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前看月光 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山月

舉頭望山月

低頭思故鄉

 

"靜夜思"  唐 李白
原压正版的李白 "靜夜思"

 

"Silent Night Thoughts"

Li Bai

Translated by Frank C Yue

 

Beyond my chair outdoors placed,

I see moonlight flooding the ground;

Softly, to myself I say:

Could this be frost lying around?

Up my head I raise,

At the mountain Moon I gaze;

Hanging my head down,

I think of my hometown.

 

所有評論

timcheung1019842 - 2019年05月10日 00:46

timcheung1019842 - 2019年05月10日 09:54

日本東京一位華裔初中學生發現著名詩人李白的《靜夜思》在日中兩國略有不同,並執著尋找資料,揭開了謎底。

李白表達望月思鄉之情的《靜夜思》流傳甚廣,很多人都耳熟能詳。但在日本,這首詩卻和中國版本不太一樣,而是"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山月,低頭思故鄉"。

據日本共同社報道,中國河北省出生的初三學生相木將希三年前來到日本,他在語文資料中發現這首詩與自己在中國學習的《靜夜思》有兩處不同,日語中的"看月光"在中國是"明月光","望山月"則是"望明月"。

相木為此和同學一起諮詢了出版資料的出版社,但沒有找到答案。

他們後來通過互聯網查詢、寫信給中國學者等方法得知,日本的表述是李白作詩的原文,中國的表述則是明朝以後為普及詩詞而改寫的。

共同社引述大東文化大學中國文學教授門脅廣文的話說:"有的學者都還不知道的情況,這名中學生卻細心地發現了。"

中國學者一般都同意日本的《靜夜思》和現存最早的宋蜀本《李太白文集》一致,應當是李白原詩。後來包括清朝康熙皇帝欽定《全唐詩》也採用這個版本。

現在中國通行的版本最初見於明朝李攀龍的《唐詩選》,並出現在清乾隆年間蘅塘退士所編《唐詩三百首》,流傳至今。

2008年5月,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訪問日本期間曾前往橫濱中華山手學校參觀,並走上講台,給學生講解唐詩《靜夜思》。他當時用的也是"明月光"的中國版。

「床前看月光 舉頭望山月」 李白經典念錯幾百年

明清兩朝屢遭改動 宋代版本最可信
相信很多人都懂背誦李白的名詩〈靜夜思〉,但你只要一念出「床前明月光」,原來已經錯了。陝西文物局經過考證,認為這首膾炙人口的唐詩曾被明清詩人改動,因此自乾隆年間以來一直是「以訛傳訛」,真正的原詩估計應該是「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山月,低頭思故鄉」。
現時人們熟悉的〈靜夜思〉,是「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西安《華商報》引述陝西省文物局人員說,「這是五言絕句,古人作詩,一字千金,怎會出現『明月』一詞的重複?」據了解,內地出版的《唐詩三百首》雖然有多個版本,但主要是根據清朝乾隆年間蘅塘退士所編的《唐詩三百首》版本,當中的〈靜夜思〉已經是現行版本。不過,更早的清朝康熙皇帝欽定的權威刊本《全唐詩》中,〈靜夜思〉 的原文竟然是「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山月,低頭思故鄉。」同於康熙年間由沈德潛編選的《唐詩別裁》中,該詩又變為「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山月,低頭思故鄉」,只在第一句有所區別。
今本出自蘅塘退士《唐詩三百首》
不過,明朝編著者與清朝又有區別。明初的《唐詩品彙》中,〈靜夜思〉與《全唐詩》的版本相同,不過在萬曆年間的《唐人萬首絕句》中,又變為「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第3句被人修改。
若再追溯到宋朝,宋版《李太白文集》、宋人郭茂倩所編的《樂府詩集》中,〈靜夜思〉首句均為「床前看月光」,第3句是「舉頭望山月」。專家認為,宋人推崇唐詩,距離唐朝的年代也較近,差錯相對較少,應該是最可靠及準確的版本。
< BR>一般估計李白創作〈靜夜思〉詩後,歷宋、元至明初仍能維持「真身」,到明朝被改了第3句,到清朝再被改了第1句,被乾隆年間蘅塘退士「綜合」到《唐詩三百首》中流傳之今!

 

「床前看月光舉頭望山月」 李白經典念錯幾百年@ 阿哲的部落格:: 痞客邦

timcheung1019842 - 2019年05月10日 10:02

「看月光、望山月」的典故
星期二, 10月 13, 2009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三歲小朋友都學會背的唐詩,原來是假貨,反而日本版的靜夜思,才是真貨。
據 BBC 新聞轉載日本共同社報道,中國河北省出生的初三學生相木將希三年前來到日本,他在語文資料中發現這首詩與自己在中國學習的《靜夜思》有兩處不同,日語中的「看月光」在中國是「明月光」,「望山月」則是「望明月」。 

相木為此和同學一起諮詢了出版資料的出版社,但沒有找到答案。

他們後來通過互聯網查詢、寫信給中國學者等方法得知,日本的表述是李白作詩的原文,中國的表述則是明朝以後為普及詩詞而改寫的。

共同社引述大東文化大學中國文學教授門脅廣文的話說:「有的學者都還不知道的情況,這名中學生卻細心地發現了。」

中國學者一般都同意日本的《靜夜思》和現存最早的宋蜀本《李太白文集》一致,應當是李白原詩。後來包括清朝康熙皇帝欽定《全唐詩》也採用這個版本。

現在中國通行的版本最初見於明朝李攀龍的《唐詩選》,並出現在清乾隆年間蘅塘退士所編《唐詩三百首》,流傳至今。 

2008年5月,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訪問日本期間曾前往橫濱中華山手學校參觀,並走上講台,給學生講解唐詩《靜夜思》。他當時用的也是「明月光」的中國版。

這宗新聞再一次證明,在荒謬的中國,假可以當真,真可以當假,為何明明李白的詩是「看月光」,中國流傳的卻是「明月光」呢?為何舉頭明明望的是山月,為何在中國流傳的版本會變成「望明月」呢?

我們的民族,口口聲聲就是幾千年歷史,隨隨便便都抬出老祖宗,說是傳統不容漠視,說是歷史不容篡改,可是隨手一首李白的《靜夜思》,在中國流傳了千幾年的版本,居然是假貨,反而在日本流傳的卻才是真詩,為甚麼?為何人家反而能夠保留真相?為何人家反而可以保留真正的唐代中國文化?

中國通行的版本最初見於明朝李攀龍的《唐詩選》,清乾隆年間蘅塘退士編一本《唐詩三百首》,由官方權威,到學術機構引用,權大就等如理大,於是錯了的事,就變成了真相,明明假的東西變成了真的,反而令千千萬萬的中國人,以為日本人的才是假的。

更妙的就是堂堂國家主席,千挑萬選選來選去,居然選中了一首假詩,去日本丟人現眼,有如去告訴日本人:「今日的中國文化是假的,你們才是真正的中國文化繼承人。」

對呀,論漢服唐裝,日本人保留了,人家的和服才是真正的唐朝服裝繼承人;我們結婚不去穿漢服,卻然去穿滿州人的服裝,還自以為是「傳統」,要著旗袍扮旗人做漢奸;論漢文,保留文言文句法的是日本,而絕對不是今日的爛普通話文化,更有不學無術的垃圾,不斷強調學中文應用普通話,荒謬絕倫之至。

論漢字古音,南方人的方言和日文保留古音更多,正正就是如此,所以日本人才能保留真正的唐詩,能保留真正李白的《靜夜思》,而不會因為失去了漢語的入音,而把唐詩原文都可以弄錯!

不是說林忌馬後炮,可是年輕時已經非常納悶奇怪--為何堂堂詩仙李白,會在《靜夜思》寫出兩個「明月」?為何「明」字會和「望」字相對?根本不合格律邏輯!

可是結果呢?千千萬萬的中國人,卻連續錯了幾百年,從來沒有出版商,敢出來更正我們所犯下的錯,還要荒謬地說:「這是中國版」。

用廣東話讀李白原詩:「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山月,低頭思故鄉。」一點問題都沒有!為何我們不敢還原此詩?從明朝開始錯,到清朝人人都錯,再用國語讀讀李白原詩,當恍然大悟--「望山月」怎也讀不順,也難怪要走去改李白的詩。

如果連《靜夜思》這樣的名著也讀不順,學中文又豈能廢廣東話而用普通話?這樣的道理還需要說明嗎?

為何中國的學者明知李白原文是如此,我們卻不敢還原《靜夜思》?為何我們不敢更正錯誤,要千千萬萬的小朋友與年輕人,千千萬萬年地錯下去?

為何如此明白的真理,我們中國人卻沒有人敢堅持?為何還有這麼多大陸的學生,這麼多大陸的學者,這麼多不學無術的香港弱智人士,敢大大聲出來質疑--為何香港要用廣東話教中文?那些說用普通話讀唐詩比較順口的人,是否應該立即送去槍決,以免浪費地球資源?

各位家長,請 Print 一份 BBC 的新聞,以備不時之需--如有教師再次教錯,請寄一份給他/她,以免再誤人子弟,以免再連我們中國人蒙羞--連老祖宗的唐詩都可以錯,連日本人都不如!

因此,有這樣的背景再去看溫家寶認錯的新聞,大家可能有不一樣的感覺。

港台:溫家寶更正文章內容 網民:嚴謹治學態度令人敬佩 
2009-10-13HKT13:07
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更正他的演講辭內容,有大陸網民表示,溫家寶的嚴謹治學態度,令人敬佩。

溫家寶致函新華社總編輯室,對該社發表他撰寫的《教育大計,教師為本》文章內容作出更正,並向讀者致歉。溫家寶在信中說,文章提及岩石學的分類,應?沉積岩、岩漿岩、變質岩。特此更正,並向廣大讀者致以歉意。

大新聞!大新聞!原來在差不多先生的中國,連寫錯字認錯,都已經是全國的大新聞,很了不起的大事!!!

對,如果沒有「看月光、望山月」的典故,我們這些受洋教育的人,永永遠遠都無法明白,這件事有何轟動,為何連手誤、字誤、用錯名詞,都可以是「新聞」,都值得網民和學者「討論」。

這是一個怎樣的國家?就是一個沒有常理,沒有邏輯,沒有真相的國家;看看香港大陸化之後,連特首在廟堂之上「狗噏」,立法會秘書處也可以改作「鬥噏」,而從來沒有一間主流傳媒,敢去質疑特首、立法會秘書處沒有「誠信」。

對,原來「前後立場不一」的甘乃威,因為「未能一次過說明所有事情」,「幾個版本有所出入」,這樣就叫做沒有誠信,反過來指鹿為馬,指狗為鬥,就完全沒有誠信問題。

這是一個怎樣的社會?這是一個怎樣的國家?中國人要救中國,唯一的方法,就是去(偽)中國化--因為今日的中國,根本就是假貨!

 

 

每日一膠.荒謬的香港: 從靜夜思看溫家寶認錯

 

timcheung1019842 - 2019年05月10日 10:05

 
有人察覺《靜夜思》日本流傳版本,同而家包括中國大陸台灣香港流傳唔同。之後有人提出,日本流傳版本,先至係李白原版,而唐人地區流行嘅版本,後世編集者改過。大明李攀龍嘅《唐詩選》,係目前知道嘅,最早出現嗰個流行版。之後大清乾隆年間,《唐詩三百首》亦都跟呢個版本。不過大宋《李太白文集》(宋蜀本),所記反而係原版,大清康熙皇帝欽定嘅《全唐詩》,都係呢個版本。
 
原版
床前看月光,
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山月,
低頭思故鄉。[1]
 
流行版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
低頭思故鄉。
 
惡搞版
{{CHquote| 床前明月光,
阿媽煲靚湯。
阿爸落毒藥,
全家死清光。

 

timcheung1019842 - 2019年05月10日 10:11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唐代大詩人李白的這首《靜夜思》千百年來廣為傳誦,真可謂婦孺皆知!據一項最新民意調查統計,約95%的孩子第一次認識並能背誦的詩歌,也就是這首詩;而如今的孩子可真是個聰明,他們所提出的一些問題居然也為難住了很多家長和老師:「舉頭望明月」的李白究竟是站著還是坐著?是在屋內還是屋外?為什麼要說是「床前明月光「而不說是「窗前明月光」或「門前明月光「?——這不,就連大伙您也都傻眼了吧?!
 
其實呢,這首詩最令我感到疑惑不解的是:這短短20個字的小詩怎麼會出現了兩個相同的「明月」呢?這樣儘管朗朗上口,但似乎又顯的拖沓和重複了。要知道,古人作詩可是一字千金啊!《靜夜思》屬五言絕句,雖不如律詩那樣嚴格講究平仄、粘對,但如押韻、對仗等這些基本玩意還是要考慮的。「犯重」即一首詩中重複使用同一個字,在五言絕句中一般是不多見的,而像這樣竟連續冒出兩個相同的字就有點不對勁了。李白的詩風雖然一向較疏朗,但還不至於如此「不堪入目」吧。
 
正巧,我案頭有一套中華書局的《全唐詩》,咱不妨細查一下——正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這首詩原作竟會如此:
 
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山月,低頭思故鄉。
 
看到了吧,「床前明月光」在這裡已變作了「床前看月光」,而「舉頭望明月」在此也改成了「舉頭望山月」。這究竟有沒有搞錯?!筆者隨即又查閱了宋刊本《李太白文集》、宋人郭茂倩所編的《樂府詩集》、洪邁編《萬首唐人絕句》,其中第一句均作「床前看月光」,第三句也均作「舉頭望山月」;元蕭士斌《分類補注李太白集》、明高木秉《唐詩品彙》也都是如此。
 
這首詩的變化和分歧主要是出現在明、清兩代,明代趙光等在萬曆刊本的《唐人萬首絕句》首先對此作了修改:
 
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在這兒,第三句改為了「舉頭望明月」,但第一句仍作「床前看月光」;而在清代王士真《唐人萬首絕句選》、沈德潛《唐詩別裁》裡,又產生了變化: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山月,低頭思故鄉。
 
在這裡,第一句「床前看月光」改成了「床前明月光」,而第三句未作改變。一直到了乾隆年間,在蘅塘退士所編的《唐詩三百首》裡,才真正將第一、第三兩句的變化完整放在一起;經過其「發揚光大」,終於成為了我們今天所耳熟能詳的《靜夜思》。
 
眾所周知,宋人一直推崇唐詩,其收錄編輯甚有規模,加之距唐年代相近,誤傳差錯相對較少,故宋代乃至元代所搜集的《靜夜思》應該是可靠準確的;在清朝玄燁皇帝親自欽定的權威刊本《全唐詩》中,也並沒有受到前面同時代不同刊本的影響而對此詩作任何修改。因此,《靜夜思》中「床前看月光」、「舉頭望山月」兩句的真實性是毋容置疑的!但明、清兩代文人為何還要「冒天下之大不韙」不斷加以修改呢?難道該詩真的存在較為明顯的瑕疵不成?——確實,就是在這首普普通通的小詩中,我們卻不難發現有兩處與日常生活習慣不符的描述:
 
首先,「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這兩句似乎就很難自圓其說。因為,臥室內床前的月光一般是通過窗口照到地面上的。唐朝那時候「窗「管叫「甕窗」,也就跟現在的29寸彩電屏幕差不多大,月光通過它照在地面只能是那麼方方或窄窄的一小塊;「霜」的概念則不同,它呈現在地面的景象勢必是「一大片」的。我想,要讓李白將一小塊白蛋糕似的月光錯覺為「疑是霜」,恐怕他是喝得酩酊大醉也做不到!除非是整個房間都被月光籠罩了;
 
其次,「舉頭望山月」這一句也有矛盾。大伙知道,這月亮總是從東北升起,西南下落(或相反),而古代臥室的窗子和現在一樣都是呈南北向的;「山月」則表明月亮剛剛升起不久,因此,從視覺的角度分析,詩人當時在室內「舉頭」是很難看到「山月」的,即便他真能趴在牆壁斜倪觀察到,這月光也無論如何不可能在空中轉個身再照到床前呀?!
 
如此看來,後人對《靜夜思》的修改倒也頗有幾分道理:「明月光」比「看月光」似乎範圍要大些,而「望明月」比起「望山月」感覺上更讓人理解和接受了。但是他們依然沒有完整解釋清楚上述矛盾啊!最最重要的一點是,李白大人的原作就是如此,難道他老人家會犯如此低級的錯誤嗎?反正,打死俺也不會相信的!
 
要我說呢,李白當時在床前壓根兒就看不到那明月,為何?唐代那陣兒雖然沒有現在的玻璃,但卻已在窗口上用上了窗簾。在臨睡前人們當然是要拉上窗簾的了,但遇心煩難眠時,則常會捲開窗簾,望月輕歎一番。李白在《長相思》中就有佳人「孤燈不明思欲絕,卷幃望月空長歎」詩句、在《秋月夜送沈之秦》則有「捲簾望月清興來」句、在《玉階怨》中更有「卻下水晶簾,玲瓏望秋月」兩句。這些詩句均很好的反映了此種情景。看來,當時這窗簾倒也蠻考究的,李白的當時境況同現在的下崗工人差不多,這水晶簾自然是無法享用了,但在窗口掛上塊粗布窗簾去抵擋風寒還是能搞定的。試想,李白當時還在床上呢,這粗布窗簾尚未打開,月光又如何能照到室內地面?他又如何能看到遠方的「山月」?
 
唯一合乎情理的解釋就是李白當時根本就不在室內!他很可能是在室外的庭院或者別的什麼場所,而且有座大山離他很近!!惟有如此,他才可能將「灑滿庭院」的月光「疑是霜」;也惟有如此,他才可能做到「舉頭望山月」。
 
但這樣又該如何來理解這個「床」字呢?李白總不至於把大床挪到大院去睡覺吧。
 
幾年前,一些專家學者曾指出《靜夜思》中的「床」字指的是室外的「井欄」,惹得媒體跟風大肆炒作了一番,《靜夜思》也好歹隨著風光了一回。然而,這樣的觀點是經不住任何考驗的:你說,李白在哪兒觀月不好,他非要跑到那井欄旁幹啥?再說,這「井欄」四周的方位可不能分「前後左右」的,「井欄」周圍都好說,這「井欄」前就不好說了——月光畢竟是照在「井欄」四周的;他們甚至不惜翻出了李白在《長干行》中「郎騎竹馬來,饒床弄青梅」兩詩句來解釋,說是一對「小戀人」正圍繞著「井欄」打圈子玩樂呢——這恐怕也只有發了瘋的詩人才能想得出:你說這井欄離井口那麼近,小孩子在那兒多危險啊,況且井欄處又濕又滑,說不準還沒打上個圈,小腦袋就先栽下去了??李白他能寫出這樣沒頭沒腦的詩嗎?!
 
不久前,我在雜誌上看到了國內某位教授竟然提出了《靜夜思》中的「床」是指日本人用的「塌塌米」。哎!這也難怪,如今的日劇、韓劇到處熱播,畫面中反覆出現的「塌塌米」怎麼看也算是個「床」吧,接下來他們恐怕要做的就是如何奉勸國人改睡「塌塌米」了。我看,如今的有些文人不僅智商變低了,居然還成了什麼哈日、哈韓、哈美一族,我呸!
 
「床」字在《靜夜思》中實指「胡床」即今天的椅子!古人大多席地而坐,並沒有像現在的椅子。「胡床」據考證是在東漢才有西域少數民族傳入內地,模樣相當於今天的折疊椅,其坐面由棕繩連接,故亦稱「繩床」。記得在老謀子的《英雄》裡,我們不光可以欣賞到秦朝所謂的各式椅子,細心的觀眾竟能在屏幕上發現一部愛立信手機呢——洋相百出,還要去爭什麼奧斯卡,氣得連天上的星星渾身都在發哆嗦。
 
據北宋《太平御來覽》關於室內傢具的條目中,有床、塌、案、櫃、櫥等,可就是沒有「椅子」這一條!勉強和椅子沾上邊的傢具就也只有「胡床」。在唐代,「胡床」其實就成為了椅子的代名詞。筆者注意到,李白在其詩中也確實曾多次提到它:
 
如他在描寫醉僧懷素的《草書歌行》詩中,曾這樣寫道:「吾師醉後依胡床,須臾掃盡數千張」,這裡的胡床指的應就是椅子,如果懷素當時是斜躺在床上的話,那他又怎能潑墨「數千張」呢?李白在《寄上吳王三首》詩中也談到「去時無一物,東壁掛胡床」,看來,這胡床使用起來非常方便,不用時還可以將它折疊掛在牆上,假如是指睡覺的床,肯定是不行的;他在《陪宋中丞右武昌夜飲懷古》中更明確提到:「庾公愛秋月,乘興坐胡床」,可見,這胡床不僅是用來坐的,而且還成為了夜晚賞月的好「幫手」呢。「胡床」當時在唐朝就像咱八十年代的冰箱、彩電,尚未完全普及,能坐在胡床上賞月也算是一種高級時尚吧。李白作為那個時代的弄潮兒,賞月時理所當然會在「胡床」上過把癮!
 
「胡床」在唐代其他詩人中也屢被提及:如李賀在《邀人裁半袖》中就有「端坐據胡床」詩句,這也再次表明「胡床」確實是被用來坐的——它就是後來被俗稱的「椅子」的前身!杜甫也有詩曰「臨階下馬坐人床」,這兒的「床」指的恐怕也應是「胡床」,不然,他剛一下馬就步入主人內房,直坐到他的床上——這看起來很不禮貌吧?!
 
其實,直到宋朝,椅子在當時仍被喚作「胡床」。蘇東坡在其《點絳唇—閒話胡床》詞中,曾這樣寫道「閒依胡床,公樓外峰千朵,與誰同坐??」嘖嘖!寫得真棒;陸游在《橋南納涼》詩中也有「攜杖來追柳外涼,畫橋南畔倚胡床」嘿!這位老人家可真是會挑地方,他乾脆將椅子搬到了橋邊的柳樹下乘起大涼了,要是您邊搖起蒲扇,邊再來段當年抗擊金兵的評話,准保連水中的魚兒蟹兒也會忙趕著過來聽。
 
真正把胡床(繩床)轉變為木製的交椅,再將它發展到如今俗稱的椅子,大約是在南宋中後期,由於江南濕氣過重,老百姓長期席地而坐對健康不利,於是在南宋小朝廷的推崇和鼓勵下,椅子開始盛行於世,到了明、清兩代終於也飛入尋常百姓家。至此,「胡床」一詞便徹底淡漠了,它已完全被「椅子」所代替了,「床」字也就單單泛指睡覺意義上的床。不難理解,最後也就導致出現了本文開頭那驚人的一幕:明、清兩代老八股們竟不知天高地厚,紛紛對李白的這首《靜夜思》動起了「黑手」??一切都是一個「床」字惹的禍!!!
 
現在,我終於可以正確地告訴小朋友們了:李白當時是在屋外坐在椅子上望明月的,並且離他不遠處還有一座大山呢!順便再想給寶寶們說上一句悄悄話:老師的話和書本的內容有些也是瞎說的,要想長大有出息,千萬防著點!
 

timcheung1019842 - 2019年05月10日 10:16

李白——舉頭望山月

靜夜思
 
    (唐)李白
 
    牀前看月光,
 
    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山月,
 
    低頭思故鄉。
版本一:宋刻本《李太白文集》
版本二:元刻明修本《分類補註李太白詩》
版本三:日本內閣文庫本《重訂正合刻李杜詩全集》
 

 

timcheung1019842 - 2019年05月10日 10:21

靜夜思
李白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 
低頭思故鄉。
 
註:此乃清乾隆年間唐詩三百詩收錄版本,
根據北宋及日本流傳版本,李白原詩為:
 
床前看月光,
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山月,
低頭思故鄉。
 
English translation: 
 
In the Quiet of the Night 
Li Bai, 701-762CE
 
Moonlight reflects off the front of my bed. 
Could it be frost on the ground instead? 
I look up to view the bright moon ahead. 
Thoughts of hometown bring down my head.
 
-------
曲:韋然
 

timcheung1019842 - 2019年05月10日 10:29

Before my bed tonight the moon shone down
I took it instead for frost upon the ground
I lift my head  watching the mountain moon
I lower my head missing my northern home
 
靜夜思  
李白  
 
牀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山月, 
低頭思故鄉。
 
 

Chek Lingtranslation as follows.

Heartbeats in the deep of night

The moonlight shines brightly beyond my bed
I wonder if it's the frost on the ground outside
I lift my head to see the moon 
I say down my head and yearn for my ancestral village

timcheung1019842 - 2019年05月10日 10:35

兒童謎語:舉頭望明月(打一國外城市名)
答案:【仰光】
解釋:舉頭就是仰,仰頭望明月能看到月光,所以是仰光。
小知識:仰光是緬甸的原首都,現緬甸首都為內比都,於2005年遷都。
 

 

timcheung1019842 - 2019年05月10日 10:43

 
 

Mix - 梅艷芳 床前明月光

YouTube
“床前明月光”是梅艷芳演唱的一首歌曲,由李安修作詞,陳富榮作曲,收錄於專輯“”中。
梅艷芳“床前明月光”
梅艷芳“床前明月光”
曲:陳富榮|詞:李安修|古詩:李白
是你吧
高高掛穹蒼千年啦
看盡了人世離與散
多少功名似塵埃
*是我傻
總是在寂寞夜裡望
你時圓時缺時迷惘
彷彿告訴我生命本無常*
來吟一首老詩
喝一杯老酒
明月啊
別望我癡別笑我狂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
低頭思故鄉#
重複#*
來吟一首老詩
喝一杯老酒
明月啊
讓我擁抱帶我翱翔
重複###
 

羨魚 - 2019年05月10日 11:22

WOW! tyvm indeed, timcheung!

your meticulous searches, and links given above, unearthed a world of most useful info.

羨魚 - 2019年05月10日 11:22

(此留言己被博主刪除。)

羨魚 - 2019年05月10日 11:29

we now know for certain what does li bai's original poem look like.

all this makes sense and is v logical!

i now accept that:

1. "bed" is a chair in which the poet was seated outside his house or inn;

2. it is the "mountain Moon" 山月 li bai was talking about. so, he did not use the term "bright Moon" 明月 twice in his five-character quartrain.

羨魚 - 2019年05月10日 11:30

this is quite some achievement. thx again!

羨魚 - 2019年05月10日 11:33

the "bed" in li bai's poem refers to 「胡床」 , an early form of chair.

羨魚 - 2019年05月10日 11:34

my english translation has been amended accordingly.  :)

timcheung1019842 - 2019年05月17日 13:42

【靜夜思】 李白
床前看月光, 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山月, 低頭思故鄉。

Quiet Night Thoughts Li Bai
In front of my bed, I see moonlight bright.
Could this be ground frost formed during the night?
Lifting m'head, I gaze at the mountain moon;
Bowing, I long for home (-- trav'ller maroon'd).

frank

 

frank yue - 2010年11月26日 18:33

hi, andrew,

thank you for a nice rendition.

as a nit-picker, may i just say i don't quite agree with your translating the poet's original 舉頭 and 低頭 actions as simply 'I raise my eyes towards (the silvery moon)...' and 'Lower them' respectively (as per your lines 3 and 4) as these simple eye movements can indeed be accomplished without moving one's head at all. to me, the more exaggerated body language of 舉頭 is a conscious show of an expectant, wishful gaze while 低頭, an introspective reminiscence, a strong longing for home.

the well researched materials and meticulous comments by other posters on your blog are most educational.

i'm in support of the 'uncorrupted' original version of li bai's most famous "mid-autumn festival" poem. may i post my rendition for your comments, please.

【靜夜思】 李白
床前看月光, 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山月, 低頭思故鄉。

Quiet Night Thoughts Li Bai
In front of my bed, I see moonlight bright.
Could this be ground frost formed during the night?
Lifting m'head, I gaze at the mountain moon;
Bowing, I long for home (-- trav'ller maroon'd).

frank

 

黃宏發 Andrew Wong關注

英譯 李白 &lt;夜思 (靜夜思)>

 

 

timcheung1019842 - 2019年05月17日 13:46

frank yue - 2010年12月01日 10:34

hi, andrew,

welcome back. (i too was back in hk last night from a tour of shaoquan in guangdong.)

just for the record, i'd like to revise the first line of my rendition of li bai's poem version 2 (to bring out specifically '看' in 床前看月光) thus:

【靜夜思】 李白
床前看月光, 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山月, 低頭思故鄉。

Quiet Night Thoughts Li Bai (701-762)
Before well railings, I see bright moon-light;
It looks like ground frost formed during the night.
Lifting m'head, I gaze at the mountain moon;
Bowing, I long for home so out of sight.

frank

黃宏發 Andrew Wong關注

英譯 李白 &lt;夜思 (靜夜思)>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