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59支導彈射敍利亞,明凶金三肥,暗夾中國;然後,美國泊航空母艦戰鬥群於北韓附近,三肥就試射導彈但失敗,局勢看似凶險,於是有傳言/分析指這幾天香港股市跌跟此有關。

怎麼會有關呢?筆者騷頭。

就算沒有此台大戲,港股中股甚至美英歐日股市早已經洩氣。與其問為何現在會轉弱,不如問下為何全球股市在去年11月美國大選結果揭曉當日後,先後能夠硬生生逆轉跌勢上,特別係美股,乃至不斷破新高?

估計有二:一者自然係因為預期川普上場後,政府直接大花筒落到企業,又開projects又減稅,讓企業擴張請人,更重要係放鬆各種監管,造旺個市,咁唔買就笨啦!而個市一旦踢起,淡倉夾死哂,無論如何都升一轉,跟住炒下都好丫。二者,全球暫時無金融危機大爆發,有的只是個別地區或經濟週期到轉弱,或短暫政治shocks,或某些特發事件,俱無可以引發大崩盤,足以令連大股東、策略投資者、長線投資基金、銀行、債券holders等等都要錢唔要貨,並擴散至全球,引起連鎖反應。既然如此,就算比較弱的市場,沽到一定程度後,也沒多少故事可寫去繼續往下夾。加上第一個因素,自然炒上為妙。

用同一套邏輯,也可以理解現時何以下跌。

先前的上升聲勢,根源在市場預期因Trump上台改變,加上沒有金融或大政治危機,沽盤沒有甚麼好炒作,配合超賣,因此炒上更具值搏率。到了現在,已經累積了相當升幅,即是已經把先前利好的氣氛反映了相當部份,而現在Trump說的改變,可以不用經國會做的已經做了,其餘的大議案一旦上了國會,必定會有角力,拖延和修改,未必就如預期。於是,其中一大上升動力已經消失,碰上市場早已超買,價格已貴(看看各大股市的oscillators就知),本質上就需要回調。這種情形下,就算仍對後市樂觀者,在值搏率不足下,也不會再買進,反而可能趁機獲利(至少是partial profit),然後伺機再買。人同此心下,市場本質就會向下,只是在找適當機會矣。

難道東亞和中東緊張 局勢還不夠嗎?

不夠;最多也只夠嚇跌半日到一日,事關除非要長期打仗,大舉改變社會結構和原有的系統及心理,大幅影響生意、貿易和民生,那麼就會有所謂根本大跌。不然,這種消息的效果也很短暫。尤其是明眼人一看就知:Trump在敍利亞、阿富汗,以及靠近北韓海界的地方所搞的動作,更像「凶」北韓、中國、俄國,要求他們繼續跟現行世界遊戲規則玩。要是像筆者這種安坐家中R著腳趾的哩民都能理解,那麼華爾街金融街中環這些精英雲集的大行會不知道?借消息推動市場,看看哪裡有losers吃而已。

簡單說,讓人覺得全球前景美好的故事欠奉,但是,現在就散的引發點同樣未有。是以這陣子只能是根據某些消息在不同板塊和區域炒上炒落,而未能承接先前的氣勢所向無前,突破所有阻力再升。

那麼最近公佈的中國2017年第一季的GDP增長看來不錯,而日本的外貿增長也好像不錯,應該算是好消息,至少也不是壞消息吧?

的確不是壞消息。至少看來情況沒有再惡化。但是有多好呢?中國的第一季夾了一個農曆新年的高消費月,又剛好碰上兩會的「粉飾櫥窗」政策期,更是開人頭,搶budget和做業績期,自然是會旺的。至於日本,光從最近3年看,第一季的經常賬收益和外貿額都不錯,但後面就會轉弱。甚至以最近20年看,除了1997、2001、2009和2014年外,其餘時間的第一季那三個月都是季節性地好,甚至是全年最好的月份。再考慮到中國和美國都是日本的重要貿易夥伴,而至少中國在第一季的消費是旺盛的(而且中國入口的第一大夥伴正是日本),相信多少有點關係。於是乎,現在所說的旺盛,有相當原因是季節性的。能否持續,還聽下回分解。也因此,再看好前景,現在也未係時候下重注,說甚麼也要到中期調整完成(約100天線的水位)後才說。

說起日本,順道也帶一帶日元:日元兌美元的強勢,除了因為美元本身的轉弱,以貨幣眼光看,反倒是日本的貨幣基礎和日本銀行總資產量(即是日元的供應量)增幅不及美國所致。考慮到日本央行也在收縮貨幣供應量,而其幅度又不及美聯儲局,即是說日本銀行做生意比美國銀行界審慎—或者說生意更難做。日本的本地消費沒多少驚人增長,這對經濟增長絕不有利。

其實就連美國銀行體系的貨幣基礎和貸款增長,也有放慢的趨勢。只是一不如日本、歐洲和英國,二則這幾年美國在第一季的經濟活動因美東極端氣候而較為緩慢,真正的強度要到第二及第三季才能看到。所以現在即時判美國唔掂,言之尚早。不過,美聯儲局三月的「被加息」,同樣也過早判斷美國將會急速增長,通脹快速上升。沒錯,美國的就業職位增加,但是工資可沒增長,增加的也是低薪職位。而且,別以為失業改善對消費有幫助:失業不等於沒有消費力。美國有相當的社會保障,如果以稅後和扣除各種福利供款後,可使用的收入,分分鐘比待業更差。當然,有工作做,使用起來心態上或有鬆動;可是,實際的消費力不會有多大的分別。

換言之,失業率的改善,就業的增加,與其說是未來消費力的指標,還不如說是企業投資的其中一個指標。然而,企業願意投資擴張,因素多端,未必就代表美國國內經濟製造、消費,和國內外交易愈趨活躍。所以到底如何,是未知數。不過,如果Trump換掉Yellen(which may not be a bad idea,原因不是Yellen的能力高低,而是能否配合環境—至少就業失業的指標性會逐步fade out),並且全力催谷經濟,則會進入先癲後散的格局。由於經濟和市場的行為都是fractal—即無論谷上還是下跌都係對數式(exponential),所以一旦進入此週期,可以極短期內變化:正當大家還以為好景無窮時就突然爆出金融危機,然後資產市場極速下滑。此乃事理,無可避免。

話說回來,地緣政治不能說沒有長期影響,但真正的入手位不是這種show-down(一下過的大龍鳳好易被priced-in),而係社會協作的方式會否因這種長期角力而降級甚至撒架,偏偏又沒有新的方式出來取代。以中美及相關集團之間的角力,最怕是雙方都為爭奪其他市場而逼相關國家只容許exclusive deal,中美之間只能二擇一,如此結果仍是得不償失,因為整個餅做唔大。不過,勝方起碼能夠靠吃掉敗方shares(at least part of)而有短暫好景,跟著勝方的集團也有短暫收益。但是,交易活動,最怕就是一面倒:賭場就算有house-odds,也會刻意讓某些遊戲比較易贏,有人發到達,乃至建hotels、shopping malls、theme parks,乃至另類商業服務,吸引不同的人各取所需,才能夠大家happy地搵錢和享受。

觀乎這兩週美中俄歐日及不同國家,甚至像北韓之類不按常「理」出牌的國家的行動看,他們都是實利主義,也未想走向破局(即破壞現有的協作關係),只是先前累積了不少注碼,指鼻哥銷數又互不信任,而未能back off。北韓和IS是兩個試驗場,各有其難搞之處。且看如何在不把協作關係完全降格降維下,解決利益衝突,或至少不至於不能銷部份數,然後大家繼續打麻將。

欄名:【睇大睇細】- 陳大為

博客:http://forum.hkej.com/user/2971 [1]

作者電郵:[email protected] [4]

Fb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macandmic/?skip_nax_wizard=true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