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林鄭月娥一力催生的教育新資源撥款,本來估計可趕在立法會暑假休會前以「歷史性最高速度」通過,為她施政打響漂亮頭炮,然而竟碰上去周五高等法院原訟庭法官區慶祥頒下判詞,裁定四名立法會議員宣誓無效,議席被取消(簡稱DQ),隨即節外生枝。負責審議撥款的立法會財務委員會連續兩日由於DQ案引發爭執而腰斬,僅餘本月十九日周三的八個小時會議,三十六億元撥款能否在休會前過關頓成懸念。與此同時,排在教育撥款之後的議程亦受牽連,包括醫療項目和骨灰龕位等等民生事宜。

四名被取消資格的議員分別是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和姚松炎,全部屬於非建制派,若把去年十一月被褫奪議員席位的梁頌恆和游蕙禎計算在內,非建制派先後共失去了六個議席。根據法官判詞,各人在宣誓過程「加料」或「變調」的行為不符《基本法》及《宣誓及聲明條例》,所以裁定宣誓無效。誠然,此事造成重大衝擊,改變議會政治生態,儼然將十多萬張選票作廢,泛民陣營極度不滿絕對可以理解,問題是DQ案應該影響到財委會審議教育撥款嗎?當中的利害得失必須認真思考。

平心而論,DQ案不管判決結果怎樣,跟現屆林鄭月娥政府基本上沒有什麼關係。首先,針對宣誓風波挑戰四人議員資格的是上屆梁振英政府透過律政司提出司法覆核;其次,香港奉行司法獨立,法官判決不受任何人干預,新特首在此案中沒有角色。唯一可以斟酌的是,林鄭在司法覆核提出之時位居政務司司長,但律政司不屬其轄下,且覆核決定具法理基礎,當時的她無論贊成抑或反對興訟,似乎無關宏旨。也許是為了安撫人心吧,現在的林鄭以行政長官身份表示,本屆政府沒有任何向立法會開戰的意圖和計劃,亦沒考慮再針對其他議員進行司法覆核。

(節錄)

全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