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自由的國度:曾鈺成是其中一位我最尊敬的公職人士和忘年之交。我們兩人都是讀數學出身,並且對政治哲學充滿興趣。不同的是,他年輕時成為了馬克思主義者;我則剛好相反,支持至純至正的私有產權制度,亦即自由意志主義(libertarianism)。

幾年來,我和曾先生就彼此的觀點作過不少討論。記得有一次,我臨別時說:「主席,多謝你又教化我啊!」他說:「哈哈,我諗緊你第日著書立傳嗰陣時,點樣批判你啊!」因此,我今年稍後出版的文章合輯,特意邀請了曾先生撰序。

另外,曾先生上周也在其《am730》專欄寫了〈精英哲學〉一文,評論我的自由意志主義理念。他認為,自由意志主義是精英知識分子(highbrow)的哲學,不能被社會大眾理解和接受;而且若要付諸實行,須依賴每人自覺遵守,不侵犯別人的自由和財產。

首先,我要澄清一些比較技術性的事宜。曾先生在文中指出,最極端的自由意志主義者認為政府不應有權徵稅,賦稅只應由個人自願捐獻,這個說法不甚準確;事實上,最極端的自由意志主義者是無政府資本主義者(anarcho-capitalists),提倡打破政府對執法和司法行業的壟斷,建立有多間私營保安和仲裁機構互相制衡的「多中心法律秩序」(polycentric legal order),維護私有產權。在這個制度下,保安和仲裁服務皆用者自付,所以不會出現自願賦稅引起的「搭便車問題」(free rider problem)。

(節錄)

全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