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補選塵埃落定,泛民主派叫出的口號「四席全取」不但無法如願,而且出現一個大熱倒灶狀況,事前被一致看好的姚松炎轉戰九龍西直選意外敗陣,以二千四百票之差栽在民建聯鄭泳舜手下。姚松炎成為香港回歸後,泛民在如同單議席單票制的補選中落敗的第一人,整個陣營不得不集體向市民鞠躬致歉,承認有負選民期望。另一邊廂,建制派對於這次「零的突破」額手稱慶,甚至因為姚松炎是DQ風波主角之一,所以得出「市民認同政府DQ決定」的結論,喜上眉梢之情溢於言表。

補選四席平分春色,民主派贏了兩席,分別是港島區的區諾軒和新界東的范國威,建制派亦贏兩席,分別是九龍西的鄭泳舜和功能組別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的謝偉銓。三區直選關係到泛民能否在立法會重奪分組點票否決權,如今姚松炎陰溝翻船,鄭泳舜欣然入局,在地區選舉分組裏,總數只有十六席的民主派仍然處於劣勢,手握十七席的建制派暫時維持主導權;形勢最終會否逆轉,視乎第二輪補選新界東和九龍西兩區的議席花落誰家,泛民下一個口號必然是「兩席全取」。

綜合各方意見分析,姚松炎之敗實乃民主派咎由自取,參選者個人的部署失誤固然是致命傷,幕後軍師「蠶蟲化」也須負上極大責任。至於建制派吐氣揚眉,看來要感謝現任特首林鄭月娥,她的施政作風洗脫上任特首經常突顯敵我矛盾的辛辣味道,投票率偏低可以解讀為少了一批「逢官必反」的仇恨票,於是建制派受惠於政府民望不低。

民主派的「蠶蟲師爺」最令人詬病的是造成初選內訌,本來的機制是憑得票定出參選者的優次順序,排第一位的是姚松炎,他如果不幸被取消資格,改由排第二位的馮檢基頂替。弔詭的是有人企圖推翻機制,所持理由竟然是若馮檢基出選的話機會渺茫,要求放棄Plan B而另定Plan C云云,結果馮檢基在壓力下聲稱以大局為重而自動退出。此舉等於泛民採用自己最痛恨的「篩選」和「欽點」策略,陣中不少支持者不滿「屈基」事件違背程序公義。既然初選內訌不得人心,那麼姚松炎票源流失自然不難理解,最低限度,他在馮檢基所屬民協的根據地處處碰壁,民協票倉反而是鄭泳舜得票較多。

 
(節錄)