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自由的國度:李澤楷早前接受訪問,表示香港社會撕裂是源於市民在收入、教育、置業三方面的不均。這番話可能代表了很多社會賢達的想法,也引起了我不少思考。基於我對李先生、《信報》和讀者的尊重,我必須以一貫的真誠態度撰文,分享一些不同的觀點。

的確,香港存在資源和機會的不均,已非一朝一夕之事。近幾年來,這些現象並沒有什麼戲劇性的改變,但為何社會撕裂卻急速惡化?為何董建華和曾蔭權時代沒有人搞港獨,梁振英任內卻開始有人搞港獨?如果民心向背的關鍵是經濟條件,為何根據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的調查,泛民和「自決派」的支持者,無論在學歷抑或收入,反而高於建制派支持者?

撕裂源於政治而非政策

香港社會矛盾的根源不是政策問題,而是政治問題。現屆政府視房屋政策為「重中之重」,而全體泛民議員都贊成「樓市雙辣招」,但這卻無助於改善梁振英跟泛民的關係,也未能挽救政府的民望。沒有「人和」便不可能「政通」,如果一位特首在政治上是不得人心,想單靠具體政策來凝聚社會,只會是緣木求魚,徒勞無功。

(節錄)

全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