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森:殖民政府根本不理市民困境(1/2)

本系列「名人看民主」訪問由鄭宇碩聯同陳家偉協力完成。

這個系列以訪問香港各界對香港民主運動的看法。計劃源起於民主動力發起撰寫香港民主運動史,我們獲委任承擔這項工作,並以人物專訪作開始。透過這一系列專訪,表達了受訪者對香港前景的關注,也描繪出香港民主運動的發展雖然路途崎嶇,但也充滿機會。

陳:陳家偉
楊:楊森

陳:你怎樣加入學運和社運?
楊:我1971年進入香港大學念社會科學。大學時,我接觸到學生運動,當時,香港有一種反建制的思潮。當時大學生是戰後出生,在香港成長的一代,對香港有一種身份認同。當時香港被形容為「借來的時間,借來的地方」(borrowed time, borrowed place)。當時大學生感染西方世界的思潮和社會運動,例如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西方世界亦有反戰和反核的運動,大學生回顧香港當時的處境,感到須要改革。

我在大學讀社會科學。政治學、社會學和社會行政「費邊社」(Fabian Society)的理論很影響我的思維,特別是人權、社會公義和社會改革的理論吸引我。當時的社會行政理論,使我相信改革社會是靠社會運動,而不是靠階級鬥爭。
簡單而言,戰後一代的身份認同引起我關心社會,西方開放的思想令我反省殖民政府的封閉,加強了自己的反殖心態。釣魚台事件,是我第一次參加的示威,由大會堂遊行至美國領事館,抗議美國政府把釣魚台島嶼交給日本政府,而不是中國政府。這激發我的愛國情懷。

隨後,我參加盲人事件、反貪污捉葛柏事件、中文運動等運動。有些運動與我年輕時的經驗有關。中學時,我住在荃灣大窩口徙置區,鄰舍收到政府信,全是英文,我幫他們翻譯信中內容。我覺得殖民政府根本不理會一般市民的困境。兒時,我的父親是小販,警察經常吃東西不付錢,令我對貪污很反感。

1970年代,學生運動有國粹派和社會派之分。我當時有幸住在聖約翰學院,這或許因為我踢球踢得好之故。當時聖約翰學院亦有分國粹派和社會派。我當時熱中參與宿舍活動和學生運動。在宿舍,我是宿舍足球隊隊長,帶領宿舍奪取舍際的足球比賽冠軍。

大學二年級,我出任聖約翰學院學生會主席,聖約翰學院加宿舍費,我與舍友由薄扶林遊行至港督府附近的聖公會會督府(現稱主教府)請願,要求不要加宿舍費。我大學二年級時已立志投入社運,參與社會改革和社區發展,而不是只做社會福利。

我在實習時,兩年的實習地點都在同一地方,都是在觀塘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這是很少有的。我的學院實習導師對我循循善誘,她是一位外籍女士,先生是位法官,她的思想較為開放。後來,我亦到CIC(基督教工業委員會)實習,CIC的導師是陸漢思牧師(Hans Lutz),我在那裏認識勞工的問題。

1974年,我畢業後,受聘於觀塘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參與社區發展的工作,主要服務觀塘康寧道的安置區。我上任不久,便認識在附近任教的司徒華校長(華叔)。我亦在此時認識SOCO(社區組織協會)和一些傳教士,並加入SOCO。1974-75年,我和一些朋友和一些傳教士成立教育行動組。其後,教育行動組和教協一同爭取中文成為官方語文和九年免費教育。我的歷程,由學生運動,到以後加入社區發展的工作,到後來的壓力團體。

1977-79年,我拿到政府助學金,到了英國約克大學(University of York)念書。回來後,我回到母校港大社工系任教,並在SOCO做義務導師,後來更做了他們的管理委員,直至我做立法局議員為止。

在SOCO,我偶有機會與英國工黨的國會議員會面,當中亦會談及香港的民主和直選的問題。1981年區議會誕生;1982年區議會正式第一次直選;1983年市政局地區直選。當時社工討論是否參政。我當時支持,認為在議會可以進一步改革資源分配。我自己一直沒參選,但我幫阿基(馮檢基)選市政局,幫明欽(吳明欽)選區議會。1985年,立法局舉行功能團體選舉,Martin(李柱銘)和華叔分別參選法律界和教育界,我亦有幫華叔。1991年,立法局直選,我自己也參與。

我自己受弗萊雷(Paulo Freire)的影響,要在具體社群中參與。我亦受自己的恩師何志教授(Peter Hodge)的影響,強調福利和權利是個人的權利。何志教授是李察.添馬士(Richard Titmuss)的學生。當時李察.添馬士任教倫敦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是一位「費邊社」的學者和社會政策的倡導者,亦是當時的工黨的顧問,我在學時和教授爭論,教授說中國人不講權利。我說不是,中國文化亦須改變,中國文化不可只講義務,而不重視個人權利。

陳:為何你當時不參加國粹派?
楊:盧子健說他因着群體生活而成為國粹派,但我在大學根本很多的群體生活。我大學1-2年級,是大學足球隊隊長,二年級是宿舍學生會主席,三年級是四國運動會的籌委會主席,我的群體生活很豐富;而且我不太相信共產黨。

陳:社區發展一般在社會政策有左傾,你為何不相信共產黨呢?
楊:在1950-60年代,國內發生很多政治運動,反右運動、人民公社、文革,這一切都似是烏托邦,最後都失敗。對文革,我頗受殷海光和勞思光等人的影響。我父親是國民黨軍官,他不喜歡共產黨,但他也不喜歡國民黨的腐敗,所以他不帶我們到台灣。文革時,我看見很多人拚命逃離中國。我是念社會科學,要求有批判思考,但我見到很多國粹派的同學好像沒有批判思考,只聽從國內的報道。西方世界的左傾不是毛澤東共產黨的權威主義式的左傾。

陳:1980年代,香港有很多論政團體,其中最大的三個團體是匯點、民協和太平山學會。你當時是匯點的發起人之一。當時是怎樣的呢?
楊:匯點支持民主回歸,支持中國收回主權。當時,有評論說我們是紅衞兵。中國是我們的國家,但國家是歷史、人民和土地,並不等於某一政權。我們對共產黨抱有懷疑,因為它缺乏人權法治。我們希望香港在中國有主權,有民主和自主。我們分清楚中央事務和地方事務,我們希望香港能夠治理自己的事務,包括房屋、宗教、選舉……等問題。那時,匯點去北京,我們見到港澳辦的李後、魯平。我們講民主回歸,要求保留普通法,港人享有人權、自由和保持現有生活方式。當時我們可以和港澳辦的官員見面,直至1989年的六四事件。

陳:你當時為什麼遠離匯點,參加港同盟(香港民主同盟)?
楊:我來自社工界。畢業後,我加入壓力團體,並組織社會行動。我認為不能只在學院裏,我要具體參與社會的改革。六四後,我深切了解我不能只講,要有行動,要投身政治。我的成長經驗和畢業後的工作經驗都使我不停留在分析,亦希望參與。六四令我決定參與,走入議會。1982-83年,我都支持人參政,沒有理由自己不參政。

1987年,民促會(民主促進聯委會)成立,要求八八直選。我當時是民促會召集人。民促會帶團到北京,爭取八八直選。由八八直選的爭取,到六四的民主運動,到《基本法》的制定,我就是這樣一直參與。六四令我們要進一步投入,組織政黨,就開始了港同盟。這其實與我社區參與、壓力團體工作、支持別人參政一切有關,六四是一個重要的決定時刻。

**********************************************

楊森簡介:
楊森,自1970年代,就一直站在社運和民運的前線,他視民主和公義乃他一生的志業。楊森一直相信民主運動跟市民生活的改善息息相關,而市民生活的改善在於自己肯定福利權利是市民權利的一部分。他一生見證也1970的壓力團體運動、1980年代的政治團體運動、1990-2000年代的政黨政治,以及2000年代開始的公民社會運動。這是一位社運和政界的老將向下一代說出的心聲。

陳家偉簡介:
當代亞洲研究計劃的高級研究助理

所有評論

hepi - 2012年02月20日 07:07

說什麼[[殖民政府根本不理市民困境]], 是這政府應貴黨話, 不回水市民, 來紓解民困. 你們只顧自身個人利益, 妄顧大眾, 竟厚顏炮轟政府? 教授, 你又來人格分了!

jack wong tai sin - 2012年02月20日 07:40

暴動後,英國簡直愛民如子,先剷除貪污,
其後更開發獅子山以北!
九七後,特區政府,制做屋荒,
高官謀取私利,徇私枉法,
今天東方報,特首被人發現參加澳門賭場江湖
春茗,竟即較腳,自知身有屎!

Daniel - 2012年02月20日 09:21

...I can never imagine a former CS 'colonial secretary' would be as dumb as the former Chief Secretary (CS re Tang)

Daniel - 2012年02月20日 09:47

...[[九七後,特區政府,制做屋荒,高官謀取私利,徇私枉法,]
Back in the old days all British civil servants were expecting to retire quite comfortably in England. And they did retire. I think David Aker Jones was the first one remaining in HK who paved the ways of post 1997 senior civil servants colluding with the property tycoons.
I read a couple of article on the retirement lives of John James Cowperthwaite and Philip Haddon-Cave 夏鼎基. They were quite ok. Not filthy rich definitely.

5

5湖4海 - 2012年02月20日 10:17

楊老森,唔該你詳詳細細列出回歸後特府理民困境嘅豐功偉績!

Daniel - 2012年02月20日 10:22

...[5湖4海 楊老森,唔該你詳詳細細列出回歸後特府理民困境嘅豐功偉績!]]
The purpose of the articles is to show how bad it was compared to what we are facing now on daily basis.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