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紀評論 肖強:“五毛黨”幫的是倒忙

所謂“五毛黨”,是中國互聯網上的一種特別的政治現象,也是網民們為此製造的一個新的流行詞彙。網絡上的互聯網詞彙層出不窮,有“河蟹”,是從官方的“和諧社會”這個口號轉換過來的、專門諷刺網絡封鎖的這個叫“河蟹”。而“五毛黨”呢,則是關於官方網絡評論員的另一種叫法。

網民們對於網絡評論員、或者說是“五毛黨”,一般都是批評、諷刺、和挖苦之聲。而在中國的官方報紙上,最近卻出現了 “五毛黨”這個詞彙和有關的報導,這就很值得一提。

首先是英文版的《環球時報》,它在2月8號的時候,特別提到,說一份官方文件透露2004年10月開始,長沙市委外宣辦選聘網評員,底薪600元、按發貼量加薪,每發一貼、每貼5毛5毛錢。所以呢,就被網民們譏稱為“五毛黨”。

這個網絡評論員一般就是各級官方系統專門花錢訓練培養的網絡的宣傳員。但是和政府的一般宣傳不一樣,這些網絡評論員都要用化名,不以自己的真實身份而是化裝成普通網民的這樣一個身份在網上發言。因此呢,“五毛黨”就是一種利用匿名形式在網民中宣揚政府機構需要他們宣傳的一定言論的這樣一些受僱用的專門的喉舌。

.......
.......
.......

如果我們再仔細看一下象網絡評論員、或者“五毛黨”這個做法,它不是起於中央政府,而更多的是在地方政府,從縣一級、有時一直到省一級,也包括大大小小的受管制的新聞網站和論壇。而像這樣一個匿名、隱藏身份、又要替政府發言的網絡上的宣傳現象,究竟對維護政府的信任力和公信力有什麼樣的效果呢?

看來最近這幾年“五毛黨”在網上越來越多,可是普通網民對政府的信任危機卻是越來越深。 “五毛黨”大量出現,政府的言論卻越來越得不到網民的信任。那麼,我們可以簡單地問一問,這樣的“五毛黨”究竟在起幫助政府的作用呢?還是恰恰相反?

新世紀評論 肖強:“五毛黨”幫的是倒忙

所有評論

old cat - 2010年03月03日 11:33

不知“五毛黨”的出現 (已出現) 對信壇的影響如何?

尼高 - 2010年03月03日 11:39

見到金小明之流係度亂噏廿四,覺得點?

old cat - 2010年03月03日 11:54

我覺得有'劣論驅逐良論'的排擠效果,

尼高 - 2010年03月03日 12:00

明顯係佢地其中一個目的!

liuyun. - 2010年03月03日 12:29

五毛黨在香港的情況
據2009年12月21日《大公報》報導,香港的「五毛黨」早已在本港各大討論區存在。他們組織嚴密,行事隱秘,收入豐厚,加上香港沒有專門的法律針對這些組織,故他們可以稱得上是不受法律監管的「幫派」。而香港的「五毛黨」收費,較內地高出十倍。
2010年2月,「五毛黨」正式進攻高登討論區。
高登線民指出,若不理會或block「五毛黨」,就會令他們主宰言論。若與他們理論,他們又會無止境回應,消磨線民對政治討論的興趣,以致會出現如香港討論區等被「五毛黨」攻陷的結果。故當高登線民看見「五毛黨」,會用以下手法讓他們自討沒趣:
1)中國負面新聞,如六四事件貼圖
2)貼潮文,暫時被引用最多的是家姐潮文
3)貼膠圖
線民支持其效果:「唔通(五毛黨)會將一個被騎劫成家姐潮文post比boss睇博五毛收入咩」
2010年2月16日,高登線民一度成功擊退「五毛黨」。

(摘自:香港網路大典)

五毛黨

liuyun. - 2010年03月03日 12:30

李平 - 盡論中國 » 北 京 加 速 培 養 五 毛 黨
李平 - 盡論中國 » 北 京 加 速 培 養 五 毛 黨

liuyun. - 2010年03月03日 12:37

蕭瀚:五毛類型學

“五毛”——政府雇用的“網路評論員”,以其每發一條網路評論,可獲五毛錢報酬而得名。這種職業,以不分是非,只論立場的引導輿論為其工作內容,這立場只有一種,就是當政府行為遭到社會輿論批評或質疑時,永遠站在政府一邊。
以我這些年來上網經驗觀之,“五毛”根據其付出與收益,以及職業水準等各方面為標準,存在著一些職業差異,整理歸類一下大約有這麼幾種:

一.暴發戶型五毛
這類五毛,通常以大學教授、專家(例如法學家、經濟學家)、研究員、資深媒體人、特約評論員等身份出現,形象光輝燦爛,其言論文章經常上電視,上報紙,上官方網站頭條,其論說也常常看似充滿各種概念,有條不紊著稱,但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麼證明那些違反正義、公平、人道原則的具體政府行為是正確合法的,要麼抽象地歌頌政府的偉大英明。他們的這些公共言行由於能使得他們在體制內獲得榮華富貴,所得遠遠超過一條評論五毛這樣的待遇,故而屬於最昂貴的五毛,是暴發戶五毛。暴發戶五毛中,還分為學院派五毛(以大學教授為主體)、通俗派五毛(以特約評論員、資深媒體人為主體)。

二.職業五毛
這類五毛,由於智商較低,求職能力較差,人品更差,能獲得一份“網評員”這樣的工作已是興高采烈,所以每天都在各大論壇遊走,一見到有批評政府的文章和言論,立刻投入工作,主要內容是用各種下流的語言謾駡批評政府者,稍微敬業一些的就順帶號召大家熱愛政府熱愛黨(不曉得哪個黨),一般簡稱為愛國,每發一條,計費一次,五毛、一塊、一塊五、兩塊、兩塊五……這些職業五毛一天發500條能掙250元,一個月下來收入不菲,不過,現在據說降為一條一毛,職業五毛的工作量一下子增加了四倍,阿彌陀佛,罪過罪過,辛苦啊。
在職業五毛中,根據他們的智商分為兩種,一種是低智商五毛(或稱無腦五毛),他們因為腦袋比較弱,拿幾本教科書一夾,腦子就壞了,所以這些人基本上就是認得漢字會說話的機器人,出於人道主義情懷,對他們應該同情,因為靠自己的勞動吃飯,雖然幹的惡事,但也有可原諒之處。

還有一種高智商五毛(或稱有腦五毛),這些人不是完全不懂公義,也不是完全沒有正義直覺,只是為了那幾毛錢,不要良心,專門說違心話掙錢,這類五毛常常還真能詭辯,但因為理論素養等各方面水準都有待提高,所以還無法得到暴發戶五毛的待遇。

三.免費五毛
這些五毛,由於腦袋被教科書夾的時候,力度有點偏,所以某些方面才智不錯,不少人考上大學、研究生、得了博士學位的也有,有的甚至還留學國外。但畢竟被教科書夾得比較狠,所以在心智方面存在嚴重缺陷。雖然他們的高學歷能夠讓他們得到較好的職業,收入頗豐,但一涉及時政,他們腦子准暈,於是總是站在政府立場說話,不管別人批評政府是不是批得正確,一見到批評政府就撲過去,一見到國外批評中共政權就撲過去撕咬,他們並不領薪水,但是由於他們真誠的愚昧,往往效果上比職業五毛還有分量。這些免費五毛還可以根據其學歷和職業不同分為:大學生免費五毛、碩士免費五毛、博士免費五毛、海歸免費五毛等。

五毛的基本分類主要有上述這些,他們發言的總體特徵就是嫺熟地使用中國邏輯。例如,他們常常會說,“你說西方的制度好,為什麼不去西方呢?”“西方制度那麼好,他們是你爹嗎?”“你罵中國,所以你就是不愛國的,你是洋奴。”諸如此類,不一而足,一旦遇到這樣的中國邏輯使用者,辯論對手通常只能落荒而逃,於是五毛們幾乎總是能大獲全勝。
當前中國輿論界出現了以暴發戶五毛領銜,以職業五毛為主體和免費五毛協助這樣三軍聯合作戰的宏大氣勢。在每一次社會重大事件發生的時候,都能見到他們的身影,他們對於執政黨地位的鞏固作出了巨大貢獻。
五毛們為了維護一個奴隸主可以自由剝奪奴隸的穩定,兢兢業業,可歌可泣,中國至今未出現一個奴隸反抗奴隸主的混亂時期,跟他們的努力關係很大。為此,鄭重建議挪威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考慮把2010年的和平獎頒給中國的五毛群體:
“表彰中國五毛群體為中國穩定,使得世界未因中國不穩定而引發動盪所作出的努力。”

蕭瀚:五毛類型學

liuyun. - 2010年03月03日 12:45

對比新聞:“五毛黨”真相
對比新聞:“五毛黨”真相

liuyun. - 2010年03月03日 12:49

“五毛黨”的生物學分析
戲說“五毛黨”

最近“五毛黨”這個組詞甚為流行,至於何為“五毛黨”,卻一直不甚了了。
近日看到蕭瀚君的《五毛類型學》一文,雖深以為然,卻也覺得還有可補充的必要,故杜撰此文,亦為“戲說”。
雖然大部分人都把“五毛”的直接意義等同于“五毛錢”,但我以為這是一種不甚恰當的讀解;我認為“五毛黨”的“五毛”在本質上是個“生物學”概念。只是不知在生物學上有無對“五毛黨”鑒定的辦法?如果有的話就好了,大家就都不用勞什子爭論了,讓“科學”去說話嗎。

考慮到在漢字中“五”與“毛”本身的多重含義,比如,我們經常說什麼什麼長“毛”了,此處的“毛”就是“黴菌”的意思,有時也指謂對人的品質的否定,如陝西話裡的“你就是個毛”就是這個意思;而“五”在漢字的發展演變中,核心絕不僅僅在“數”這個層面,更是所謂“五人為伍”是也。《商君書》曾言:“入行間之治連以五。”而將“五”與“毛”合在一起解讀,將“五毛”核心定在“五人為伍”這個層面上,就比較符合我所說的生物學概念了。

而我就是在生物學的層面上來理解“五毛黨”的——例如:
“五”與“五方”——比如“五方雜處”,就是形容城市的居民紛雜,從什麼地方來的人都有,可見“五毛黨”的隊伍甚是龐雜和廣泛;
“五”與“五倫”——封建宗法社會以君臣、父子、夫婦、兄弟、朋友為“五倫”,這說明“五毛黨”奉行封建宗法社會的倫理準則;
“五”與“五穀”——“五穀”就是通常所說的五穀雜糧,五穀即稻、黍、稷、麥、豆,這表明“五毛黨”踐行“有奶便是娘”的行為準則;
“五”與“五短身材”——“五短身材”一般是指四肢和軀幹短小的身材,這裡指謂“五毛黨”雖大多相貌醜陋,但大多絕不“以貌取人”;
“五”與“五花肉”——“五花肉”是指指肥瘦肉相間的豬肉,因此,“五毛黨”與“豬”具有相同的DNA,這證明“五毛黨”與“豬”同宗同族;
“五”與“五戒”——“五戒”是指佛教中在家的男女教徒所應遵守的五項戒律: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在這點上,“五毛黨”可謂“楷模”;
“五”與“五刑”——“五刑”為古代的五種刑罰種,通常指墨、劓、宮、大辟,也指笞、杖、徒、流、死,可見“五毛黨”對付異類絕對夠“硬”;
……
凡此等等,不再一一類舉。

(引自:桃李江湖(Gulliver)的博客)

hongkonger2 - 2010年03月03日 13:34

真有咁樣官員? 有這樣的職業嗎? 大開眼界, 點解唔從開啟民智方向落, 加強施政能力呢?

這不是自欺欺人, 掩耳盜鈴的笨方法嗎?

liuyun. - 2010年03月03日 13:44

冉雲飛:ranyunfei 說煤球真是白的五毛黨。
關于五毛的推特

liuyun. - 2010年03月03日 13:46

木然:五毛黨悲歌 (節錄)

[禮義圓明] ——為他們送去衷心的祝福

五毛黨的存在的價值就在於,它掀起了輿論,挑起了論戰,使得線民對於模糊的認識在辯論中得以澄清,線民的精神世界原來如此不同。五毛黨不自覺地發揮了益智的作用,提高了人們的判斷能力,很有點兒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味道。正是五毛黨的推波助瀾,才使得權力者的意志露出冰山一角,才使得網路民意成為維權和限制權力的排頭兵。在輿論形成發展的過程中,他們功不可沒。

  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洪湖水可以浪打浪,輿論的浪潮可以對對撞。五毛黨沒有認識到,任何人的理性是有限的,五毛黨也是人,他們的理性也是有限的,他們為權力者挑起來的輿論之戰的戰場、範圍、方向,卻並不順著他們的意願走,戰場總會轉移,範圍總會突破,方向總會偏離,不自覺地形成了平行四邊形的合力。基於上述的理由,我同情五毛黨,理解五毛黨,為他們送去衷心的祝福。

  為五毛黨的辛苦祝福。五毛党的錢掙得也不多,還沒有民工掙得多。條件好的由五毛變一元,條件不好的由五毛變一毛,條件一般的原來五毛還是五毛。每個月就一千多元錢,想多掙也不讓,就工作一千條,搞的是個計件工資。就這點兒錢,養家糊口不可能,買房子又如同癡人說夢,可他們仍然戰鬥在網路第一線,節假日得不到正常休息,神經總是處於緊張狀態,他們這種敬業精神在市場經濟面前顯得難能可貴,可敬可佩。

  為五毛党的自由祝福。五毛黨本來是個人,卻充當了權力的打手。寧可不做人也要做狗腿子,寧可不做主人也做奴隸,他們有人的思維卻不做人的思考,做狗的滋味不好過,他們也想當人,有當主人的意識。希望他們有一天成為一個有健康人格的人,能按著溫總理的“獨立的思考,自由的表達”去做。

  為五毛党的安全祝福。五毛黨應該知道伴君如伴虎的道理。中國古代的政權好事都是皇帝的,壞事都是下面人幹的,中國的傳統從來都是反貪官不反皇帝。如果他們歪曲了權力者的意志,或者是忠實地執行了權力者的意志而沒有帶來好的結果,比如本來是想代表民意結果卻通過五毛黨歪曲了民意,那麼受到懲罰的一定是五毛黨而不是權力者本身,權力者為了自保玩的最嫺熟的遊戲就是丟卒保車。要知道,清君側可是中國歷代統治者重新獲得合法性的基本手段之一。

  為五毛黨的勇敢祝福。眾所周知,漢奸就是賣國的一批人,漢奸就是用來招人恨的而不是招人愛的。說五毛黨賣國似乎不倫不類,照理說他們是最愛國的一批人,實則大謬。在權力者那裡党就是國,國就是黨,愛党就是愛國,愛國就是愛黨,這是權力者的生存法則,如果五毛黨的評論發表了表忠實的貼子卻引起了全國人民的極度反感、抗議,並因此引發政權的危機甚至倒臺,也就等於把黨和國家給出賣了,不是漢奸又是什麼?權力者至多租個地皮掙點兒錢,搞個七十年不變,賣地這賣國賊罪名可擔當不起。五毛黨一不留神,一不小心把政權都搞沒了,真可謂膽大包天。

  為五毛党的心理健康祝福。五毛黨還得經常去看心理醫生。五毛黨說的不是五毛黨做的,五毛黨做的也不是五毛黨說的,他們可能口是心非,你們對此會深受精神折磨。口是心非的生活沒有鋼鐵一般的意志是難以承受的,長此以往,你們會因此精神崩潰。他們的觀點可能和我們相同,可他們為了捍衛兩個凡是(凡是權力者擁護的五毛黨就擁護,凡是權力者反對的五毛黨就反對)就得上戰場。權力者反普世價值時他們跟著反,權力者擁護普世價值時他們也跟著擁護。權力者反對人權時他們也反,權力者把人權寫進憲法時他們又說這是里程碑式的傑作。五毛黨以為和權力者一樣可以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卻不知權力運行過程中所產生的離心力會把五毛黨輕而易舉地甩到九霄雲外。

  為五毛黨的投城祝福。五毛黨如果把眼光放長三十年就能看到,改革開放的三十年,也是意識形態趨於靈活的三十年。那種認為意識形態趨於僵化觀點是非理性的情緒性的看法,此觀點有失偏頗。如果以理性視之,意識形態總起來還是向上的,看看那麼多的網站的不同甚至對立、乃至敵視的觀點存在就知道意識形態也在不斷地與時俱進,儘管在特殊時期意識形態進一步退兩步,但放在三十年的環境裡來看總體上還是以進為主。意識形態的靈活性和世俗性逐漸顯露,實事求是、經濟發展、市場經濟、依法治國、以人為本、民主法治人權平等博愛的口號的提出等都是靈活性和世俗性的展示。所以,五毛黨的想法也得及時調整,跟上與時俱進的步伐,其最終的結果就是融入文明的世界中來,五毛黨所批判的都會退出歷史的舞臺,五毛黨所反對的最終也會成為五毛黨的價值觀,從這個角度來說不是投城是什麼?

  據說,有人一直想在網上搞實名制,這個主意好。可是真要是實名制了,五毛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就不得不作鳥獸散,權力的陰謀絕無可能。五毛黨見光死,權力陰謀見光死。為了五毛党的生計,還是不公開的好。春節快到了,大家都不容易,五毛黨更不容易。祝願五毛党新年快樂、闔家幸福,早點過上人的生活,過上有價值有尊嚴的生活。

木然:五毛党悲歌 (全文)

liuyun. - 2010年03月03日 13:58

五毛帖文大匯集,呵呵。
今日歡呼草泥馬,只緣五毛又重來。

尼高 - 2010年03月03日 14:11

多謝流雲兄補充。

尼高 - 2010年03月03日 14:15

你是小明嗎
此文在新浪已被河蟹,river crabbed!

你是小明嗎

尼高 - 2010年03月03日 14:17

貪官、五毛橫行,河蟹一切,『大國』風範?

liuyun. - 2010年03月03日 14:42

尼高兄,不客氣,近期關于五毛的文章,找到這樓基本齊了,呵呵。

cboy - 2010年03月03日 15:16

什麼是五毛黨?找到這樓就明白了。
多謝 尼高兄, liuyun兄。

尼高 - 2010年03月03日 15:28

看過有關文章,再看看信壇五毛每日的真人﹝毛﹞show,便能明白點解有些『人』會有咁多歪言歪語了。

liuyun. - 2010年03月03日 17:04

五毛講多了,晦氣,講個故事:

有一對新人舉行婚禮,因為家庭背景顯赫,來客眾多,連市長都來了,在婚宴上,主持人為了助興,建議行新酒令。眾來客立即山呼海應,現在的人不管墨水多少,誰不能侃出幾套?但主持人要求酒令必須和自身有聯繫,這就為難了眾者。

有位市長(因為受賄罪已被抓捕),這一桌的人都眼巴巴地瞧著市長,市長倒也爽快:“我先來。筷子尖尖,盤子圓圓,我去過的飯店有千千萬,我吃過的酒樓有萬萬千,我掏了一分錢沒有?沒有!”,眾人一聽,齊聲叫好。

liuyun. - 2010年03月03日 17:05

市委宣傳部長(同為受賄罪被捕)就坐在市長旁邊,這點小問題根本不在巨筆話下:“筆桿尖尖,筆頭圓圓,我寫過的文章有千千萬,我發表過的文章有萬萬千,有一句實話沒有?沒有!”

liuyun. - 2010年03月03日 17:06

領導帶了頭,群眾爭上游,一個曾經進過局子的小偷也不含糊:“萬能鑰匙尖尖,保險櫃的鎖頭圓圓,我偷過的經理有千千萬,我偷過的書記有萬萬千,有一個報案的沒有?沒有!”

liuyun. - 2010年03月03日 17:07

一個大款心想小偷真是雕蟲小計:“金條尖尖,金表圓圓,我承包的工程有千千萬,豆腐渣工程有萬萬千,有追究我責任的沒有?沒有!”

liuyun. - 2010年03月03日 17:08

某投資諮詢公司的老總(已潛逃)也不示弱:“頭部尖尖,底部圓圓,我要人追漲的股票千千萬,我把人套牢的股票萬萬千,有一隻解套的沒有?沒有!”賓客噓聲一片。

liuyun. - 2010年03月03日 17:09

水利局長有點不好意思:“石頭尖尖,波浪圓圓,我修過的大壩有千千萬,不頂用的大壩有萬萬千,大壩裡放了鋼筋沒有?沒有!”

liuyun. - 2010年03月03日 17:09

林業局長(已被抓捕)也含笑來了一首:”鋸齒尖尖,滾木圓圓,我砍的樹有千千萬,我賣過的木材有萬萬千,我栽過一棵樹沒有?沒有!”

liuyun. - 2010年03月03日 17:10

市委組織部長(因為賣官罪被抓捕)剛才還沒詞呢,聽了幾個領導的酒令,立刻妙語上心頭:“組織部的招牌尖尖,組織部的大印圓圓,我考察的幹部有千千萬,我提拔的幹部有萬萬千,有一個好官沒有?沒有!”

liuyun. - 2010年03月03日 17:11

主持人發現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什麼也沒說,就鼓動老教授也來一段,教授推辭不過,就說了一段:“A 尖尖,O 圓圓,我教過的學生有千千萬,我培養的高才生有萬萬千,有一個留在國內的沒有?沒有!”

liuyun. - 2010年03月03日 17:12

一個推銷員再也沉不住氣了,他走南闖北幾十年,對酒令頗感興趣:“頭髮尖尖,腦袋圓圓,我去過的髮廊有千千萬,我見過的髮廊女有萬萬千,有一個會剃頭的沒有?沒有!”

liuyun. - 2010年03月03日 17:12

主持人心想,就你這也叫做酒令啊,還是看我的吧:“新郎的手指頭尖尖,新娘的小嘴圓圓,我主持的婚禮有千千萬,我見過的新娘有萬萬千,有一個新婚之夜叫痛的沒有?沒有!”

liuyun. - 2010年03月03日 17:14

哈哈,純屬剽竊,引文來自:新婚之夜有幾個新娘會叫痛(轉)
新婚之夜有幾個新娘會叫痛(轉)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