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年,年輕時在踏入新一年,會努力想想有什麼新目標丶新願望,對時間的消逝沒有太大感覺,反正應該前路漫長有的是時光,現在年紀大了,過一年就有又少一年的感概。今年歲末,回港和認識了廿多年的朋友們聚面,某友人慣常會提議大家輪流訴說是年美事,和新一年的計畫,今回反常地殷切詢問各人健康狀況,終於面對現實乎?

 

自然有什麼大小計畫,實在不用推到、堆在新一年實行,珍惜時光,坐言起行最實際。

 

又有一位朋友,十多年前全家移居歐洲,此後每到新年,都會收到一篇附照片的回顧錄,記下各家人及自身在過去一年的生活點滴,這樣對於未能見面或到來探訪的朋友,仍可保持親切感覺。估計於這朋友,亦樂於以此方法,來反思時間是否活得有意思。

 

每回看完文字,細看照片中每位家人的轉變後,都會令我陷入沉思中,也在想去年的點滴,什麼事情在心中留下了特別印跡。

 

首件彈出來的,是去年認識了四對移居到附近村鎮,年齡才三丶四十的夫妻,分別從德國丶巴黎丶倫敦和澳洲到來。這區現有的國際移民,大都是退休後才作這大決定,一般是來享受較優的天氣丶環境和低廉物業,守著老本小心地花,希望在人生暮年可悠哉悠哉,所以平均年齡近七十。

 

 

而這批年輕移民,資金(看似)只夠投資一間房屋,仍得謀生活,只因為嚮往農村生活環境,勇於放下習慣了的城市生活,和有穩定收入的工作,到來陌生地方,信任自身能力,創造新生活。

 

那來自德國的一對,在早前文章中已有提及,那時她想到種植薯仔出售,最近知道她從農夫處取得一些修剪下來的羊毛,成功學習處理及如何拉為毛線球,且樂在其中,亦已有人認購及預訂這毛線,她已進行登記作為一盤手作小生意,自己品牌,看來是找到一個落腳農村的起點。

 

 

巴黎來的一對,太太是廚師,先生是品酒師,在巴黎餐廳工作,得做到老闆要求的方向和目標,容不下自己理想。搬來鄉下,夢想是開一家小餐廳,以地道農產,隨季節改變地日日做些不同小菜,譲人客像在鄰居廚房中,輕鬆地喝杯酒吃頓便飯。

 

他們資金不多,只足夠付鎮內細小三層房子的首期,裝修及營運資金欠奉,然而天無難路阻不了有心人,他們以 crowd funding 方法,鼓勵朋友丶鄰居丶美食人士預早購買午餐及晚餐券,籌得現金裝修餐廳,在年中開業後,地下將是酒吧和 tapas 小食區,中層是餐廳,頂層是居所,持餐券人士可預約在餐廳區吃餐。

 

想來也妙,以這集資方法得到免息款項,往後人客到餐廳吃免費大餐,又不用記在生意額中,即不用付稅,看來他們是雙贏,作為先付鈔的吃客沒有損失,鄉下小鎮有家時尚餐廳,且能保證開業後一定旺丁,是否旺財得拭目以待。

 

 

澳洲夫妻在優美河畔買下荒廢多年小旅館,頂層自住,翻新成一家有四個房子的旅館,只供應早餐,去夏開業,生意不俗,盛夏時更是忙得沒空見面,見識了在旺季一腳踢負責所有工作的難處。

 

年底才認識來自倫敦的一對,太太是位插畫師,曾舉辦畫展,在網上出售作品及賀卡,先生從事產品研發,作網上生意。

 

去年突然遇到這些年輕一截的移民,想到十五年來在法國,一向有交往的大都是已過退休年齡的人,平均較我倆大二十多年,在他們身上看到老丶病丶死的經歷,聽他們談論和兒孫的關係,都增新我們見聞。然而免不了感覺灰暗,因為快活的話題好像全是過去式,他們對將來,沒有精神抖數的期望丶計畫丶新意。。。。

 

現在自己年紀雖然大這些新朋友一小截,可幸尚有精力做些鄉居農務,玩弄廚藝,持續自己的創作嗜好,得以和他們分享新經驗,而在他們身上,看到年輕人的觀點與夢想,感受他們興致勃勃走前路的神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