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平行時空:新任泰王登基,公眾形象甚差而奉行「威權」治國,日後定有機會詳談,暫且不贅。值得談的反而是大家對泰國「和平友善」的認知,其實跟歷史上的泰國形象頗為不同。泰國王室從來就是充滿陰謀傳聞的家族,其不透明程度遠超今天的日本皇室。在區域層面,泰國也並非很愛好和平的國家,二戰期間的爭議歷史,令現今泰國依然有不少納粹擺設,堂而皇之在公共空間陳列理論,更不用說泰國較中國更早擁有航空母艦,炫耀心態不遑多讓。新泰王的行為,不過繼承了國家傳統罷。

在三十年代,時任泰國陸軍副總司令、國防部長的頌堪(Plaek Phibunsongkhram)就任泰國首相,集軍政大權於一身,可謂現今軍人干政的典型。頌堪是意大利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的崇拜者,治下的泰國日益法西斯化,不僅實施軍政獨裁,還通過教育、文化宣傳等方式,大興民族主義。

日本在東亞、東南亞戰場發動全面攻勢前夕,泰國對外宣稱保持中立;日本要求泰方為日軍入侵緬甸、馬來亞提供行軍通道,泰國最初不回應,結果日軍在1941年12月8日進入泰國。泰軍曾稍作抵抗,但迅速妥協,雙方訂立全面合作協議,日本對泰國境內軍事、經濟資源擁有完全使用權。自此,泰國實際成了日本軍事侵略的大後方。

朝野「兩邊下注」

然而,泰國的自主性依然頗高,並非純粹的傀儡國家。例如日本召開「大東亞會議」,頌堪拒絕出席,僅派外交官韋他亞功(Wan Waithayakon)代表,以強調泰國與汪精衛政權不同。泰國自認與日本是「合作」關係,也要有利所圖,從日本獲得的一大回報,即北方四邦:這區域歷史上曾是暹羅領土,在1909年《英國──暹羅條約》(Anglo-Siamese Treaty)內,英國侵佔了吉打州(Kedah)等4個暹羅南端州份,將之劃入英屬馬來亞。日軍入侵馬來亞後,把該4個州份交還泰國,這在曼谷眼中是「收復失地」,大振民族士氣。泰國在二戰還參與日本侵緬戰爭,乘機侵佔了部分緬甸、寮國、柬埔寨英法殖民地的領土,就像匈牙利等歐洲的納粹附庸國那樣,藉機擴張。

(節錄)
全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