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投資者日記:5月18日,周四。很久以前,老畢看過一部荷里活電影,依稀記得由靚佬湯主演。片有點爛,但戲裏有句話,到今天我仍記得一清二楚:Everything ends badly, otherwise it wouldn't end!

套戲講靚仔男主角遇上年紀比他大許多的富婆,各取所需下走在一起,沒多久男的拒絕再玩,富婆哭着央求對方留低,說不想這樣子分手,結果如何不問可知。文首那句話,就是男主角對兩人關係的總結。

戲不是好戲,句卻是金句。Everything ends badly, otherwise it wouldn't end!多有深度的肺腑之言。

生不逢時

在金融市場,知道一係唔結束,結束就ends badly並不足夠,皆因無人能真正掌握結束的時間。那不是翻看十遍八遍《瘋眾》,又或對行為心理學熟到可以自己寫書便能辦到,否則寫資產泡沫大筆一揮數百頁的名家,早就開檔經營對沖基金,發過索羅斯、畢非德了,幾時輪到泰珀(David Tepper)頻頻出鏡,充當美股啦啦隊隊長?

即使市場公認的「泡沫專家」、GMO創辦人格蘭瑟姆(Jeremy Grantham),最近亦有感而發,把自己數十年來的成功歸因於「好命」,倘若生不逢時,歷史大有可能改寫。單是這份坦白,格蘭瑟姆已沒有枉稱英雄。

實戰同講截然不同,knowing跟profiting是兩回事。「恐慌指數」VIX低到令人心寒,但暴風雨何時降臨,要有事發生才知。VIX抽咗上嚟,人人都識鬧阿Trump陀衰家,但就算估到「通俄門」手尾長,早早通過交易所買賣基金VXX去Long VIX,結果等到頸長風都冇陣,VIX未爆上,你可能已唔耐煩蝕住平倉。咁啱你呢頭走咗,VIX嗰頭就抽升,好似夾啱時辰跟閣下作對。睇到賺唔到,爆粗亦於事無補。

(節錄)
全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