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特朗普(Trump又稱侵總統)以黑馬姿態勝出美國大選,為環球政經局勢帶來眾多變數。但近期發展,愈發令人懷疑,侵總統能否順利完成任期。而美國股市近月持續上升,少不了侵總統基建、減稅及刺激就業的概念。一旦他中途墜馬,對環球政經局勢的影響將不容忽視。

早前侵總統炒退FBI局長,帶點歷史感的朋友都會想起上世紀七十年代,尼克遜炒退水門事件檢察官的故事。另一邊廂,侵總統又被指會見俄國外長時洩露情報機密,司法部又委任特別檢察官調查其競選團隊是否私通俄國。幾件事都令人懷疑他的正直和誠實,對美國而言,影響比當年水門事件更嚴重。萬一,FBI捅出更多黑材料,又或國會彈劾,特朗普未能完成任期,又會如何?

商人給傳媒盯上的後果

侵總統三不五時鬧出危機,原因或與他出身企業老闆有關──習慣了只考慮自身利益,罕有被監管,更不會尊重監管者,商人出身的他,很可能不懂為政者需要在陽光下施政的要求,所以在一些文件上修修改改、說些砌詞沒有什麼大不了!美國總統雖然位高權重,但民主政制下少不了重重監管,總統越權亂來,尼克遜便是榜樣。

就算近日的通俄指控無事,但侵總統早已得罪所有美國主流傳媒,由不按傳統缺席白宮記者團晚宴、到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Face the Nation」訪問時因問題尖銳突然變臉離席、到會見俄國外長時拒絕美國傳媒在場,都顯示他與媒體積怨極深。

被惹怒的媒體在公在私都有充分動力持續發掘總統醜聞(他在CBS訪問中走開之後,其他傳媒立即翻出他多年來訪問中途變臉走人的舊片,譏諷為「The Art of Walk Away」)。除非大改作風,否則未來危機料陸續有來,大可能未完成一屆任期即被拉下馬。今天狂人侵總統已被傳謀緊緊盯上,他在商界的人眽或已成了他的負資産,只要任何人提供不見得光的商業手法材料,總統的光環就随之消逝,童話亦將幻減!

在經濟層面,特朗普當選後,美股反覆上升;原因之一是他提倡全面提升美國基建,大幅減稅、多買美國貨,刺激市場憧憬經濟可恢復強勁增長;原因之一在於預期侵總統的基建概念有助刺激美國經濟。近日他指控纏身,市場擔心新政無以為繼,美滙和美股已開始調整。

侵總統上台只百多天,其經濟大戰略未見多少成果,但他一旦提早下台,副總統彭斯繼任,在經濟上料會維持特朗普的方向(部分難以實行的新政如大幅減稅、爭議太大的例如削減環保支出,都可能順便擱置)。而政治爭議萬一拖延,華府用於重振經濟的心力必然減少,那些基建撥款、減稅措施討論勢必曠日持久。特朗普概念對美國經濟的刺激亦必大打折扣,而美息在此情況下,上調幅度及速度可能放緩。

狂人下台 重返制衡中國戰略

在國際局勢層面上,侵總統的下台發展將或對中國不利。在外交上,上台前對中國多有批評的侵總統,在上台後卻在有意無意間令中國成為得益者──沒有將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退出奧巴馬年代美國主導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甚至派員出席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論壇,全部政策都有利中國經濟。在大戰略上幾乎是由一直遏制(contain)中國轉為擁抱(embrace)中國的逆轉。

不過,此種政策轉向,其實有很大的偶然性,萬一侵總統下台,彭斯在一眾鷹派幕僚推動下,會否改變對華政策絕對值得留意;例如美國會否重新主導TPP,會是值得留意的訊號。中美沒有表面的和諧;相反,爭拗增加,那些「一帶一路」之類的雄圖偉略,實踐起來便困難得多。

當年水門事件由民主黨位於水門大廈的辦事處遭竊聽,到尼克逖總統下台,歷時兩年多。今次特朗普被指通俄,會不會發展為水門2.0,似乎也要相當時日發酵。其中值得留意的是,2018年美國中期大選,眾議院全部議席及參議院三分一議席改選;特朗普無事則已,如果FBI或傳媒(他們已經和特朗普積怨已深)發掘到特朗普裏通俄國的證據,既有中期大選的考慮,加上大部分美國政冶人物均認為狂人侵是離經叛道的政客,恐怕共和黨有充分誘因在中期大選前拉倒特朗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