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波蘭外交人員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到訪波蘭的時間,或將定於下半年的7月或以後,部分原因為華沙正收集專家的分析和意見;另一邊廂,英國6月23日將舉行脫歐公投。自2010年以來,主要民調顯示,脫歐支持率與留歐支持率的百分比並未達到統計學上的顯著差距。有英美研究分析人員警告,若然英國決定脫歐,英鎊可能大幅貶值20%,或引發新一輪全球金融危機,嚴重打擊英國經濟。是以,英歐關係仍然充滿變數。
 
公投或令保守黨再分裂
 
波蘭和英國同為美國在歐亞「邊陲地帶」(Rimland)的歐洲東西兩端的「地緣政治支軸」(geopolitical pivot),以前者用作直接阻止俄羅斯,以後者用作監察歐洲及遠距離牽制俄羅斯,以波蘭陸權和英國海權的力量,制訂德俄兩個傳統陸權力量的地緣包圍腹稿,即以北約和歐盟等平台,建構像洋葱般的「層次式互相制約機制」(layered interlocking constraining mechanism),在歐洲邊陲地帶利用國與國之間存在已久的互相牽制力量,間接介入歐洲事務和漸進滲透俄的「心臟地帶」,一方面能包圍和保持歐亞勢力平衡,另一方面則有效而省力地利用別國之力「隔山打牛」,美國全球領導地位或可持盈保泰。本文嘗試推敲英國脫歐公投後,歐洲邊陲地帶可能出現的變化。
 
自保守黨黨魁、首相卡梅倫為英國留歐辯護以來,黨內便出現嚴重分裂。以倫敦前市長、2015年重返下議院的保守黨員約翰遜(Boris Johnson)為首的脫歐派,在黨內和議會內發動「叛變」。
 
有評論指,約翰遜的真正意圖,只為與卡梅倫爭奪黨魁和相位。當美國總統奧巴馬4月訪英公開支持英國留歐之時,約翰遜便公開反對奧巴馬,其言論更引發他有種族歧視的爭議。
 
根據《金融時報》所做的民調,截至6月3日,留歐和脫歐支持率分別為46%和43%,11%未有決定。
 
筆者認為,約翰遜已看準脫歐這個民粹支點,爭取部分右翼選民的支持,為自己爭逐保守黨黨魁的計劃製造一個基礎;至於這個基礎是否穩固,則要看6月23日公投後的發展。
 
筆者估計,為了抵消來自約翰遜的競爭壓力、保護美國利益、穩住相位的卡梅倫,起碼有兩手準備:一、若然公投決定留歐,卡梅倫或扶植或吸納黨內一些溫和脫歐派影子領袖去跟約翰遜競爭,為脫歐派的再分裂製造條件;二、若然公投決定脫歐,除了要穩定英鎊滙率之外,更可能考慮修改對歐政策,右傾之餘,亦會嘗試吸納黨內脫歐派,直接與約翰遜競爭。於是,公投後的英國政治或加劇保守黨的黨爭和分裂,或導致右翼民粹政治有再發酵和激化的可能。
 
(節錄)
 
全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