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101的第一課總是如斯地說,大數定律是概率論主要法則之一,被視為保險業存在的基石。基於可保事件的發生機率,保險業通過統計學,收集經驗以來所得的資料,從而得出擬定的保費規模,最後發展出各式各樣的產品。在成熟的保險市場如香港,以及不少投資者手持充足的資金欲進軍保險市場的狀況,即便是不少保險線的Combined Ratio屢屢破百,保險費率仍然是往下調整。還記得經濟學中的市場均衡 (Market equilibrium)嗎?至少近十年內,彷彿這個保險市場從來沒有到達自然的均衡位置。不少剛進入保險行業的新鮮人看不懂這個現狀,「即使業務賠錢,我們還是要向下寫(Write Risk),大數法則是否真的存在呢,我們公司好像都沒有把保費規定做大的可能」。當然不同崗位的從業員,對一家保險公司的運作以及利潤水平,未必有確切的了解。筆者也曾在大型保險機構工作的經驗,經驗淺的前線員工確實只會收到直屬上司的指示繼續「反其道而行」,可是管理層都心中有數。

 

保險101的第二課則是說保險是人的行業(People Business),倚仗許多人手收集及分析,連機器也處理不了的資料,然後以科學化的方式承保風險。當中不少風險防控措施未必能夠量化,則是倚靠人與人之交流,從而提高風險意識。隨著科技近年火速進步,包括硬碟容量節節上升以及處理器性能愈發愈猛,現今社會已經進入大數據年代。另外加上人工智能、機器感官技術的提升,人的肉眼未能觀察的變化,也能夠通過機器來辨識。

 

先不討論由於科技持續進步,人的工作逐漸被取替的危機。觀乎大環境的發展,傳統保險公司的處境也是非常嚴峻。相信大家對科技沙盒不會陌生,監管機構一方面為創新公司創造利好的環境,鼓勵其茁壯成長;但同時針對規模龐大的保險公司訂下不少風控措施,如正進行諮詢的風險為本資本框架(RBC)。筆者並不質疑提高監管手段有助保持金融市場的穩定性,但事實就是,在這樣嚴謹的環境下,變相使保險公司面對更大的營運風險,使其在創新方面舉步維艱,缺乏向前發展的彈性。在新與舊的角力下,創新公司靈活而有彈性,是很容易在藍海中脫穎而出。

 

總結前段,資金充裕的情況能使欲投身保險的公司不顧成本的進行研發及推廣,加上不同的原因,包括市場推廣誘因、非業內人士總能突破傳統思考框架、與其他行業進行本質性的互動,保險市場因而出現碎片化。碎片化體現了標題所提及的Economic of Scope,亦是與本文的首句背道而馳。傳統保險概念就是盡量促成最多的客人投保,從而創造出一個風險池。換句話說,最大化風險池能夠達實現大數定津,亦是體現經濟學概念中的規模經濟(Economics of Scale) 在這一觀點上,詳盡的解釋可見於J. D. Hammond, E. R. Melander and N. Shilling (1971)所撰寫的一篇Journal “Economies of Scale in the Property and Liability Insurance Industry”。

 

相反地,碎片化市場的誕生反映成本結構出現本質上的改變,例如從來保險是人的行業,如今不少企業家都提出以各式各樣的科技取替人的工作。另外除了成本的考量,企業家同時期望多樣化(碎片化)的產品能為客人製造購買的欲望。擴大經營範圍,即碎片化,從而獲利,就是Economic of Scope。

 

或許有讀者看了這麼多會有疑問說,那麼保險是否出現改變。回答這個問題需要很小心,筆者出於好奇,走訪不同新創公司(包括打正旗號宣傳碎片或場景保險的公司)的網站,基本上他們所設計的產品還是離不開我們早早認知的人身保險以及財產保險的範疇,更多的產品是把原有的「全險」模組化出售。從這一個角度看保險是否出現變化,那麼保險的性質是沒有變化的。可是我也說過這個問題是十分吊詭,原因是也有一些或許是不懂保險的商家,以「碎片化或場景保險」作為宣傳的口號,但產品設計卻忽略了保險的基本原則,如可保利益。

 

適者生存,欲在市場中爭取勝利,我們還是回歸基本,了解客戶,為客戶提供切合他們需要的產品及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