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教育評論:上周訪問杭州,是應林正範教授的邀請。1988年,改革開放不久,香港大學畢業同學會拿出一筆錢,資助內地年輕學者到香港做研究,林是獲選中的6名學者之一,那時他只有39歲;他做的研究是描述和分析香港的大學撥款委員會——教育資助委員會。那時候,對於改革開放不久的中國高教界,那還是一個頗為陌生的概念。大學畢業同學會後來把6個報告結集成書,林的報告放在第一篇,也的確是當時的委員會覺得是最好的一篇。

重視文化 情滿校園

我印象中的林教授,還是29年前的年輕形象。這次在杭州蕭山機場一眼便認出了他,童顏依舊,只是像他說的第一句話:頭髮白了。據他說,香港那短短的3個月訪問,對他的影響很大。雖說是一件小事,卻是他津津樂道的:到了香港,開始不怕穿西裝;之前,他覺得穿解放裝是最舒服的,穿起西裝,就是渾身不舒服。

重要的當然不是服裝。當年,他在杭州大學(後來併入浙江大學)當教師,校長看到他的報告,很賞識,說:「其他5人都是重點大學的學者,你在我們這所地方大學,有這樣的成果,很不簡單。」之後,他當過浙江教育研究院、浙江教育學院的領導,退休前是杭州師範大學校長。

這次重逢,也有一段淵源。3年前,上海的「成功教育」創始人劉京海慶祝從教40年。筆者作主旨報告,另一位主講者是一位來自杭州的女校長,當時就很有印象;誰知這位校長就是來自銀湖的陳滬軍,她回來與林正範談起,才把筆者與林聯絡起來了。

(節錄)
全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