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國際隨緣家書:上周到台北看英國搖滾樂隊Coldplay的演唱會。他們10年前來過香港,這是第一次到台灣,在台灣文青界當中,是一大盛事,承載了聽《Yellow》長大的一代人重拾青春的回憶。

雖然露天場地音響不怎麼樣,加上滂沱大雨,但整體氣氛還是很有感覺的。據早前報道,這次演唱會原來也希望到中國大陸,但最後行程並沒有,令人懷疑Coldplay是否又被封殺了。答案可能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但從他們的背景、曲目,亦不難看出和北京主旋律的格格不入。

Coldplay的主要成員來自同一間名校──排名居於英國最前列之一的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主音Chris Martin以一級榮譽畢業,主修古典歷史;結他手Jonny Buckland則主修天文、數學。這樣的背景,讓他們擁有典型左翼知識分子的意識形態,經常和非政府組織合作,對公平貿易、反戰、扶貧等議題一貫關心,不少歌曲都有這些影子,有專輯更以革命為主題。政治上,他們反對美國共和黨、反對英國脫歐,可以視為一代人的全球化代言人。但Chris Martin畢竟是古典歷史出身,歌詞不時出現Achilles、Hercules等歐洲典故,結果也創造了迴旋空間,不會輕易觸碰地雷。

意識形態不大相符

雖然Coldplay沒有就中國最敏感的議題高調發聲,但意識形態不大和北京相符,大概是樂迷的共識。例如第一張大碟有一首《Spies》,歌詞就很難被北京喜歡:「No one is free, we're all fugitives, look at the way we live down here, I cannot sleep from fear.」有樂迷猜測,中國近年把一切關心西藏問題的西方藝人都放進黑名單,而Coldplay有一名音樂合作夥伴Adam Yauch是西藏組織活躍分子,並組織了「自由西藏演唱會」,不少參與了這演唱會的巨星都被北京封殺。

(節錄)
全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