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堅‧離地城:「為何每日都可以有一些笑話『獻世』,有沒有出版商或漫畫商考慮將所有笑話整理,結集成書,立此存照?」我忍不住笑問。

「林日彥,香港人還要如此自我虐待嗎?日日睇新聞看鬧劇仍然唔夠,還要真金白銀去買本書回來『回味低級笑話』嗎?多謝了!」Fan如此回應。

桌面亂等於日理萬機

「無論是一人一票選特首,還是一人一票揀選委,我們也沒法參與,除了閒來聊天吹水,減輕一下那種無力感的負面情緒外,我們還可以做什麼?不過,這的確是相當可悲的事情,一位被欽點的候選人,隨時掌管香港700多萬人的命運,雖然是位高材生,但卻像極我們在工作上經常遇見的『高分低能』,所以今後我不敢再驚訝那些拿着白紙去影印機印一疊白紙出來的『天才』,還有那些老闆不下班,自己也不敢下班,每天在公司『磨爛蓆』賴死唔走扮勤力的人,更要把所有文件放滿辦公桌上每一寸角落,以示『日理萬機』,原來『天才』真是無處不在的。」我驚訝!

「你快點檢討一下自己,為何桌面總是一塵不染,一張紙、一份文件也沒有吧!萬一年尾做appraisal時老闆以此作為升職加薪的參考指標,那麼你就認真死得無辜了!」Fan說。

(節錄)

全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