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海闊天空:倫敦市西郊邱園附近的英國國家檔案館,收藏着大量原始文件,其中有50年前英國政府應對香港反英抗爭的會議紀錄和相關報告。題為《香港地區未來(主權)》的幾部檔案,透露英方1967年面對香港的動盪,秘密擬定了撤離計劃,並預計在港的日子不能延續到1997年。

這些解密檔案裏,有英國官員1967年6月28日的打字報告,講述時任香港總督的戴麟趾早前回到倫敦,並記錄了他的談話內容。戴麟趾表示十分疲累,又自言感覺抑鬱,因為自己表現得像猶大,一方面慫恿香港社會人士出來支持政府,一方面心裏明白這些人公開表態將受報復,到共產黨掌控時他們就要付出代價。

戴麟趾提出,英國政府應作出決斷︰不可能無限期留在香港,應該制定撤離計劃,訂出撤走的日期和人數。在這次面談中,戴麟趾獲告知,主管部門正準備兩份報告,一份是為應付騷亂的可能升級,擬訂撤走方案;另一份是對香港的長遠研究,設想將來有利時,爭取透過談判安排撤走。

檔案顯示,同年7月19日,英國外相主持內部會議分析香港形勢,研判認為北京把香港的反英抗爭看作為香港自發,給予充分的道義支持。北京的目標是達致澳門式的結果。會議認為,當時北京政局十分流動,英方若能在香港撐下去,或有機會透過談判達成撤離。

1967年7月21日,召開跨部門的防務檢討工作組會議,會前傳閱了臨時報告,內容是香港局面一旦失控時要採取的緊急行動。會議重申向來的觀點,即香港無法抵禦來自內地的全面進攻。討論認為,中國的意圖不是要迫走英方而是要羞辱英方,在這前提下,不存在與中方談判有秩序撤離的條件,所以只能撐多久就多久。

會議紀錄建議,儘管困難重重,須制定必要時的緊急撤退計劃;同時得承認,在欠缺中方配合下,撤退計劃能做到的十分有限,而這計劃若外洩,定會引起嚴重的公眾信心危機。當時存有一份代號DIGIT的撤退計劃,是五十年代擬備的,已經不適合現況。由於恐怕外洩,擬定新撤退計劃在倫敦由一個小組負責,擬備後只讓極少數香港高級官員知道。

(節錄)
全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