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任立法會議員劉小麗9月21日接受本報訪問時,自言其政綱提出香港前途自決的前提,是先要有公民自強,形容前途自決在香港目前只算「概念股」,概念上是萌芽了,但同一般公眾疏離;若港人對公共事務無參與或歸屬感,談自決僅是空口講白話,所以「自決」是一個10年計劃云云。劉講師此言對筆者是個老命題,論政的人不見討論,網上討論自然是「走數」之聲不絕!

劉講師是知識分子,選後說了老實話,實事求是的精神還是可取的。選舉時售了只是概念的訴求,選後老實盡快告訴你,夫復何求?比起還在售賣「建設民主中國」,見國內有什麼事都第一時間走去中聯辦外示威抽水的革命家,支聯會泛民政客,新一代代表的小麗老師是太坦白老實了。

對食民主飯的政客而言,民主永遠是最好賣的概念股,其他還有什麼「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反正只是在香港安全地說說,而最重要是有買家,長賣長有,生意甚好,混到退休或被退休之後還可以厚顏為自己面上貼金,反正有人信。

明天是什麼紀念日?是9.28!一眾包括受惠於佔領運動之後上位的政治新貴劉小麗老師,似乎對這日子忘記得乾乾淨淨,沒有人談論更別說要發起什麼紀念活動了。筆者會在明天黃昏到金鐘一遊,拍個照,靜思一下。沒有政客在發表演說,沒有左膠在唱歌,倒是個很好的懷緬時刻,說不定還可以碰到有緣的人。不是人人與筆者一樣那一夜在金鐘過了通宵,吃了催淚彈,但3個月之久到過各佔領區甚而留守過的人肯定不會少。與香港人無關的北京八九天安門事件港人年年懷念,自己的抗爭紀念日則故意忘懷,這是什麼樣的心態?

永遠只知追捧「民主概念股」的人,怎配有民主?你告訴我要爭取港人自決,原來是10年後的事;你告訴我要爭取香港獨立,原來是30年後開始;你說要永續《基本法》,城邦建國,也是30年後的偉業。我說,你們都去死吧!

不理現況卻放眼未來

30年後,你們未死,我已經死了,未死也離死期不遠了,民主獨主建國,關我屁事!對我而言,你們與30年前售賣的「民主回歸」概念股,25年前預售「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的政客沒有兩樣,盡是騙子,是「民主寶藥黨」。我已經受騙了兩次,不會再買你們的「概念股」,更有責任告誡新世代的年輕人,不要再上當。

賣給你們的概念愈是偉大,願景愈是美好,愈只是騙徒的謊言。今天已經是人人資訊無阻的時代,不再是納粹時代的德國,不是謊言說多幾次就有人信,當然對政治人物懷有宗教式崇拜的人例外,但這總是少數。這是為什麼黃毓民所領導的「熱普城」選舉連線,會輸得一塌糊塗,先要選你們5人,得勝之後發動5區辭職,變相「公投」,用民意迫中共接受啟動修改《基本法》,於是可以全民制憲,重新立約,重寫《基本法》,順便永續《基本法》,保住你層樓(如果你不是公屋居民)的權益到永遠。選民的智慧,也是常識的範圍,是你們第一關也過不了,睬你就十分多餘。

(節錄)

全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