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時事評論:時隔近3年,行政長官梁振英收取澳洲公司UGL報酬事件仍然無止無休,一份立法會調查專責委員會的文件,亦被有心人大做文章,或許政圈委實靜得太久了。

正如特首梁振英所說,他作為UGL案件的當事人,對於立法會的調查是有發言權的。儘管周浩鼎議員處理文件的手法引發爭議,專責委員會成員不可與當事人溝通一說,純屬一般人的理解,也未見有任何規條設限。

在政治甚至廣泛的領域,幕後功夫都是難以避免甚至是需要的。政圈內幕後活勳每日都在發生;建制派也好,反對派也好,若有人說自己從沒有參與幕後活動,一切所為都在陽光下進行,那他是當公眾白癡,或者他本身根本是白癡。

即以反對派為例,幕後操作豈在少數。2010年5月民主黨秘密進入中聯辦商討政改方案,藉此表達5點立場,最終促成2012年政改方案通過,增加5個超級區議會直選議席;反觀2014年政改討論如火如荼之時,港府與學聯各派5名代表就香港政改問題首次進行對話,亦希望緩解佔中的緊張局勢。學聯代表堅持談判在鎂光燈下進行,以至對話淪為表態,討論淪為攻訐,完全無法聚焦在政改方案的討論之上,也談不上收窄分歧解決問題。

更甚者,多個反對派議員和政黨秘密接受巨額捐款,事後在立法會會議上發言為金主護航,無視立法會的申報機制或刻意隱瞞,甚至可能涉及違法,那才是問題。

在國際層面,幕後政治更無日無之。特朗普多次面晤俄羅斯代表,事涉國家機密;更有報道指他私下指示聯邦調查局放棄調查前國家安全顧問與俄羅斯的關係等等。還有傳媒指稱美國有基金會不斷私下資助中國「藏獨」和「疆獨」組織,甚至介入佔中活動,提供資金和培訓。諸如此類的事件不勝枚舉,甚至成為政治生活的一部分。

(節錄)
全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