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信析:美股自1月26日開始調整,以收市價計算,標普500指數最多曾下瀉10.2%。然而,若撇除權重因素,標普500指數成分股實際平均下挫約9.85%,這反映今次回調過程中,大市值股份承受沽壓較重。

調研機構Bespoke把標普500指數成分股分別按市值及2018年初至1月26日期間股價升跌排序【圖】,每50隻劃分為一組,合共10組,發現在這次大市調整的過程中,市值最大的一組50隻標指成分股,於1月26日標指掉頭回落以來平均挫10.61%,是10組之中最慘烈。在1月26日前表現最佳組別於回調期間平均瀉11.83%,之前表現最差組別則跌8.19%。

這是否意味股民應該在此刻減持甚至全數沽出大市值和強勢股份呢?綜觀標指成分股在調整期間的表現,弱勢股和強勢股並非差天共地,【圖】所示各組平均跌幅介乎8.19%至11.83%,除非All out轉持現金,否則無論大細股、強弱股,基本上都難幸免。若打算收緊風險管理,反而可考慮減持弱勢股,保留強勢股,博指數反彈時強股先跑出,做法似乎更合理。

這次標普500指數由極度超買瞬間跌至超賣,情況並不常見。參考標普500指數,由高於50天移動平均線兩個標準差的極度超買水平,於兩星期內急跌至低於50天線一個標準差甚至更多的超賣或極度超賣水平,不計今次,自1928年來只發生過21次,對上兩次要追溯至2007年2月及7月。每當出現上述大逆轉,其後3個月標指平均升約3.01%,中位數漲2.44%;上升比率高達81%;換言之,在過去21次標指形勢急速由極度超買轉為超賣後,有17次於其後3個月出現反彈。

這次股指下挫的主要原因是市場擔憂美債息升勢過急,會推高企業發債成本和令估值受壓,以及美國聯儲局加息次數將多過預期。現階段債市非常波動,與原本預期的債市資金慢慢滲出來的情況有落差。

(節錄)
全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