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林行止專欄:甲、

十二月四日是中國的「國家憲法日」,內地駐港機構主辦了一個「基本法國家憲法座談會」,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及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就此主題的言文,本報已有報道,不贅;此事令筆者記起二十多年的一篇舊文,讀之仍有「不失時效」之感,遂作「偶記」材料。

一九九○年一月下旬,筆者應邀出席劍橋大學「馬歇爾會社」(The〔Alfred〕Marshall Society)主辦的「成文憲法是保護人權和經濟自由的根本」辯論會,正方是美國劍橋(哈佛大學),反方是英國劍橋……辯論十分激烈、精采,筆者為此在《信月》寫了〈劍大聽辯外記〉(收《經濟家學》),指出這場辯論吸引筆者之處固然是與「寫得十全十美的《基本法》是否管用有關」,但正方主力是大名鼎鼎的美國通俗經濟學家、哈佛教授葛爾布萊斯(J.K. Galbraith),更令多次在《信月》和本報評介其著作的筆者有見「偶像」的莫名興奮……

閒話(辯論過程)略去,下述為該文的結論︰「英國學者攻擊成文法,指出它徒具虛文,有法等於無法,據其中一位講者的說法,阿爾巴尼亞的成文憲法最具體而微,連孕婦產前產後的假期和權利都有詳盡規定,但這又如何?阿爾巴尼亞憲法從未落實過……蘇聯和中國的憲法,就詳盡程度而言,亦算得上十全十美,但中蘇人民究竟享有多少憲法賦予的權利,英國學者固舉例甚詳,香港讀者知之更多!歸根到柢,一國人民之能否享有民主自由,以至私有產權是否受到充分保障,主要還看法治是否貫徹、執法人員是否公正不阿。此兩條件若能確立,則憲法之成文或不成文,均屬次要。

「在舉手表決時,與會者絕大多數支持英國政客(按 有數部長級當任官員參加辯論)和學者不贊成成文憲法的主張;有趣的是,如今的英國學者和政客卻贊成中國替完全缺乏權力基礎的九七年後香港特區政府制訂一本成文(基本)法。明知沒用而仍努力鼓吹進行,或許正是英國人偽善面目的體現。」

(節錄)
全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