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國際學海迷津:剛剛過去的德國漢堡二十國集團(G20)峰會充滿張力, 和一年前的杭州峰會相比已是兩個世界,自然不是什麼「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峰會期間,美國總統特朗普成為眾矢之的,他就繼續批評其他國家對美國「不公平」,而德國總理默克爾的國際威望卻愈來愈高,被各國信任指數遠遠拋離特朗普,二人彷彿來自平行時空。但德國以「正義」形象出現世界,又是否必然的全球福音?

近日的《經濟學人》專題,就是探討這問題,單是封面展示的數據圖表,已極具心思。單從數據看,去年德國錄得對外貿易盈餘近3000億美元,其數額之龐大,位居世界各國之首;與之相比,即使是長期被美國批評持「貿易保護主義」立場的中國,也只有2000多億美元的貿易盈餘。

換言之,德國出口業享受了極大利潤,其他國家的出口業則被犧牲,因此特朗普指摘德國「剝削」美國出口業利潤,並稱要向德國汽車出口徵收重稅。這並非「個人意見」,強烈主張「懲罰」中國的特朗普經濟顧問納瓦羅教授,也曾稱德國是「滙率操縱國」,長期憑藉歐羅兌美元的低滙率向美國傾銷,傷害美國利益云云。

在特朗普的世界觀,全球貿易是一場零和博弈,對方多賺一些,自己就少賺一些。無論這一思路在經濟學家眼中多麼荒謬,但對於美國製造業的藍領工人來說,進口自德國的汽車、機械產品源源不絕,就是讓自己工廠倒閉的罪魁。美國保護主義在特朗普帶領下,可能持續向德國發難;默克爾也很可能更堅定支持全球自由貿易理念,取代美國成為全球化領袖。

按照以《經濟學人》為代表的專家意見,特朗普對德國的批評,當然不準確。德國對外貿易的優勢,從不是貿易保護主義的結果,也難以通過談判、關稅等改變,更不能和「中國模式」相比。

(節錄)
全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