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乃光's 的頭像

資深I.T.人,現任立法會議員。

GFW 3.0:與世界脫軌

 中文網誌年會網站

原定上週末在上海舉行、今年第六屆的中文網誌年會,突然因內地政府干擾而被迫取消。事緣今次會議的主辦機構於原定會議前一日接到上海市政府通知,稱年會主題「敏感棘手」,要求主辦機構取消會議,而原定措出會場的上海交通大學,亦臨時「縮沙」,主辦機構幾經努力尋找其它場地不果,結果只能公布「因某些眾所周知的原因臨時取消」,並把官方網站(註一)「封閉」,以全黃底色顯示:「網站被中止」,和隱藏著「草泥馬被河蟹了」字句,作無聲抗議。

結果,部份已到了上海準備參加年會的網友分散在上海各處私人聚會,不少更去了剛發生大火的膠州路教師公寓現場獻花,晚上再一起共進晚餐。難怪有「與會」網友指,膠州路就是年會的第一會場,而整個上海都是年會會場,網民沒有被內地政府的行動掃他們的興致,還說:「二零一零2中文網志飯局完滿結束,草泥馬們興高采烈。」

十一月,上海河蟹依然橫行

在「年會」期間,網友除了靠要翻牆出外的Twitter微博互相聯絡,還利用有位置定位服務概念的社交網絡Foursquare。要了解這天發生了什麼,最好方法是在Twitter跟隨「#cbc2010」這標籤(hashtag)。不過,網民使用什麼應用程式,內地政府不但瞭如指掌,而且更「深入虎穴」利用這些應用程式來追蹤和打壓網民;有些參與「年會」的網民說,該地政府可能掌握他們的通訊和手機等資料,追到他們聚會的地點監視,或甚至令部份講者不敢現身。也許,這就是新一代「快速反應」、網上網下「雙管齊下」的防火長城GFW 3.0!*

究竟今年中文網誌年會的主題有多敏感?本來,大會主題是「創新」,希望討論「回到1.0」的網絡發展,「經過磨難後的Web 2.0產業,如何回到地面」。也許,敏感的不是上海政府所指的議題「敏感棘手」,而是開放的互聯網本身,令中共感到敏感和棘手,加上在這「敏感」時間(劉曉波、趙連海)、敏感的地點(後世博、加上剛發生膠州路大火的上海),結果這樣實不令人感到意外。

回想筆者和數十名港、台博客,兩年前到廣州出席第四屆中文網誌年會,與數百名兩岸三地甚至海外博客交流時,已聽聞公安「關注」年會;去年在廣東省清遠市連州舉行年會時,據說監視已經升級,結果,今年辦也辦不成。 在中國,敏感的時間、地點和議題實在太多了。 三至六月敏感、十月敏感、還有每年不定的敏感時間。北京敏感、上海敏感、西藏敏感、新疆也敏感,或者連深圳(富士康)也敏感。互聯網敏感、劉曉波敏感、趙連海敏感、連溫家寶總理也敏感。 中國是愈來愈開放還是封閉,由此可見一斑。

結果,小小一個研討會,辦不成反而成為國際傳媒的焦點。上海市政府辛辛苦苦辦世博,還不是想改善上海的形象,那些自作聰明的政府官員,到達是改善政府形象,還是幫政府倒米?反過來看,在共產黨的監控思維中,根本不計後果。

互聯網資訊自由勢成國際核心矛盾

共產黨政府看見的,只是翻牆以外的一片言論自由風景的「險象」:相信是劉霞的Twitter帳戶(@liuxia64)一度「突破」軟禁的封鎖(後來她連手機和電腦都沒收了,從十月十八日後已經離線);趙連海(前)代表律師之一的彭劍(@pengjiancn)在Twitter一直即時描述他爭取為趙上訴至被解僱的過程......很簡單的例子,今時今日,任何人毋須找身兼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的何俊仁穿針引線,就可以透過Twitter(@zhiyongxu)直接聯絡到今年八月才獲釋的維權律師許志永,或任何一位類似的「異見」人士,試問中共怎能不恐懼?

中共的板斧,仍然只有文火烹調、溫水煮蛙地把防火長城升級,以網絡以外的監控配合基本的過濾和查禁工作,即使全國網絡用戶坐四望五億,愈來愈多人懂得翻牆,但政府的對策仍然不變,只有固執地、高壓地管和禁;等待中國從經濟開放走向政治改革的人,只好一再失望。共產黨企圖自行改寫「民主」、「人權」的定義,一如在微博一位網友的妙語:「對其有利,就『同世界接軌』,對她有害,就『要符合國情』」,如是者,中共能否抵抗日益高漲的民權意識?

剛好,上週Google公布了一份題為「在資訊科技時代實現貿易:打破對資訊自由流通的障礙」(註二)的白皮書,基本論點包括:

- 阻礙互聯網上資訊自由流通的國家,除了侵犯人權,同時也阻礙貿易,不利出口和獲得資訊的權利,所以,妨礙互聯網上資訊自由流通,等同貿易壁壘。

- 各國政府應把資訊自由流通明確地加進其希望爭取的貿易目標,要求不合理地妨礙資訊流通的政府為其做法負上責任,並把保障資訊自由流通的條款,加入新的國際貿易規條。

- 這些議題不只對政府帶來挑戰,也是各國政府適當整合廿一世紀的貿易政策的機會,從而實現開放互聯網可帶來的貿易、經濟等各方面的機會。

Google的論點,固然是西方國家一貫的立場,除了把資訊自由與貿易掛鉤,其實沒有什麼新意。然而,中國能否恃其如日中天的經濟國力,有錢賺時就與世界市場接軌,但在其它事宜上就與世界常規脫軌,為所欲為?誰是誰非,大家可以有主觀的取態,不過,幾乎可以肯定的是,未來互聯網資訊自由,勢必成為中國和西方國家的經濟、政治以至軍事角力甚至衝突的焦點!

* GFW = Great Fire Wall
註一:中文網志年會網站
註二:Enabling Trade in the Era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ies: Breaking Down the Barriers to the Free Flow of Information

所有評論

eddie31 - 2010年11月23日 02:07

預料很快會有人舉出維基解密這頭"臭蟲"來,不過在舉出之先且讓在下"未卜先知"在此先答:維基解密披露了大批該網站負責人自已直認是軍事機密的文件,美國當局尚且要慢慢在法律程序上針對其人,和說封就封,簡直是兩個不同的層次

PCYK - 2010年11月23日 03:29

綱警是否個個是黨童話中的雷鋒,專鬥利人,永不利己?
有權有機會有技術有設備去壟斷資訊時,見到可以發財的消息,不會造手腳?

Daniel - 2010年11月23日 06:26

.....[[PCYK 綱警是否個個是黨童話中的雷鋒,]]]
Of course not. China in the time of 雷鋒 did not have that much source whereas 綱警 has unlimited budget in propping up a regime determined to stay in power regardless of the wish of people. I should say it is against the wishes of its people with the resource of all the tax collected. Who cares anyway as it is OPM - other people money

Gordon Chan - 2010年11月23日 10:16

上海: 人民只能勞動吃飯拉屎睡覺的亞洲金融中心

yw1028 - 2010年11月23日 15:09

近日加拿大多倫多星報及MACLEANS雜誌提出" Too Asian ? "的事, 配以一位中國留學生手執五星旗的相片....., 實質反映了莫先生講到的中共政權與西方的衝突 , (中共的不得世人心和被人反感, 也間接傷害海外華人了).

互聯網仍然是中共內控外宣戰事的弱勢面, 且看專制者怎樣玩下去吧.

eddie31 - 2010年11月23日 15:37

其實已經開始不易玩, 用手機的話地下VPN已在內地泛濫

z

zsxdcf - 2010年11月23日 21:22

完全同意莫先生的論點。中國大陸被英美主要報章以不成熟和反應過敏來形容大陸近期處理事情的表現,由釣魚台到劉曉波事件。而世界主流媒體對大陸處理趙連海事件的看法就用上更尖銳的字眼。大陸處理事情的手法水平真的是和世界脫軌,說白一點是令文明國家看不起。

現在是互聯網時代,不是60年代文革時代,甚至不是89六四的時候。用愚民和封鎖資訊這些方法現在是等如掩耳盜鈴,會換來更大的程度的自取其辱。根本與其想逆天而行去和歐美科技強國去競爭,控制互聯網去說謊和洗腦,不如現實點,順應潮流,開放互聯網,令互聯網助資訊增值,讓人民監察施政,改善施政水平。

真正的問題是大陸的病態心虛態度,樣樣事情都要說是別人要奪他的政權而做的。秦始皇夢中聽到有人說:「亡秦者『胡』也。」他恐怕是胡人會亡秦,建長城、閭里監視制度、焚書坑儒,最後反而是力役過甚,壓制人民過份,激起民憤而亡,亡秦的主因是秦始皇的兒子胡亥的無能,不是關外胡人。處處激起民憤、妄想像以前欺瞞了事,很快會上得山多終遇虎。以前僥幸瞞過去,現在不成了。

如果讓大陸有言論、新聞和資訊的自由,讓互聯網令資訊更快更真更增值,改善施政,廣開言路,則能建構更公義、更富裕、更文明互愛的社會,民怨自然少,政權才能穩定。用高壓和謊言,尤其是互聯網時代,肯定會弄巧反拙。

eddie31 - 2010年11月24日 17:31

網管還有一個外人意料不及的"好處", 就是可以按政治目的製作或任由假新聞, 假資訊在內地網路橫行, 在不是所有網民都懂翻牆下, 網路也可以反過來成為更有效的資訊蒙蔽工具.

eddie31 - 2010年11月24日 17:34

pcyk兄, 網警是不是雷鋒, 甚至五毛有多少不敢說(不過全職"網評員"可是內地真實存在, 充滿"中國式網路特色"的工種), 不過由過去數件事例, 很難說當居沒有借網路, 發佈另有目的的假新聞.

eddie31 - 2010年11月24日 17:40

傳聞新浪微博管理員曾經私信若干本地活躍博客人"摸底", 問他們對"敏感事件"會在微博上採取甚麼態度, 間接證明內地大站是有專人負責監視"敏感人士"

莫乃光 - 2010年11月24日 18:56

2010中文网志年会精彩回眸:[![wikipedians聚会 作者 shizhao]][![moutian 作者 shizhao]][![wikipedi... http://www.cnbloggercon.org/blog/archives/2010/11/23/2010%E4%B8%AD%E6%96...
2010中文网志年会精彩回眸

吴清心 - 2016年03月20日 17:19

不好意思,借貴壇的人氣來聲討信報論壇網管和編輯的胡作非為,打擾了請勿見怪!。。。。。 關於:吳清心早前發表的 “信報網站論壇的三宗罪”被論壇內部網管人員

蜻蜓88
石亦雲

文見亂

Sammy699

侈哆 

Liberphile

等人

假冒壇友(查其壇內空洞無文)

連續跟帖10多個蓄意以莫須有的五毛宣傳不道德或某信仰主義去誤導他人神功戲貼文怪異、、等等言論來蓄意抹黑惡毒攻擊本港土生土長的著名詞曲作家音樂製作人吳清心先生意圖隱瞞其網管編輯心理變態和無能真相--信報論壇不少言論主觀偏頗欠中立網管編輯無能和素質低下自甘墮落讓其他壇友一同起哄我哋今日去邊度搵靶射?),可謂心狠手辣惡毒至極然後該貼再被刪除

 

針對本港土生土長真心實意的愛國愛民愛心音樂家吳清心先生的無理刪帖行為其實早已開始見一貼刪一貼諸位可以在吳清心論壇中發現真相

 

附注一

劃破黑暗的時代 指引光明的路向《回歸浪漫的世界》“萬家燈火 驅散黑夜, 走向光明  共同尋找”是純紫攜手吳清心正在演繹的動人新曲《回歸浪漫的世界》其中一句重要的歌詞內容。以純紫吳清心為靈魂人物的以諾歌唱音樂藝術文化團隊,在這個黑暗的世代,正在克服種種艱困地勇闖光明的路向,要帶領這個時代的人們在黑暗中劃出一道破口,讓光芒照耀,燃點人民新希望的曙光,越照越明亮,直至全球回歸浪漫的理想實現。 “愛心”、“公益”、“分享”是以諾陽光基金會及以諾文化傳播的核心文化,以諾的項目與使命包括:一)國家公益活動《為國謳歌》全國起動二)民族文化使命《浪漫的中華》環球巡演及三)國家民族任務《以愛之名唱響大美中國夢》下鄉獻愛心活動,加上為了配合我國新一代領導人全球戰略部署的是此活動《全球回歸浪漫香港起動》等,均是屬於愛國、愛民、愛地球的國家級、國際性和宇宙性高端事業。

純紫與吳清心去年12月在中國起動了為國謳歌公益巡演浪漫的中華--

福的惠州》,得到了國家機關中央媒體及各方鋪天蓋地持續兩個多月的報導及讚譽這次活動也正好在香港這裡舉行慶功宴感謝大家一同出席和祝賀這樣不可替代被譽為貼近國家新一代領導集體的治國理念和心聲的皇家御用音樂團隊兩位核心靈魂人物本港著名詞曲作家音樂製作人吳清心老師及國寶級歌唱家純紫小姐他們可謂是影響深遠的音樂家正在為國家為民族和為全人類地球村作出貢獻

 

純紫擁有非一般的天籟音色和音韻的結合可以挑戰宇宙最強音的歌藝成為地球上極少數具有靈性的真正天籟之音屬於中國的軟實力之一唱出和平友愛的中國資訊到全世界為全球4500萬客屬人士為家鄉為香港為祖國及為本地樂壇爭光

純紫吳清心受讚譽愛國浪漫是永恆的主題http://ent.qianlong.com/2016/0104/242472.shtml

 

附注二

音樂救贖攜手傳遞愛的正能量:。。。而音樂家卻可以通過音樂演奏出一場無聲的教誨將愛傳遞給更多的人心中懷有愛的人創作出來的音樂往往可以帶給大家一場不同凡響的視聽感受在有限的創作時光中吳清心譜寫出了十幾首美妙動聽的音樂作品並迅速獲得了香港大眾的喜愛不僅如此專業領域也對吳清心創作的音樂給予了一致的贊許就像習主席在文藝工作座談會所說的那樣文學家藝術家只有在中國夢實踐中把自己當作群眾的忠實代言人耐得住寂寞才有可能創作出接地氣經得起時間考驗的精品

讓愛飛翔一場音樂知音的旅行吳清心和純紫他們正是用自己生命的積累和心血來創作了中國夢主旋律的系列文化歌曲

 http://www.newspaper365.org/yule/yinle/2014-12-17/10496.html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