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又三年,香港特區政府與廣東省簽定東江水續約協議,一直備受批評的統包總額制度並無改變,雖然這制度下每一年可以輸入總額八億立方米的東江水,但其實十年來一直香港並無需要使用這水量,甚至多年在香港水塘滿瀉浪費,換句話說,香港人一直比花費多以億計公帑去買東江水。

就算以每立方米東江水成本計算,香港人買水價格也比同一條水管的東莞市和深圳市貴得多,星加坡向馬來西亞買食水的價格,更比香港便宜幾十陪。

發展局局長黃偉綸回應說水價按量收費,未必比統包總額便宜,但其實這是香港政府沒任何籌碼和廣東省談判的假設,東江水這份「賺到盡」的合約是不會無原無故降價的。

現時香港人討論與大陸有關的政策,就好容易兩極化。一邊就會話國家怎樣關顧我們,有水飲就別多聲氣。另一邊就批評大陸搵香港人笨,別再買東江水。就算我們不以食水問題提升到中港矛盾,無論電力供應、食材入口、飲用水等等民生所需,任何大城市都應該要謀求自給自足的方法。

查實東江水質量一直存疑,有不少機構曾經去取樣化驗東江水質素,今時今日東江水一定同50年前有好大分別,廣東省急速發展亦都無可避免影響食水質素,長此落去問題只會越來越惡化。並非請立法會議員去蜻蜓點水式參觀就可以提升東江水質素。

今年夏天颱風天鴿侵襲澳門導致大規模停電,更提醒我們澳門以單一大陸供電模式存在極大危機,香港發電的天然氣現在越來越依靠大陸供應,這種結構性依附並不是優質城市的發展方向。

當人口已經倍數增加,香港水塘卻沿用上世紀五十年代的規劃,我們可以在研究大嶼山大規模填海同時,重新研究設置新水塘。又或者使用科技將水塘食水存方法效率提升,現時香港管理水塘食水的方法十年如一日,但如美國加州這類會鬧水慌的地區,早就使用資訊科技去監察食水用量和水塘存量關係,更使用低成本塑膠波放在水塘水面,減少食水蒸發數量。

香港回歸前已經放棄使用海水化淡技術,幾十年來其他國家已有突飛猛進的技術進展,不止水質得到保障,而且成本也越來越低,但香港政府在將軍澳打算興建的海水化淡廠規模細小,而且技術亦非最先進方法。

星加坡和以色列這些同樣面對食水不足的地區更加用新科技,推出再生水,將使用過的食水過濾,再給市民飲用。總之香港政府係同廣東省談判東江水加價之前,就應該要將這一籃子替代方案準備妥當,否則三年又三年,只會使香港人繼續飲貴水。

作者主持的香港電台31電視節見《左右紅藍綠》,重溫連結:

http://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pentaprismII/episode/466113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