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林鄭月娥提出房屋政策以置業為主導,因此在其十月發表的《施政報告》中提出「首置上車盤」計劃,並且將「綠置居」和「白居二」恒常化。事隔不久,傳出容許打工仔動用部分強積金置業的研究,兩者之間是否存在着什麼特殊關係?實在耐人尋味。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劉怡翔早前在立法會透露,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正研究容許計劃成員在退休年齡前,提取部分強積金累算權益作首次置業之用,政府會通盤考慮,慎重研究此做法與設立強積金制度的政策目標是否一致。

劉怡翔作此表述時,基本上已間接承認了動用強積金買樓沒有太大的實際意義。他說道,有意見認為本港可仿效新加坡的公積金制度,容許提取部分累算權益作置業之用,但兩地制度不能直接比較,因為新加坡設有三個不同賬戶,分別作退休、置業和醫療用途,供款率可達百分之三十七,而在香港的強積金制度之下,僱主和僱員供款率合共僅百分之十。簡單來說,港人單靠提取強積金根本無法買樓。

無法購買私人住宅的障礙路人皆見,現時不論新盤抑或二手物業,動輒索價至少幾百萬元,單位面積細小的上車盤亦需百多萬元首期,本港強積金戶口平均結餘才十八萬元而已,莫說提取部分累算權益以補貼是杯水車薪,即使全數提取亦幫助不大。現實既然如此,研究容許動用強積金買樓有何意義?豈不是枉費心機?

也許,積金局的着眼點並非私人物業,而是政府銳意推出可供發售的公營房屋,即是「首置上車盤」、「綠置居」和「白居二」,該等單位若以成本價或市價更大折扣發售,加上如可以做到九成乃至九成半的按揭,動用強積金說不定真正有助繳付首期。

如果這樣的推論站得住腳,那麼積金局的動機無異於為林鄭的置業主導政策鳴鑼開道,讓市民預支退休金一圓置業夢。

(節錄)

全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