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林行止專欄:一、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尚未履新,便知道律政司司長的職位將要填補,袁國強司長只是徇其要求延後半年呈辭,換句話說,林鄭女士上任約半年後,袁氏才成為前司長。現屆政府組織問責政治班子時,找人出任的「艱辛」,已是街知巷聞,若干被招攬的人選不肯「出山」,在諸種婉拒的理由中,除因「亂世功名不可求」而不願走進熱廚房坐上「三煞位」之外,就是害怕顧全不了個人私隱;而私隱當中,聞說難以言宣的要害之一,竟是「家有僭建」!

香港寸土尺金是不爭的事實(最近一次談此問題竟在昨天),在爭取容人棲身的蝸居或豪宅上,可謂官民「齊心」。官有官搶地建民居,民有民力求一個自己與家人居住寬敞一點的空間,於是挖空心思的僭建工程,層出不窮,既有不見天日的「深挖坑」,復有堂而皇之的高建層樓。

違例僭建,如果不致影響樓宇安全性,不算是大罪。然而,僭建便是僭建。事實上,僭建所以為法律所不容,皆因其既可能損害建築結構成為危樓,又可能妨礙公共觀瞻、破壞環境。總而言之,違反政府規例就是違法,而依法辦事,一切大懲小戒,按章修正,自不能免。

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曾經問鼎行政長官之位,可是陰溝翻船,其所以功敗垂成,皆因遭人揭發其九龍塘大宅僭建──違章建築──當年此事被處心積慮的「無心者」大肆宣揚,傳媒「吊機陣」守候半空拍攝唐宅的場景,可以「壯觀、墟冚」形容,連國際傳媒亦紛紛報道,轟動一時。唐氏本來獲北京某派系的支持,勝券在握,經此一役,「後台」只有「棄將」,唐氏不但好夢成空,而且惹來纏訟經年的擔驚受怕。他的「政敵」梁振英成了程咬金,雖然在競逐期間梁氏的山頂大宅亦同樣被人揭發有多處包括「玻璃屋」及地庫等的僭建物,可是,他以僭建部分在購入大宅前已存在等藉口過關,沒受當時掌發展局的林鄭月娥局長的窮追猛打。如今同樣位高權重的人物,發生雷同的僭建事件,負責處理的最高問責官員,正是今日的行政長官林鄭女士!

(節錄)
全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