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跟北韓政府的「口水戰」可真是沒有最激,只有更激。特朗普前幾天才公開說要對北韓來個人類歷史前所未見的「天火焚城」(fire and fury like the world has never seen);星期四再在記者會上加碼,說fire and fury的威嚇還未夠強硬;到周五更在Twitter 明言,美軍已準備就緒「武器已上膛」(fully in place, locked and loaded),一旦北韓亂動就會令她知道厲害。

那邊廂北韓金正恩政權毫不示弱,不但沒有被特朗普的「天火焚城論」嚇退,反而猛烈反擊,在平壤搞萬人大會撐政府,又批評特朗普沒有領導人的沉着氣度,還提出更具威脅性的攻擊計劃,包括在月中以四支中程導彈攻擊關島美軍基地,讓美國知道北韓不好欺負。

一個癲,一個喪,牙擦大國與囂張小國兩名狂躁最高領導人日日流氓式吵嘴,隨時可能情緒失控按掣射飛彈,把口水戰演變成真正的戰爭,向來敏感的金融市場看見如此勢頭,已有點寧可信其有的準備,全球股市連日大幅下挫,對風險投資的胃納大降,避險工具如黃金、日圓則節節攀升,其中金價直撲一千三百美元大關。港股在地緣政治風險籠罩下同樣不能幸免,三天之間恒生指數從接近二萬八千點高位急速回落約一千點。

金融市場因朝鮮半島局勢惡化而出現較大調整絕非過敏。特朗普不是第一位發狠話的美國總統,已故總統杜魯門一九四五年八月以原子彈摧毀廣島後即警告日本政府,表明若不立時投降將要面對"a rain of ruin from the air, the like of which has never been seen on this earth"(地球前所未見的天降巨災)。在措詞及語氣上,特朗普的"fire and fury"論實在似曾相識。當年杜魯門發出嚴詞酷語是在首次動用原子彈以後,此刻特朗普說出類似的話,難免令人聯想到他不無動用大殺傷力武器以至核武的打算,投資者因而紛紛重新評估市場的中短期風險。

(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