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新聞點評:安迪華荷講過「每個人都可以出名15分鐘」,此話不虛,只要脫光衣服在紐約時報廣場裸跑,肯定立刻famous。不過時移世易,比起安迪華荷講出這番話的六十年代,如今情況有兩大變化。首先,當年的「裸跑男」可以登上新聞頭條,卻很難把這份名氣變現(monetization),現在就很容易,靠的是直播網平台,例如騰訊(00700 [5])據傳分拆來港IPO的「鬥魚網」。其次,亦因有這類平台存在,嘩眾取寵「博出名」賺錢的人愈來愈多,令受眾感官疲累、見怪不怪,所以現在裸跑可能僅出名15秒,想延長名氣惟有更加「重口味」。

直播風行 打賞收入可觀

直播網本身並非新事物,早於約10年前已在美國出現,但市場規模一向不大。直到最近兩三年,這種業態傳到中國,卻立刻變得火爆,主因之一是內地主流媒體渠道(包括時事、民生和娛樂題材)仍由官方掌握,而直播網最少可讓平民百姓在娛樂題材方面自起爐灶,對於內地媒體生態是一大突破口。

相比樂視、Netflix這類娛樂網站,或者YouTube、土豆這類視頻網站,直播網的模式存在兩大分別。一方面,直播網只是一個平台,本身並不製作內容,數以千萬計用戶可自行主持節目、發揮創意。此外,YouTube和土豆等網站雖然也讓用戶上載視頻,但主要是錄製形式,有別於直播網的live出街。

據中國互聯網訊息中心統計,內地直播市場截至去年有3.9億用戶,收入規模達到340億元(人民幣.下同),預料在2020年可望增至600億元。在這市場中,騰訊旗下的鬥魚網正是其中一個最大玩家,擁有接近2億活躍用戶。資料顯示,鬥魚網去年完成D輪融資,累計獲得22億元投資額,到IPO時估值可能達到500億元,跟另一「騰訊系」的閱文(00772 [6])相若。

(節錄)
全文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