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勳's 的頭像

工作半生,歸園田居。

讓世界上一道菜消失

看到報章上食家們討論熱鬧,點名消失的有火鍋和自助餐,各有論點,也湊興記下自己的想法。

 

火鍋,年輕時冬日久不久會吃的晚餐,一家人或大堆朋友圍爐大吃,食物多自由挑吃,暖洋洋的美好感覺,氣氛熱鬧,那年代消化力強,吃得飽脹也感覺良好。以前只會在自己或友人家中吃火鍋,以減輕母親或主人家的工作量,大家開心。

 

在餐廳吃火鍋,是近十幾廿年來越來越流行的用餐方法,我們這代人不太習慣,不光是準備火鍋十分簡單,大部分食物買回來就成,不用花什麼工夫,何需出外吃?更重要是吃火鍋得作全身運動,久不久站起燙些青菜,飛象過河挾另一碟食物,在鍋內挑選已煮好的東西,高聲說笑胡扯才有氣氛,都是我輩不習慣在餐廳內出現的舉止,也就絕少想到去餐廳吃火鍋。

 

加上近年吃火鍋也得有公私兩對筷子,若真的吃得高興起立坐下左挑右選一輪後,很容易忘記手持那雙筷子!要小心謹慎記著的話,定失去了吃火鍋的輕鬆感覺。而且近年喜歡吃原汁原味的食物,又可能是年紀大了味蕾感應差了,只覺得把上好薄切肉片,在滾水中燙熟,大部分鮮味流失到中水,然後得沾醬汁提味,實在不是上乘吃法,自然最後可喝口上湯,仍覺浪費。

 

而更為重要的是,以我這種不怕煮飯的人來說,付款出外用餐,定然希望吃到上好材料和廚師的功夫,沒有氣氛和煮食技巧的餐廳火鍋,少在考慮之列,這是自己的選擇。

 

火鍋餐廳也有用心做湯底和嚴選食物的老闆,喜歡在外吃火鍋的人客大可小心選擇,如此,不好的餐廳理應自然死亡。可惜那些凡事不上心又不願動手的人,如何勸說也是徒然。

 

至於自助餐,也曾是收入底胃納大的年代常和朋友吃的大餐,走過那歲月的人,定然明白那沒法抵擋的誘惑,不能太苛責。常覺得 you get what you give,餐廳以大堆頭食物和美好價錢作推廣,自然招來如此心態的食客,正常現現象,不喜歡的話不去光顧就是。

 

到東南亞旅遊,若然住進房間費用定得包括早餐的酒店,我最希望早餐是自助餐,可選擇自己絕少準備的食物,例如粥。自小家中少吃粥,自己也少煮粥,更不會在早餐上出現,出門有機會的話,自然不吃平日常吃的麵包煎蛋,走到擺放白粥和配料地方,不挑鮮魚肉等材料,最開心是見到有鹹蛋丶皮蛋丶香煎小魚乾丶肉鬆丶腐乳丶金蒜丶脆花生和芫茜,每樣一匙,加數勺白粥,攪拌後慢慢吃下,全是喜愛的味道,當真可連呑三大碗,但我很有節制,去旅行時嘴饞貪心要吃的一定不少,不能隨便用光配額。

 

 

又記得多年前去吉隆坡,在網上找到名廚開的 Rebung 餐廳,供應高水準本地菜餚,晚上只有自助餐,收費每位六十馬幣。轉了兩回地鐵又走了好一段路才找到那小餐廳,兩張長桌放滿了各式小食丶涼菜頭盤丶主食丶甜點,各有不同醬汁,全是以當地材料做出來的菜式,估計有傳統的亦有自創食譜。擺放出來的份量很小,取完廚房才再添,每度未曾嚐過的都取一口試味,材料種類多,所下香草香料更多,滋味變化大,味蕾有超級享受,不用吃昂貴材料或吃到飽脹,已然心滿意足。

 

 

對於遊人,短時間內可品嘗多欵巧手地道食物,欣賞廚師的誠意丶手藝和創意,這樣的自助餐十分受用。You get what you give,這餐廳吸引了欣賞廚藝的人客。

 

回到主題,我希望那道菜消失?迴旋壽司-店子可保留運作,只取消迴旋壽司部分 。

 

覺得這個食法完全不衞生,和不合理。不衞生容易明白,新鮮生魚貝,放在室溫人來人往的地方轉來轉去不知多長久,怎可能衛生?本來矜貴要小心處理保存的食物,淪落至此,十分淒涼。

 

至於不合理,是因為準備壽司的工夫不多,可預先處理好切好材料放雪櫃中備用,人客下單時即做,花不了多少時間,何必如此降格。

 

商業社會,少人吃的菜式丶少人光顧的餐廳,都會自動消失,不勞我們費心,仍然生存,即有捧場客,購買力在人客手上,看來要消失的,其實是不理智和沒有禮儀的食客。

所有評論

周容 - 2019年01月08日 01:03

鄭Sir 好

 

我建議藤條炆豬肉。嘻嘻!

 

我懷念已很少見的香肉和禾蟲。

WFP - 2019年01月08日 05:41

無情鷄、炒魷魚……事浮於人,請倒人至算,重敢講炒?

講真……係火煱最揾笨,俾錢食飯重要幫佢煑埋。

星斗市民 - 2019年01月08日 06:36

鄭兄好,說到自助餐,在美國此等餐廳多得很,無論是美式、中式、墨西哥式、日式、韓式、越式、意式、印度、巴西等美食應有盡有,再加上有些專門標榜某類食物如海鮮、燒烤、扒類、壽司、素食、甚至薄餅等。可是自助餐卻造成人類浪費食物的根源,亦令人類有過飽情況出現,因為人類是貪婪的,面對美食在前而不顧自己肚皮。尤其是現時的大叔大媽,其在自助餐枱的貪婪食相,足令人側目。
 
在下卻喜歡在郵輪上的旅程中,每天可享用三餐不同的自助餐。

PBrega - 2019年01月08日 07:26

蔡瀾講的是文化,饍以廚為始,饌以嘗為終,無廚無嘗,何來饗宴迷樂?
自助餐、火煱,和餵飼有何分别?

鄭立勳 - 2019年01月08日 07:55

周容 好,

"...藤條炆豬肉..."  真好想像力!

現在尚有餐廳做得好的焗魚腸, 蝦子柚皮等菜已偷笑了.

鄭立勳 - 2019年01月08日 07:58

WFP 好,

"..事浮於人,請倒人至算,重敢講炒.."

估計是請什麼職位吧, 大學生滿街飛, 不合用而已.

鄭立勳 - 2019年01月08日 08:03

PBrega 兄,

煮得好的自助餐, 如文中提到的 Rebung 餐廳, 仍然有 "饍以廚為始,饌以嘗為終" 的結果.

得看餐廳的營運策略.

若以減省廚師人手和工作為重點的自助餐, 吃客又貪多, 的確沒文化.

鄭立勳 - 2019年01月08日 08:07

星斗市民 好,

美國是自助餐的發源地, 美國的確是個貪大貪多浪費好多天然資源的國家, 不是好榜樣.

Barwon - 2019年01月08日 09:18

火鍋店以外還有燒烤店,同樣吸引不入廚的玩「煮飯仔」,在家吃火鍋、燒烤只因懶得做。

文見亂 - 2019年01月08日 10:29

哈哈!
皇家飯在香港經已消失了,惟有到奧大利亞吃之,懶得做,亦乾手淨腳,呵呵!爽爽!

老范 - 2019年01月08日 13:26

[[[...(火鍋)大部分食物買回來就成,不用花什麼工夫...]]]

 

舊日打邊爐,講究「事」前功夫.記得隆冬時份,一家婦孺,洗菜洗半天,人人兩手通紅刺痛.茼蒿韭菜(唐)生菜黃芽白西洋菜,一筲箕一筲箕.砧板位更磨刀霍霍,魚魚肉肉,一盤盤一碟碟.

鄭立勳 - 2019年01月08日 13:52

Barwon 兄,

燒烤做得好外微焦內軟嫩,也很有技巧。

义燒丶五層肉丶烤鴨等燒味食物,不是家中容易做到,外買亦正常。

老范 - 2019年01月08日 14:01

打邊爐精在選料,重在新鮮細嫩.昔日正印,如今早入冷宮.換上的新貴(怪?)卻是芝士腸、魚蛋牛丸、麻辣湯、罐頭午餐肉...從超級市場急凍櫃搬到餐檯上,半是添加劑顏色素防腐化工物品...

 

前時那些葷豆腐(豬腦)、黃沙膶、黑百頁、雞春(黃)仔、生鵝腸、韭黃臘味鯪魚球、煎魚腸、兩吃魚卜(鰾)、九龍吊片、河鮮蝦蜆...不知何日君再來.

老范 - 2019年01月08日 14:03

砧板位刀章更是成敗所在.要是上佳魚片厚比扣肉,黃沙膶似西多士,那就骨碎惱人,茹毛飲血,倒足胃口.

老范 - 2019年01月08日 14:28

打邊爐,紅爐偶爾幾聲霹啪三五火星縷縷一氧化碳,平日拘謹的老爺叔父也放鬆下來,氣氛喧鬧.

 

至於烹調火候,正正是同檯食飯,各自修行. 幸好「一人做事一人當」「一次生兩次熟」,不是問題.哈哈哈!

鄭立勳 - 2019年01月08日 15:00

 文 兄,

不知是否美味,又估計不大可能美味的飯餸不試為妙。

鄭立勳 - 2019年01月08日 15:03

 老范 兄,

看到提及黃沙潤,其實是否乳豬的肝,所以特別細嫩。

Barwon - 2019年01月08日 18:54

比華利山「文興」有雞子湯侍客。

老范 - 2019年01月08日 19:27

[[[...黃沙潤,其實是否乳豬的肝...]]]

 

網上有說黃沙潤是乳豬的肝,有說是不正常的病肝.眾說紛紜,未知孰是.

 

「乳豬肝」有沒有告白成色?「病肝」有沒有嘩眾?還得有待高明批示.

Choys - 2019年01月08日 19:31

鄭兄好,

近年本地火鍋店大行其道,若走在旺角或彌敦道,各式火鍋食店林立,各式其色,滿目皆是,豐儉由人。就是那兩(大字頭)的平民快餐店,夜市也賣其縮水(洋燭燃料)「火鍋」,二人(組合)一小煲,基本選料(揾笨實的)百元已有交易,二人一檯可烚餐飽,但我看一定吃不飽,說實話我不大敢吃!

老范 - 2019年01月08日 19:35

昔日黃沙潤(相對)並不稀少,豈不是乳豬多得很?或者病豬多得很?(不要忘記,那個時年,人尚有點良心,賣假貨、賣化工有毒食物不及今時「興旺」.)

 

曾居土瓜灣,發覺屠場附近肉檔時有非常新鮮的豬潤,顏色較淺,肌理較幼,爽脆嫩滑...街坊也稱之為黃沙潤.

老范 - 2019年01月08日 19:37

邊爐打過,來一小盅冰花燉蛋.若嫌滯口,雪耳木瓜亦不錯.

Choys - 2019年01月08日 19:51

假日人齊的話,偶會在家中打邊爐,但吃法較為簡單傅統(齋湯),湯底主要是一個洋葱、紅蘿蔔一條、西芹加一個蕃茄,薑片少許,文火煲約一小時最後加芫茜待用,芫茜多少隨意。

 

邊爐用料多會選本地街市鮮牛片、鮮豬潤豬肚豬腰豬粉腸(有鮮豬腦更佳)、豬皮、魷魚或發水吊片、鲩魚片、蟶子、瀬尿蝦或小海蝦,若荷包當天不是問題的話,或會買些生蠔或買條鮮班起片!

老范 - 2019年01月08日 19:53

我家沒有「藤條炆豬肉」,只有「藤鱔炆豬肉」...哈哈哈哈!

Choys - 2019年01月08日 20:06

至於邊爐菜,唐生菜、籮蔔可以是自家出品,但有些難種的得要到墟市找尋,如唐蒿、豆苗、秀珍菇等是火鍋多數必備選料,天氣冷比較難買!

 

伴爐的還可選些豬紅,雞鴨腸等(符次),雲耳雪耳或木耳或枝竹都是邊爐好伙伴,最尾可來些粉絲,至於烏東公仔麵之類是時興食法,根本與火鍋風馬牛不相及,可免則免了!

Choys - 2019年01月08日 20:14

周容兄提起了(香肉),想起便垂涎三尺,三六之美味,神仙也難忍!

老范 - 2019年01月08日 20:29

[[[...現在尚有餐廳做得好的焗魚腸,蝦子柚皮等菜已偷笑了...]]]

 

年前到蓮香,「地方整潔」未改其一貫「特色」,但魚腸柚皮則只空留名號而已.何必問其色香味、今與昔?還是死了心算了吧.

Big Mac - 2019年01月08日 20:34

食乜都好, 千祈唔好買娜威三文魚, 早幾日youtube 彈了條片出來, 娜威三文魚原來是全世界最毒的食物之一, 加拿大的也好不了那裏去, 要食便食野生的三文魚, 當然貴好多啦!!

鄭立勳 - 2019年01月08日 20:39

Choys 兄,

我估計流行吃火鍋, 會否因為可以慢煮慢吃? 不少餐廳點菜後便拿拿臨全速煮好上枱, 一枱餸好快凍, 不能慢慢吃.

鄭立勳 - 2019年01月08日 20:44

Big Mac 兄,

現在有太多垃圾食物, 下各種農藥生產養殖的蔬果魚肉, 有不同 E3456化學物的包裝食物, 全都可以即時消失, 不然人類提早消失.

Choys - 2019年01月08日 20:54

星期前做冬襯家做東,落腳於尖咀舊日水警總部(今天的實發實發)那處開餐,那間謀人(黃寺)名不虛傳,盛宴中的吉品鮑比半隻龜蛋大一些,哪款(天下第一細包)味道還算可以,可惜太細小一口便可吞下一個!而招牌黑义燒倒是合我口胃,可恨的還是份量不足太過細小,還好襯家(豪氣)來尾大海班和其它大炒飯,不然的話,落樓可能要到附近搵M記再頂肚!

鄭立勳 - 2019年01月08日 20:57

:...邊爐打過,來一小盅冰花燉蛋.若嫌滯口,雪耳木瓜亦不錯..."

 

吃光那精挑細切新鮮細嫩的范家邊爐食物, 仍有胃納吃甜點 ?! 厲害.

Choys - 2019年01月08日 21:04

鄉吓仔出城,(實發實發)那裡原來有兩次大炮!

Choys - 2019年01月08日 21:08

改正!

兩次  >>  兩坎

 

( 1818 ) 隨拍 .

 

 

Choys - 2019年01月08日 21:15

來兩張當晚飯後手震尖咀夜景!

老范 - 2019年01月08日 21:34

[[[...仍有胃納吃甜點 ?! ...]]]
 
老范牛精,也似牛有幾個胃.糖水尾食與邊爐飯餐,各行各路互不牽扯,自有不同的胃去納他.
 
打邊爐燥火,甜品潤他一潤.是耶非耶?有理無理,吃多了一盅兩盅,也心安理得.
 
冰花燉蛋雪耳木瓜勝在簡易快捷.有人收拾(邊爐)殘局之際,有人負責單尾,分工合作,殘羹一去,糖水走馬登場...

周容 - 2019年01月09日 00:32

鄭Sir 各位好

我覺得打邊爐同吃自助餐時,食量都比平時多。

老范懂吃,藤鱔應該比藤條炆豬肉有更味道,嘻嘻。可能我鄉下貧瘠,有藤冇鱔,又或阿媽打虎頭。哈哈。

周容 - 2019年01月09日 00:40

自助餐也不無好處--可以多見識。

食餐要是第一次點了一個不喜歡的菜,以後回頭機會小。食自助餐可以見識多幾個菜,找到喜歡的菜式機會大,日後可以再進一步採索,培養興趣。

 

我依然食墨西哥、印度餐就係因為自助餐幫我回頭。

Choys - 2019年01月09日 06:12

「藤鱔」在細路時經常吃,有時早午晚一日可吃足三餐,甚是有緣!皆因頑皮屢教不善,性格牛王霸道也!在那些年,「藤鱔」是對付出爐鐵首選,家中時刻必備!

老范 - 2019年01月09日 06:24

看來「藤鱔」是(那個時代)細路日常/流行/熱門/暢銷 junk food.

Choys - 2019年01月09日 06:43

自小可能「藤鱔」吃得多,長大後亦不忘回味,偶會買些鳝類回家煮吃,但較為忠情吃黄鱔。

 

昔日我老爸拿手黃鱔煲仔飯,當年用的是大瓦煲,一煲可足夠四五人吃用,大黃鱔兩條,生殺後去潺去腸去內臟後斬件,加少些生油、薑汁酒撈混,待飯滾開始起眼(未水乾)時,把黃鱔餔於飯面,冚蓋後便不可再次打開,之後收慢火,要不時用耳去聽煲內米跳聲,當米跳之聲越响越清徹時可熄火,但仍不能打開煲蓋,不然全功盡廢,熄火後還要隔一兩分鐘再着火㷫飯,如是者三數次,直至聞到少些飯香濃味,再焗上十分八分鐘,備些醬油便可開蓋開飯!

Choys - 2019年01月09日 06:47

改正!

飯香濃味  >>  燶味

老范 - 2019年01月09日 07:19

自助餐可以淺嚐一些不同地方色彩的飲食.
 
介懷者是不知何時,冒出幾個尚未「文明」的食客.不成年者拿着滿碟菜餚奔走追逐如「匙蛋賽」;不成人者尖隊開踭呼兒喚娘「賓至如歸(家)」.搶蝦挑蟹,浪廢飲食,醜態百出.自己看出眼裡,如骨在喉,如芒在背,食意全消,空留一肚氣.

老范 - 2019年01月09日 07:32

自助餐額外好處是可以打躉半天,吹水混吉.

 

若純以「吃」而言,坐下來,只想好好享受美食,不願沿門托缽, 'excuse me' 起身, 'excuse me' 埋位,走出走入,周而復始.

 

免得累個半死,退而求其次,食少多覺瞓.自知懶之過,與人無尤.

老范 - 2019年01月09日 07:36

[[[...(黃鱔煲仔飯)黃鱔餔於飯面...]]]

 

有人鱔血也落飯煲.

鄭立勳 - 2019年01月09日 09:31

的確自助餐為吃而來, 同枱食客來來去去, 不是談天環境.

鄭立勳 - 2019年01月09日 09:34

Choys 兄自小有食神, 父母懂吃肯動手真是天大福氣.

Barwon - 2019年01月09日 09:58

那年代沒有「食神」、「廚神」,人人是食神廚神,繑埋雙手冇得食。

Barwon - 2019年01月09日 12:09

數年前未來女婿從昆省老家拔了幾株 bromeliads 過來,葉有偏紅也有全青色,沒有多餘陰底全數安置,兩株要曬太陽。年來見那兩株命硬曬不死,兩月前更長出花枝,愈看愈不對名,應該是 yucca。看來快開花,賞花嚐花,要找找如果烹煮方佳。

鄭立勳 - 2019年01月09日 13:35

Yucca 可觀賞可吃,  較 bromeliad 實惠, 未來女婿錯有錯著, 莫生氣.

和三位中學同學聚會, 共有五名女兒都在玉立之年, 朋友概歎工作忙, 全都未有男友, 頗擔心又不敢宣之於口.

Choys - 2019年01月09日 20:00

[ .... 自小有食神,父母懂 .... 動手 ... ]

 

鄭兄,我細路時餐餐「藤鱔」吃必飽,老爸老媽的「藤鱔」絕不呃秤打虎頭,(落鱔)吓吓到肉應棍,週時被追着打到開巷通村走 ... 哈哈!

Barwon - 2019年01月09日 20:01

未來家嫂外婆,聖誕時跌斷腳骨入院做手術,她父母可能擔心有乜冬瓜豆腐阻礙女兒出嫁,邀我趕快擇日。選了三個日子,全被他外母反對,說六月兩頭分不吉,八月是她乜誰死忌。不知何解外母們總愛說三道四,着未來親家我倆同意日子便行,女婿茶又不是給他外母的。

Choys - 2019年01月09日 20:22

舊時鄉間生活大多靠山吃山,黃鱔、田雞、唐虱、泥鰍河魚等,只要花些時間捕捉,不難吃到這些河鮮野味山珍,但鄉俗較為迷信從不吃龜,鄉人視龜隻是鎮山村之靈物,細個時曾在山邊水坑捉得一隻手掌大小金錢龜,全龜金黃色,很是美麗,帶回家後老爸說得把牠放回原處,放生前老爸更教我在其龜殼尾穿一小銅環,以作日後識認,但幾十年至今,未有再次遇上過!而近這十多年來,外來的偷捕龜客多,龜客翻山越嶺找龜,這只金錢龜可能已不在世了!

Choys - 2019年01月09日 20:35

找到幾張 ( 1881 ) .

 

Choys - 2019年01月09日 20:39

假期在這些人多地方,照片難以拍得好,其時只望能拍得到!

Choys - 2019年01月09日 20:42

找到張較為像樣一些的夜景 .

Choys - 2019年01月09日 21:38

[ .... excuse me . .. 周而復始 . ]

 

舊日在銅鑼灣打躉時,有次與(女伴)到(團團轉66)晚餐,入座後點了牛扒和班塊,不一會,有高帽厨子推來餐車,厨子歡容有裡,但他在落鑊表演時的過程中發問太多,excuse前excuse後,倒是令人有點不大耐煩,兼且餐車上的那弱如燈盞的火水爐,烹調龜速,經一輪整色整水花式後,牛扒始能到口,但可能我習慣牛嚼牡丹,又或全程表演看和聽飽了,吃不出什麼的味道!

 

那一餐排場餐不便宜,兩扒兩小杯干邑加份雪糕,吃去了我整張金年,至今想起仍然肉亦!

Choys - 2019年01月09日 21:43

改正!

 

廚子歡容有(禮)

 

excuse me 前 excuse me 後

老范 - 2019年01月11日 22:12

不經「一輪整色整水花式」,又怎牽走金牛?

老范 - 2019年01月11日 22:14

[[[...直至聞到少些飯香燶味,再焗上十分八分鐘...]]]

 

用大瓦煲取代電飯煲去煮飯㷫飯,是摩登人的世紀大挑戰!

Choys - 2019年01月12日 06:53

煲仔飯要用瓦煲配搭泥風爐,煮出來的特有香濃飯味,今時吃電摩登的無法代替。

 

砂煲㷫飯要不時將煲作多方角度打斜來㷫,還得眼觀耳聽鼻聞,缺一不可!

 

砂煲風爐,網上圖片 .

老范 - 2019年01月12日 13:05

何止「多方角度」,有族兄乾脆把瓦煲反轉,煲蓋朝下,弄至飯面微黃.

老范 - 2019年01月12日 13:14

瓦煲煲飯,每有飯焦,趁熱拿一薑塊,擦在飯焦上,再淋下一杯舊普洱,泡他幾分鐘,飯焦離(煲)底,這款「泡飯」另有風味.

Choys - 2019年01月13日 06:37

飯焦才是吃煲仔飯的高潮戲肉,昔日因為爭飯焦吃,若在(分贓)不均之時,兩兄妹講手是閒事!

 

家裡習慣長年渴鐵觀音,將淡鐵觀音淋在飯焦泡一會亦是一絕,但泡飯焦切記不能泡得過久,不然又是(全功盡廢)暴殄天物!

Choys - 2019年01月13日 06:56

瓦煲飯焦若有章魚蓮藕瘦肉湯、或章魚沙葛瘦肉湯泡飯是絕配,試過其味道定必一生難忘!

 

章魚乾煲蓮藕或沙葛絕對是絕配,加嚿瘦肉和幾粒紅棗便是,配料簡單但湯味清中帶濃,文火煲三數小時後,其湯渣更是極品,湯渣瘦肉點少少豉油慢嚼,細味無窮!

鄭立勳 - 2019年01月13日 21:04

那回看鼎爺教煮煲仔飯, 也是打側煲身多角度燒.... 看來你們都有鼎爺的功夫.

Barwon - 2019年01月13日 21:34

「任何仁」都有鼎爺的(懷舊)功夫,所以曾說今天識煎隻蛋已封「廚神」。

老范 - 2019年01月14日 06:29

我看烹飪節目,如看肥皂劇卡通片成人笑話(不成人者打機去了.哈哈!).鏡頭前不說「鹽少許」說「八分一羹鹽」的阿太是實驗室老師.看電視而得知色香味者,更一定是天才.

老范 - 2019年01月14日 06:34

[[[...「任何仁」都有鼎爺的(懷舊)功夫,所以曾說今天識煎隻蛋已封「廚神」...]]]

 

<鼎爺>節目,只看過三兩.管中看,主持人吃過東西,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

 

節目成功之處,是老的一臉權威,令電視機前那些耆英「想當年」,勾起無限回憶,念過去飲食家風.嫩的一臉天真,電視機前那些「年輕人」十指未沾陽春水,引為同道知己.

 

既然「雜碎」與「集萃」不分,「四不像」與「fusion」不分,一旦見到舊日「喺廚房煮飯嗰個都識、跟住阿媽入廚房睇阿媽煮飯嗰個都知」的功夫耍出來,又怎能不「嘩嘩嘩」有聲.

Choys - 2019年01月14日 13:24

真是大鄉里兼落後!可能我已幾年冇睇電視,不知有叫鼎爺的廚神。

 

舊日電視只知有個叫方太,教人煮東煮西,但節目內容大多欠缺氣氛,正如老范兄說的哪些「八分一羮鹽」之準確度要求,又或煮前得按摩雞脾才好味等等,而口水花廢話摧眠曲說一大輪,仍未見阿太落鑊,呆在電視機前又怎不去揾周公!

Choys - 2019年01月14日 13:39

昔日明珠台有個厨房美女節目,Nigella Lawson 這(蠢婦人)型像美女厨師,她教人煮的東西好不好味不知道,亦不重要,看這節目主要勝在搞笑開心。

 

另一(型男) Jamìe Oliver <有機>厨神,其節目那時間中也有收看。

Choys - 2019年01月14日 13:49

改正!

呆在電視機前又怎能不去揾周公

 

另、終找到型男美女厨師網上圖片 .

Barwon - 2019年01月14日 17:34

多年前電視台午間新聞前有攝時間烹飪比賽節目 ' Ready Steady Cook ',找來幾個廚子輪流與觀眾作廚藝比拼,在預定食物素材中弄出各自菜色,由在場觀眾選出勝方。節目做紅了,電視台在 prime time 推出 ' Masterchef '、' My Kitchen Rules ' 賣時間,當年的廚子亦由 Cooks 升格為 Celebrity Chefs,由專注廚藝改而專注演藝,參加競「藝」者亦加入勾心鬥角場面,看見已反胃,還想偷食(幾招)?

老范 - 2019年01月14日 19:56

喜歡 J. Oliver 早期節目.述開班授徒,拯救一眾邊緣慘綠少年.後來節目「商」味漸濃,人也不復當年卓爾不群.

老范 - 2019年01月14日 19:59

說電視台烹飪節目, Iron Chef 選料頂尖,可惜華而不實.記得有油炸燕窩盞的「創舉」,煮鶴焚琴...不熄機還待何時?

Barwon - 2019年01月14日 20:45

原裝 Iron Chef,㗎聲㗎氣塘邊鶴再加個「李我」翻譯,無風可起三尺浪,雙聲道轟炸唔  mute 機點得?那場油炸燕窩盞得勝,冤豬頭都有盟鼻菩薩,難得「廚神」遇著「食神」。

老范 - 2019年01月15日 06:55

原裝 Iron Chef 主持服飾似<倩女幽魂<那閻羅(?),令人不安發噩夢.擂台台主有三灶君(法中日).「法式」菜式是他自己「家法」.「中式」只見[xx]郁不見米白,滿頭大汗.我愛「日式」,貌似劉克宣,每次開工,先露點筆墨,令我記得昔日酒家寫菜單那些樓面掌櫃.

 

那節目提供的食物材料,手屈一指,吃不到也吞口水.

Choys - 2019年01月15日 20:04

[ ... 只見[xx]郁不見米白 ... ]

 

此句(俗話),是師傅罵徒弟在揸攤做作術語,機器佬說得露骨直接一些,說成「見屎忽郁唔見起貨」... 哈哈!

 

另,老范兄若有時間,請看看老兄曾寄我信件背後的那<回寄地趾> Box,在上星期五,依地趾郵寄了一封過時的紅色聖誕賀卡,內裏有一个只值七分二之小錢幣,望老兄這幾天能收到!

老范 - 2019年01月15日 20:16

謝謝謝!
 
待我勤郁[xx],跑到洪喬太守府看米白.

Choys - 2019年01月15日 20:35

不用謝!

信件待老兄確實收到拿在手上,我才安心高興!

老范 - 2019年01月15日 20:59

「只見[xx]郁不見米白」「見屎忽郁唔見起貨」個中兩字同一貨式.只不過見樓主斯文,不敢造次直說.

 
舊日舂米(去穀殼),石臼埋在地裡,桿杵在「搖搖板」一端,舂米人用腳一踏一放「搖搖板」另一端,桿杵便上上下下揼在臼裡稻穀...如果踏腳不用全力不得其法,從舂米人背後看,只見兩腳踏個不停,屁股郁動不停,但穀殼不去,米也不露白.
 

恰如那「中廚」,在「廚房」來回奔走,一頭大汗,看似出盡吃奶之力,但實際上,忙不出甚麼有料子的東西.

老范 - 2019年01月15日 21:19

待拿在手上,一定馬上呈報!不用懸念.

 

袋鼠洪太守,處事一貫「慎重」.香港郵付,驛馬快者七天,慢者十日.正好容我有時間禮聘保鑣,把千斤重的人情、先朝的金銀古玩,一併押運回家,免得途中有甚麼閃失.

Choys - 2019年01月15日 22:00

哈哈!老范兄不用聘請保鑣那麼大陣仗,那錢幣一毫錢不夠,只得七分二!

 

我身無長物,小錢幣並不值錢,更更不是甚麼的金銀古玩,只是一份心意而已!待老兄信件到手,當會解說這小錢幣之一段來歷故事。

 

這信件拿到郵局時我要求過磅,因為新年聖誕已過,寄聖誕卡已沒有優惠,免得卡件類較重而郵費不足誤事,但過磅後,郵差叔叔說這空郵信件並沒有超重,更替我貼上兩个港幣$3.5的郵票。

老范 - 2019年01月15日 22:37

[[[...一毫錢不夠,只得七分二!...]]]

 

Choys 先生欺我不識「七分二」?哈哈哈!

 

不過,先生這個說法,我倒明白.先生擔心這兒耳目眾多,怕良莠不齊,唯恐有人起了歪心,發動郵車大劫案.殊殊殊!

 

 

Choys - 2019年01月16日 07:41

「七分二」,網上可看到多樣的洋銀,但我寄給老范兄這枚並不是洋銀,更不是如將光頭、袁光頭哪類(大洋),亦不是光緒元寶或大清龍銀,只是民國後期所鑄的縮水貨(如同昔日香港的銀色伍毫幣)!

 

新算小賊劫郵車得手,只嘆倒眉頂透,錢幣一毫不值,哈哈!

 

老范 - 2019年01月16日 14:31

上一輩人常說「三分六」,所以猜度「七分二」亦有點把握.不用上網,嘻嘻.
 
如前說,保鑣之用,重在那「人情千斤重」.若有閃失,郵車小賊倒楣事小,枉費了 Choys 先生越洋隆情美意則我噬臍莫及了.

如夢如煙 - 2019年01月20日 11:39

吉隆坡, 最愛nasi lemak.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