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訂逃犯條例就是葬送香港法治—中國司法制度的三大弊端

 

    自從香港特區政府決定修訂逃犯條例以來,有關這方面的爭議日益激烈,特區政府此舉不但撕裂社會,而且摧毀香港賴以繁榮的法治基礎。林鄭月娥宣稱港人反對修例是由於不了解或誤解逃犯條例,其實港人越了解中國的司法制度,就越會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因為中國司法制度存在三個嚴重弊端,一旦港人被引渡到大陸受審,無疑於送羊入虎口,後果堪虞。

 

    第一,中國既不實行陪審團制度,也不允許司法獨立。自從1957年反右運動之後,「司法獨立」就被批判為「以法抗黨」,大批堅持依法辦案的政法幹部遭到整肅,法官無法依據自己的意志判案。根據《刑事訴訟法》第149條規定:「合議庭開庭審理並且評議後,應當作出判決。對於疑難、複雜、重大的案件,合議庭認為難以作出決定的,由合議庭提請院長決定提交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審判委員會的決定,合議庭應當執行。」。這樣,審理案件時,主審法官要向庭長彙報案情,請示裁判意見,裁判文書要報庭長、主管副院長審批;主管副院長不同意合議庭意見時,可以退回合議庭重新合議,或提交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審判委員會認為難以決定的,則須請示上級法院。對上級法院或審判委員會的決定,合議庭必須執行。如此一來,合議庭一旦遇到重大、複雜、疑難的案件,往往送交審判委員會討論,投票表決;一旦出現錯判枉判的情況, 也可以由審委會承擔責任,而審判委員並未參與審理案件,但一旦審委會做出決定,法官必須服從。換言之,縱然法官認為被告無辜,也必須執行審委會的決定,判處被告有罪。

 

    第二,被告在接受公安機關刑事訊問時並無保持沉默的權利,也不允許律師在場,訊問過程黑箱作業,外人無從知曉。這樣不但難以維護被告的正當權益,而且為執法者非法誘供,實施刑訊逼供大開方便之門。事實上,酷刑逼供是國際共運的傳統,也是中國皇權專制的傳統。對中共黨史稍有研究的人都知道,中共黨內的政治鬥爭異常殘酷,在歷次黨內鬥爭和政治運動中,中共經常任意拘留、強迫失蹤、酷刑虐待乃至折磨虐殺審查對象,例如1930-1932年在蘇區進行肅清AB團;1942年開展的延安整風運動及其所謂搶救運動;中共建政後的鎮壓反革 命運動、反右運動和文化大革命中大規模實行的群眾專政、隔 離審查和行政看管。這種無法無天的制度至今仍然肆虐神州。

 

    第三,中共將法律視為統治和專政的工具,法律必須為政治服務。毛澤東認為專政的工具是軍隊和公檢法機關:我們現在的任務是要強化人民的國家機器,這主要是指人民的軍隊,人民的警察和人民的法庭,藉以保護國防和保護人民利益,……軍隊、警察、法庭等項國家機器,是階級壓迫階級的工具。對於敵對的階級,它是壓迫的工具,它是暴力,並不是什麼「仁慈」的東西。[1]在毛和中共看來,司法機關和法律都是階級鬥爭的工具,都是對敵人專政的國家機器,所以它們不但不能獨立於政治,而且必須為政治服務。因此,司法工作和法律法規只是中共用來統治國家的工具,或成為中共改造社會的權力資源,所以它們必須隨著中共工作重心的變化而變化。至於是否符合「正當程序」(due process)以達致「公平」(fairness)則並不重要,公安局、檢察院、法院的關係並非互相制約,而是互相配合,設法將被告定罪,法院判案的依據往往依賴公安局和檢察院提供的口供。於是,屈打成招,獲取口供,最後定罪的三部曲,中共內部有一個術語,稱為「逼、供、信」,即先「逼」,強行屈打成招,等嫌犯「供」了之後,便予以採「信」。當法律對中共有利時,它就用法律作為將被告定罪的武器,一旦法律束縛其權力時,就將之棄置不用,任意踐踏。

 

    在這種情況下,香港人一旦被引渡回大陸,不但難以得到公平公開的審判和辯護機會,甚至在拘留期間的人身安全也無法保障。當我們越了解中國司法制度的弊端,我們就越恐懼被引渡回大陸受審,宣稱修訂逃犯條例乃是維護公義,中國的司法是「陽光司法」的人,只可能是兩種人——不是騙子,就是傻子。



[1] 毛澤東,〈論人民民主專政〉(1949年6月30日),中共中央文獻編輯委員會編,《毛澤東選集》第4卷(北 京:人民出版社1991),頁1476。

 

所有評論

h

hingcheung - 2019年05月15日 01:27

Good !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