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法治人:大律師公會對特區政府「一地兩檢」安排提出嚴厲批評,指全國人大常委會確立 「一地兩檢」安排是合乎《基本法》的決定,是嚴重衝擊法治精神。之後的親中共聲音便開始大力宣講這樣的說法:《基本法》是中國的法律,不能用香港普通法的方法來解釋;香港的法律專業人士對中國法律認知不足,故他們對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的批評是錯誤的。

精神與原則維護法治

這也不是什麼新鮮的說法,只是在回應當前香港法律界猛烈反撲時,加重力度重彈舊調而已。

自主權移交以來,中港兩地對《基本法》解釋常見衝突,但導致衝突的真正原因,並不只是因「兩地」有不同的法律制度或不同的法律解釋原則,而是「兩地」的法律制度各自所要實踐的法治,是不一樣的法治。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新法律年度的演詞中,不單明確指出香港的法律制度是普通法制度,《基本法》的一些條文,不論直接或間接地,都只是與普通法制度有關,更進一步指普通法制度的幾項特點,而這些特點都是與香港所尊崇的法治攸關的:

一、遵循判例的法律原則可確保法律的可肯定性;

(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