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堅‧離地城:「我們這班打工仔,每年這個時候,總是最忙碌,因為大家都要忙於準備明年的工作預算案及所需資金,遞交予大老闆審批,然後大家明年就是按着這份預算來『睇餸食飯』做好份工。」我說。

「林日彥,能夠做好預算及監控兼且要『睇餸食飯』,這基本上是打工仔的必備條件及常識吧!難道『餐餐估錯數』又或是『任意亂點餸』,冇錢埋單,然後就叫老闆來埋單!」Fan用常理地回應。

監管不力 各懷鬼胎

「Fan你說得對,但偏偏我們這群微不足道的納稅人,近年卻看見排山倒海的大白象工程『計錯數』,這些大白象工程中,有些的確是惠及民生,但更有些確實是『擺明來搶』,不過無論是哪一類別,大家都看到一個共通點,那就是一件又一件的超支個案,一個又一個的逾期工程。這有兩個可能性:一是預算做得不好,準備預算的時候忽視了具體執行的難度及所需資金,所以大失預算;二是有人監督不力,未有好好做好監督工程的工作,如是者不同的參與單位或承接工程的外判公司,自然可以各懷鬼胎、各為其主啦!」我簡單歸納。

「林小姐,你數漏了一樣,那就是究竟承接工程的外判公司是否有特殊關係或背景,所以未能好好被監控。」Fan笑說。

(節錄)
全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