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林行止專欄:一、

看美國體育賽事的觀眾——現場的及熒幕前的——莫不知道比賽特別是美式足球開賽前的升旗禮,或中場休息時加演的娛賓節目如唱奏美國國歌《星條旗之歌》時,在場大部分觀眾站立(當中以不符合「肅立」標準的人較多)、不少人右手按左胸,以示對國家的敬意與服從。這種令人動容的場景,有人以為自古(採納此曲為國歌的一九三一年)已然,其實大謬不然,以美國人受一七九一年十二月十五日通過的憲法第一修正案的保障,自動享有你數得出的各種(比如宗教、言論、新聞與集會等等)自由,換句話說,美人聽聞《星條旗》或觀賞升旗禮時有隨意坐立、蹲臥、飲食甚至瞌睡的自由,運動員當然亦享有這種「特權」,不過,如果他(她)們與體育會簽署的僱傭合同中有聽聞《星條旗》,或見國旗上升時應肅立、敬禮之類的條文,簽約者便須按合約的規定辦事。

資料顯示,在二○○九年之前,如果「班主」安排開賽前或於中場奏唱《星條旗》及行升旗禮,球員可置諸不理,以「班主」有這樣做的自由,球員則有憑己意作出反應的自由,他們可留在更衣室休息,直至「完畢」才上場。當年「班主」為節省開支,多半由業餘人士負責這些「愛國節目」,結果觀眾不感興趣,球場散漫失序。不難想像,有人(昔日所稱的「衞道之士」或「道德大多數」)認為喧嘩嘈吵萬頭攢動的體育館,便如一般流行曲音樂會般散漫無秩序,是對國歌(及國旗)的褻瀆,為扭轉此「不良習慣」,國防部(及稍後加入的國民警衞局〔National Guard Bureau〕),在國會議員「游說」下,決定「資助」(多以推廣及廣告合約形式出之)全美足球聯會(NFL)的成員隊會,以換取它們聘請專業藝人於賽前或中場舉行升旗禮及唱國歌!

美國共和黨眾議員、越戰「英雄」(特朗普認為他為越共擒獲不算英雄)麥肯(J. McCain)二○一五年聯同另一名共和黨議員,發表一份全長一百五十頁(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與各球會「交易」的紀錄)、題為《用金錢箍緊愛國主義——聯合監督報告》(Tackling Paid Patriotism)的報告(可於麥肯同名網站下載),這份「致納稅人書」,詳述聯署人如何與球隊班主達成「有償愛國協議」。報告開篇以驕傲的語氣說,二○一三年的一場足球比賽開場前,由八十名國民警衞組成的「護旗隊」(Colour Guard),浩浩蕩蕩,在雄赳赳的軍樂隊伴奏下扛國旗繞場一周,令民心振奮,全場歡聲雷動、愛國情緒達到沸點的場面!雖然球隊為此安排收取三十一萬五千元(美元.下同)費用,但兩位議員認為絕對物有所值。以區區三十多萬元換來數萬人,以至受他們感染以千萬計的電視觀眾熱血奔騰愛國情緒高揚的場面,大大提高美人的民族自豪感。兩位議員要向國人邀功!

為了向納稅人清楚交代,《報告》詳列每宗「有償愛國」(有償敬禮〔Paid Patriotic Salutes〕)活動的代價,細數一下,十四支全美足球隊在二○一二年至一四年財政年度間,一共收國防部六百八十萬……

(節錄)
全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