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成利:當年加入臨立會違民意受教訓(1/2)

問:陳家偉
答:廖成利

問:你為何會進入政治圈子呢?

答:1983年,我中文大學畢業,念的是社會工作,那年正值中英兩國談判有關香港的回歸。回歸前的十五年,香港人對港人治港有很大的憧憬。1982年,戴卓爾夫人訪問北京,1984年,中英兩國簽署《中英聯合聲明》,大學生期望對港人治港有所參與。

大學最後一年,馮檢基參選市政局。中大團契有位導師陳惠嫦,她是馮檢基的助選團成員,她叫我幫手助選;中大團契設有關社組,非常關心社會。這次市政局的選舉是在醞釀《中英聯合聲明》的背景下舉行的。

我幫阿基(馮檢基)助選,畢業後做了他議員辦事處的職員,另外兩個職員是仇雁清和黃德生。我沒有當社工,深水埗經驗是後來的社區工作的一個學習模式。民協(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前身的一個成員是深水埗民生關注組(深關),集中在深水埗的東面工作;另一模式是在深水埗西面的深水埗發展協會(深發),由李植悅領導成立。

深關很關注民生工作,以深水埗的經驗和土壤,培養有志人士參與區議會選舉。1982年市政局選舉,1985年區議會開始選舉,深關決定支持派人參選;深關的馮檢基、譚國橋和梁錦滔都是高票當選。我們開展了一個以民生路線為主的社會運動。

整個社運的模式是以社區為主,處理社區議題,強調社區組織。提供社會服務是切入點,由於資源所限,服務無法做得很多,只能集中發掘和解決社區問題,期望可改變政府政策。

1986年,有接近十個相近的團體走在一起組成民協。當年主要有三類團體:論政團體、民生關注組和區議員辦事處。論政團體計有陳立橋醫生、鄭宇碩、劉成漢帶領的民主公義協會;張家敏、陳景祥、周魯逸的新香港學會、北辰學社、三方學會;李永達的公共政策研究中心。

民生關注組計有深關和葵青區的一些地區組織,例如梁廣昌、丁衍華組織的團體,議員辦事處就是馮檢基的議辦及其他幾個議辦。今天泛民不少人也曾加入民協,當年的民協約有二百人。

那時民協是參政團體,不是政黨,但會支持人參選。民協支持四大綱領:一、香港本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民主回歸;二、民主政制;三、改善民生;四、中港兩制的良性互動。周魯逸(魯凡之)寫了很多民主回歸的理論文章,這亦是民協的理論基礎。

整個民協主要經歷過三次分裂階段,第一次是港同盟(香港民主同盟)成立,第二次是民主黨成立,第三次是臨立會(臨時立法會)的時候。

1989年民運之後,港同盟籌組成立,它有找民協,後來約有一半民協會員加入港同盟。我們同意香港要有一個政黨,港同盟初期只是一個參政團體。港同盟與支聯會很多領導都是重疊,所以有個爭拗點:兩個組織的領導不宜重疊;最後,支持這種意見的人繼續留在民協。

我們認為與港同盟目標雖然一致,但發展步伐不同。民協約有一百二十多個會員,大約六十人去了港同盟,餘下的繼續留在民協工作。

八九民運後,民協召開了一次會員大會,討論民協該何去何從。期間有一份文件向大會提交,內容指出要促進中國政府繼續開放,香港政治團體要與中國政府溝通。民協是第一個民主派團體認為應與中國政府見面,而我們見的是魯平。當年社會對應否與中國政府溝通意見分歧,民協的情況頗像2010民主黨跟中央政府溝通後受到嚴厲批評一樣。歷史不斷重複。

回歸前,民主黨成立。之前,民協有和匯點尋求合併或更緊密的合作,主要由張炳良和馮檢基談。經過一段時間,張炳良對馮檢基說,匯點將與港同盟合併。當時,港同盟和匯點告知民協合併的時間和方式,他們邀請民協個別成員加入民主黨,而不是邀請民協、港同盟和匯點三黨合併;最後經過討論,民協決定不加入民主黨。

民主黨成立時,民協約有120會員。民主黨成立前(1994年)有一區議會選舉,民協在該年的選舉頗為成功,區議會議席超過30席,翌年市政局亦有7席;港同盟和匯點在1994年的區議會選舉亦有不錯的成績。

1995年立法局選舉,民協拿到四個議席,是立黨以來得到立法局議席最多的一次。不過,彭定康推出的方案令中國決定立法局議員不能直接過渡至回歸後,即沒有「直通車」。民協一直支持民主回歸,民協是否加入臨時立法會?

民協自建黨以來,一直堅持寸土必爭,爭取合法的建制位置。臨時立法會是沒有「直通車」後的一個臨時組織,反對它的人認為它是個非法組織,但民協認為它不是非法組織,而是一個建制,是特區成立時的立法機關。當年,民協做了很多工夫解釋為何加入臨時立法會;現在回望,我們的努力是失敗的。

在只有加入或反對的兩把聲音下,走中間路線,加入臨時立法會監督政府是困難的。由於民協加入臨時立法會,所以沒有參加民主派1997年7月1日凌晨12時在立法會大樓露台的行動——高叫「我們將要回來」。民協只有四個人,要在臨時立法會監督政府,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是有點不自量力。

加入臨時立法會,民協認為決定正確,但這個政治行為違反民意潮流。民協沒有衡量自己是否有此能量,只是採取了一種義無反顧的態度。

1998年,立法會選舉,市民用選票懲罰我們,民協全軍覆沒,我們懷着好意加入臨時立法會,但得不到市民諒解。下台後,民協堅持自己路線,但可做什麼呢?我們決定重新在社區開始,開了兩次未來發展大計的會議。1998年至今,民協深入地區,重新崛起,遇到社區問題,處理重建、辦社會企業、做工作介紹。回歸後,民不聊生,民協設立了很多社會企業的工作;幾年後,找到一條路——民生和民主,兩條腿發展。

民生方面有社會企業,主要是社會服務。民協社會服務中心後來改名為「民社服務中心」。我們又參與職業培訓、環保企業、開展托兒服務、開辦三行工人互助中心。這些工作聘請了很多員工,亦幫到很多人找到工作。

民主方面就是重新在區議會培育人才,例如在九龍城,由沒有民協議員變成今天有四個議員,先在一個選區有了據點。期間有點像1980年代,在地區做扎實工作。

今天正是處於十字路口,2017年普選特首,2020年立法會普選,民協是泛民的民生派,卻是一人黨,民協如何繼續走下去?

民生、民主及中港兩制良性互動這三方面將來如何發展呢?未來民主派為全面普選做好了準備嗎?泛民明顯未開始準備,而建制則已經開始。梁振英的時代已經開始。

***************************************************

廖成利簡介:
從事民生工作多年的民協主席廖成利,今天為大家道出民協過去二十五年的變化,當中包括幾次重要的整合。對廖成利來說,民協今天正處於十字路口,將來的去向和發展如何,還是未知之數。

陳家偉簡介:
當代亞洲研究計劃的高級研究助理

所有評論

Henry Kar Ming Chan - 2012年06月18日 09:06

Thanks, [...市民用選票懲罰...]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