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音樂學及神經內科學家雅麟 (Aaron Berkowitz) 指出,古典鋼琴家萊羅拔 (Robert Levin) 以即興演奏 (Improvisation) 裝飾樂段(Cadenza)時,萊羅拔其實不太知道要在第四至第六個和弦切入,直到他開始切入為止。 雅麟更認為,萊羅拔掌握了即興演奏的腦袋知識 (Head Knowledge) 與心靈知識 (Heart Knowledge) ,腦袋知識是指音樂結構;心靈知識是指音樂情感。

物理學家亞歷山大 (Stephon Alexander) 也以量子力學 (quantum mechanics) 比喻即興演奏,亞歷山大補充說,量子力學根據機率(Probability) ,所以即興演奏最後走到那裡,這是不能預計的,但是結果總會有點方向。 舉例來看,B.B. King 自己玩  “ The Thrill Is Gone ”  當然比他與 Eric Clapton 一齊玩時「黑」,但是跟他一齊玩而與 Pavarotti 一面唱時,“ The Thrill Is Gone ” 又顯得古典了,可是總體來講,三個版本仍然是怨曲 (Blues)

現實世界也有很多即興之樂,這些即興之樂,與即興演奏 (Improvisation)有很多相似之處。以下是一些最令人津津樂道的事件。

(i)  警察在警署強姦報案人,該名警察的犯法知識 (Head Knowledge) 是從警校學習的,心靈知識 (Heart Knowledge) 是指性慾,即興之樂帶來的性快感,只有該名警察領略,但是方向是受罰,洗乾淨個籮柚「受靶」,這是不能避免了

(ii)  警司在佔領運動用警棍打途人,該名警司的社會知識 (Head Knowledge) 是年輕人很廢,心靈知識 (Heart Knowledge) 是要教訓下的靚仔,即興之樂帶來的滿足,只有該名警司知道,可是方向是受罰,亦都洗定個籮柚「受靶」,也是不能避免的

(iii) 七警在佔領運動私刑暴打涉案人,該七警的執法知識 (Head Knowledge)CID 一定要打疑犯,心靈知識 (Heart Knowledge) 是要打鑊勁,即興之樂帶來的權力快感,只有該七警享受到,不過方向是受罰,最終「受靶」,不能避免

現在估計香港警隊裡有 900 人不適合做警察 (1),因為他們心理狀態有問題,例如會打人、非禮、強姦、偷竊等,以上的個案只是冰山一角,不要大驚小怪。

                                           

  1. 《信報》二零一七年十月七日  弱小心靈的男子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