在那個田(field)裡鑽,我的藤有工藝廚藝園藝、泥水做木、修車修瓦、間中一笑(fail compilation)等。

 

作天順那藤緣木求魚,果然得(豬)魚。曾買得「紅衣皇帝」做刺身,只敢嚐幾片,恐魚皮有寄生蟲,原來要拖滾水。還有「不告訴你知的」煎魚法,值得學習。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_PkBtI9P5U

老范 - 2018年12月15日 17:16

年輕一輩,不知山棯滿山油甘子遍野.如果話係生不逢時,老范早出世了幾十年,不知可不可以勉強充大頭鬼認一次「生也逢時」?
 
(中學)畢業後,周末假日行山.西貢一帶,山棯油甘子觸目盡是,伸手可得.一眾行友變了黃皮樹了哥,只挑大的熟的吃.新娘潭照鏡潭附近溪澗,河蝦比手指粗大,空手便可拿來.

老范 - 2018年12月15日 17:25

油甘子葉枕頭馬辰蓆,嬰孩幼兒夏日恩物,今天人家不知是啥東西,他的爸他的媽只識開冷氣;擦身用水瓜絡絲瓜絡,昔日尋常物慣常事,今天摩登人視為美容潮物.

 

生活享受,進了?退了?

Choys - 2018年12月15日 21:37

[ ... 不一樣的藤 ... ]

 

Barwon 兄,所謂做嗰行厭嗰行,半生都對着機械,若非是迫不得已,退休後還是與銅鐵保持一點距離較好,以我來說!

半生與機器結緣,難得可以回復自由的今天,回歸於大自然是我夢想(不是瓜柴回歸,嘻嘻),希望可重組回這幾十年間,在田園所失去的一點點,人生有幾多個十年呢?!

我在生活上沒有什麼的特別要求,平時吃喝簡單,當然啤酒有時少不了!而大魚大肉當下非我所好,能兩餐飽肚已是安樂茶飯。

Choys - 2018年12月15日 21:52

[ ... 河蝦比手指粗大,空手便可拿來 . ]

 

老范兄有沒有生吃過(河蝦)?

 

山澗裡的淡水蝦(河蝦),細路時吃得多,捉淺水河蝦不需任何架生,手定便是,只要明白河蝦的慣性(向後退)走向,不難將之擒獲。水溪裡的石塊,底下多藏有河蝦,只要輕手搬開石塊,河蝦不會走動,再慢動作用手前後包抄,牠會慢慢退後到你手掌中,把掌中蝦慢慢升到水面時,面掌快速一合,十拿九隱,包冇走蝦!

Choys - 2018年12月15日 22:06

若水澗較深(當然水深不可過及屁股),捉蝦另有辦法,見水底有蝦時而手不及,可先行用脚引誘,河蝦喜愛微温,腳進水裏仍有一定的温度,站在水中不動,一會後便會引來河蝦在腳邊聚集,見夠數啱心水時,腳便得要慢動作引退,通常溪澗深淺水之間只相差兩三呎,帶引河蝦到淺水區後,便可手到拿來!

Choys - 2018年12月15日 22:21

河蝦我們習慣生吃,即捉即食,反而煮熟了其鮮味會走樣,但生吃河蝦得要視乎山澗的水質和環境,通常水坑的最上游最是乾淨,水質幾乎全是礦泉水,清澈沙石而不見有青苔,而有尖石螺生活的水質是為最佳,因這類尖長黑石螺對水質要求奇高,牠們在混濁的水中不能長時間生存。

老范 - 2018年12月15日 22:26

[[[...捉淺水河蝦不需任何架生,手定便是...]]]
 
昔日行山背囊有打氣火水爐,河蝦白灼,鮮甜美味.無膽生吃海產河鮮,怕吃而死不去.(這裡石蠔名聞世界,也非我好.)
 
手掌放在水中,反光奇白,河蝦好奇,或以為是好吃的東西,自動游到掌中,我等無良山客隨之「手掌快速一合」...

老范 - 2018年12月15日 22:40

海蝦抵食大件,河蝦殼薄味幽,各有擅場,韭菜炒蝦仁,芽菜蝦仁包春卷,河蝦是不二之選.

Choys - 2018年12月17日 05:52

[ ... 河蝦殻簿味幽 .... ]

 

當年山澗河蝦盛多,吃之不盡,捕獲後,多是治剝生呑,因其腳殼軟而薄,除小部份蝦頭(蝦眼和蝦嘴)和那雙長鉗外,可整隻放進口中嘴嚼,吃相難看有如 dinosaur!滿肚卵子的母蝦更是上上極品 .... 真罪過!

 

今天山澗裡小蝦毛也不多見一隻,莫說大蝦公肥蝦乸了,往事只能回味!

Choys - 2018年12月17日 05:54

改正!

治剝生呑  >>  活剝生呑

Choys - 2018年12月17日 06:23

有人看厭了她自已那輛小惡霸(面罩),說越看越似(薯仔),薯頭薯腦云云,要我幫她換回原廠那鬼面罩,經一番(勞資)討價還價後,最終可得大藍妹一樽!

 

 

 

 

 

Barwon - 2018年12月17日 18:37

今五到 Malabar 贖回按樽錢,沿往海邊路走不到五百米見天色像霧又像霾,與猛太陽濕又熱天氣不合,沒有樹木焦味不是林火,心想與海水蒸發有關?

 

到了海邊拍了幾照,跟平日能看到對岸靶場相差遠矣。看著海水被蒸發如霧,和風把水氣吹往陸上,對賢內說住近海邊盡受鹹水氣,平房維修費用不菲,風濕病也難免了。見幾老叟擺起腳架長火在拍攝近岸遠岸,不知是在拍石灘嬉水美少女、半裸婦、還是霧景。

老范 - 2018年12月17日 22:46

周末午後路上遇豪雨狂風,水撥虛設.停車路邊,任憑冰雹恣意敲打,一響一驚心.初似指頭,繼而間有乒乓波大小.暗忖凶多吉少,擔心車頂邊麻婆,擋風玻璃捱不了.正準備找NRMA(汽車會)叫救命,怎料轉眼風和日麗、雨過天青、吉人天相!

老范 - 2018年12月17日 23:01

那十分八分鐘風雲變色,之後只見道上交通燈多死火,過十字路如履薄冰揾命博.後來得知,有友冧樹,藩籬報銷、有友停電一天頭刺覓地沐浴、有友車房電閘失控有車也行不得、有友停電雪櫃死火,食物流離...

 

說甚麼「人定勝天」,只不過是井蛙夏蟲,不識四時,更不曉天有幾高地有幾厚.

Choys - 2018年12月18日 07:31

行車時遇冰雹試過兩次,最近一次在幾年前,由大埔經石崗荃錦公路出荃灣,上山時風和日麗,沿途甚少車,到山頂開始見勢色唔多對,起風而天色黑得極快,不一會(一分鐘左右)約到川龍附近,天色如同黑夜,接着狂風暴雨,視野幾近零,慢車過川龍一個斜急灣後,幸好隱見左面有一小片草地,急就將擒上草地,那時電光四閃接着冰雹,車頂頻頻傳來冰雹撞擊之聲,水撥速得用上最快,還好冰雹未有如老范所說的乒乓,但亦如波子之大細,當時情境有如世界末日!(末日)情境捱了幾分鐘,之後盡見光明,回復艷陽天,下車看看車頂,還好未見凹痕,當時所駕的是客家人未買(小惡霸)前的舊(谷扒),谷扒仔可能車身夠厚硬,好彩!

Barwon - 2018年12月18日 09:14

試過在 M4 motorway 遇上狂風豪雨,水撥無用武餘地,見有車停在路肩避雨,那英明決擇不能不跟隨。雨勢稍緩,車輛在那繁忙高速道上勁疾走過,要把在路肩停下的車駛回正道,英明決擇還要有膽量。

老范 - 2018年12月18日 09:28

[[[...情境有如世界末日...]]]
 
這樣子的「末日」,雖未至初二十六做禡一樣,但沒完沒了,亦見怪不怪.若在路上,駛入有蓋油站或天橋底便是.
 
(那天最麻煩者是落雹之後樹倒路封紅綠燈罷工.)

老范 - 2018年12月18日 09:31

[[[...水撥無用武餘地...路肩停下的車駛回正道,英明決擇還要有膽量...]]]

 

過來人語!

老范 - 2018年12月18日 15:04

我決擇要比他人更「英明」,「懵膽」要加倍重手.因為別人神車加速 0-100kph 閒話一句幾秒事,我那錢六(不及錢七)卻要龜行慢步,渡秒如年.出高速M路 60-110 要踩穿車底.路肩出閘更防沙石跣腳.莫提莫提,絕對噩夢!

Barwon - 2018年12月18日 18:05

女兒之前部四環 A3,DSG (Direct Stick Shift) 波箱,即是不用極力子轉波的棍波車,錢七都不如。Stop sign 停車後,左右來龍百餘米外,踩油衝線,龜速磨了半個車位才轉波發奮,左右龍頭已差不多殺到,踩穿車底也無助。

Barwon - 2018年12月18日 18:14

補充 :DSG 不用「踩」極力子轉波,不是沒有極力子,是電腦(ECU)代「踩」。

鄭立勳 - 2018年12月18日 19:26

各位好,

剛回港, 忙於吃喝行山見親友, 今年海產好豐富.

Barwon - 2018年12月18日 19:32

又係馬友?平了貴了?

Choys - 2018年12月19日 06:57

[ ... 60-110 要踩穿車底,路肩出閘更防沙石跣腳 .... ]

 

我村口小路轉出大路沒有紅綠燈,更是個不折不扣 U 字形,本地左上右落關係,要是右落,出閘得看清楚左右兩線,在左右兩線車輛頻繁不休時,若再踫上尾後又有排隊的跟着,後車虎視眈眈似在摧你,此情此境便左右前後做人難了,倍加費神!

 

Choys - 2018年12月19日 07:12

習慣傳統棍波,小本田留到現在仍未填海,是我愛用它(棍波)原因,(出閘)只要轉數夠,不用踩穿(地板),嚮呔搶位不難!但現今車呔越來越貴,人老又無錢,換呔肉赤,一嚮一驚心!近年已收歛,在高速路上也不會超過 100!

鄭立勳 - 2018年12月19日 10:50

中等大小的馬友可分作四餐吃 (兩位), 每餐一百, 可以接受的美食.

看街市覺得本地海產較往年多些, 價錢不錯.

鄭立勳 - 2018年12月19日 10:54

回來行山, 看到山竹威力, 但亦覺香港厲害, 山路全清理至可行走, 倒下樹幹推到路旁, 這效率, 在法國發夢也不敢妄想.

Barwon - 2018年12月20日 17:50

今午替錢九(九年奔馳)換偈油,上了 ramp,車尾露車房外。突然聽到雨聲叮叮,不妙,下冰雹如小珠,快手把墊車底瓦坑紙皮遮蓋車尾冚,隔一會再下冰雹大粒過波子,好彩!好彩!

老范 - 2018年12月23日 06:22

冬(夏?)至.大地有湯圓賀節.

Choys - 2018年12月23日 16:20

憑圖看有十多廿隻,足夠一餐,師公可飽餐一頓了!蠔油(要左顯記最蠔味)撈冬菇我最愛吃,一次過可吃下十多廿隻!

 

昨天襯家請吃飯,在尖咀一名館做冬,飯餐中有味蒸大海班,我見咁大條未必好食兼怕有雪卡毒,起初少試,但越吃越滋味,大魚幾近三份一進了我肚中,今早起床覺得手腳有少許麻痺,不知是否吃多了哪大魚之故,深水大海魚下次還是少吃為佳!

Choys - 2018年12月23日 16:32

管樂、敲擊樂器百人大合奏,細路經驗不多,演奏多少有點(離譜),但整體音場難得雄壯,氣氛很好。

Choys - 2018年12月23日 16:40

大合奏看似是由多個(小組合)而成,每組都有老師在旁協調 key 調更正。

Choys - 2018年12月23日 16:47

定音鼓、大號、大豉比小妹子是高!

Choys - 2018年12月23日 16:59

單簧管、巴松管、色士風,各有特色,但色士風在正宗管樂上是不被認同,話說色士風的音詷總帶點(姣氣)!

 

尾圖,肥仔胖妹的演奏架生,多麼的物似主人形!

Choys - 2018年12月23日 17:27

新(新世界)海堤仍未通,多了些(藝術品),先睹為快。

Choys - 2018年12月23日 17:33

來幾張隨拍,對面海不知何時多了粒如(倫敦)那粒縮水欖核。

 

Choys - 2018年12月23日 17:40

多兩張遠攝(百米以上),拍得尾圖的遊人照(兩情相悅),我十分之喜歡!

老范 - 2018年12月23日 21:04

雨後檢討:不但湯圓遍野,早前撒了一把 jacaranda, 漸次冒出頭來.開始擔心,如何覓地收容.(露臺還有十來「樹苗」!)

老范 - 2018年12月23日 22:02

[[[...今早起床覺得手腳有少許麻痺,不知是否吃多了哪大魚之故...]]]

 

猶記昔日生劏大龍躉「盛事」,食家趨之若鶩,只恐失諸交臂,鮮見擔心食後頭暈身㷫、食有後遺、「食咗補唔番」...老范無福無緣,哪用擔心?

 

不知是否來源地古今有異,漁獲昨優今劣?還是今人日日肚滿腸肥,容不下絲毫異物?

Choys - 2018年12月24日 07:06

[ 不知是否來源古今有異,漁獲昨優今劣?..... ]

 

(海魚)我估不是古今有異,有異的該是(漁獲)之來源,當下食用海魚(漁獲)來自詞養漁場居多,漁場為求豐收,飼料滲添(化肥)難免。

 

壽延喜宴,不少酒樓可連開百席,哪來百條大小相同的大海班呢?昔日的食店多是童叟無欺,生劏龍躉大蘇眉瞬間即沽清,食後更沒有手腳騰騰震等事。

 

不過,百歲老魚還是不殺吃的好!

Choys - 2018年12月24日 07:20

舊日家常便餸,所吃到魚的大多來自大海,不是(小海)飼養,昔日的深水海魚選摘多,紅衫、大眼雞、馬頭(不是馬友)等,街市多的是且價廉。今天,連大眼雞也升格為上上魚,莫說馬友了 .... 嘻嘻!

Choys - 2018年12月24日 07:22

改正!

所吃到的魚大多來自大海

Choys - 2018年12月24日 07:30

從昨天 21:04 圖片的條理細微等看,老范兄是否醫好(換?)了白內瘴(眼睛)?

老范 - 2018年12月24日 21:51

[[[...今天,連大眼雞也升格為上上魚,莫說馬友了...]]]
 
舊日如果入海鮮酒家點一味清蒸泥鯭,難保樓面經理以為此人上門混吉,近今十年廿載,視此座上客為潮人食家.
 
這邊石九公瞓直賣洋銀近二十大元(kg),不再是滾豆腐湯的雜魚.
 
食無魚的日子,近了近了!

老范 - 2018年12月24日 22:12

[[[...(老范)是否醫好(換?)了白內瘴(眼睛)?...]]]

 

老范那傻瓜(手)機鏡頭未染白內障.老范本人則早已是假眼俱樂部正式會員多年了.哈哈哈!

Choys - 2018年12月26日 10:06

[ .. jacaranda ... 開始擔心,如何覓地收容 . ]

 

把它們種滿住屋一圈便是 .... 哈哈哈!

 

這邊今早天氣甚好,晨光第一線下的 jacaranda,三兄弟看來健康,現約三吋高度,已分家,因近日天氣陰冷,未敢安置(落地)仍在花盒。

Choys - 2018年12月26日 10:10

漏了大小比例!搭梳蕉,和客家人種的特大芥菜。

Choys - 2018年12月26日 10:14

再搭兩張今早晨光照。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