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勳's 的頭像

工作半生,歸園田居。

粗芥蘭頌

 

夏日在法國,完全不能種植中式綠葉菜,主要原因是日照長雨水少,晨早五時至晚上十時,每天日照多於香港近半,菜苗一下子長高,但極其奀幼,葉少且單薄,全速開花留下種子,生命周期超短,沒能種出什麼可吃的物質,得回到香港,才能吃到唐菜。

 

近年轉吃有機菜後,買到的中式青菜,如芥蘭丶菜心丶白菜那類,都是生長日子不多,細細株十分嬌小,煮時快熟青嫩,味道可以但求吃得健康。菜農在蔬菜如此幼小時便收成,可能是望早早收割快快回本,亦少冒些蟲咬和天災風險,漸漸地已忘記以前青菜的味道。

 

今年區內賣有機食物的小店,組織了菜站,每周向上水鄉土學社年輕農夫訂購時令蔬菜,大家電話預訂,送到店內,農夫有穩定客源,客人不用跑到老遠買靚菜,又可以支持年輕人的夢想,雙贏。

 

買了數周蔬菜,好意外青菜都肥肥大大,不是早早收割的幼兒菜,大白菜丶菜心丶小棠菜等,都是成年的大個子,一斤沒多少株,煮後菜味濃,葉莖豐厚軟嫩沒渣,十分討好,總算再次見識了這些傳統菜的傳統滋味。

 

 

 

當中最大開眼界的,是最近才收成的巨大芥蘭,可能是我少見多怪,但一斤只有兩株的粗壯芥蘭,確是首次嚐到。粗芥蘭頂上長有已開的細小白花,葉片墨綠厚身,十分奪目。記得曾看訪問老菜農的文章,說冬日菜心,要長到爆花時才最甜美,現在收到的菜心丶芥蘭都如此,感覺到主理有機農場的年輕人,都在努力學習傳統,不為趕快出貨,承擔了不少天災蟲害風險。

 

面對這粗壯芥蘭,尊重之心油然而生,得好好處理,盡吃每一部分。上餐廳吃芥蘭,都是去葉光吃爽脆的菜莖,削去外皮燙熟,一條條光禿禿的淡綠菜莖,味道是美但一直不喜歡那賣相。也一直以為只是上館子吃才會如此處理,因為在家自己跟隨母親煮法,葉和莖都吃,先炒切段的莖後下綠葉,覺得有莖有葉美麗多了。往後和朋友談天,知道不少人在家中亦光吃芥蘭莖而棄葉片,才真正意外於這浪費。

 

 

 

 

回說粗芥蘭,決定要先欣賞那菜莖的滋味,急不及待地把葉片折下放好,削去粗糙外皮,以滾刀法切細段,下些粉紅鹽拌勻調味,待一小時出了些水分軟化後,下麻油作涼菜生吃,清甜爽脆,簡簡單單,吃到芥蘭吸收足夠日月精華的美好味道。

 

那厚身墨綠色葉片,細片較嫩的切粗絲,放進麵豉排骨中同蒸,蒸後仍綠意盈盈,令那碟傳統家常餸增色不少。

 

 

 

較大片老點的葉片,下薑片蝦米臘肉豆腐同煮,時間長些,煮後亦綠油油地滋味足,質感厚實美好。

 

而粗硬的葉梗,亦不放棄,頗有重量花費不少,削去外皮後切粒,作抄飯材料, 添加爽口質感和淡綠色澤,亦有其用途。

 

一斤粗芥蘭,動動腦筋,花點心思做出四個菜式,吃得開心又有滿足感,大樂也。

 

 

所有評論

星斗市民 - 2019年01月22日 05:24

鄭兄,芥蘭花,西方人一般稱為 Chinese Broccoli ,而 Broccoli 則稱為西蘭花,兩者均為十字花科。兩者均為在下至愛疏菜之一。前者以白灼加上蠔油,成「蠔油芥蘭」,可是芥蘭如老了則變「硬殼」便不好了。後者多用西式烹飪,像用芝士焗或加其他seasoning則一流。

七月星 - 2019年01月22日 06:20

壇主好,

我和星兄一樣, 都喜歡覀蘭花和介蘭那粗莖的爽口. 澳洲的介蘭像菜芯, 吸引力減少了. 原因不知是否華人菜農多是外省人, 與廣東口味有別? 蓋在澳洲種的蔬果都是龐然巨物. 大白菜和大白兔一樣尺碼. 

老范 - 2019年01月22日 06:37

荷塘芥蘭, BB 仔手臂粗大,皮脆無渣,哪用煎皮拆骨.

 

荷塘芥蘭中空者為上品.普通芥蘭太老也中空, 劣品.切切不可馮京當馬凉.

老范 - 2019年01月22日 06:48

炒芥蘭,斜刀切鵝蛋厚片,似金銀膶,只是芥蘭片色淺綠外環深翠,有橫椏處稍留椏葉,不能光脱脱似光棍一截一碌.這樣刀章芥蘭上檯,有圓有直,有枝有葉,顏色深淺有緻,下箸也容易.

老范 - 2019年01月22日 07:13

[[[...澳洲的芥蘭像菜芯...]]]

 

昔日,收割芥蘭菜芯,首輪取其主榦.菜頭留在田裡,待橫椏長大,便可再收割一次.第二「脱」比頭輪主榦弱小得多,我鄉每稱之「菜二」.

 

那些「菜二」,舊日不落鑊炒,只會用之焯水,用以伴碟,雲吞麵檔那些「油菜」也是.

 

今非昔比,廖化滿街蝦毛翻浪,小二小三忘了身份招搖過市.莫笑石九公也是海鮮,菜二也是正菜.

Barwon - 2019年01月22日 09:04

粗(口)芥蘭頌,我識一句,嘻嘻!

 

喜歡先吃爽口菜莖,舊年種的吃過頭菜、菜二,一棵菜葉有半截手臂連掌般長的留了種子,是荷塘芥蘭,市面時常有售。又說鼎爺教炒菜,蒜蓉起鑊(學阿媽手法)兜兩兜已下菜,炒出來的菜哪有蒜香?

Barwon - 2019年01月22日 09:12

留種子的荷塘芥蘭,是前年在街市買來,切下莖連兩葉若四吋長插在泥裡發根發籽,再選壯丁留種。

鄭立勳 - 2019年01月22日 09:14

星斗市民 好,

我一向愛吃顔色豐富的食物,特別喜歡菜葉和西蘭花,後者也愛簡單清炒或加薑片,已好有滋味,不會重手下醬汁。

Barwon - 2019年01月22日 09:22

剛收割了點秋葵,幼長那幾棵是從人家後園種子而來,稱羊角豆。另一粗壯秋葵可能已太老,是從園圃買的 Clemson Spineless。

鄭立勳 - 2019年01月22日 09:23

七月星 好,

在澳洲大城市估計容易買到中式青菜,幼嫩些也有得吃。法國人種瓜豆果多,少有可炒的菜葉吃,好可惜,所以回港一定大吃青菜。

鄭立勳 - 2019年01月22日 09:27

老范 兄,

又成功拋磚引玉,得到知識,多謝。荷塘芥蘭未有緣吃到。

鄭立勳 - 2019年01月22日 09:28

現在能吃到粗芥蘭,算是好過冇啦。

鄭立勳 - 2019年01月22日 09:36

Baron 兄,

買菜留種,綠手指好叻。

美女手指/羊角豆/秋葵起筋了便不可口,下回早些摘。一向快汆便吃,怕出太多黏汁。最近在印度餐廳吃洋蔥紅椒快炒羊角豆段,豆仍嫩綠,黏汁混合洋蔥紅椒成醬汁,很討好。

Barwon - 2019年01月22日 09:42

立勳兄,分別就是那幼長羊角豆不起筋,不過只夠攝牙罅。

七月星 - 2019年01月22日 09:47

壇主,

還是自己種菜吃較好. 又當玩又有得吃. 像你和Barwon hing 一樣. 想起便去園中採摘多好. 我最想種芫荽. 澳洲的無味, 或唔夠味. 做牛肉羹落青豆芫荽多滋味! 

Barwon - 2019年01月22日 10:02

剛收網購鋼絲 leader 十條,用來釣油追,連郵費(菲律賓寄出) A$1.00+GST,不知生意怎做的。

Barwon - 2019年01月22日 11:05

七姐,

種菜不難,拿起鋤頭已可 ground breaking。芫荽老了籽自散落,年年有餘,做湯做羹要夠芫荽味,就得狠心把芫荽連根拔,用芫荽根/頭煲湯。去年任由 cherry tomato 熟透散落泥裡,今年適逢日照(太)燦爛,處處生番茄苗,天天摘番茄仔以百計,食唔切亦理唔掂,關注力都放在碩(芒)果上。

七月星 - 2019年01月22日 11:34

Barwon Hing,

剛回澳洲. 呌順條氣才有力拿鋤頭喎!

Barwon - 2019年01月22日 18:09

上星期倍價買來本地榴槤一嚐,香(臭)甜皆可,只是核大肉薄,本地初產荔枝、龍眼如是,還需時日篩選精品留種。去年留的荷塘芥蘭籽,比之前留的大粒很多。

西蘭花莖去皮清炒伴肉,口感味道如芥蘭,在餐館吃過,眾人認定是芥蘭,老闆開估。本地有 broccolini ,西蘭花與芥蘭合體,貴有所值。

Choys - 2019年01月22日 20:25

鄭兄好,

芥蘭我所慾也,還有芥菜!芥蘭和芥菜我全屋都愛吃,所以這兩菜年年在田中都幾乎是主角,田裡沒它兩不成!

 

鄭立勳 - 2019年01月22日 20:27

七月星 好,

完全同意自己種菜自己吃, 口福好又鍛鍊身體, 加上養雞吃蛋更妙.

休息後好好計畫田園, 才動手工作.

鄭立勳 - 2019年01月22日 20:28

以 Barwon 兄能力, 有沒有留下榴蓮種子發芽?

鄭立勳 - 2019年01月22日 20:31

Choys 兄 好口福! 能種荷塘芥蘭嗎?

Choys - 2019年01月22日 20:35

芥蘭我愛清炒,清炒常能嚐盡芥蘭的真味,但炒蘭不論粗身或幼身,切角或是一整棵,薑汁白酒不能少(一定要),有玫瑰露更是絕配,炒芥蘭無薑汁白酒不成,但圴熟加蠔油薑酒則可免。

Choys - 2019年01月22日 20:41

芥菜我家吃法多是做湯,清炒亦好吃,清炒芥菜得加少許蒜頭,芥菜做湯方法甚是簡單,加隻鹹蛋便是。

Choys - 2019年01月22日 20:53

鄭兄,我田中種的芥蘭大多是標準裝,不巨亦不奀瘦那些,貪其生長期較短,約四、五十日貨,昔日曾種過一些巨無霸芥蘭,梗粗如疊球棒,一棵已有斤重,不知是不是荷塘品種,但種植這類巨怪需時而味道只覺一般,客家人說,種這類巨菜是在浪費時間!

Choys - 2019年01月22日 20:57

近期田裡一角,種的仍是這兩樣,大半個月前的照片。

QQKK - 2019年01月22日 20:58

炒粗芥蘭度........不能削掉所有皮, 才有芥蘭香

Choys - 2019年01月22日 21:02

改正!

均熟  >>  灼熟

Barwon - 2019年01月22日 21:45

埋了榴蓮大核兩顆,待有驚喜。春末時從鄰居處剪了截紫藤插枝,一截長出的新葉乾枯了,不知是否因近來太熱,另一截雖未長出新葉,挖開泥土見長了根,期望再來驚喜。

今年熱得厲害,前周到越南埠買餸,西區內陸夏天較熱、冬天又較冷,車廂錶板顯示車外41度,回家路程約45分鐘,看着那溫度顯示愈往東走愈下降,到達家門時29.5度。

老范 - 2019年01月22日 22:24

[[[...炒芥蘭無薑汁白酒不成...]]]

昔日,炒芥蘭用薑汁白酒片糖(末).今天酒樓食肆大兜亂,甚麼菜也撒一把蒜蓉,炒芥蘭也未能倖免.為之氣結.

個人不愛蠔油,嫌他奪了菜味.今天那些化工醬料尤是.

老范 - 2019年01月22日 22:36

[[[...芥菜做湯方法甚是簡單,加隻鹹蛋便是...]]]

下回滾大芥菜湯,加些燒鴨背脊,試試是否滿意.

(順帶一提,鑣銀尚在途中. Choys 先生勿念.)

老范 - 2019年01月22日 22:40

[[[...炒粗芥蘭度........不能削掉所有皮,才有芥蘭香...]]]
.
靚芥蘭勝在其皮脆口色青綠有菜香菜味,削皮削盡色香味.

老范 - 2019年01月22日 22:44

[[[...今年熱得厲害...]]]
.
這兩星期(插枝)種了些枸杞,幸未死得.

鄭立勳 - 2019年01月23日 08:50

喜愛芥蘭因葉色深綠好味, 覺得長芥菜色澤淡滋味也平平.

圓球芥菜做的鹹酸菜好食好咬口, 用來做蜆丶芥菜丶番薯湯一流, 不用調味已好夠味.

鄭立勳 - 2019年01月23日 08:54

這是從馬來西亞吃完帶回來的野生榴蓮種子, 每天看著長大, 出葉時才移種戶外.

鄭立勳 - 2019年01月23日 08:56

[[[...炒粗芥蘭度........不能削掉所有皮,才有芥蘭香...]]]

為何餐廳都把外皮全削光了?難看死啊.

Choys - 2019年01月23日 09:19

芥蘭除非老如菜種,一般(適齡)芥蘭皮不會很硬,吃芥蘭去皮去葉是暴殄天物,去皮後芥蘭真味便盡失!

 

我吃西蘭花也把梗全吃掉,不會浪費。

Choys - 2019年01月23日 09:29

老范兄,(信件)之事令我寢食不安!不知因何香港寄澳洲信件要這麼久,而由澳洲寄來香港卻這麽快!

 

[ .... 今年熱得厲害 .. ]

香港風凉水冷,今早我這裡只得9度多一些,凍得騰騰震 ... 嘻!

Choys - 2019年01月23日 09:37

天氣凍,好天時日夜温差大,Jacaranda 要搬出搬入,免得晚上露天而凍到瓜柴!

 

Jacaranda 三兄弟,三棵(出生)時間只相隔一天,但大小有很大的不同!今早拍下的照片。

 

Choys - 2019年01月23日 09:47

田裡芥蘭已長出白花,得把它吃掉,免長成老柴!圖中有棵芥菜特大,是(有人)專留作來做種,舊年年尾(有人)去了米字國,其芥菜唯一菜種給我吃掉,事後給她罵了一大頓!

 

照片今早拍下,另一角地方前天種下一些生菜,以備開年拜神和吃用。

Barwon - 2019年01月23日 11:21

種菜要花點心機,灑水會把土中菌(銹)病帶到菜葉。去年剪開垃圾膠袋覆蓋泥面,挖開小孔植菜苗,菌病解決,但小孔透水量不足,改用 weed mat 又花本。宜裝滴管,市面能買到的13mm滴管不合用在小耕地,Aldi 早前有6mm滴管組件,趁清貨盡掃(得三套),要剪開用卻生問題,6mm joiner 可買得,但組件得一 end plug,市面沒有那東西出售,又要DIY。從廢物堆找到可用材,粗糙地造了十個八個 end plug,菜造時 hit the road(soil)。

Barwon - 2019年01月23日 11:24

8mm滴管才對。

老范 - 2019年01月24日 13:49

Choys 先生容我報喜報喜!

 

鑣銀今天安全抵達.

老范 - 2019年01月24日 14:25

閒話休提,先叩謝 Choys 先生厚賜!

 

「厚」, 故然指其物之貴之重,更指其所載之情之誼.想愛寵伴身數十年,一朝相送海外遙遙千里,難捨難捨!聞之動容,況乎受者?受者拜領之餘,能不五中銘感?老范拙於筆墨,咬爛筆頭亦不曉如何表我謝忱之萬一了...謝謝!謝謝!再謝謝!

老范 - 2019年01月24日 14:48

[[[...因何香港寄澳洲信件要這麼久,而由澳洲寄來香港卻這麽快...]]]

 

海鮮價,神經刀.天曉得,天曉得.

 

早前也說過,快者一星期,「正常」是旬日.來函郵戳見「10.01.19」,所以今天到埗也不太「離譜」.上回那麼神速,反令我咄咄稱奇.

老范 - 2019年01月24日 14:56

雖然有點嘆慢板,但頗為可靠.兩者有無關係則不得而知.

 

這區幾個郵差叔叔嬸嬸做事非常交帶,若郵件太大放不入信箱或對郵件/收件人稍有「疑慮」,便不「寄刀」,只「留柬」,着你憑柬去郵局自行了結.

 

(不知現今香港情況如何,會不會把郵件放在信箱旁便一走了之,浮者自浮,沉者自沉?)

老范 - 2019年01月24日 15:01

[[[...為何餐廳都把外皮全削光了?...]]]

 

因為老梗不再「適齡」,如果不削「菜」就「脷」,便如嚼蔗渣.

老范 - 2019年01月24日 15:07

[[[...(三兄弟出生)時間只相隔一天,但大小有很大的不同...]]]

 

十隻手指有長短.

Barwon - 2019年01月24日 17:18

廿多年前「智慧」尚淺,在港工程報數,月月要郵寄回港由助手交客收數。經驗是每周有固定截郵時間,截郵前那刻投寄,兩天已抵港,截郵後投寄就要等下一水,放郵局三五七天正常事。

Choys - 2019年01月24日 19:39

真開心,錢幣到了目的地新主人手裡,我今晚可安心大睡,哈哈!

 

老范兄別客氣,更不用謝,只是我小小心意,答謝您老人家一番心意寄我(蜜蜂)種子,這枚微薄錢幣,希望老兄笑納。

 

「錢幣並不值錢,只重緣」,很久以前一位老人家對我說的大概意思!

Choys - 2019年01月24日 20:02

容我在鄭兄樓裡說說這枚錢幣故事。

 

中學中二開始轉讀利瑪竇書院,當年的利瑪竇校趾在旺角與深水埗之間,放學後經常逛鸭寮街,那時的鴨寮街除了賣舊物垃圾外,亦有不少專賣古玩字畫攤檔,小販則多是擺地攤,賣的多是無厘頭甚麽也有。

有日放學後照常逛街,其值炎夏日子,在地攤中看一老婆婆,賣的只是一個沒蓋的爛銻煲和三兩隻舊碗,初時不以為意,但逛了來回數圈後,仍見到老婆婆痞着在她那些爛煲碗前,又因天氣烈日炎熱,老婆婆看似甚累,當然,她那些煲碗是難以賣去!

Choys - 2019年01月24日 20:31

逛過數圈係正準備往搭車回家,但見此情境,而看袋裹還有十元八塊,於是胆大上前問那老婆婆的煲碗賣多少錢,心想若是夠錢賣了那些碗煲,老婆婆便可早些回家不用再乾曬!

老婆婆看看我後說煲碗全部要一元,聽後我想也不用想即時付錢把煲碗買下,一膠袋裝着那幾個煲碗正起步準備離去找垃圾桶,老婆婆卻叫着我,說細路你心地好,隨即送我一錢幣,更說這枚錢幣是唯一隨她來香港的東西,還說這錢幣不值錢,只是緣份心意,定要我將錢幣收下!

Choys - 2019年01月24日 21:37

小學時讀世教學校,信因果、信隨緣。有說有些東西雖已得到,但非擁有,只是代為留存!

Choys - 2019年01月24日 21:39

改正!

世教學校 >> 彿教學校

Choys - 2019年01月24日 22:08

讀中學時逛鴨寮街,除以上錢幣故事外,另有一印章石故事,印章石故事是另一位老婆婆當年送給我石頭,後來得知那印章石頭是田黄石!石頭故事該在兩年前已說過了。

Choys - 2019年01月25日 07:37

老范兄的(蜜蜂)給吃了甚麼神藥,長得這麼的高大,我這裡(三兄弟)與之比較,相形見絀!

老范 - 2019年01月26日 06:42

[[[...心想若是夠錢賣了那些碗煲,老婆婆便可早些回家不用再乾曬!...]]]

 

一念慈悲一點善意.社會也就多一些祥和,人際間少一分暴戾.

 

不用欺神騙鬼背誦「愛世人」、不用名流台上搖頭晃腦話「關愛」、不用言不由衷說「分享」、不用公僕唸唸有辭人云亦云「資源分配」、不用綺襦紈褲咪前刻薄風涼...

 

莫謂善小而無益、惡小而無傷.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Choys 先生身教言教,庶幾近耳.

老范 - 2019年01月26日 07:00

[[[...(蜜蜂)給吃了甚麼神藥,長得這麼的高大...]]]

 

只有早晚神仙(清)水.兩日前剛首次落了些微肥仔丸,不會立竿見影.

 

我估「蜜蜂」偏愛陽光.因為我放「蜜蜂」在露臺 ,蜜蜂也學向日葵,每天彎腰外向.

 

高矮肥瘦,可能種氏有異(種子源非一樹),也可能是季節氣候不同.無妨現時下多若干種子作比較.

Choys - 2019年01月26日 18:58

[ 一念慈悲一點善意社會也就多一些祥和 .... ]

 
 
老范兄,文盲家母雖然目不識丁,但心地慈祥,從小得到她那份施恩莫望報身教。細路時跟她到市墟,若路邊遇上年邁殘弱乞者,她定必着我把三幾角零錢作為施贈,當中學懂施比受更為快樂!
 
 
錢幣這故事我身邊人也沒有一個得知,這故事隱藏在心已幾十年,年前曾在信壇(記不起在那樓)一時口多粗略提及過,真不該!昔日家母曾教導,好事不該拿作張揚,今次錢幣故事之說出,口沒遮攔已破了戒,罪過!
 
 
李白<俠客行>中有兩句:「事了拂衣去,深藏身幾名」。我該還要好好學習學習!

Choys - 2019年01月26日 19:01

改正!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Choys - 2019年01月26日 19:14

一直有觀察(三兄弟)的生長過程,的確像似向日葵!若是天氣好日照佳,會發覺它們的葉面時刻擁抱着太陽而作(彎腰)變化,早上曾試過把它們的(面)全向西,但不到三數小時它們會依着太陽而更正。

老范 - 2019年01月26日 21:05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幾名...]]]

 

凡事得從多面看.

 

令壽堂如果執着泥古於「不張不揚」,自顧施贈,秘而不宣,孩子仿傚無從,又談何受教得益? Choys 先生不說碗碟,後學又何從見賢而思齊?

 

不作張揚不等同說不得.是「張揚」定或是「身教言教」,視乎言者本意所在立心所向.為沽名而吹噓,我道是「張揚」;為導人向善,我道是「身教言教」.

 

既話「(幾十年)身邊人也沒有一個得知」,怎也不算「張揚」吧,更非立心不善了吧.

老范 - 2019年01月26日 21:26

獨善其身者,是善在其「善」?還是善在其「獨」?

老范 - 2019年01月26日 21:30

人行善,如果一說便善也「不善」,豈不是善不在其行,只在乎其說與不說.這道理,我不明白.

老范 - 2019年01月26日 22:16

Jacaranda 直接(撒種)落地者,風餐露宿,日曬雨淋,生長較慢.

Choys - 2019年01月26日 23:02

[ 人行善,如果一說便善也「不善」,豈不是善不在其行,只在乎其說與不說 . 這道理,我不明白 . ]

 

老范兄,愚見認為,善者之善,其善是發自內心,善行而不求半點回報者。

 

(行善)行為可反影人的善惡,而善愛(行善)的沽名釣譽者社會不乏者眾,大名乜乜的捐獻、物物的捐贈在社會多的是,坊間也不難找尋,富而不貴者是某些(善長)專號。

老范 - 2019年01月27日 00:09

[[[...善者之善,其善是發自內心...]]]
 
正是正是.
 
善發自內心,如果「張揚」旨在導人以善,「張揚」亦善.
 
至於鬻「善」以沽名釣譽者,立心不良,難言曰「善」.

Choys - 2019年01月27日 00:28

助人,可以有錢出錢無錢出力,奈何我永遠都是後者,但從不埋怨,哈哈!

 

今晚家中無人,喝了多少睡不着,仍想多喝一些!忽然記起了一笑話!

 

有次大尾督踩車,在上大霸前一段輋路中,遇到一婦人推着載有兩個小孩的四輪車上斜,四輪車本身已很沉重再加上兩三幾歲小孩,婦人在斜路中再無法推得動,只能靠雙手用力頂着,免得四輪車流後,婦人可能沒氣求援而路人又視而不見,見此情形,我把單車放下急步上前幫手,推車途中,婦人只看了我一眼而沒有半句說話,到了大霸上的平地,四輪車上的兩小孩,不斷拍手高呼叫好,而婦人回氣之後即說多得幫忙,還笑說,車上的兩小傢伙看來很是喜歡叔叔你,不如送一個給你吧,問我喜歡那一個!一輪嘻哈大家告別在歡笑聲中!

 

快樂,有時可以很簡單!

 

 

老范 - 2019年01月27日 07:01

[[[...快樂,有時可以很簡單!...]]]

 

憑良知直覺,做些自己認為應該做、喜歡做、不傷害別人的事,快樂自來.相反,處心積累去索求些不配得的身外物,結果所得,身心通常並不那麼快樂.

 

所以小孩子天天嘻哈,名利場那些權貴財閥卻朝頭刺夕難眠.販夫走卒孖蒸四兩也樂不可支,商賈精於算度忙於算度,樽前路易十三靚次伯亦苦杯.

Choys - 2019年01月28日 14:46

有時(有出錢)亦不一定好!

 

有次在M記買了一份全餐,找到座位坐下,剛好同枱有一對母子,見那小子搶着他母親的那份薯條吃,心想薯條非我所好,便問小子母親,想把我那份薯條給她兒子吃,說反正剛買來未有吃過,那小子聽到即時伸手想接取,卻被他母親喝止,更罵了她兒子一頓然後把我份薯條拒絕,令我非常之尷尬!當時心想,可能那母親只是不想她兒子吃薯條過多,唯有這樣安慰自己!

 

當人家不領情更而當你立心不良時,好心冇好報那份窘景,即時盡情體會!

Choys - 2019年01月28日 15:07

這兩天接得任務,在家中刮薑(約十多斤老薑),刮薑這份優差以我來說並不討好,但有人說,刮好之後會有大啤一支!

 

二兒媳日前產下(蘇蝦子),是第二始,客家婆這幾天好唔得閒,得在兒媳家裡作打點和調理(揍孫),我則負責刮薑和買手之類小任務。家族今有七個小矮人,真是高興!

Choys - 2019年01月28日 15:09

大吉利是!更正!

第二始  >>  第二胎

老范 - 2019年01月28日 16:28

賀喜 Choys 先生!賀喜!

 

擇吉組成七人球隊,命名為 Magnificent.

老范 - 2019年01月28日 16:47

我鄉習慣,煲薑醋只用稍去皮屑,薑皮驅風有益,要留用.

 

Choys 先生宜再三打聽清楚是否如此.做事交帶,自有重賞,藍妹日來夜來天天來!

Choys - 2019年01月28日 19:37

多謝老范兄美言!

 

Magnificent 這隊名真好,我得要存檔記下。

 

先前計有三男三女小孫,兩性叮噹馬頭打過平手,兒媳今次誕下蘇蝦,勢情便逆轉了,男丁族譜可即時佔優,日後便大條理由,有藉口向太公多分些豬肉!鄉俗守舊難變,重男輕女之風是改不了,哈哈!

Choys - 2019年01月28日 20:02

親家是城市人,不大懂煲薑醋,所以交由我這邊處理,薑醋刮去薑皮那些豬腳薑,是待親家作招乎(那邊)親友和人客之用,刮皮薑醋送人主要是好看些。而媳婦所吃的薑醋,(客家人)另有家鄉秘方配搭。

老范 - 2019年01月28日 20:44

[[[...招呼親友和人客之用...]]]
 
用新出子薑,爽脆鮮甜,不用刮皮,白賺藍妹.

Choys - 2019年01月28日 22:11

老范兄,子薑唔夠老辣,嘻!

老范 - 2019年01月29日 08:59

[[[...子薑唔夠老辣...]]]

 

那又何難?心機加碼,功夫搭夠.

 

舊日,客人來「加多對筷子」,主人家卻不能慢客加多對筷子了事,豬踭西洋菜湯,豬踭分兩份,一份老火煲,另一份稍煲之後用鹹水草吊在湯面半空.後者索足老火西洋菜味,這份豬踭諗而不散,切厚片豉油熟油奉客,有菜味有肉味.(真正煲到七葷八素那一份,更加好味,當然由我等小嘩鬼解決了.)

 

薑醋老薑先煲,取其老辣,後加子薑,煲/浸入甜醋味老薑味,有辣有唔辣,奉客則嚼口者有,爽口者又有...百有百有.

 

藍妹非白賺,爺爺不要懶...哈哈哈!

鄭立勳 - 2019年01月29日 20:41

恭喜 Choys 兄 家有喜事。

 

好奇問豬腳薑的蛋是否連殻浸的? 增加鈣質?

Choys - 2019年01月29日 22:09

多謝鄭兄美言 .

 

豬腳薑的蛋得要剝殼(我家是如此),不然雞蛋便難以入味,我家制法先把蛋連殻煲熟,待自然凉凍後剝殼放進薑醋中,之後起碼要一滚、兩滚、三滾(最少待兩天)蛋才入味,當然,(微火多滾)浸上四五天的蛋最是好吃,(滚得多得要加醋)浸得越久蛋便越硬而更入味,而蛋的(外皮)便會硬如石頭但內裏蛋黃鬆化,滋味無比!

 

 

如夢如煙 - 2019年02月05日 12:19

芥蘭/荷塘芥蘭/粗芥蘭, 以削片糖薑汁酒蒜茸炒, 鮮爽甜美,無與倫比, 不是宴客和葉同炒, 不失美味, 不同炒, 葉做其他菜式.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