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英眼狙擊:近期管理組合的方法,刻意設計成頭重尾輕,即是頭15大持倉注碼較大,剩餘的籌碼則相當分散,差不多有接近100隻股票。

這種策略贏錢效率當然不高,要爭取超級回報,一定是愈集中愈好,即使為了分散風險,理論上15隻股票亦已經足夠。花太多心機去買太多股票,當然是根據本身的條件,再配合客觀環境所作的決定。

重倉股集中,是貫徹一向的選股信念,相信這些公司長遠可以創造價值,不怕長坐。至於組合的中下端極度分散,則是方便風險管理,隨時高速撤退,而不必付出太多價格滑移成本的方法。

此刻市場當然是牛氣沖天,假如要睇跌,也可以輕易找出一大堆理由,例如估值高、利潤趨升、央行收水等等,甚至是好消息在美國稅改出台已經去到盡,要找更多後續催化劑會有難度。市場選擇不理負面條件,一來是慣性延續眼前趨勢,二來這些因素同樣是耳熟能詳,既然一向無人理,就無必要杞人憂天。

可是,始終要提防忽然逆轉的機會,打散在不同股票,等於設置有更多的逃生門,而且分布在不同時區,在亞洲、歐洲抑或美國時間忽然出事的話,都會有先頭部隊可以撤退。

(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