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金針集:不知道為什麼,每一次泛民主派在政治上遇到挫折時,必然有些他們的所謂「同路人」呼籲議員來個總辭,認為這是向特區政府施以最大政治壓力的玩法,又可以顯示政制與政權的荒謬,激起民眾支持,最終壯大民主的力量。2010年五區公投的時候,就有人提出議員總辭向「阿爺」和當時的煲呔特首施壓。2014年雨傘運動師老無功,推翻不了人大8.31決定,又有聲音叫泛民議員總辭,與政府及建制決戰。今次4名議員被法院DQ,這幾天網上又再冒出類似的「晒冷」建議,這些「塘邊鶴」還要逼泛民盡快表態,以示進退一致。

何解老是有人在總辭問題上做文章,不得而知,根本他們是人是鬼也難辨,只是這一招除了因為從未用過而有點新鮮感外,實在看不出有什麼神效,故不明白為何「郁啲便大喊總辭」。

泛民主派政黨及議員雖不是窮光蛋,但資源稱不上豐厚,他們能跟建制派勉強分庭抗禮,靠的是民意、選票支持,及由此而來的議席。有了這些來得不易的各級議會議席,他們才有機會在議事堂內質詢政府,辯論議案,把選民的期望化為政治壓力。一旦發晦氣總辭,整個泛民即時失去立法會所有議席,在體制內全面失聲,零籌碼討價還價,但提出這建議的人竟說反而可以令泛民更有殺傷力,就等於說被繳了械的軍隊戰鬥力更強一樣,是那門子的邏輯。

 (節錄)
全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