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空盡,

唯見長江天際流。

 

"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 唐 李白

 

"At Yellow Crane Tower Bidding Meng Haoran Goodbye on His Way to Guangling"

-- Li Bai

-- Translated by Frank C Yue

 

My old friend's travelling from the West, at the Yellow Crane Tower, 

In May down to Yangzhou amidst misty flowers;

The lone sail disappears into the distant blue skies empty --

Only the Yangtze, towards the horizon, is flowing ceaselessly.

 

所有評論

timcheung1019842 - 2019年05月12日 01:09

 
 

Mix - 童麗---煙花三月

YouTube
煙花三月
 
牽住你的手相別在黃鶴樓
波濤萬里長江水送你下揚州
真情伴你走春色為你留
二十四橋明月夜牽掛在揚州
揚州城有沒有我這樣的好朋友
揚州城有沒有人為你分擔憂和愁
揚州城有沒有我這樣的知心人
揚州城有沒有人和你風雨同舟
煙花三月是折不斷的柳
夢裡江南是喝不完的酒
等到那孤帆遠影碧空盡
才知道思念總比那西湖瘦
牽住你的手相別在黃鶴樓
波濤萬里長江水送你下揚州
 
真情伴你走春色為你留
二十四橋明月夜牽掛在揚州
揚州城有沒有我這樣的好朋友
揚州城有沒有人為你分擔憂和愁
揚州城有沒有我這樣的知心人
揚州城有沒有人和你風雨同舟
煙花三月是折不斷的柳
夢裡江南是喝不完的酒
等到那孤帆遠影碧空盡
才知道思念總比那西湖瘦
煙花三月是折不斷的柳
夢裡江南是喝不完的酒
等到那孤帆遠影碧空盡
才知道思念總比那西湖瘦

timcheung1019842 - 2019年05月12日 01:11

timcheung1019842 - 2019年05月12日 01:16

 
 

Mix - 煙花三月

YouTube

 

timcheung1019842 - 2019年05月12日 01:21

 
 

Mix - 婷婷唱古文-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YouTube
故人西辭黃鶴樓
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空盡
唯見長江天際流
我的老朋友,向我揮揮手
一起告別黃鶴樓
柳絮如煙中,繁花似錦
三月裡他將去揚州
孤帆遠影漸漸地遠去
消失在碧空的盡頭
只見長江,浩浩蕩盪
向著天邊,奔流
再見了孟浩然,再見我的老友
再見再見再見啦
一切盡在,不言中
再見我的孟浩然
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
李白
故人西辭黃鶴樓
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空盡
唯見長江天際流
故人西辭黃鶴樓
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空盡
唯見長江天際流
我的老朋友,向我揮揮手
一起告別黃鶴樓
柳絮如煙,總繁花似錦
三月裡他將去揚州
孤帆遠影漸漸地遠去
消失在碧空的盡頭
只見長江,浩浩蕩盪
向著天邊,奔流
故人西辭黃鶴樓
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空盡
唯見長江天際流
唯見長江天際流
唯見長江天際流

timcheung1019842 - 2019年05月12日 01:27

 
 

Mix - 烟花三月

YouTube

 

timcheung1019842 - 2019年05月12日 01:34

【碧山盡】 ? 【碧空盡】 ?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楊州;孤帆遠影碧山盡,唯見長江天際流!」

◆這是熟悉唐詩的人,都喜愛的熱門詩;此詩的爭論點就是標題中的山與空兩字之異?讀古人詩,不能單從字面去理解講述,還要從作者當時的時空環境,及所見所感去探索,才能揣摩其詩中真意,中國古代文人最大的盲點:是對異地天文氣象,地理環境的無知(諸葛亮例外,所以能唬住眾將官)。後人要辨識詩中一字的正誤,需先要理清幾個要點:也正是大家忽略的,尤其台灣人從未去長江,更無法想像江南景色,才會產生對此詩問題爭論,至今未解?(唐詩三百首的編者就是只有學識而無知識的代表,其中謬誤之處另說。)

一、詩的立場:是李白送孟浩然下揚州東行的記事,所以從頭到尾是以李白第一人稱,不能到後面改成孟浩然回頭看李白的黃鶴樓腳下蛇山不見了(碧山盡)。

二、詩的環境:武漢地區目視所見只有龜、蛇二山隔江對峙,極目所至百里內無他山(看照片)。(碧山盡)是指那山盡了?難道是李白腳下的蛇山會在腳下消失?那些爭論的文士們,沒注意「孤帆遠影天際流」,不就說明是碧空」,所以發生爭論,不是版本問題,是對錯問題,沒到現場去感受的人自已想當然的自作篡改。

三、詩的季節:李白送行是在「煙花三月」:就是《杏花、煙雨、江南》的時令,此時長江一帶常是細雨綿綿,江面水霧濛瀧,遠看水天相連,無分際線,孟浩然所乘小蓬船(註)的白帆漸行漸遠,終於消失在水天不分的空間裡,是李白當時所見的實景(碧空盡),參看上圖便知江景是符合李白當年所見的空濛景象,另王勃的【滕王閣序】中也有「秋水共長天一色」的水天不分的景象描寫,這種江景不是未身臨其境的島民所能想像理解的,編空校教材人生長在島嶼,無法想像江南煙雨情景,就想當然地作【狗尾續貂】之事。

 (註:用蘆葦桿做的船棚、船帆稱蓬船,因蘆葦桿是草本。用竹篾編的船帆、船棚稱篷船,因竹非草本。 )

上左圖:此照地點,是在坐北朝南的晴川閣下所照。照左是大江東方,也就是李白目送孟浩然遠去的方向,時在陽春三月,左端江天一色,船會消失天際。

 

上右圖:此處是在武昌蛇山下左望大江西方上游,極目所見,上下沿江百里無山,何來【碧山盡】 ?

 

上左圖:是元、清時代的三層黃鶴樓,被明末流寇張獻忠燒掉 。上右圖:是新建五層黃鶴樓,為遷就過江鐵道,距離原址退後五百公尺。

 

 

【碧山盡】 ? 【碧空盡】 ?

timcheung1019842 - 2019年05月12日 01:45

At Yellow Crane Tower in the west
 
My old friend says farewell;
 
In the mist and flowers of spring
 
He goes down to Yangzhou; 
 
Lonely sail, distant shadow,
 
Vanish in blue emptiness;
 
All I see is the great river
 
Flowing into the far horizon.
 
(中国文学出版社 编)
 
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英译
 
From west Crane Tower my friend is on his way
 
Down to Yangzhou in misty, flowery May.
 
A sail’s faint figure dots the blue sky’s end
 
Where seen but River rolling till its bend.
 
 
 
(王大濂 译)

 

timcheung1019842 - 2019年05月12日 01:51

The old man’s resignation of the Yellow Crane Tower
Fireworks in March, Yangzhou
Lonely sail far away
Only see the Yangtze River skyline
 
by Google translate

養珠樓主 - 2019年05月12日 04:36

"travelling West"?

 

揚州應在黃鶴樓以東。李白嘲笑孟浩然一生一事無成?

羨魚 - 2019年05月12日 05:13

o ty, yeung chu lau chu!

relevant line amended.

羨魚 - 2019年05月12日 05:16

tyvm, timcheung! for the numerous links and useful info and translations (some of which can be refined).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